韩警官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一语惊醒梦中人(求订阅,求推荐票)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一语惊醒梦中人(求订阅,求推荐票)


                刑警队压在命案上,走访询问人手不够,又从治安中队抽调三个民警。([[

前夜落网的几个盗窃嫌犯交代出其它犯罪事实和几个同伙,需要抓捕,需要取证。刘旭、张晓翔、常海涛及治安中队民警全在办盗窃案,连教导员陈兴国都要负责在柳下河上窝赃、销赃的案子。

全赶一块儿去了,全有事干,从来没这么忙过。幸好局里只是确定要抽调人,没说在嘴上拿在手上,非要求立即调动。

大家伙全在忙,韩博自然不会闲着。

挤出半天时间整理虚开增值税专用票侦办指南,连同软盘一起去邮政所寄快递。省警校教研组的老师打电话催过好几次,要当培训教材用的,不能再耽误。

车全出去了,吃完饭给夏志勇打电话,租他车在辖区转转。

不是巡逻,是熟悉大小道路。

等打击经济犯罪的罚款返还下来,要搞闭路电视监控系统,投资上百万,摄像头装在什么地方,心里必须有个数。

良庄黑车不少,轿车没有。

夏志勇生意比预料中更好,春节期间光新娘子就接了六个,已经装备上手机,营运证也办了,不再是黑车,可以光明正大跑。

跑出租的,路熟。

找他算找对人了,丁湖李庄永阳各村没他不知道的。跟着他转,听他介绍,脑海里终于有了一张较为清晰且直观的辖区地图。

“韩局,我昨天看见小单了,开警车家拿衣服的。在十字路口聊了会儿,他知道你忙,说不去分局了。”

脱离群众的民警不是好民警,要是在辖区没几个无话不谈的朋友,就会成为聋子瞎子。

事情太多,平时没什么时间走访,更没时间刻意去交朋友。

对有且仅有的几个老朋友,韩博很珍惜,放下记录重要路口的笔记本问:“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结婚?”

打这么长时间交道,韩博没把夏志勇当普通出租车司机,夏志勇一样没把韩博当高高在上的公安分局局长,摇摇头,扶着方向盘说:“你忙,他一样忙,亚丽好像也挺忙的。我没问他,他妈跟我提过一次,打算让他俩春节结婚。你们元旦,他们春节,错开好。”

“还是你好,一退伍就结婚,现在可以一心一意赚钱,没那么多麻烦事。”

“结婚麻烦什么?”

夏志勇突然想起一件事,头笑道:“小敏他们的贷款批下来了,让我明天送他们去安乐看车,要是安乐卖得贵就去东海。一百多万贷款一天多少利息,他们不敢等汽车站建好,买来就上牌,上好牌就开始跑。以后你去东海、去南港、去江城方便了,在分局门口上车。”

几个臭小子胆子大,他们父母也支持。

五个人,平均一个人要背四十多万债,韩博感觉自己没这魄力,现除了当警察自己干不了别的,心不在焉问:“路线批下来了?”

“开通长途有利于镇里招商引资,陈镇长亲自帮他们去交通局申请。这是镇里没钱的,要是没吞并丁湖李庄永阳,要是卢记在,别说帮他们贷款,甚至会入股跟他们一起搞运输公司。”

要是有钱,要是老卢在,真有这种可能。

正闲聊着,正胡思乱想,程文明打来电话,在手机里沮丧地说:“韩局,我追查的这条线断了。宁城市公安局东丰、黄垛几个派出所很帮忙,基本可确定他们是从o4国道过来的,至于从南边还是从北边无法查实。”

邹某和被害人小红在思岗期间的行踪好查,用不着什么协查通告,只要给各派出所打个电话且效率非常之高。

昨晚开完案情分析会之后打电话,今天一早情况全反馈过来了。

程文明负责追踪他们二人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一大早便赶赴最早出现的一个乡镇,然后顺藤摸瓜查到与思岗交界的宁城市。结果跟开始侦办时一样,前面很顺利,查着查着又钻进死胡同。

从哪儿来的没那么好查,韩博有这个心理准备,沉吟道:“既然断了就查没断的。他们在我们思岗弹了近7个月棉花,接触过成千上万人,老家什么地方的,不可能一点口风不漏。”

“只能这样了。”

“现在5点半,先来,好好休息一下,打足精神明天继续。”

“是。”

夏志勇将车拐上思良公路,夕阳照着太刺眼,伸手拉下遮阳板,好奇问:“韩局,没搞清那个女人身份?”

他绝对是良庄消息最灵通的一个人,也请他帮着打听过与19案有关的消息,韩博没什么好隐瞒的,苦笑道:“接触的人不少,跟他们闲聊,跟他们拉过家长的人却不多,听不出口音,不知道什么地方的。”

夏志勇冷不丁爆出句:“不是听不出来,是农村妇女以前没听过,没有参照。”

一语惊醒梦中人,韩博眼前一亮,不禁笑道:“志勇,你帮我大忙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们的思维太僵化,早该想到这一点却一直没想到。”

“我就是随口一说。”

“对我们帮着却很大。”

韩博真有那么点小激动,立马从手机里翻出吴忧的号码,毫不犹豫摁下通话键。

“吴科长,我韩博,没有没有,哪清闲得下来,我想跟你打听个情况,我们侦查组长归家豪同志在什么地方,现在的手机号你有没有?”

28专案组侦查组先是被省厅打击虚开增值税票犯罪专项行动领导小组“收编”,紧接着又被各市县公安局“肢解”。

现在个个独当一面,全在案子上,有的人同时负责侦办几起。在民兵训练基地时办的手机号早换掉了,28专案组不知道他们在哪儿,原来所属的公安局也没他们现在的联系方式。

打击经济犯罪,结果把自己人“打没了”,想想是挺搞笑的。

别人不知道,吴忧知道,强忍着笑问:“找他有事?”

“急事,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让他一趟原单位。我正在侦办一起命案,急需他来帮两天忙。”

“命案?”

“是啊,我们辖区七八年没生过命案,不破没法儿跟群众交代。”

“他又不是刑侦专家,韩所,你是不是舍不得放人?”

“怎么可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他有更好的前途我高兴,我热烈欢送。现在真需要他来帮忙,他语言能力强,会说各地方言,我要请他来来帮我确认下死者口音,通过口音确定死者老家大概在什么地方。”

这瞎话编的,吴忧忍不住问:“韩所,人死都死了怎么确认其口音,难道归家豪会跳大神能跟死人对话?”

“死人当然不能开口,但她死前不是哑巴,许多人跟她交谈过。只是跟死者有过接触的人没出过远门,没怎么接触过外地人,对口音没一个概念,没有一个参照。”

“明白了,我帮你打电话问问。”

“吴科长,这是命案,人命关天!”

“放心,绑我也要帮你把人绑去。不过时间不能长,他现在同时指挥侦办四起税案,兴仪市局领导对他很器重。”

会侦办虚开增值税票案件,能帮兴宜市公安局创收。

江南经济又比江北达,虚开和让他人为自己虚开的企业多,打击起来日进斗金,换作我是领导,我一样器重他。部下混得比自己好,想想真有那么点讽刺,韩博苦笑道:“没问题,最多两天。”

职务越高,责任越重。

职务越高,手机费也会越多。

这边刚挂断,老乔又打过来了,兴高采烈说:“小韩,7o3专家托长途车带的那个什么试剂到了,我让人在柳下汽车站等一下午。技术中队刚通知过,他们马上到城东分局。你在什么地方,赶快过来,我们一起去勘察现场。”

“室内白天可以,门窗关上,乌漆墨黑,能看见荧光。室外白天不行,要等到晚上。另外鲁米诺试剂是一种强酸,对眼睛、皮肤和呼吸道有一定刺激作用,您别急,先安排人去柳下中心医院找几副口罩。”

“这么麻烦。”

“技术民警洒银粉刷指纹一样要带口罩,化学品跟重金属粉末一样有害健康。”

韩博顿了顿,补充道:“对了,鲁米诺光时间有限,如果正好喷在血迹上,正好产生反应,要抓紧时间拍照。我们的‘拍立得’不行,估计技术中队民警也没这技术,要去大点的照相馆请专业摄影师,他们应该会拍。”

这小子不光懂法律懂财务,看样子刑侦技术也懂,说起来一套一套的。

老乔很强势,但只在自己熟悉的领域强势。

遇到这些专业的事情,他一点不强势,更不会不懂装懂,一口答应道:“没问题,我立即安排人去找口罩,去请会在晚上拍照的照相师。你也要早点过来,这么大事没你不行。”

“我一样不懂。”

“至少比我懂,就这样了,老宁刚来,早点过来聚聚,一起吃顿饭。”

ps:新的一周,全新的开始。

求订阅,求推荐票,冲击都市分类推荐榜,先给自己投上两票。(未完待续。)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