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六十六章 两全其美(求订阅,求月票)

第二百六十六章 两全其美(求订阅,求月票)


                小伙子是侯秀峰器重的干部,早晚要走。只是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走,与侯秀峰没任何关系。

总而言之,对于韩博要走县领导并不意外。

同样要调走,小伙子与其他干部不同,他不是不安于现状,不是不愿意踏踏实实在基层干。如果真向往大城市生活,用不着等到今天,更不会让未婚妻从首都来思岗这个小县城。

市公安局,公安厅,公安部,来头一个比一个大,不能不识抬举,更不能误人前程。

凡事要往坏处想,一样要往好处想。

小伙子在思岗工作时间不长,成绩有目共睹,贡献大的惊人,至少两年内公安局长不会三天两头跑县委县政府来要钱。

他被上级公安机关看中,证明思岗出人才。

再联想到下半年由县检察院审查起诉、县法院审理的“28特大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谢记不仅不生气反而非常高兴,热情招呼他坐,半开玩笑说:“小韩同志,你们局长是外行指挥内行,你是外行干内行的事。名不正则言不顺,市局领导考虑得很全面,送你去接受系统培训,来之后谁也不能拿专业背景跟你说事。”

不得不佩服侯秀峰的眼光,当那么多年丝织总厂一把手,就向县里推荐过这么一个干部,结果真干出了一番大事。

杨县长接过香烟,指着他笑道:“小韩,到bj重新办个手机号,以后我和谢记去bj出差就给你打电话,家乡人,你要接待啊!”

要不是借调,哪有资格坐在县委记办公室里说话,韩博急忙道:“杨县长,我去公大是兼职,去管理干部学院是在职培训,算不上工作调动,您和谢记既是家乡人一样是我领导,当然要接待。”

不骄不躁,难怪上级领导会看中他。

谢记点点头,微笑着说:“既然不是正式调动,既然仍是我思岗的干部,有件事真需要你留留意。”

“谢记,有什么事您尽管指示。”

“我们思岗离bj比较远,不像首都周边尤其北河省的一些市县离那么近,老百姓一遇什么事就成群结队越级上访,早上去,晚上来,很方便。但这种事在所难免,万一有人去,你要发挥作用,积极协助县里把人劝来。”

这是一件大事,并且这种事需要与bj公安局打交道。

小伙子去公大担任兼职教官,去公安部管理干部学院进修,出门就是bj公安局的派出所,如果能跟首都公安机关搞好关系,以后能避免很多麻烦。

杨县长深以为然,放下香烟说:“头我给驻京办打个电话,你有时间经常过去沟通沟通,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们,一定要密切配合。”

来向县领导汇报一下,打个招呼,居然被安排到这么一个棘手的任务。

张局笑而不语,韩博被搞的哭笑不得。

既不能拒绝又打心眼里不愿干,只能硬着头皮称是。

好处也有,以后去驻京办住宿不用掏出,吃饭一样不要花钱。可是在bj有家有业,亲朋好友那么多,没必要占这个光。

政法委郭记不在,汇报不成。

跟谢记杨县长汇报完,老单位领导打电话让去丝绸宾馆吃饭,让代为邀请张局,说袁政委、石局、姜局和吉主任他们已经到了。

丝绸集团财大气粗,他们的饭不吃白不吃。

张局欣然答应,驱车赶到宾馆二楼包厢,里面谈笑风生,气氛非常之热烈。

“晓蕾,正式介绍一下,我们张局。”

未婚夫的顶头上司,初次见面,李晓蕾真有那么点不好意思,笑盈盈说:“张局好,认识您很高兴,韩博总提起您,感谢您对韩博的关心。”

袁政委微微点头,丁总、古总和钱总脸上全是笑容,看样子事情办成了。

张局很满意,轻握了下她的小手,侧身笑道:“晓蕾姑娘果然漂亮,哎呀,跟小韩站一块儿,般配!”

“张局,不是般配,简直天作之合。”

丁总起身招呼道:“坐,大家坐,别站着!小韩,你不能喝酒,负责倒酒。今天是丝绸集团对公安局,人数相当。张局,我们是一对一还是轮流打圈你说了算,不过有一点,必须分出胜负,看看哪个单位在酒场上更具战斗力。”

“开什么玩笑!”

张局紧握着他手笑道:“丁总,我们公安局穷叮当响,哪有钱喝酒。你们财大气粗,天天泡在酒缸里,酒经考验,比别的没问题,比喝酒我们甘拜下风。”

“张局,听你这话的意思,我们是酒囊饭袋?”

“没有没有。”

新单位领导和老单位领导插科打诨,笑声不断,好不热闹。

韩博挨个斟完酒坐到未婚妻身边,李晓蕾托着下巴,笑看着一众领导,不动声色问:“该去的时候不去,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来陪你,你又要去。你到底在搞什么,这不是跟人开玩笑么。”

“计划不如变化,干这一行又身不由己。”韩博摸摸鼻子,心里真内疚。

“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太儿戏。”

“对不起。”

“幸好找了个好单位,不如我会被你活活气死。”

丁总注意到小两口正在嘀咕,拍拍桌子,热情洋溢说:“小韩,查税案的事我们多多少少了解一些,好样儿的,不愧是我们丝织总厂走出去的干部,没给我们丢脸。那么多曾经的领导和同事,能在外面干出一番大事业的就侯厂和你,你们干得越好我们脸上越有光。”

有“娘家”与没“娘家”完全不一样。

不仅给了一个较高的,调走之后仍一直提供各种帮助。包括这次打击经济犯罪,要是没财务部沈大姐帮着培训,参战民警没那么容易上手。

韩博很感动,由衷地说:“谢谢丁总,谢谢古总,谢谢各位领导,没有你们就没有我的今天,没有我韩博和晓蕾的今天。不管将来会调到什么地方,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忘不了各位领导对我的关心、帮助和支持,忘不了我是从丝织总厂走出去的干部。”

年龄大了,在仕途上没什么作为,只能呆在丝绸集团搞生产经营。

工资、奖金、补贴和分红加起来一年十几万,在思岗堪称高收入阶层。可是总感觉缺点什么,总感觉有那么点遗憾。

丁总与古总、钱总一样,在搞生产经营的同时一直在关注老领导和老部下仕途。侯厂高升帮着高兴,韩博被任命为公安局党委成员一样高兴,仿佛他俩是政企分开之后丝织总厂干部政治生命的延续。

“你跟侯厂一样有情有义,这一点我们深信不疑。”

丁总笑了笑,指着李晓蕾道:“晓蕾是做外贸的,天天呆在集团能接到什么订单?销售部那么多业务员,要是天天坐在办公室,那我们这个企业离破产倒闭也就不远了。所以晓蕾的工作你不用担心,你们小两口一起去bj,一个进修一个利用bj的优势环境做外贸,用不着两地分居。”

“丁总,这这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

“不用内疚,不要感觉我们好像为你俩做过什么似的。”

丁总摆摆手,微笑着解释道:“侯厂去南州上任前曾去过一趟良庄,估计跟卢记和焦记提到过我们对良庄建筑站未来的一些担忧,不然良庄建筑站不会改制,不会变成现在的良庄建工集团。

小韩,我、老古、老李和老钱是做什么的,我们三天两头出差,隔三差五出国。别人的企业看得那么通透,自己的企业将来该如何发展,怎么可能没一个远景规划。为了集团的发展,事实上我们一直有走出去的计划。

打算在东海、东广及bj设立分公司,经营重心慢慢往大城市转移,思岗将来作为工厂,作为搞生产的地方。既要出口,一样要内销。既要帮外商代工,一样要有自己的品牌。既要在丝绸上下功夫,一样要兼顾其它面料及服装。”

侯厂走前怎么可能不为老单位“量身定做”一套发展规划!

韩博反应过来,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钱总放下杯子笑道:“小韩,你知道的,几个服装厂有许多因为种种原因被打来的成衣。面料全是最好的,做工精细,以前一直是低价处理,现在算算太亏。

我们注册了自己的品牌,在东海、bj和东广已经选好地段,搞自己的门店,专门销售出口转内销的产品。同时把门店作为我们的窗口,作为外销的展厅,这么一来,外商就用不着往思岗跑,能够在大城市就近看到我们的样品。”

思岗真是一块福地。

嫁给自己喜欢的思岗老公,找到一份绝对会让同学们羡慕到疯狂的工作,拥有别人无法想象的高。

李晓蕾从未如此高兴过,嬉笑着问:“我是bj分公司经理,一边开店一边做外贸,感觉怎么样?”

“你没工作经验!”韩博苦笑着问:“丁总,这么安排是不是太儿戏?”

丁总脸色一正:“小韩,不是我批评,你思想有问题。集团任命晓蕾为bj分公司经理,你居然感觉儿戏。你跟晓蕾差不多大,已经是公安局党委委员兼良庄分局局长,难道张局和袁政委一样儿戏?”

“大男子主义,要批评!”张局指指他额头,哈哈笑道:“晓蕾,去给他点颜色瞧瞧。”

“谢谢二位领导为我做主,他就是大男子主义。”李晓蕾岂能不知道未婚夫是客气,领导们是在开玩笑,很配合地装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钱总微笑着解释道:“小韩,晓蕾是bj人,比我们熟悉bj,而且是大学生,担任分公司经理最合适。再说又不光她一个人,有副经理,有财务,将来还要招人。没问题的,绝对没问题。”

ps:衷心感谢“十里飘飞520”友的打赏及再次慷慨打赏支持,感谢所有打赏、订阅、投月票及推荐票的兄弟姐妹。

情节发展到这一步,必须反复推敲、仔细斟酌,写得有点慢,上传的有些晚,请大家见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