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四十二章 虚心求教

第二百四十二章 虚心求教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不管是穷朋友还是富朋友,只要是朋友就要热情接待。

打发走周胜男和田成二人,韩博快步走进打拐中队指导员办公室,紧握着一位黝黑大汉的手,一歉意说:“洪大,欢迎欢迎。刚才不好意思,我们县检察院来了一位领导,要向领导汇报情况,让您久等了。”

“就这么找上门,不好意思的应该是我。韩局,没想到你这么年轻,王指导员一样年轻,你们真是年轻有为啊。”

思岗县公安局打拐中队打掉“大半个”郝力团伙,解救出来遣返去十几名妇女,协助其他派出所遣返走五十多名。

县局政治处整材料上报,市局评功评奖,中队荣立集体二等功,包括自己在内的中队民警不是个人二等功就是个人三等功。

新庵县局看着眼红,据说正在着手打拐。

可是跟人家一比,之前所做的一切实在算不上什么,立功受奖就是一个笑话。

眼前这位姓洪,叫洪峰强,三十六七岁,佤族同胞,南云省一个佤族自治县的刑警副大队长。

据省厅打拐办朱主任在电话里介绍,他过去五六年先后多次前往省外,踏遍祖国的山山水水,历尽艰辛万苦,破获拐卖儿童妇女案件79起,打掉拐卖犯罪团伙9个,解救出被拐妇女儿童106名,让近百个破碎的家庭破镜重圆!

思岗县局经费紧张,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经济落后,公安经费更紧张。

他出省执行解救任务,经常一个人行动,“千里走单骑”,单枪匹马把被拐妇女解救出来带老家。被誉为“佤族打拐雄鹰”、“佤族妇女儿童的守护神”。

打拐圈的前辈,真正的打拐英雄。

韩博和王燕一样激动,掏出香烟,不无尴尬地笑道:“洪大,我们确实比较年轻,但‘有为’真谈不上。您能来我们良庄分局,能来我们打拐中队,我们非常高兴。需要我们提供哪方面协助,您尽管开口,只要我们能做到的绝不推辞。”

“洪大,我没跟您开玩笑吧,我们韩局不会让您失望的。”

陈猛仍在专案上,打拐工作一时半会顾不上。朱主任一走,王小芸自然不会在此多呆,看守所继续干原来的工作。

王燕是打拐中队现阶段唯一的民警,同行找上门自然由她负责接待。

一个姑娘被拐到这儿来了,洪峰强顾不上客气,从包里取出一封信,用带着西南口音的普通话凝重地说:“韩局,这是我县被拐女孩求好心人帮助写的求救信,收买她的人担心她逃,用铁链子锁着,经常虐待,看地图离这不远,我就直奔你们这儿了。”

张化市三台县,从中国地图上看是不远,两市还有一个乡镇交界。不过三台是张化最北边的一个县,从良庄过去至少130公里。

朱主任不知道分局辖区发现一具命案尸体,想让分局帮帮忙,安排几个民警送洪副大队长去解救。因为他这次同样孤身一人,且人生地不熟。

关键打拐中队的编制和人员没落实没到位,现在又要侦办一起难度很大的命案,几十个联防队员全在柳下河两岸地毯式搜查,能压上去的民警全压上去了,哪有人协助他去解救。

死人重要,活人更重要。

韩博权衡了一番,顺手抓起电话座机,飞快拨通老宁的手机。

“韩局,你来了?”

“刚到单位,宁局,长话短说,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帮忙。”

昨晚那件事纯属运气,躲你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傻乎乎给你帮忙,别到时候一不小心把自己“帮进去”。

宁益安脱口而出道:“韩局,我们朋友归朋友,合作归合作,公私要分明。尸体漂到东岸,就应该归你们管。要是漂到西岸,我宁益安责无旁贷,不会跟你们教导员一样叫苦叫难。”

这老狐狸,居然有脸说这些。

韩博气得牙痒痒,带着几分嘲讽地问:“宁局,我们教导员跟你叫苦叫难了?”

“这倒没有,但肯定有这个意思。我正忙着打拐,民兵训练基地现在成了临时安置被拐妇女的地方,指挥部也在那边。小高一个人忙不过来,我要去看看,有什么事头再说。”

“等等,宁局,你先别急,我不是跟你水漂的事。”

“不是水漂?”

“不是,是打拐。”

“打拐,你们的拐不是打完了么。”老宁生怕被拖下水,将信将疑

韩博将洪副大队长的事一五一十介绍了一遍,强调道:“这是朱主任要求协助的,我们分局民警全在外面走访询问,全在河边搜寻线索。要询问的人那么多,要搜寻的范围那么大,三五天估计搞不完。你们一样有打拐中队,所以想请你帮帮忙。”

“协助解救,你早说呀。”

露脸的事老宁不想错过,一下子来兴趣,兴高采烈说:“你让洪大稍等一下,我马上到,我跟小高一起去。对了,这既然是朱主任交代的,也就是省厅下达的任务,省厅牌照的桑塔纳是不是借我们用两天。”

请你帮个忙,你还要借辆车出去狐假虎威。

韩博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损友,苦笑道:“没问题,不过我们现在用车紧张,你得送一辆车来换。”

“换,一样桑塔纳,我们是新的,主要为工作方便,不然真舍不得。”

对洪峰强而言只要有同行帮忙就行,不管是哪个县公安局的打拐中队。救人如救火,感谢了一番,老宁和高亚丽一到,就跟着他们走了。

两件大事办完,剩下最后一件也是最棘手的大事。

王解放和程文明没来,现在打电话问一样问不出什么,只能坐在刑警中队办公室里打开电脑,先看看昨晚拍摄的照片。

很瘆人,一张一张坚持看完,打电话咨询703的专家。

在东海“进修”那几天嘴很甜,不懂就请教,给人家留下不错的印象,人家很愿意帮忙,让一位“阅尸无数”的资深法医解答。

“人的呼吸运动停止后,由于人体的密度大约和水的相当,所以尸体最先是沉入水底的。随着尸体逐渐产生腐败,体内会产生越来越多的腐败气体,充满腐败气体之后就像一个人形气球),尸体会逐渐地浮出水面。”

“由于腐败气体先是在头面部及有空隙的胸腹部产生,最后才发展到下肢。所以,水中尸体浮出水面的顺序都是先上体后下体。只有当腐败气体充满整具尸体时,脚才开始逐渐上浮。最后,全尸才浮露于水面,而呈现出仰卧位或俯卧位。”

“因此,凡是全身都已经漂浮在水面上的尸体,体内肯定已经高度腐败了。到这个阶段,大量腐败气体充斥在尸体中。这些腐败的气体把尸体‘吹’成一个人形大皮球,这个‘人形大皮球’足以使一个身材瘦小的人变成一个大肥胖子,足以使一副五官秀美的面孔变成一副双目怒瞪、口唇外翻、肥头大耳、面目狰狞可怕的大鬼头。”

专家的描述与照片别无二致,真是术业有专攻。

韩博再次调出照片,专家接着道:“男性的骨盆均较小,臀部肌肉不发达。胸廓较宽广,胸肌较发达,这使得其身体的重心偏于身躯前方。所以,男尸在水中常呈俯卧位。而女性的骨盆均较大,臀部也较发达,因此其身体的重心偏于身躯的后方。所以,女尸在水中常呈仰卧位”

“钱主任,我想请教一下,从下沉到上浮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这个综合因素很多,甚至有不漂的,比如死水还是活水,又比如水质。一般的话6个小时左右,现在天气不热,8至12个小时一样有可能。但从你描述的情况看,死亡时间绝对超过一星期。”

韩博若有所思地说:“钱主任,发现尸体的是一条交通河,一条过往船只较多的内河航道。按照您的分析,尸体应该在三五天前就已上水面,河上船来船往,尸体不可能直到昨晚才被发现。”

“交通河,活水,船来船往,小韩同志,我认为凶手在抛尸时应该采取过一些防止尸体浮上来的措施,比如绑几块石头,又比如用袋子装进去,再往袋子里放一些砖头之类的东西。”

专家想了想,接着道:“如果是这样,凶手极可能认识死者,不太可能是流窜作案,因为他不想尸体被发现,不想因此被怀疑上。当然,这只是分析,不能排除其它可能。”

“谢谢钱主任,您真帮了我大忙,真学到不少东西。”

“一点浅见,算不上帮忙。还有,死者衣物好好检查一下,看有没有血迹。要是有,可以送给周主任再帮你们做个鉴定,或许有凶手留下的。”

“可是已经在水里泡好几天了。”

“泡几天没关系,几要残留几万分钟一,周主任他们一样能检验出来。”(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