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四十章 “有争议的命案”

第二百四十章 “有争议的命案”


                辖区发生命案,必须尽快赶分局。

跟“大部队”一起坐火车太慢,打电话询问航班信息,确认有一班客机在江城经停,立马跟岳父岳母道歉,收拾行李连夜往首都机场赶。

凌晨1点多抵达江城,机场派出所许副所长不在,枪不能总存放在这里,大半夜也找不到去新庵或思岗的长途车,机场周围又没差不多的旅馆,只有贵得要死的宾馆酒店,韩博干脆跟几个滞留的旅客一样,在干净整洁的大厅里席地而坐,抱着行李和衣而睡。

太吵,姿势又不太舒服,睡不着,想起这趟首都之行。

亲朋好友全在帮忙,岳父岳母通情达理,晓蕾对自己一往情深,甚至要为此作出巨大牺牲。甜酸苦辣全品尝过,三年感情终于修成正果,很幸福很甜蜜,不禁露出会心的笑容,意犹未尽慢慢味。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同样决定浪漫的爱情能否有一个童话般的结局。

一张机票多少钱,一个月工资才多少钱?

别说坐飞机,坐火车坐汽车一样不便宜。难怪许多对情侣一毕业就劳燕分飞,天各一方的恋爱成本太高,拿点工资几乎全要花在路费和电话费上。

从爱情想到工作,赫然发现人家上班赚钱,自己上班好像在赔钱。

在思岗,自己工资不算低。

相比普通职工和大多普通干部,自己这个算不上多大的“领导”还有一些隐性福利。

平时穿警服,衣服比别人一年能少买好几套;一天几顿在单位吃,只需要交一点点伙食费;手机通话费用高昂,尽管平时很注意,打长途尽可能在座机上用200卡,可是仍有许多人因为私事打进来,找不到座机,只能接

总之,拿到手的是纯收入,花钱地方不多。

如果不是在良庄,如果没遇上老卢,日子会过得很滋润。

然而,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入股“良庄人自己的银行”花掉5000,外加3000三年期定期存款,一年工资没了。

不光入股“良庄人自己的银行”,还在他的“淫威”下不得不入股建工集团、良粮集团,以及前段时间刚抓过人家老总和财总的良工集团。

老爸去年给的几万“零花钱”,帮建筑站去江城讨债拿的提成,在丝织总厂和调到公安局之后的工资几乎全砸进去了。这趟去bj提亲,花得是春节丝河老家收的红包和荣立二等功、三等功的奖金。

来时发现路费不够,又管姐姐要了三千。

没钱了,怎么会混成这样!

老爸在bj开分公司,在东海和bj连续买三套房子、一辆轿车和一辆货车,接下来要买厂房或买地皮自己建厂房,手头上不是不宽裕而是非常紧张,二十好几已经当上公安分局局长了,不能再管他要钱。

之前在钱方面从来没危机感,该花就花从来不知道节约,现在沦落到舍不得住酒店只能睡大厅的境地,韩博意识到马上成家了,不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要算经济账,要精打细算过日子。

良庄新村的房子不买了,想买也没钱买。

王燕一家能在小房子里生活,自己和晓蕾为什么不可以。再说县里有新房,要是晓蕾住不惯单位,就一起住在思岗,大不了跟陈猛和安小勇以前一样开摩托车上下班。

想着想着,实在顶不住迷迷糊糊睡着了,一直睡到被两个民警叫醒。

人家在这儿顶多打个盹,要么被人接走,要么坐飞机走,哪有这么一睡六七小时的,人家感觉形迹可疑,要检查身份证和机票。

姿势不对,下半身彻底麻木,根本站不起来,只能坐在地上掏出证件,苦笑着解释为什么滞留在这里。

大水冲了龙王庙,原来是一家人,而且是在等许副所长。

两位执勤民警乐了,一个搀扶一个帮着提行李,一起去所里找许副所长,拿暂存在这里的枪,再三感谢了一番,坐机场大巴去市区的长途汽车站,换乘半小时一班的快客新庵。

101路没开始运营,只能让单位派车来接。

本以为黄小河离得近,会从柳下河大桥卡口直接开皮卡过来,没想到教导员陈兴国亲自迎接,让吴永亮开越野车过来的。

“这么快!”

“坐飞机的,没坐火车。”

陈兴国拍拍吴永亮肩膀示意开车,旋即看着他略显憔悴的面孔问:“机票呢?”

“去bj是私事,不是公事。我是局党委成员兼分局局长,要以身作则。机票留下作纪念,不能拿到财务去报销。”一夜没睡好,又坐半天长途车,韩博真累了,说话带着几分有气无力。

来机票要花三千多,相当于普通民警半年工资。

想到他家有的是钱,陈兴国没再提车旅费,低声道:“其实你用不着这么急往赶的,虽然是命案,但这起命案跟其它命案不同。被害人身份不明,从哪儿漂来的都不知道,又出现在两市交界的河中央,一点头绪没有,根本无从查起。”

“没查?”

“查,怎么可能不查。”

陈兴国关上车窗,一五一十介绍道:“接到我们汇报,刑警大队技术中队连夜过来勘察现场,尸体是从河里捞上来的,哪有什么现场。拍了几张照,通知殡仪馆把尸体拉去冷藏。说是今天解剖,报告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

张局、石局和李大早上过来看了看,召集我、刘旭及程文明开了个小会。不管怎么样也是一起命案,要成立专案组,决定由你兼任组长,王解放和程文明兼任副组长,批了5万经费,侦查工作以我们分局为主。”

刑警大队没特别厉害的刑侦专家,就算有,遇到这样的案子一样头疼。

由最熟悉辖区情况的分局负责侦破,应该算一个比较合理的决定,毕竟分局有刑警中队。

局里让自己兼任这个专案组长,并不是要自己跟刑警一样去走访询问、收集线索,只是以此体现局党委对这起案件的重视。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局党委成员兼分局局长,挂个名,可以做一些组织协调及后勤保障方面的工作。

意料之中的事。

韩博想了想,问道:“王解放到了没有?”

“到了,又出去了,跟程文明简单分了下工,各带一队民警,他负责走访询问河岸两侧的商店、居民、船主,同兄弟市县公安部门联系,了解柳下河大桥南北十五公里段近期有无女性失踪;程文明组织民警及联防队员,对河岸两侧展开拉网式搜查,往南搜五公里,往北搜五公里,看能不能找到第一现场或其它线索。”

“死者不是本地人?”

“我们了解过,宁益安心里没底一样了解过,基本可以确定死者不是我们两个县沿河乡镇的居民。”

陈兴国顿了顿,补充道:“省道车来车往,柳下河航道船来船往,鬼知道是不是异地杀人,跑我们附近来抛尸,并且尸体确实是群众在河中央发现的,张局和石局让我们先查,他们向市局汇报,看市局刑侦支队会不会接手。”

河中央发现的,也就是说案件管辖权有争议。

命案不是其它案件,不能“不破不立”。命案破获率更不同于其它案件的破获率,何况这不仅涉及到命案破获率,同样涉及到辖区命案发生率。

思岗治安一直不错,一起命案破不了就是几个百分点!

对于这种“有争议”且直接影响县局“成绩单”的案件,局领导当然要据理力争,至少要获得上级的同情和谅解。因为这本来不关我们的事,我们遭遇的是“无妄之灾”。

领导的事领导去操心,当务之急是这个案件怎么破。

只要把案子破了,只要能把凶手抓捕归案,大家日子都好过,局领导也用不着再为此“叫冤”,反而可以拍着胸脯慷慨激昂地说我们思岗县局是负责任的,不管关不关我们的事,我们都当成一件大事对待。

术业有专攻,韩博不认为侦办这样的案件,自己会比王解放和程文明两个专业刑警更厉害。

快到家门口,赫然发现自己风风火火赶来其实帮不上什么忙,使不上什么劲儿。

“赶这么长时间路,单位先休息,傍晚人全来,吃完晚饭开案情分析会,到时候我叫你。”

既然来了,既然兼任专案组长,不能什么不管,韩博沉吟道:“睡不着,单位我打电话请教请教703的专家,水漂我们头一次遇到,他们遇到的比较多,或许能给我们一点建议。”

人的生命真的很脆弱,陈兴国感叹道:“水漂不多,溺亡不少。这两年稍好点,以前光丝河哪年不淹死几个。有骑自行车不小心冲进河里的,有下河游泳腿抽筋的,有家庭矛盾跳河寻死的,孩子居多,我记得的就有五六个。”

侦破命案重要,防范意外溺亡一样重要。

韩博猛拍了下额头,凝重地说:“马上进入汛期,天气又越来越热,意外溺亡事件极易发生。陈所,我们必须尽早做一些防范,安排民警去良中良小和幼儿园上几堂安全课,拟一份安全防范宣传稿,请广播站宣传宣传。

另外组织联防队员摸一下底,看看我们辖区有多少没有护栏,有多少座用楼板搭的、中间有缝隙,车轮子一陷进去就会摔跟头的桥梁。请镇里全部重建不太现实,补补中间的缝,用脚手架那种钢管在两边安装简易护栏投资不算大,做做工作,应该没多大问题。”

当那么多丝河派出所长,辖区淹死那么多人,自己明明看到却一直想不起来去做一些防范。

他想到就去做,当成一件大事去做。

这就是责任感,陈兴国很惭愧,不无尴尬说:“你忙大事,这些小事交给我,去就着手安排。”

两位领导谈完正事,吴永亮抬头看看后视镜,忍不住问:“韩局,卢记呢,他不是跟你一起去bj的么。”

“他呀,他现在跟亚运会火炬差不多,进入传递程序了。来前打电话问过,要在bj玩半月,完了去北河,再去西川良庄走出去的地方领导和部队首长,帮他把日程排满满的,不把祖国大好河山看个遍,估计不会来。”

“这么好?”

“才知道啊,他朋友遍天下,出门不用带钱的。去哪儿有饭吃,到哪儿有酒喝,出门坐轿车,玩累了住宾馆酒店,日子过得不知道多逍遥。”

陈兴国突然想起一件事,不禁笑问道:“韩博,人家说他是去帮你提亲的。”

外面人知道很正常,怎么老家的人也知道。

韩博苦笑着问:“谁说的?”

“马主席考察来了,昨天去他们集团谈闭路电视监控的事,他说卢记去bj帮你提亲,说晓蕾是首都姑娘,嫁到良庄来困难比较大、家庭阻力比较大,卢记亲自出马,这些困难和阻力全解决了。”

毫无疑问,他打电话跟老马吹牛了,老良庄的干部估计个个知道。

韩博被搞得啼笑皆非,哭笑不得问:“是不是没卢记帮忙,我和晓蕾这个婚就结不成?”

“难道不是?”

天知道他哪天又会突然杀来,要给他留点面子,这种事不能解释,韩博苦笑道:“是,卢记帮很大忙,要是没有他,这个婚真可能结不成。”

bj姑娘和东海姑娘多金贵,韩家不管有多少钱,人嫁过来是“下嫁”。

陈兴国信以为真,由衷地说:“韩博,你要好好感谢卢记,没他帮忙,你能这么快提副科?提不上副科,你能被任命为局党委委员?现在又帮你去bj做晓蕾父母工作,这么关心,不能忘记人家。”

“不能,当然不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卢记对我是恩重如山。”

陈兴国此时此刻已不再是良庄公安分局教导员,而是丝河老家的长辈,微微点了下头,又说道:“还有侯市长、丁总等老单位领导,要不是他们帮忙,你能一调入公安局就正股?”

“全要感谢,不光要感谢他们,还要感谢陈所你,感谢颜老师。永亮一样要感谢,在老单位对我工作非常支持,到新单位同样如此。”(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