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多管闲事”

第二百四十六章 “多管闲事”


                公安机关是准军事化管理的政府部门,局长的命令就是军令。

军令如山,一刻不能延误。

早上6点37分,前丁湖派出所长、现水上派出所长老唐,组织民警驾驶两条装有警灯、刷有公安字样的小汽艇,从蜿蜒曲折的内河航道,经团结村三组闸口进入柳下河,提前分钟抵达柳下河大桥下的临时码头。

从现在开始他正式加入“19”专案组,兼任专案组副组长,不过接下来该做什么,要听编制尚未解决的高长兴指挥。

分局民警、联防队员、治安员再次倾巢而出,家里只剩下韩博、教导员陈兴国、打拐中队指导员王燕及刑警中队指导员邱光辉。

“韩局,你看看行不行?”

邱光辉不是不参加行动,是有其它工作,拿来一份王燕刚帮他打印出来的认尸启事请局长过目。

要登报的!

关键老百姓谁看报纸,谁又有闲钱去订报纸?并且这样的启事不会刊登在显目位置,不会刊登在发行量大的报纸上。

韩博对把认尸启事登在连刊号也没有,一周只发行一次,发行量实在少得可怜的思岗报上,到底管不管用实在没什么信心。

不过这与单位遗失营业执照、司机丢失驾驶证必须登报挂失一样,属必不可少的程序,刊登一下比不刊登好。

接过一看,很简洁。

抬头:认尸启事

内容:1997年4月19日晚,柳下河南港市思岗县良庄镇段(安乐市新庵县柳下镇段)河面发现一具无名尸体,死者系女性,年龄18岁至30岁之间,体态较瘦,身高一米六三,长发,上身穿黄色衣服,左耳垂下有一颗痣。

请广大群众积极提供从4月1日开始与家人、亲友、单位失去联系,并与死者年龄体貌相仿的情况或线索,知情者请速与邱警官联系。

落款“思岗县公安局良庄分局刑警中队”,联系人邱光辉,电话留了两个,一个刑警队办公室座机号码,一个是分局报警电话。

没配照片,太吓人,刊登出去会把读者吓坏的,报社也不一定让登。

韩博想了想,放下启事说:“邱指,不光我们思岗要登,新庵一样要登。最好复印几百张,在新庵、柳下、梁湾、柳北及我们良庄等周边地区人流量较大的地方张贴。把网洒大一点,看能不能搞清其身份。”

“是,我今天不干别的,就干这个。”

“去吧,路上开慢点。”

打发走邱光辉,陈兴国敲门走进办公室,正站起身准备去茶几边跟他谈队伍整顿的事,手机突然响了。

老宁打来的,挂断用座机,很正常的一个举动居然招来一顿鄙夷。

“你现在是局党委委员兼分局局长,一个月手机费能有多少,局里不报分局难道不能报?挂掉,能省几个钱?把手机当bp机用,也不怕人笑话!”

两个月前你不一样把手机当bp机用么,有点钱就“嚣张”起来了,真有那么点“小人得志”。

韩博跟陈兴国做了个鬼脸,装出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说:“宁局,你城东分局财大气粗,我们怎么能跟你们比?本来就挺紧张的,又摊上一起命案,这两天是花钱如流水,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能省当然要省。”

命案,花点经费无所谓,关键能不能破。

面目全非的无名尸,不知道从哪儿漂来的,一点头绪没有,这种案子怎么破?

宁益安很庆幸尸体被人一竹篙拨到柳下河东岸,非常清楚“邻居”现在日子不好过,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立马岔开话题:“韩局,不开玩笑了,说正事。折腾一夜,在我们强大的政治攻势下,第二个收买被拐女孩的嫌犯,十分钟前在亲属规劝下投案自首,女孩安全解救出来了,小高和三台县局的同志刚送她去三台县人民医院做检查。

按照相关规定,收买被拐妇女的案件应由拐入地公安部门立案侦查,女孩检查完身体要带公安局做笔录,洪大也要审问第一个收买女孩的嫌犯和介绍别人收买的涉案人员,把这边材料整好去抓他们老家的人贩子。”

一波三折,总算把人解救出来了。

这是一个好消息,韩博笑道:“这么说你们今天不一定得来。”

“争取下午来,洪大正在忙,他委托我跟你说一声。对了,我刚跟朱主任打电话汇报过,朱主任很高兴。”

言外之意很清楚,我汇报过了,你不用再汇报,生怕别人抢功。

韩博彻底服了,挂断电话笑骂道:“新庵县里没好人,从范局到老宁,一个比一个会挖墙脚,挖墙脚挖上瘾,看样子朱主任下次过来可以把办公室搬柳下去。”

局长好不容易把省厅打拐办主任“调”过来,居然被他们给“挖”走了。

再加上前晚的事,陈兴国一提到他们就来气,不禁苦笑道:“李鬼变成了李逵,他们有正牌打拐中队,有专业打拐民警,正在搞声势浩大的打拐专项行动,真是打得早不如打得巧。”

作为局党委成员兼分局局长,当然要想方设法干出点成绩,当然要尽可能避免一些“麻烦”。老宁想出打拐的风头也好,前晚推诿的事也罢,全是很正常的行为。

抬头不见低头见,相互之间需要合作的时候更多,何况现在正在合作侦办28案,不能因为这点事横眉冷对。

“打总比不打好。”

韩博若无其事的笑了笑,坐到茶几边,说起队伍存在的影响力问题。

有民警利用职务之便卖保险,有民警无心工作在外与人合伙做生意,有民警生活作风不检点与一个有夫之妇鬼混,有一个联防队员吃拿卡要败坏分局形象,还有一个联防队员居然跟一帮假和尚混一块给人家做佛事。

无一例外全是原丁湖李庄及永阳派出所的人,老良庄派出所管理严格不存在这些情况。

联防队员统一管理,今天在这儿执勤,明天去那儿上岗。丁湖李庄永阳的事他全知道很正常,毕竟老良庄派出所的同志是靠得住的。

陈兴国沉吟道:“保险当然不能再让他卖,头找他谈谈,再找保险公司谈谈,把打着分局幌子卖出去的保险全退掉,我亲自登门挨家退钱道歉。不过这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薛红星家庭确实比较困难,他父亲去年病逝,看病花不少钱。女儿上高中,马上考大学。妻子单位倒闭了,失业在家没收入,外面欠一屁股债,这日子怎么过?”

四十多岁的普通民警,晋升无望,处不处分对他真无所谓,也不可能因为卖保险开除公职。

归根结底还是工资待遇低,上有老下有小,老婆又失业了,一个月500多工资够干什么。

韩博暗叹了一口气,抬头道:“西边正在建那么多厂房,等会儿我去找找张镇长,看能不能帮他爱人找份正式工作。”

“只能这样了。”

陈兴国点点头,接着道:“潘天奎问题比较严重,借那么多钱跟人合伙做生意,且不说已经影响到工作,万一赔了怎么办。他正在外面走访询问,现在找他谈不合适,等专案组把该查的查完,找他好好谈。

给他三个选择,要么把生意停了,跟合伙人把账算清楚,把借的钱全还掉,留在分局踏踏实实干;要么辞职下海,一心一意去做生意,去赚大钱;要么自己想办法调走,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与我们分局无关。”

姜是老的辣,这么处理比较合适。

韩博合上笔记本,苦笑问道:“孙一亭呢,据我所知,他跟李庄供销社那个女的鬼混不是一天两天,他老婆去所里闹过,在李庄尽人皆知。”

现在提倡婚姻自由,结婚离婚、离婚再结婚的人多了去了,同样不能因为这种事开除他的公职、扒他警服,何况分局也无权这么处理。

陈兴国想了想,淡淡地说:“给他两个选择,要么快刀斩乱麻,尽快解决这破事。不管离了跟那个女的重新组建家庭,还是跟那个女的一刀两断同老婆好好过日子;要么调走,别给我们分局丢人现眼。”

“可以,就这么办。”

商量完如何处理队伍中存在的问题,二人驱车来到镇政府。

陈兴国来再正常不过,他是镇党委委员,经常参加镇党委会和党政工作会议。如果张晓翔来也很正常,因为张晓翔一直在协助镇里工作。

以前三天两头来,现在极少露面的韩博亲自登门,焦汉东倍感意外,热情招呼二人进来坐。

“小韩,装闭路电视监控是好事,关键要用钱地方太多,镇里资金太紧张,能挤出十万实属不易,因为这个开三次党委会,这些情况老陈很清楚。”

吞并周边三个乡镇,接手三个烂摊子,又在大兴土木搞良庄工业园。

良庄已经从无债一身轻的乡镇,变成了全县外债最多的乡镇。如果把良庄工业园投资开发公司搞基础设施建设的贷款算上,良庄欠外债近一个亿!

未来两三年,镇里要勒紧裤袋过日子。

作为镇党委记,他有他的难处,而且非常难。

韩博跟陈兴国对视了一眼,笑道:“焦记,我不是为安装闭路电视监控来的,不是来管您化缘的,有一个情况我感觉有必要向您汇报。”

“什么情况。”

“各村马上要撤并,我们在工作中发现有不少村干部,为当选撤并之后的大村村干部正在搞串联,正在挨家挨户拉选票。刚开始只是拉近乎说好话,渐渐发展到送烟酒,一家一条烟两瓶酒,这不是贿选么?”

韩博从包里取出一份早上准备的材料,忧心忡忡说:“撤并之后的村委会总共那几个位置,有人当选自然有人落选。钱花掉了却没选上,心里不平衡,绝对会举报。照理说这些事不归我们公安管,但您对我一直很关心,我们教导员又是镇党委委员,我们想来想去还是感觉应该向您汇报一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