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五十四章 陷入僵局(求订阅,求月票)

第二百五十四章 陷入僵局(求订阅,求月票)


                分局局长有太多工作,不可能把精力全放在一个案子上。

王解放和程文明一到,韩博就把指挥权移交给他们,然后同几个镇干部一起良庄。

凌晨3点半左右休息,早上8点半左右起床,如果不睡这5个小时,人真扛不住。

洗完澡,换上干净警服下楼,同志们正忙得团团转。

讯问室、调解室,交警队、刑警队和法制队办公室全在审问嫌犯,王燕在接警台跟几个闻讯而至的嫌犯亲属说话,老顾在户籍服务台里给两个群众办什么证明。

一个双手被铐的嫌犯被押出羁押室,两个联防队员把他塞进7号车,治安中队民警老关和小陈背着照相机跟上车,应该是带嫌犯去指认作案现场

刘旭拿着一叠材料从副局长办公室快步走进对面的治安中队办公室,可能一开始没注意到,走进去之后发现局长好像下楼了,又退出来打起招呼。

正常情况下,分局局长管全面,教导员管思想。

良庄分局情况比较,韩博首先是局党委成员,然后才是良庄公安分局局长。县局有分工,之前又一直在负责具体侦办28税案,分局工作管得少,形成陈兴国教导员管思想、管钱、管纪律,刘旭这位副局长管业务的格局。

良庄分局的三号人物,相当于“常务副局长”。

撤并过来之后坐过一段时间“冷板凳”,协助工商局打击假烟走私烟,没安排其它工作,刘旭刚开始真有那么点“怀才不遇”。

结果打击完假烟走私烟,年轻的局长从28专案上一下来,立马调整工作分工。协助局长主持全面工作,分管全分局民警和联防队员最多,也是最重要的指挥中心和治安中队,真正的委以重任。

刘旭工作有干劲儿,对比自己小十一岁的局长也很尊敬,迎上来招呼道:“韩局,醒了。”

韩博探头看看调解室,低声问:“怎么样?”

“这里太吵,韩局,秦师傅给你留了饭,我们去食堂吧。”

“行。”

走出大厅,刘旭汇报道:“教导员搞到5点多才上楼,老张和老殷一样,现在我跟老常负责。夜里四个赌博的,一人罚款3000,刚让他们交罚款走了;刑警队要侦办19案,九个盗窃的由治安中队接手。

九个人,两个单干的,另外七个分属三个小团伙,其中两个有前科。涉案金额不小,现在可确定其中六人多次作案、流窜作案。在我们辖区作案次数少,大多在新庵乃至思岗”

嫌犯落网到现在不过六七个小时,说情的人已经来好几拨。

韩博跟秦师傅举手打了招呼,坐下说:“这种惯犯必须严厉打击,不能放,不给他们办取保候审。公事公办,深挖细查,尽快取证,准备充分点移送预审科,不抓几个不判几个辖区治安搞不好。”

“我也是这么想的,这几天其它事不干,就盯这几个案子。”

刘旭让开身体,等秦师傅把盛好的稀饭放下,接着道:“新庵公安局根据我们提供的情况,凌晨4点多找到被害人最后出现的地方,找到最后一个见过被害人的群众,果然在他们辖区。”

“什么地方?”

“柳下镇官集村四组,在我们最开始打捞的砂石场西边大概一点五公里。4月2号小两口到官集的,官集四组路口正好有一个生意不好关掉的小商店,他们经店主同意,在店门口的雨棚下面弹棉花,白天在店里做饭,晚上住在店里。包括水电费在内,每天给店主15块钱。”

刘旭从口袋里掏出小本子,翻开看看,继续汇报道:“跟我们夜里摸排时掌握到的情况一样,小两口吃苦耐劳,手艺不错,生意很好。在官集弹棉花期间,没人发现二人有什么异常,没发生口角,没发生争执。

现在的问题是女的死了,又找不到男的下落。他们有一辆无牌带棚机动三轮车,车一样无影无踪。据店主反映,4月8号下午,邹某是一个人跟他结账的,走的时候也是一个人,没看见女的,且神色慌张。”

“男的有重大嫌疑?”韩博拿起筷子问。

“跟被害人的死亡时间能对上,如果他没嫌疑,走时候为什么一个人,为什么慌张。再说不管他有没有嫌疑,一样要搞清其下落,搞清他和被害人身份。”

“这倒是,”韩博想了想,又问道:“王大和程队在做什么?”

“他们凌晨6点多去城东分局开过一次碰头会,一致认为邹某和被害人不住旅馆,无意中避开我们公安部门的特业管理,但只要认真查还是能查清其身份的。他们出门在外,不可能把赚到的钱总放在身上;他们老家有亲朋好友甚至有孩子,不可能总不跟老家联系。

结合我们二次摸排和新庵方面摸排掌握的情况,基本上搞清了他们过去5个月的活动轨迹。从李庄到丁湖,从丁湖到良庄,从良庄到永阳,再经良庄到新庵。春节没老家,在梁湾一个倒闭的村办厂过的。

新庵那边新庵查,我们这边王大和程队查,重点放在邮政所和有公用电话的商店,看他们有没有给老家汇过款,有没有给老家打过电话。我们这边外来人员很少,只要汇过打过应该不难查。”

“嗯,这是一个方向。”

局长和教导员休息,所有情况反馈在自己这儿,必须全汇报完。

刘旭再次看看笔记本,不无兴奋地汇报道:“韩局,我们的判断没错,凶手是在砂石场附近河段抛尸的。今天一早,一个老师傅从河里捞出一个棉花包,用编织袋缝制的那种大的。

由于包底容易磨破,所以缝制时一般用粗布缝好几层,跟做布鞋纳鞋底一样。以前卖棉花、现在卖茧全用这种棉花包。新庵刑警队技术中队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勘察发现包底有血迹。”

“有没有砖头之类的东西?”

“不是砖头,是砂石场附近随处可见的碎水泥预制块,大大小小一共七块,挺沉。唐所说爪子勾不来,只能把棉花包拖到河边,是水上派出所民警蹚在水里捞上来的。”

那边杂草丛生,靠省道的堤上有一排杨树,晚上在河边抛尸一样不会有人注意。

韩博追问道:“现场有没有勘察?”

“勘察过,时间过去太久,期间下过几场雨,没发现血迹,无法确定是不是杀人现场,只能基本上确认是抛尸现场。”

听了这么多,韩博突然想起一个最关键的问题:“认尸结果呢,新庵那边有没有安排民警带见过死者的人去认尸?”

“安排了,凌晨4点多去的,先后去过三批,确认无误,尸体就是小红。”

恩恩爱爱的一对小两口,怎么会突然间反目成仇,痛下杀手呢!韩博不认为邹某会杀小红,可是又无法解释邹某走时的反常举动。

他会去哪儿?

弹棉花一个人没问题,弹完之后往棉絮上拉线的活儿一个人干不了,必须两个人。并且出这么大事,他不可能有心思继续弹棉花。

想了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

干脆放下饭碗,开上去年交通局支持良庄派出所的旧面包车,一个人赶到曾经的柳下派出所、现在的新庵县公安局城东分局。

老宁协助西南省份同行去张化市解救被拐女孩仍没来,老乔熬一整夜正在呼呼大睡。秦大不在,刑警队一个人没有,全出去了,只有教导员梁永清在家。

“韩局,去办公室坐会儿。”

“不用了,我就是来问问进展。”

梁永清头看看乔局休息的房间,苦笑道:“进展不大,交警队没查到那辆机动三轮去向,与邹某二人接触过的全是普通农民,大多是农村妇女。她们没出过远门,听不出二人口音。又没闲聊过,不知道他们老家在哪儿。”

“邮政所和公用电话呢?”

“这条线刚开始查,邮政所才上班,今天又是星期六,一时半会儿没消息。”

搞清楚他们是弹棉花的,捞出抛尸所有的棉花包,可以说有两个重大发现,结果侦破工作依然陷入僵局。

不管怎么样,总比一点头绪都没有好。

韩博掏出手机,一边准备给张局汇报,一边问:“宁局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来?”

“我刚打电话问过,种种迹象表明人贩子仍在张化一带活动,洪大打算查查,宁局和小高估计要到下午才能来。辖区出这么大事,他一样心急如焚。不过范局说了,这边有乔局坐镇,让他不要急。”

“破案有刑警队,跟我一样,来也帮不上忙。”

韩博朝一个刚从里面走出来、正跟自己举手打招呼的28专案组“部下”笑了笑,接着道:“梁教导员,乔局正在休息,我就不打扰他了。先去,有什么事及时通气。另外28案的材料已整理差不多,最迟大后天就能搞完。你帮我通知下28案法制组的同志,请他们大后天下午归队。”(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