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第二百三十六章 善意的欺骗也是欺骗

第二百三十六章 第二百三十六章 善意的欺骗也是欺骗


                按照相关规定,公安民警未经特别许可不得携带枪支乘坐飞机,执行公务需携枪乘机的要准备相关证件,要在安检前主动到机场公安部门申报。许多民警一辈子坐不上一次飞机,谁会注意这方面规定。

手续不全,忘记申报,被安检拦下来,这种事不是头一次遇到。

省厅大案要案处吴科长亲自打电话证实身份,证实他正在侦办一起公安部督办的特大案件,属于特殊情况。机场派出所同志很想帮忙,原打算现场补办申报,提醒他枪弹分开携带登机。

结果一看机票,机场派出所副所长摇摇头:“韩博同志,去bj啊,去其它地方可以通融,去bj不行。不光民航有规定,枪支使用规定上一样有,没省级人民政府出具证明,不能携带枪支弹药进入bj市区。”

听老卢的准没好事,被他掌握“主动权”,风风火火出发,忘把枪留在分局,果然闹出大笑话。

韩博抬头看看液晶显示器上的时间,苦笑道:“许所,其实配不配枪无所谓,主要是我大意了。一时没想起来,稀里糊涂把枪带到机场。”

“不带没关系?”

“没关系。”

只剩五分钟,许副所长不想耽误他登机,拿起弹匣,一颗一颗麻利的挤出子弹,点了一下,掏出钢笔飞快写下一张“收条”,抬头笑道:“我帮你保管,办完事再来取,放不放心?”

枪存在机场派出所有什么不放心的,韩博欣喜若狂,接过纸条放好,紧握着他手道:“许所,太感谢了,放心,您帮我保管,比我自己带着都放心。”

“登机吧,快来不及了。”

“谢谢。”

“大恩”不言谢,现在一样不是谢的时候,二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赶到登机口,就差那么一点点,要什么再晚一分钟飞机没走也不带了。

找到位置,坐下来,在空姐提醒下系好安全带,韩博终于松下口气。

老卢跑气喘吁吁,擦了一把汗,心有余悸地埋怨道:“小韩,看你平时做事挺稳重的,怎么会把枪往飞机上带?我们去提亲,不是去抢亲,带枪干什么?”

深夜的航班,本来就没几个人。说老家话,有且仅有的几位旅客应该听不懂。

还不是因为你!

韩博一肚子郁闷,可不能埋怨他,靠在窗边心不在焉说:“我没坐过飞机,这是头一次。”

“你没坐过飞机?”

“没有。”

“难怪,这次不知道,下车就知道了。”

搞来搞去他的“小土包子”,居然没坐过飞机。老卢优越感十足,又眉飞色舞吹起牛:“说起坐飞机,我这是第几次,第一次去看顾政委,来时顾政委给我打的飞机票;第二次去跑工程,第三次去慰问在外施工的工程队记不清了,反正好几次。”

坐飞机是一件很“光荣”的事,老卢决定给他来个留念,干脆解开安全带,取出傻瓜相机,兴高采烈准备帮小韩局长拍几张照片。

“先生,对不起,飞机正在滑行,马上起飞,请您坐位置,系好安全带!”空姐吓一跳,急忙解开安全带跑过来把他摁位置,手忙脚乱地要把他“捆上”

老卢被搞得很没面子,悻悻说:“我会我会,我会系这个,不用你帮忙。”

第一次坐飞机,起飞真有那么点紧张。

飞机冲上夜空,透过窗户往下俯瞰,正值深夜,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不管怎么样,安全上天了。

再过两个小时,就能看见日思夜想的未婚妻,正憧憬美好的未来,老卢又不安生了,掏出手机嘀咕道:“差点忘了给葛处长打电话,上飞机了,要跟人家说一声。”

说吧,你的朋友,又不是我的朋友。

他打电话跟别人不一样,不是说的,是用吼的,整个机舱的旅客全往这边看,韩博尴尬不已,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这时候,空姐急匆匆的跑来了,哭丧着脸哀求道:“先生,对不起,在飞机上不能打手机,不能使用电子产品,麻烦您挂掉关机,谢谢。”

“打电话也不行?”

“不行,真不行,手机信号会造成干扰,会影响飞行安全。”

“这也不可以,那也不可以,现在坐飞机规矩怎么越来越多。以前坐飞机供应茅台,供应香烟,可以抽烟。”

听前辈说曾经有一段时间是可以,不过那是老黄历。

空姐哭笑不得,蹲在走道里监督他把手机关掉,跟哄孩子似的笑道:“先生,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以前可以现在不可以,再说以前也没手机。您稍坐,我们马上送餐送饮料,茅台没有,有啤酒。”

啤酒喝完一罐管人家要第二罐,飞机餐吃完一份又管人家要第二份儿。

吃饱喝足拍照,光顾着给人拍不行,请前排旅客帮忙拍合影,胶卷拍完出机尾的卫生间从江城机场到首都机场这两个小时他愣是没消停。

韩博暗暗发誓以后离他远点,坚决不再跟他一起出门。

老卢喜欢吹牛,但他的话不完全是吹牛。

比如身上不用带一分钱,只要带上电话号码本,到哪儿都有饭吃,出门坐轿车,玩累了住酒店或部队招待所。

拿上行李走出机场,迎接他的人五六个,来三四辆车。

“王经理,老记难得来一趟,你们建筑站就别凑热闹了。我们安排,跟我们走。小韩局长,你是跟我们走,还是跟跟”

“顾局长,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小韩局长的女朋友晓蕾姑娘。小韩家在首都有分公司,小两口又要说点悄悄话,让他自由活动,自由活动。”

“晓蕾姑娘,幸会幸会,真漂亮。”

“韩打击,深藏不露啊,居然谈了个bj的对象,还打算娶到良庄去。老记在电话里说,我真不敢相信。”

他乡遇故知,好不热闹。

李晓蕾被调侃得俏脸通红,韩芳和李泰鹏不认识他们,只知道全是领导,帮韩博提着包站在边上傻笑。

明天去天门,去瞻仰毛主席,后天去故宫,大后天去什么地方,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过两天谁不忙谁会过来作陪,几位家乡人全安排好了。

帮小韩局长提亲的事老卢忘一干二净,扔下一句“机票钱头算”便钻进轿车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博,卢记叫你小韩局长,你当局长了?”钻进自己车,李泰鹏忍不住问。

“良庄公安分局局长,其实还是良庄派出所长。”

跟“姐姐姐夫”朝夕相处这么久,李晓蕾基本上能听懂思岗话只是不会说,依偎在他肩上埋怨道:“分局局长也是局长,这么大事怎么不跟我说。”

“忘了,其实我没把这个局长当事。”

“当局长还不当事,你要当多大官。”韩芳扑哧一笑,头道:“今天太晚,明天再给爸打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车里全家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韩博轻搂着未婚妻,苦笑道:“用不着刻意跟他说,他肯定知道了。跟我们公安局袁政委称兄道弟,三天两头联系,我的事,他知道的比我都多。”

李晓蕾不认识公安局的领导,只认识良庄和丝绸集团的领导,对袁政委不感兴趣,好奇地问:“韩博,卢记怎么跟你一起来了?”

“提起他我就一肚子气,他整天闲着没事干,想来bj玩又找不到一个借口,听说我要过来相亲,居然跟人说我是他提拔的干部,我的事他不能不管,要过帮我跟你爸提亲”

被老卢搞得晕头转向,居然忘把枪放在单位。

李晓蕾眼泪都快笑出来,上气不接下气说:“人家怕你持枪劫机,怕你把飞机劫台湾去。”

“时代变了,现在是97年,经济发展越来越好,国家越来越强大,香港过三四月都要收,不是劫机事件频发的93年,谁会傻乎乎劫机去台湾,再说劫过去一样要坐牢。现在不是往台湾劫,是台湾那边的往我们这边劫,上个月刚发生一起,一个台湾人,把客机劫过来了。”

“有这事?”

“我听我们省公安厅同志说的,应该不会有假。民航客机又不是战斗机,劫来劫去有意思么,这么搞下去让国际社会笑话。我估计要谈判,我们这边的劫机犯台湾要遣返,台湾的劫机犯我给遣返给他们,只要一遣返,没人敢再劫机。”

不知不觉车已开到胡同口,韩芳急忙头道:“二位,别研究国家大事了,请保持距离,你们现在刚认识,不能太亲密。”

老丈人、丈母娘和沙总老两口正在里面等,韩博反应过来,急忙松开手:“知道,刚认识,不能太亲密。”

令人三人倍感意外的是,李晓蕾竟冷不丁爆出句:“我不想再演了,我打算跟我爸我妈坦白。”

一切按计划有条不紊推进,已进行到最后关头,进去介绍一下,明天俩人出去走走,后天半推半应点头,大后天一起去看房子,房款一交确定婚期,等生米煮成熟饭怎么坦白都没问题。

关键时刻她居然打起退堂鼓,韩芳懵了,李泰鹏一愣,下意识踩住刹车。

善意的欺骗一样是欺骗,韩博同样认为这么干不好,感觉像是在骗婚,紧搂着她笑道:“不用保持距离,我们就这么进去,我去跟叔叔阿姨道歉,请他们原谅,请他们同意我俩在一起。”(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