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名不虚传

第二百四十一章 名不虚传


                职务越高,责任越重。

到分局,命案没顾上问,税案和打拐案件倒先找上门。

打击经济犯罪中好不容易留住的骨干,前政保大队政保干事、现经济犯罪侦查中队中队长田成,同一位三十多岁的县国税局干部,正守着一堆材料在二楼会议室争论。

经侦中队现阶段主要办理安乐市的税案,看守所羁押那么多安乐市涉案人员,撤出新庵民兵训练基地之后他们一直在局里办公,这样涉案企业的人找过来显得正式一点,并且离看守所近一些。

来一趟很正常,毕竟这里是思岗乃至整个南港经侦民警的“摇篮”。

事不辩不清,理不辩不明。

与税务部门同志有争论是好事,如果总一团和气,就意味着不存在相互监督。查处经济犯罪案件,说白了就是跟钱打交道,要是你给我面子、我给你台阶,很容易出问题。

换作平时,韩博会让他们争论一会儿。

今天不行,会议室里不光他俩,全县最厉害的女检察官居然也在,县检察院副检察长周胜男坐在靠窗位置,翻看案件材料,若无其事的听他们争论。

检察长副处级领导,同张局一样半路出家,调任检察长之前不是检察官。事实上不光检察长,法院院长同样没干过法官,从来没亲自审理过案件。

张局刚上任时不是很懂公安工作,业务上问石局,人事上同袁政委商量,后勤财务问赵东海副局长。

周胜男副检察长,正科级,在检察院扮演着石局在公安局的角色。

业务上的事基本上全交给她,也就是说包括28案在内的所有税案,接下来全要由她负责把关,审查起诉。

她级别本来就高,又是监督公安的,韩博不能视而不见,走进来敬礼问好:“周检好,周检,您怎么有空来我们分局的?”

眼前这位去年用dn技术侦办疑难案件,很是露了一把脸。

不过技术鉴定是703生物物证实验室做的,他只是胆子比较大,想到并且敢去求人家帮忙。公安局居然搞得跟凭真本事破获一起极具影响力的大案要案似的,请县委县政府领导,把全县政法系统领导全请过去开“现场会”,想想真有那么点哗众取宠。

有一点必须承认,他多少懂点法律,但也仅此而已。

总之,对于他这个公安局乃至全县政法系统的“新星”,周胜男总感觉有些名不符其实,总认为是县领导和公安局领导给侯副市长面子,捧捧他,把他树立成一个典型。

结果春节过后没几天,他居然顺藤摸瓜查出一起涉税金额超过10亿元的特大案件。紧接着,又揭开东华市东华县某些主要领导玩忽职守、无视乃至纵容县内两百多家企业疯狂虚开出几十亿增值税发票的“共和国第一税案”!

韩打击,这次打掉的不只是数以百计违法犯罪分子,一个市委常委和几个县委常委都要被他打入大牢,正科级、副科级更多。

不是名不符其实,是表现令人刮目相看。

侯秀峰有能力,调走了。

他是侯秀峰器重的干部,又凭真本事在政法和税务系统打出了名声,估计在思岗这个小县城一样呆不了几天,何况他现在已经是公安局党委委员,周胜男自然不会在他面前拿领导的架子。

“韩局,我是来兴师问罪的。”

她指了指会议桌上一大叠案件材料,半开玩笑地问:“我们检察院本来就不清闲,你又给我们整出这么多事。光28案就把我们搞得焦头烂额,还要审查起诉数百起小案。害我们天天加班,你是不是要给我一个说法?”

“周检,这件事您真不能怨我,更不能来找我要说法。”

韩博跟田成二位微微点了下头,坐下笑道:“据我所知,市领导过来开工作会议,谈到28案交由哪个检察院审查起诉,我们县领导主动请缨揽下来的,并且理由非常之充分。您得去县委找谢记,去找政法委郭记。”

“你不给县领导理由,县领导拿什么去揽?说到底,你是罪魁祸首。”

“好吧,我错了,晚上请您吃饭,给您赔罪。”

“赔罪就不用了,先办眼前事。田队长,黄科长,韩局是你们专案组副组长兼法制组长,你们先请韩局审核一下,然后再来问我的意见。”

问你意见,你要是懂这样的案件,至于天天跟着专案组么。

说是“提前介入”,其实是在接受培训,是来做接案准备的。

田成对这个总挑公安局刺儿的副检察长没什么好感,翻出一叠材料苦笑道:“韩局,这个案子比较绕头,我感觉几个涉案人很冤,不应该上纲上线。吴科长认为有相关法规支持,应该严厉查处。”

“韩局,我们办理的是特大案件,有相关法规我们就得执行啊,如果不要他们补税,万一以后复查案卷,这个责任谁负?再说,我们跟他们一不沾亲,二不带故,没必要给他们担风险对吧?”

“补税,这是国税部门的职权范围。”

“其中一个人涉嫌‘让他人为自己虚开’且数额巨大,有些情况必须搞清楚,不能就这么移交给新庵国税局。”

周胜男似笑非笑,看样子这个案子比较棘手。

韩博干脆坐到二人对面,笑问道:“说说吧,怎么事。”

辖区刚发现一具命案尸体,隔壁打拐中队刚才好像又来了一个兄弟省份的同行。

领导很忙,田成不想耽误他太多时间,简明扼要说:“这案子比较绕头,其实就是三家企业,名字太长,我就用张三、李四、王五来代替。张三卖了两台大设备给李四,签订合同,价款100万,票开了,货给了。但是,这李四可能是有意的,也可能确实资金周转不开,只支付定金10万元,收到票货,没下文了。

张三肯定不干,生意人打的就是个算盘珠子,讲究成本和收益,舍不得花钱请律师,不愿意去法院打官司。其实就算打赢官司,执行也不知道要拖到猴年马月。

他很聪明,不知道从哪知道的消息,王五欠李四钱,正好王五货张三也是需要的。于是,张三找王五也上演了一出支付定金20万,拿150万元货不给钱的戏码。当然,这中间过程错综复杂,没我说的这么简单。”

“三角债,有点意思。”

田成同样感觉很好笑,连忙道:“总之,张三、李四、王五最后就签了个三方债权互免协议,大意就是三方把债免掉,差价补上。张三欠王五130万,李四欠张三90万,王五欠李四140万。三方互免债务130万,同时张三直接支付给李四40万,王五支付给李四10万。”

韩博盘算了一下,不禁笑道:“听着是挺绕,其实就是把债互相免了,多退少补。”

“现在的问题是,张三从王五购进的货,但是却是付款给了李四40万,所支付款项的单位(张三),和开具抵扣凭证的销货单位(王五)不一致,这40万货款涉及的增值税得进项转出。”

三方的合同协议、笔录,购货单子、出货单子、银行转账单子、会计凭证,一应俱全。要说证据,肯定是够充分了,事实也清楚,但是给不给进项转出呢?

这不归专案组管,可是一移交出去新庵国税局绝对要补证人家税款,因为有相关法规支持。

专案组把事情说清楚,来个“变相定性”,就能避免其中一方损失。虽然有些“多管闲事”,但从这件事本身能看出专案组民警在侦办此类案件上的业务水平。

在此之前,虚开增值税发票案件大多是国税和检察院管。正在查处的东华税案,依然是国税部门为主,公安只是配合。

28专案组,包括江省声势浩大的打击虚开增值税发票犯罪专项行动,某种意义上代表着公安开始行使对此类案件的管辖权。这个管辖权能不能真正归你,要看你专不专业,有没有与之相应的业务能力。

这个业务能力不只是“侦”,一样包括“办”。

可以说这不是一个案子,而是一个面子。

韩博想了一下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加强增值税征收管理若干问题的通知,也就是黄科长所说的相关规定,沉吟道:“这案子吧,我是这么看的,这企业他要是不付款给别人,直接作应付账款,他就能增值税抵扣。现在他主动付款,反而抵扣不了,是不是太不公平?

这个企业的付款和销售方不一致,完全是正常经营原因造成的。从法律上来说,三方抵款协议是为清偿债权债务关系而签订的,此项行为符合国家相关规定。”

韩博笑看着周胜男,接着道:“国税发192号文件,立法的根本目的是防止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在这起所谓的案件中,三个企业整个过程业务真实发生,并未偷税漏税,增值税链条并未间断,我认为进项税额应该予以抵扣。”

之前只知道有“理”却没有“据”,田成茅塞顿开,咧嘴笑道:“我就按您刚才说的拟一份函,连同其中一家‘让他人为自己虚开’的材料交给新庵国税局,请他们该补征的补征,建议他们该给人家抵扣的就给人家抵扣。”

“可以。”

法规有问题,他从立法精神上去“解释”。

他不是懂一点法律,他是吃透这方面的法律法规,这样的人不应该呆在公安局,应该来检察院或者去法院当法官。

周胜男暗赞了一个,抱着再考考他的心理,翻出一份材料笑问道:“韩局,你再看看这个。”

这个案件更简单。

一个家伙想偷税漏税,让刘宗海、叶兆亮虚开60多万增值税发票,又担心发票有问题,居然去税务部门请人家鉴别真伪,结果税务人员尚未鉴别出真伪,专案组民警找上了门。

无独有偶的是,一向开真票的刘叶二犯,当时正好没真票,于是给他开的是假增值税发票。

问题来了。

经侦民警认为这肯定是让他人为自己开具与实际经营情况不符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定性虚开,应该以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由公安部门查处。

配合专案组工作的国税局同志认为,不应当以虚开增值税发票查处,而应当以发票管理办法三十九条第二款“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是私自印制、伪造的发票而受让”进行处罚。

并且有相关法规支持,法规中明确将虚开增值税发票罪中的“发票”,界定为增值税专用发票或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根据文义解释这里的“发票”仅指真发票,不应包括伪造的假发票。

执法人员连法律法规都没吃透怎么去执法?

韩博暗叹了一口气,苦笑道:“开真票是虚开,开假票就不是虚开,哪有这样的道理?周检,您是学法律的前辈,绝对知道有个有名的题目,就是把白糖误当成砒霜投毒,算不算故意杀人?当然算,有杀人的故意,虽然没杀成,但肯定要接受处罚,如假包换的杀人未遂。”

思岗政法系统人不少,真正精通法律的却不多。

周胜男兴致越来越浓,接二连三翻出一堆税案中的“疑难案件”。

考我?

打击经济犯罪,我从良庄这个不起眼的小镇一直打到东华那个虚开增值税发票的老窝。我带出来的经侦民警,这短时间足迹遍及全国几十几省市自治区。接下来全会被委以重任,成为全南港乃至全省经侦战线的骨干。

为打击经济犯罪,我做过多少功课。

徒弟那么厉害,我这个师傅能差到哪儿去?

其它方面不如你,经济犯罪方面你考不倒我,韩博感觉很是好笑,接过材料一份一份给出自己的意见。

有理有据,许多法律法规条款倒背如流。

周胜男彻底服了,由衷地笑道:“韩局,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这方面你是专家,受益匪浅,我应该请你吃饭。”

ps:衷心感谢“江凉水”友的慷慨打赏,感谢所有打赏、订阅、投、推荐票的兄弟姐妹。

好几天没求,订阅正在掉,真不想开,第三章奉上,再忘了订阅的大大订阅支持,谢谢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