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三十章 最好的单位!

第二百三十章 最好的单位!


                朱主任深受鼓舞很高兴,张局比她更高兴。

省厅没能把“韩打击”调走,反倒被“韩打击”把打拐办主任“调”来了。这意味着正在“重建”的打拐队既是思岗县公安局的办案单位,也是省厅打拐办的实战单位。

打拐专业队,全省公安系统就此一家,别无分号。

给点经费,支持支持,通过打拐中队把思岗县公安局与省厅打拐办“绑定”在一起,等单位编制、人员编制全落实下来,就可以在省厅打拐办组织协调下跟打击虚开增值税发票犯罪一样打出思岗、打出南港、打出江省、打向全国!

当然,现在的120万是远远不够的。

打拐案件侦办难度比侦办经济犯罪案件大,真正的花钱如流水,且“只出不进”,整个一“赔本买卖”,但只要打到一定程度,打出一点名堂,就能申请公安部督办。公安部督办案件,要为经费担心么?

有朱主任在,由朱主任当打拐中队的实际领导,相当于打开一条“绿色通道”。

再遇到拐卖妇女超过10名的特大案件,不需要跟刚开始侦办28案时一样去求市局,申请市局督办。再通过市局申请省厅督办,然后省厅再上报公安部,申请公安部督办。

朱主任会直接向厅领导汇报,向部打拐办汇报,厅领导和部打拐办会同时向部领导汇报,再加上从不让人失望的“韩打击”,思岗县公安局再承办一两起公安部督办的大案要案,再露一次脸不是很难。

立足当下,展望未来。

首先要把28案办结,要把家门口的小鱼小虾一网打尽,要把单位建设所需经费全搞来。

张局心情愉快,同样非常清楚轻重缓急,指着黄小河驾驶的皮卡笑道:“小韩,专案组一大堆事,这边你不用担心。下午正好有时间,我陪朱主任跟镇打拐办、计生办、妇联、团委及志愿者同志们开座谈会。”

我们局长亲自作陪,你不能说我们县局对打拐工作不重视。

韩博乐了,举手敬礼道:“朱主任,那我先走一步。手机号您知道的,有什么指示您直接给我打电话。”

28案不光厅领导重视,部领导和国税总局领导一样重视。周处去邻省协助彻查东华税案,他是实际侦办负责人也是收尾工作负责人,事情肯定很多。

朱惠芳不想因为自己影响到限时办结的公安部督办案件,笑眯眯催促道:“走吧走吧,别管我。你在专案上,要把专案组的工作先做好,有什么事我问王燕同志。”

“行,过几天再见。”

昨天来晚,“西部大开发”搞怎么样没看清楚。一路往西,依然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才离开一个月,变化非常很大,先施工的半边路面已夯实,一号桥和二号桥之间正在浇沥青。施工速度很快,不过话又说来,东西总共三公里,不是几十乃至上百公里的大工程项目,只要有足够资金,干起来应该很快。

南北主干道已露出轮廓,拉土拉砂石的大车络绎不绝。

思良公路西段两侧,许多工地基础搞好了,正在搞地面建筑。良工集团承建的xx公司xx项目的大牌子,一块接着一块,看样子招商引资搞得不错。

黄小河刻意放缓车速,介绍这一个月发生的事。

“东西一条大路,南北十几条小路,到处要土方。工业园区不能挖,镇区不能挖,这能挖这边。规划又调整了,明明是挖土去修路,明明是破坏基本农田,居然说要挖一个人工湖,修建良庄人民公园,让人民群众在家门口能逛公园。”

焦记跟老卢完全是两个主政风格。

同样违反土地使用政策,同样“先上车、后买票”,焦记喜欢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尽可能把一件不好的事变成好事。

老卢就比较粗暴了,挖就挖,我又不是不给补偿,我挖良庄地方又不是挖其它地方,群众都没意见,用不着你国土管理部门“咸吃萝卜淡操心”。

他一样不会搞公园,他喜欢来点实在的。比如挖鱼塘,四四方方,能挖多大挖多大,承包给养鱼的人收承包费。

不知道怎么事,今天总不由自主想起他。

看着眼前这一切,韩博暗暗想谁都可以“遗忘”老卢,唯独自己和焦记不可以,没有他向县委极力争取,自己不可能这么快提副科,更不可能被任命为局党委成员。

没有他极力争取,焦记一样不太可能接任良庄镇党委记。没有他那么多年苦心经营,没有他打下的经济基础和群众基础,焦记就算再有本事也难像现在这样施展抱负。

“征地要给人赔偿,标准怎么定的?”韩博鬼使神差地问,这不是自己问的,是替老卢问的,他绝对想知道。

“征地啊。”

黄小河下意识看看已成为工地的大片农田,扶着方向盘笑道:“一亩2000元现金补偿,三亩以下解决一个农转非,三亩以上、六亩以下解决两个农转非,镇里帮着交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等企业建成投产再以‘土地工’身份安排工作。

您知道的,养蚕马马虎虎,种田根本不赚钱。转户口就不需要责任田,就不要再交农业税和三提五统。‘土地工’镇里会安排工作,镇帮交养老保险退休有工资拿。工作不是难做,是非常好做,一些征不到的人甚至找关系求镇里把他家地征走。”

跟柳下征地标准差不多,不算好一样不算坏。

工作不难做也正常,农民丰产不丰收,土地既是赖以生存的根本,一样是一副沉甸甸的枷锁。

只要你是农民,只要你有地,不管你收成好不好,不管你有没有种,是不是抛荒,农业税和三提五统一分不能少,除非你全家老小一起出去永远不来。有机会摆脱这副枷锁,镇里既安排工作又帮着交纳保险,某种意义上也算一种“鲤鱼跳龙门”。

不管哪个朝代,最苦最穷的永远是农民。

想起自己艰苦的童年,韩博五味杂陈。

黄小河不明所以,指着前面一片工地说:“前面是良锅集团,镇里跟几个新庵锅炉厂老板合办的,一样搞股份制。开党员干部大会,天天广播,号召党员干部带头入股。老良庄的党员干部教师职工入了其它集团,没钱再入。主要针对刚并过来的丁湖李庄永阳干部教师,搞得怨声载道。”

韩博倍感意外,惊问道:“焦记要求的?”

“听殷副教导员说是镇党委的集体决策,幸好镇里管不到我们,不然一样要入。”

“清欠工作呢?”

“张局没向您汇报?”

“他倒是想汇报,关键我没时间听。”

不是所有民警都能给局领导汇报工作的,何况有一件事要求局领导,黄小河开得更慢了,如数家珍介绍道:“清欠主要四个方面,政府、企业、各村和农村合作基金会。审计出问题交给纪检,吴副记那人您知道的,真铁面无私。

抓四个副科,撤掉十几个干部,老党校现在还关着五六个。纪检查办,我们只是协助,关得全是党员干部,算双规不算非法拘禁,张局(张晓翔副局长)这些天净忙这事。企业应收账款统计出来包干到人,各村同样如此。

丁湖李庄永阳的农村合作基金会并入良庄农村合作基金会,下面各村信贷员全要接受审计,抓了几个私下放高利贷的,一些应收账款同样包干到人。把账弄清楚之后就不设信贷员了,跟银行一样只有四个营业厅。”

基本上“萧规曹随”,至少在农村合作基金会这一问题上,镇里严格按照老卢的意思在办。

“良庄人自己的银行”不只是一句忽悠老百姓去存款的口号,要办就办正规银行,不能跟其它乡镇一样瞎搞。

韩博微微点了下头,眼看就要到新庵民兵训练基地,黄小河不想错过机会,欲言又止说:“韩局,我想请您帮帮忙。”

“帮忙?”

“我,我不想再干交警,我想换个单位。治安中队、刑警中队、打拐中队、经侦中队,不管调到哪个中队都行。”

治安队升格了,刑警队升格了,法制中队升格了,唯独交警队没升格。

打拐中队打出成绩,曾经的中队事业编地方编民警不仅全转正且全立功受奖。春节期间他参加过经侦业务培训,知道经侦中队不光是分局而且是县局最炙手可热的一个单位,相比之下,在只有两个人的小交警队干真没什么前途。

当时没抽调他上专案,是交警队只有两个人没法抽调。

现在是局党委成员,再调一个交警过来应该问题不大。更重要的是,经侦骨干全“打没了”,收网行动尤其收网行动中发现的“案中案”实在没警力去追查。

不为部下考虑的领导不是好领导。

他算半个元老,他一样有能力,应该给他一个机会,韩博沉吟道:“小河,是我考虑不周。你别急,先去安心工作,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把你调入经侦中队。”

最好的单位!

黄小河欣喜若狂,激动不已说:“谢谢韩局,谢谢韩局。”(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