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大案小案

第二百四十八章 大案小案


                大案要侦办,小案一样要侦办。

结束通话,韩博到讯问室亲自审姜海霞,亲自做笔录。

废旧物资收点是销赃的主要渠道,公安将其纳入特种行业,治安部门对他们严格管理,刑侦部门把废旧物资收业作为“阵地控制”的重点之一。

要办理特种经营许可证,要严肃遵守“出售人无身份证明的禁收”,“物品无来源证明的禁收”,“电缆、井盖等废旧金属收购业禁收物品图录中列举的专用器材禁收”的“三禁收”措施。

这对年轻的夫妇居然钻柳下河位于两市交界无人管的空子,在柳下河思岗(新庵)河段、在两县公安眼皮底下整整无证经营五年。

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押二人上岸、暂扣二人的船时,高长兴让他们把贵重物品带上。光现金就一万三千六百多,存折里的存款高达七万四。据姜海霞刚刚交代,她们在老家还盖有一栋三层小楼。

收废品能赚钱,但也不可能这么赚钱。

这里是思岗最普通的几个乡镇,对岸经济稍好一些,也只是江北地区的一个小县城,捡破烂的都很少,哪有那么多废品。

能够想象到,她们过去五年,不知道在思岗和新庵一带,收购、窝藏、销售过多少赃物。

“公安同志,一不偷二不抢,你们凭什么抓我?”

“老家总发大水,地里没收成,只有出来讨生活。人家背口袋子、捧个碗,挨家讨饭,老家再管村里乡里要扶贫款。我们辛辛苦苦做点小生意,自己养活自己,不给政府添麻烦,怎么就犯法了!”

姜海霞情绪激动,振振有词。

终究是做生意的,叫冤叫屈归叫冤叫屈,并没有跟一些妇女一样撒泼,更没有胡搅蛮缠的举动。

法盲,彻头彻尾的法盲,直到现在仍认为自己没错。

韩博敲敲桌子,严肃地说:“姜海霞,对于违反废旧物资收购规定的经营者,我们公安机关要依法处理。构成犯罪的,要追究刑事责任!”

“什么责任?”她将信将疑,双腿微微颤抖,看样子有那么点害怕了。

她不光是法盲,一样是文盲。

没上过学,不认识字,拿法律条文给她看没用。

韩博只能耐心解释道:“刑法第一百七十二条规定,犯窝藏、销售赃物罪的,要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可以并处或单处罚金。什么是窝藏、销售赃物罪,就是以收购废品为名大量收购赃物的行为,就是低价购进赃物、高价卖出赃物的行为。

你别装糊涂说什么不知道那是赃物,谁会把崭新的自行车当废铁卖,谁又会把好好的电缆当废铜卖?我们的民警正在你船上仔细检查,刚才又从舱里翻出几十根没用过的镀锌钢管,翻出七八桶没开封的汽车机油”

来路正的收,来路不正的一样收。

姜海霞不知道收购赃物犯法,但知道收的一些东西来路不正,不敢再狡辩,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

正准备问她收到的东西是怎么脱手的,手机响了,新庵乔局打来的。

审不成,先让王燕把她关进羁押室。

挂断手机,走进接警台用座机。

老乔很强势,不过在一些小节问题上,没“街上人”老宁那么讲格调,在他看来挂断手机用座机,把手机当bp机用很正常。

他根本没在意,电话一通就哈哈笑道:“小韩,这次你帮了我们大忙。不怕你笑话,几个小王八蛋割电缆,案值不大,影响不小。哪儿的不割,非要去割开发区的。路灯管理处拉上第二天,就被他们割了。

我们县领导那天正好去开发区参加一个企业的奠基仪式,正好看见刑警队在勘察现场。管委会主任汇报,县领导很不高兴,亲自打电话问范局,新庵治安怎么成这样了,就差让我们限期破案。”

新庵招商引资开始的早,当时没一个规划,从新庵县城到柳下这一段,东边一个厂、西边一个企业,搞得很凌乱。

现在的王记一上任就另起炉灶,在新庵县城南边搞经济技术开发区。

半个新庵镇被划进去了,规模是良庄工业园的几十倍,投资也是良庄工业园的几十倍,县领导非常重视,三天两头去。

路灯刚搞好,电缆被割了,县领导当然不高兴。

韩博感觉有些好笑,忍不住问:“乔局,是不是确认了,嫌犯有没有落网?”

“确认了!”

领导重视就是大案,案子破了,人逢喜事精神爽,老乔兴高采烈笑道:“几个小子有前科,在我们刑警大队有案底有照片,你们分局教导员把窝赃的带过来一认,我立马组织警力去抓捕。四个,无一漏网,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供认不讳,这就好。”

“小韩,我打这个电话一是感谢,二是跟你商量个事。我们什么关系,我们是好邻居好战友。帮帮忙,把这个案子移交给我们,嫌犯是新庵人,犯罪行为也是在新庵实施的,我们县领导对这个案子又有印象。对了,范局让我问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好几天没见,一起坐坐,吃顿饭。”

要移交,开什么玩笑!

我们分局几十个民警和联防队员在你辖区走访询问、沿柳下河地毯式搜寻;我们县公安局水上派出所两条执法船在柳下河上来巡察;我们分局刑警中队指导员邱光辉,这会儿已经把认尸启事贴满你新庵的大街小巷。

动静闹这么大,水漂的事,你千万别说不知道。

生怕被拖下水,明明知道却不管不问,居然好意思让我移交案件。

韩博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道:“乔局,照理说这个案子移交给你们有利于侦办,关键涉案窝赃、销赃的船是在河这边发现的。无名尸漂到我这边,我要负责到底。命案都这样,盗窃案更没得说。”

小狐狸,挺记仇。

软的不行,老乔决定来硬的,直言不讳说:“小韩,四个嫌犯在我手上,你们教导员肯定带不走。你来一样,你来我正好请你吃饭。”

几十岁的人居然耍无赖!

关系到队伍士气,韩博寸土不让,嘿嘿笑道:“乔局,嫌犯我们教导员肯定是要带来的,您不用请我吃饭,您准备请他吃饭吧。我跟您打赌,您一天不把嫌犯交给我们,他一天不会来。”

“小韩,你文化人,你怎么耍无赖?”

耍无赖的人居然说别人耍无赖,真有那么点老卢的风采。

韩博彻底服了,语气顿时一变:“乔局,您知道的,我们现在非常忙,警力很紧张。把嫌犯早点交给我们教导员,我们就能多投入一点力量进行命案侦破。事有轻重缓急,请您帮帮忙。”

命案侦破,这个麻烦可不能沾。

不管谁破的,不管怎么说电缆盗窃案总算破了,老乔权衡了一番,只能答应道:“好吧,我可以把嫌犯交给他,不过电缆你得尽快给我。”

“没问题,我这边搞快点,您明天派人来拉。”

挂断电话,对讲机里突然传来王解放的呼叫,他办事比较稳重,不管什么事习惯按部就班。采用的是呼号,没直呼职务。

“洞幺洞幺,我是洞俩,听到请答,完毕!”

“洞幺收到,洞幺收到,完毕。”

“洞幺洞幺,我们研究决定缩小搜寻范围,集中力量在柳下砂石场河段两岸,认认真真、仔仔细细一点一点搜寻有可能残留的蛛丝马迹,同时组织警力往东西两个方向进行走访询问。”

“可以。”

王解放顿了顿,继续道:“被害人尸体保存较为完好,凶手极可能采用袋子里放重物的手段防止尸体上浮的。我们打算在附近找一些村民,用带爪子的竹篙,就是站在岸上捞河蚌的那种工具,在河岸两侧一点一点打捞。如果能捞出曾装过尸体的袋子,我们就可以肯定抛尸的确切位置。”

那东西见过,长长的,顶头装着一个铁爪子。

人站在岸上,不用下水就可以抓河底下的东西。

袋子要比又滑又小并且一大半陷在泥里的河蚌好捞多了,多找几个人,每隔三十四公分抓一次,只要河底有,基本上能捞上来。

毕竟人的体力是有限的,只要不是在船上抛的尸,他扔不远,不可能把百十斤的尸体扔到河中央。

请人要给工钱,一天捞不完,十来个人捞三五天,要花不少钱。王解放之所以请示,主要担心的是经费。

破案要紧,顾不上那么多。

韩博权衡了一番,同意道:“可以,经费不存在问题,你现在就安排人去找会干这个的村民。不过一定要组织好,捞的时候要派人盯着,一点一点捞,不能有遗漏。”

“是!”

大案小案凑一块,真不是一两点忙。

这边刚结束通话,王燕起身汇报道:“韩局,石局打你办公室电话没人接,刚才打手机正好占线,打我这边电话的。他让我转告你,市局刑侦支队安排的法医明天中午到,明天下午尸检。”

到明天就是第四天,效率真高。

韩博苦笑着点点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