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柳暗花明(求订阅,求打赏)

第二百四十七章 柳暗花明(求订阅,求打赏)


                村委会直选出现贿选不是什么新鲜事,从媒体的报道上看,全国不分地区,村庄不分大小,贿选都不同程度存在。

贿选方式多种多样,有实物,有金钱。

实物从洗衣粉、烟酒到粮食,金钱从一元到上千元不等。

前段时间媒体报道,西部某省一个人均收入不足千元的山村,为当选村主任,一个参选人竟花费30多万贿赂村民,每个选民200元。

这个问题或多或少普遍存在,这个问题也很敏感、很严重,一旦进入选举程序,一旦出现韩博所说的那种情况,镇党委记、镇长、镇人大主席和分管民政的副镇长一个跑不掉,全要承担责任。

包村干部没责任心,要不是韩博和陈兴国提醒,后果不堪设想。焦汉东不敢当儿戏,立即拿起电话通知镇党委成员开党委会,紧急研究对策。

不是镇党委成员,自然没必要参加。

陈兴国虽然是镇党委成员,不过在镇党委班子中属于“可有可无”的角色,并且分局现在正在侦办一起命案,请了个假,一样没参加。

到分局,陈兴国跳下车说:“要是在丝河,这种事我才不会管呢!”

一朝天子一朝臣,一个领导一个想法。

“人走政歇”,政策没有延续性的例子太多。前任调走,前任上马的工程或项目随之下马,变成烂尾工程或烂尾项目。

韩博不想已透支老良庄人未来5至10年财力的“西部大开发”无疾而终,苦笑道:“我一样不想管,关键良庄正处于非常时期。几个乡镇合并,欠下一屁股债,搞工业园区又砸那么多钱。稳定压倒一切,镇党委班子不能出问题,焦记、陈镇长和张镇长等主要镇领导不能被调整。”

陈兴国走进大厅,举手跟王燕打了个招呼,一边上楼一边说:“我们遇上一水漂,日子不好过。焦记摊上这事,日子一样不好过。这次直选不同于以前,四五个村合并成一个村,这个村的村民不熟悉、不认识、不了解另一个村的候选人。

以前知根知底,可以帮理不帮亲。现在对大多候选人一无所知,当然帮亲不帮理,当然要选熟悉的。原来人口多的村候选人沾光,人口少的村候选人吃亏。有能力的不一定能选上,只能搞歪门邪道。一个盯一个,你搞我也搞,哪有什么公平可言。”

“确实棘手。”

韩博掏出钥匙打开办公室门,让开身体笑道:“不过不能因为贿选就贬低农民,就否定村委会直选的进步性。有人认为农民素质低、文化低、喜欢贪图一点小利才导致贿选,认为农民没行驶民主权力的能力,对村委会直选乃至整个村民自治制度持否定态度。

事实上恰恰相反,正因为村民的选票起了实际作用,具有现实价值,含金量高了,能够影响选举结果,才有了贿选的出现。这是整个社会进步的体现,是民主政治的‘副产品’,不能因噎废食。”

到底是大学生,对问题的看法与别人都不一样。

陈兴国坐下道:“关键这个‘副产品’很麻烦,搞不好有人要因此下台。韩博,要是卢记在,他会怎么办?”

“卢记在,卢记在不会出现这些问题。”

韩博想了想,忍俊不禁笑道:“他跟焦记、陈镇长不一样,别看一身行头很时髦很光鲜,其实骨子里还是一个泥腿子干部。他对农村、农民和农业太了解,村委会选举直接关系镇党委镇政府今后下达的任务能不能贯彻落实,会把直选当成与‘西部大开发’同等重要的工作。

他会跟组织部长一样先下村挨个‘考察’,看哪些候选人比较有能力,比较有威信,比较听话,比较清廉。然后想方设法贯彻落实他的意图,保证这些候选人当选。”

老卢当土皇帝,搞独立王国,搞一言堂,果然不是空穴来风。

陈兴国忍不住笑问道:“他怎么保证他选中的候选人当选?”

“办法多的是,候选人大多是原来的村干部。查查有没有问题,要是有,立马取消其参选资格。要是抓不到人家的把柄,就去做工作,随便找个单位把人家忽悠过去,让人家放弃参选,比如塞进治安联防队。”

难怪老卢在老良庄“威信”那么高,难怪老良庄乡的各项工作好做,原来各村干部全他提拔的,必须听他的话,只能听他的话。

正不知道该怎么评价那个在老良庄“一言九鼎”近十年的老记,楼下传来一阵吵杂声。

法制科小徐来了,坐前段时间配给分局的昌河警车来的。

地方编民警小颜和老康等三个联防队员,从车上押下一男一女两个嫌犯,陈兴国心中一热,暗想是不是19案的凶手。

二人走下楼,小徐正在下命令。

“小颜,把男的带到讯问室。王姐,她说要上厕所,帮帮忙,跟她一起去。老康,你在外面帮盯着。”

男的三十多岁,衣着整齐,神态比较从容,有那么点紧张,但不是很害怕。

女的二十七八岁,衣着光鲜,甩开王燕抓住她胳膊的手,气呼呼说:“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又没犯法,不会跑,不用你看!”

看样子不太像杀人凶手,韩博低声问:“徐队,什么情况,怎么事?”

“韩局,教导员,我正准备汇报。”

“走,进去说。”

当着嫌犯汇报不合适,小徐反应过来,急忙跟两位领导走进交警队办公室。

“高队和唐所按计划乘汽艇沿河巡察,在胜利三组闸口也就是省道收费站附近河段发现一艘收废旧物资的船。高队带人登船询问,发现船舱里有至少价值3000元的新电缆,有六辆自行车,其中两辆几乎是新的。”

小徐从包里取出几张用“拍立得”相机在现场拍摄的照片,苦笑道:“柳下河航道位于两市交界,到底归谁管说不清。加之我们县局的水上派出所设在思岗,新庵县局的水上派出所一样设在县里,导致特业管理在柳下河这儿出现一个大漏洞。”

韩博接过照片问:“涉嫌销赃窝赃?”

“我给小单打过电话,他帮我问了问,新庵开发区前段时间刚架设的一条电缆被人剪了。同一个型号,同一个品牌,长度算下来差不多,基本可断定是赃物。”

搂草打兔子,没查到凶手线索,竟然逮到一销赃的。

空欢喜一场,韩博放下照片问:“他们的船呢?”

“暂扣了,唐所安排人开到柳下河大桥下。我来时跟杨队打过招呼,他会帮我们盯着。”

小徐翻开笔记本,继续汇报道:“这两个涉嫌销赃的嫌犯是一对夫妻,男的叫孟进,女的叫姜海霞,全是张化市清水县人。船民,一年十二个月有十一个月生活在船上。高队简单审过,他们承认是电缆和自行车是他们收的,记得上船销赃人的样子”

一个盗窃团伙,其中一个家伙体貌特征明显,甚至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

近百号人在柳下河沿线走访询问、地毯式搜寻及巡察,小徐马上要“前线”执行原来的任务,人手太紧张。

陈兴国起身道:“韩局,你要坐镇指挥,哪儿都不能去。我叫上老殷、老常和小颜他们一起押孟进去新庵认人抓人。”

大白天丁湖和西边工地不会有什么事,抽调老殷和老常走一趟应该没什么问题,韩博同意道:“行,我给新庵乔局打电话,请他安排几个人协助。”

查跟查是完全不一样的。

送走去新庵抓小偷的同志,正准备去审刚上完厕所的女嫌犯,高长兴传来消息,在对讲机里激动不已喊:“韩局韩局,我高长兴,听到请答!”

连呼号都顾不上用,绝对好消息。

韩博冲进接警服务台,抓起手台道:“长兴长兴,我韩博,有什么事请讲。”

“报告韩局,我们正在新庵县柳北乡东风闸口附近河段,盘查船号为东州港河牛173号货船。船主及船工反映,4月20日上午9点半左右,他们在张化河段遇到一条老乡的货船,船号为东州港河牛349。

349船主跟他们说昨天下午,也就是4月19日下午5点半左右,在柳下砂石场码头附近河段,见到过一具样子很恐怖的浮尸。经常在长江下游及两侧内河航道跑,他们不是第一次遇到水漂,怕麻烦,没报警。

跑船的人比较迷信,感觉遇到这种事很晦气,担心带来霉运。349号船主及船工当晚没买到鞭炮,第二天一早停船上岸准备买鞭炮放放,也就是在那儿遇到173号船主及船工的。”

这就对了,一具尸体漂在河中央,柳下河航道又船来船往,怎么可能没第二个人看到。

韩博想了想,分析道:“下午5点半左右在沙石场附近河面,我们分局接到报警是晚上8点37分,8点55左右抵达现场,当时尸体在堆煤场码头南约70米,也就是说3个多少小时,往南漂了不足两公里。

河水流速不快,当天下午及当晚风力不大,风速不快。5点半之前容易被发现也就是说基本可断定尸体是从北往南漂的,再结合尸体相对完好等情况,我们基本可判定抛尸地点在柳下砂石场南北两三公里河段!”

这是一个重大发现,高长兴激动得无以加复,笑道:“韩局,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只要能缩小抛尸范围,我们就能集中力量针对性摸排,就能查到蛛丝马迹。”

“好,太好了。我先审你们刚抓获的销赃嫌犯,你立即与王大和程队通报这个情况,你们一起研究研究,看怎么调整部署,看接下来该怎么查。”

ps:不是专职的,前两天比较忙,更新时间不正常,只能保证一天两更。终于忙完了,从今天开始恢复三更。

订阅正在直线下降,成绩有些惨淡,恳请各位在外站看的友,前来订阅支持。你们的支持是牧闲码字的动力,拜托了,谢谢。(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