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姜是老的辣(求订阅,求月票)

第二百五十五章 姜是老的辣(求订阅,求月票)


                正准备给张局打电话汇报19案侦破进展,吉主任先打过来了,通知去局里开党委会。

这是被任命为局党委委员以来的第二次党委会,第一次是开表彰大会时在分局开的。政委主持会议,张局当时要陪同县领导、省厅打拐办朱主任及市局政治处董主任没参加。

去局里参加是第一次,参加局长主持的同样是第一次,作为局党委成员必须出席。

分局安排了一下工作,在丁字路口顺带上两个等车去思岗的镇干部,把他们送到农业局,赶到局里正好10点整。

10点准时开会,差点迟到不太好。

走进会议室,正准备给各位领导道歉,张局抬头笑道:“小韩,夜里行动很成功,听说一网下去捞出十几个。”

“报告张局,主要是镇领导支持,镇干部、中小学教师、企事业单位干部职工、各村党员干部、村民代表、村民小组长只要能联系上的几乎全出动了,就差动员民兵。跟过筛子一样过一遍,哪能没点收获?”

跟乡镇党委政府搞好关系,关键时刻党委政府就会帮忙。

水上派出所不算,全公安局一共十三个基层派出所。其中三分之一与乡镇领导关系闹得很僵,三分之一与乡镇领导关系一般,还有三分之一看上去挺好,可到关键时刻很难像良庄这样获得党委政府的全力支持。

有自身原因,有乡镇一二把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在许多问题上不太会变通,没能处理好与乡镇领导的关系。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要是个个跟他一样就好了,可惜全思岗只有一个韩博。

张局暗叹了一口气,示意他坐下,打开笔记本问:“正式开始之前,先说说水漂。据说情况发生变化,谈谈你的看法。”

“是。”

韩博坐到牛副政委身边,简明扼要汇报完侦破进展,谈起自己的看法:“现在基本可判定命案发生在新庵,被害人尸体也是凶手在新庵抛入柳下河的。如果层层上报,请省厅刑侦总队协调,完全可以把案件推给新庵同行,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命案发生率和破获率。

现在的问题是,不管什么原因造成的,尸体最终漂到东岸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此外,被害人及具有重大杀人嫌疑的邹某,确实在我们思岗走村串户、从事过近两个月棉絮加工,并且我们正与新庵县局联合侦办28案。

我个人认为推一干二净不合适,如果就这么上报,不仅会影响接下来的侦破,会影响与兄弟公安局的关系,上级也可能会因此对我们产生一些看法。我的意见是继续联合侦办,不能因小失大。”

现在的思岗县公安局不是以前的思岗县公安局,刚露过一次大脸,要是因为这个跟新庵县局“翻脸”,上级确实会产生一些看法。

张局想了想,笑道:“各位,一起议议,党委会,就应该畅所欲言。”

过去三年,县局命案发生率全市最低,命案破获率全市公安系统最高,高达百分之九十七点五。

从小伙子刚才汇报的情况看,这起命案虽然取得几个重大进展,侦破难度依然很大。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破不了砸在手上,会影响到局里连续保持三年的成绩。

袁政委沉思了片刻,笑问道:“小韩,可不可以把被害人尸体交给他们,在案件侦破上我们全力配合全力协助,哪怕承担一半的专案经费。”

把尸体移交给新庵县局,相当于把案件移交给新庵县局,跟推一干二净没什么区别。

韩博苦笑道:“政委,我们经费是比之前宽裕一些,不过他们一样宽裕,这个工作不太好做。”

“乔兴旺难缠,范局一样不是省油的灯。”

“难缠怎么了,现在可以确定命案出在他们辖区。按照公安部的规定,这个案子应该归他们管辖。”

“成绩重要,经费一样重要。跟他们算过28案专案经费的小账,大账还没算呢。”

你一言我一语,全有道理。

张局权衡了一番,抬头道:“同志们,小韩说得对,不能因小失大。命案既然发生了,尸体既然漂到我们这边,首先考虑的应该是如何侦破,只要把案子破了,把凶手抓到,一切都好说。

要是困难确实大,暂时不具备侦破条件,我们可以想方设法把坏事变成好事。28案进入收尾阶段,最迟6月底前应该能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我们不妨借这个机会,在与兄弟公安局如何加强合作上做做文章。

柳下河沿线不光我们和新庵公安局这对邻居,南北近三百公里,案件管辖权模糊不清的至少涉及到分属四个地级市的七八个县(区)公安局。我们可以带个头,跟新庵县局坐下来谈谈,明确一下案件管辖权,搞一个合作机制,这一样是成绩么。”

领导就是领导,竟然能想到这么处理。

袁政委眼前一亮,不禁笑道:“两个县局,各出一条执法船,设立一个柳下河水上派出所。这个派出所不需要编制,由哪个县局的同志担任所长指导员不重要,重要的是两市交界航道治安今后有人管了。”

“搞个签字仪式,省厅和市局领导来为28案专案组庆功时请领导们作个见证。”

石副局长举一反三,这个头一开一发不可收拾,全认为这个主意好,完全可以把一件极可能影响成绩的坏事变成好事。

跨市警务合作,这是负责任的表现。

张局越想越兴奋,干脆掏出手机当众人给“邻居”打电话,范局对这个设想表现出极大兴趣,认为应该搞并且应该早点搞。

“具体怎么合作,我们委托小韩全权负责。现在有一个问题,我们思岗殡仪馆总共只有几个冰柜,殡仪馆方面早上又打电话问,水漂尸体什么时候火化。范局,你们新庵经济发达,新庵殡仪馆条件比我们县殡仪馆好,能不能暂时存放到新庵殡仪馆去?”

“没问题,我亲自打电话安排”

话说出口,范局猛然发现上当了,正准备找个借口兜来,张局强忍着笑趁热打铁说:“太好了,太谢谢了!范局,我现在就让刑警队把被害人尸体送过去。”

尸体移送过去,案件相当于大半移交给了新庵县局,并且能少一大堆麻烦。

案件没破,被害人亲属没来,不敢让殡仪馆火化。可是尸体存在殡仪馆是要花钱的,按天算,不便宜。局里没这笔经费,殡仪馆可不管你有没有,他们会天天追在你后面要。

姜是老的辣,趁你最高兴的时候,冷不丁来一句,让你防不胜防。

张局挂断电话,会议室里顿时一阵哄笑。韩博佩服得五体投地,深刻明白了什么叫高山仰止。

“好啦,我们正式开始。”

张局若无其事摆摆手,脸色一正:“第一件事,县委县政府要求我们公安局设立开发区派出所。所长指导员好办,关键是民警。不仅筹建中的开发区派出所缺人,看守所、丝河派出所、长港派出所和新南派出所一样缺人。

人员编制别想了,现在是只减不增。县领导要求我们克服困难、挖掘潜力,政委和吉主任估算了一下,至少要从局机关和民警较多的基层所队抽调出30名同志,才能保证筹建的和急需加强警力的几个所队运转”

民警较多的基层所队,全县局好像就良庄民警最多。

韩博反应过来,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政委突然笑问道:“小韩,警力太紧张了,实在调配不开。可不可以从你们分局刑警队抽调三个同志,治安中队抽调七个同志?”

ps:忘了设自动更新,上传晚了,请各位兄弟姐妹见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