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分管刑警队

第二百二十九章 分管刑警队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同样是开会的日子。

表彰大会开完开局党委会,局党委会开完去食堂开分局民警大会,宣布刑警四中队划归分局领导,变成思岗县公安局良庄分局刑警中队;宣布分局治安队、法制队升格为治安中队和法制中队;宣布划分丁湖李庄永阳三个警区,设立丁湖李庄永阳三个正股级警务室。

机构调整宣布完,宣布人事任免。

免去陈维光教导员职务,免去归家豪刑警队职务;任命陈兴国为担任良庄分局教导员,任命程文明为分局刑警中队长,任命邱光辉为分局刑警中队指导员

县领导、省厅打拐办主任和市局政治处主任全在良庄,局党委成员不能跟他们一样全呆在这儿,不然领导会以为你公安局是不是很清闲。

把所有事全交代完,袁政委率领包括坐镇良庄二十多天的牛副政委等局党委成员返县里。快到饭点,午饭都没在良庄吃。

他们不在这儿吃,别人要吃。

四个派出所合并之后吃饭的人多出几倍,跟以前一样炒几个菜围坐在一起吃忙不过来。

早餐只要煮一锅粥,准备点萝卜干、榨菜或酱菜之类的咸菜,再让集市卖早点的汪老板送几笼馒头或花卷;中午和晚上差不多,一荤一素两个菜,再准备一大锅汤,谁来谁先吃,不用等他等你,不用刻意为谁留饭菜。

夜宵是早上剩下的馒头、花卷,中午或晚上的剩饭剩菜,有什么吃什么,没剩的下面条。

好久没在食堂打饭吃,程文明有些不习惯,端着饭菜盘走到韩博和陈兴国身边,一脸尴尬地问:“韩局,教导员,我们是搬过来,还是继续在李庄办公?”

程文明啊程文明,你怎么会跑到我手下来了。

韩博感觉很好笑,挪开凳子招呼道:“站着干什么,坐下说,边吃边说。”

以前一个一个“韩局”纯属玩笑,甚至多少带点调侃的意味。现在不仅真成了“韩局”,真成了顶头上司,不能再玩笑。

并且他跟王解放不一样,他真有本事。

参与过28案的抓捕行动,多多少少知道一些。

公安部督办,上亿的大案子,光从帮专案组抓捕的一个同案犯家就缴获到几十万赃款。前天去局里办事,装备财务科小丁悄悄透露,盖办公大楼、扩建看守所、宿舍楼后期工程、报销发票以及给基层所队还债、装备警车的经费全是他打出来的。

要花多少钱,一千万不一定够。

有这本事的人,别说担任分局局长,当局长都没问题。跟他后面干,至少比接受王解放指挥好,至少不用再为钱的事伤脑筋。

现在的问题是分局有四五个丁湖派出所并过来的人,其中一位已经是副局长。之前跟永阳派出所关系也不怎么样,老殷那个老家伙居然成分局副教导员了。

他们肯定会公报私仇,肯定会给小鞋穿。

今后日子好不好过,态度决定一切,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四中队的同志们想想,程文明顾不上什么脸面了,坐在对面愁眉苦脸说:“韩局,我这人没个正形,我作风散漫,口无遮拦。许多事不是有意的,就是管不住这张嘴。我给你道歉,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以前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千万别放在心上。”

树敌太多,现在知道怕了。

韩博忍不住笑问道:“程队,我们好像没什么矛盾吧?”

“韩局,千万别再叫我程队。你是我领导,你是局领导,我是你部下,叫我文明,叫小程也行。”

程文明一脸谄笑,姿态放得不能再低,真是恭恭敬敬。

一个曾经的风云人物,一个同样荣立过二等功、三等功的刑警队长,之所以沦落到不管去哪儿谁也不待见的田地,跟他的为人处世有很大关系。

同样一件事,一句话能说得人笑,一句话也能说得人跳。他属于后者,他的嘴确实口无遮拦。

韩博跟亦师亦友、亦长辈亦师同事的陈兴国对视一眼,意味深长说:“归家豪同志在时我一样称呼他归队,在此之前我一直称呼张晓翔副局长张所,现在称呼他张局,从来没称呼他老张,刘局、殷副教导员一样。

这跟职务没关系,他们年龄比我大。尤其殷副教导员,跟我父亲差不多大。论资排辈人家是长辈,工作经验比我丰富,必须表示出应有的尊重,称呼你程队同样如此。称呼老程已经很过分了,称呼小程开什么玩笑。”

现在人家为什么能当领导,你为什么会混成这样。因为人家比你懂礼貌,说直白点人家比你会做人。

上上下下提倡干部年轻化,提拔干部要年轻要有文化。沾爱人的学生光,沾半个徒弟光,四十好几奔五十竟然时来运转提副科。

从江城来局领导找谈话,让自己接替陈维光担任教导员,帮“得意徒弟”管好人、看好家。让看上去在思岗工作,事实上已成为半个省厅人的“得意徒弟”有足够时间和精力去建功立业。

当时欣喜若狂,这几天睡着都能笑醒。

记得去年他丝河老家买体育彩票中特等奖时曾说过一句“提携”的玩笑话,没想到一语成谶,并且来得如此之快。

程文明这个中队长干得不怎么样,作为刑警是合格的。

四中队并入分局,成为分局刑警队,不需要他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只需要他破案。

陈兴国放下筷子,慢条斯理说:“文明,韩局的为人我非常清楚,你担心的那些事他根本没当事,用你的话说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干好工作就行,其它事不用多想。”

“谢谢教导员,谢谢韩局,我一定努力工作,不给你们丢脸,不让你们失望。”

程文明在为人处世上真有那么点问题,没听出韩博话里的言外之意,陈兴国的话倒是听进去听明白了,感谢像吃下一颗定心丸。

等会儿要去专案组指挥部研究收网行动部署,韩博不想浪费时间,开门见山地说:“刚才跟教导员商量了一下分局内部分工,因为局里对我本来就有分工,要我负责打击经济犯罪和打拐工作,也就是让我在兼任分局局长的同时分管经侦中队和打拐中队。

人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分局内部分工不作大调整,依然是教导员主内、我主外。小调整有,其中就包括你们刑警队,由我分管。外行指挥内行,有些不自量力,但我会加强学习,不懂之处我也不会瞎指挥,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你分管好,要是换作张晓翔分管,麻烦就大了。

程文明终于松下口气,急忙道:“韩局,你去703见过大世面,你搞刑侦没问题,打拐、抓捕顾新贵、帮交警队事故科查交通肇事逃逸线索,这些全刑事案件。你分管我们刑警队不是外行指挥内行,真的,真不是。”

“漂亮话个个喜欢听,不过要有自知之明。隔行如隔山,不懂就是不懂。言归正传,你们先搬过来,你们之前招聘的治安员,直接移交给李庄警务室。以后抓获嫌犯,需要暂时羁押,这边有羁押室,有专人帮你们看管。

以后执行抓捕任务,要是人手不够,直接找指挥中心,常主任会抽调人手协助你们抓捕;财务依然由你们刑警队内勤管,发票报销先找分局内勤,分局内勤确认没问题拿过来我签字,我不在家找教导员。”

韩博顿了顿,继续说:“指挥中心也就是综合室,将安排专人保管证物、赃物或暂扣的一些涉案物品。刑警队这方面要归口到分局管理,头你组织中队民警学习一下证物、赃款管理的规章制度和存取流程,学习完照此办理。

管段民警发展特情、布设耳目,你们应该一样有。现在跟以前不一样,现在人现实,没奖励谁会帮你留意,谁会帮着你破案。我们有个奖励标准,头你可以看看。因为涉及到现金,在实施时容易出问题。所以分局民警发展特情要在法制队备案,给奖金时要让他签字摁手印。

谁是特情,谁在帮我们做事,这些情况只有我、教导员和法制队小徐知道。我们既会为他们保密,也会不定期核查奖金发放情况。这一点你要跟中队民警说清楚,原则性错误不能犯,不该拿的不要拿,别拿自己前途开玩笑。”

天高皇帝远的日子结束了,看着这架势要严格管理,把钱管死死的。

表面上很温和,一点架子没有,说起话来不紧不慢,其实狠着呢,人送绰号韩打击,打击起来毫不手软绝不留情。

程文明不敢当儿戏,连连点头称是。

韩博笑了笑,接着道:“再就是车辆,你们原来有一辆面包车,前几天局里又配一辆。分局车不少,辖区更大,所以车辆要由指挥中心统一管理。我会跟常主任打招呼,刑警队用车享有优先权。

最后是经费,从现在开始刑警队经费实报实销。只要有条件侦破的案件,分局舍得花钱。不会再出现明知道嫌犯躲在什么地方,却没经费去抓的情况。你可能多少知道一些,我这段时间比较忙,等忙完手头上的事,我会把工作重心放在刑警队,到时候我们再好好研究一下,怎么才能把刑警队搞得更好,更有士气,更有战斗力。”

分局其它单位一个不管,只管刑警队。

似乎很重视,其实是很不满意,或者说对刑警中队很不放心。

有得必有失,不用再为经费操心,不过被他盯上今后的日子一样不会好过。

官大一级压死人,好在他跟其他领导不一样,他对事不对人,习惯公事公办,不会刻意为难谁,更没听说给过谁小鞋穿。

程文明点点头,没再问什么。

事情太多,连给未婚妻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韩博自然不会管他怎么想,洗干净碗筷,跟陈兴国又谈了一会儿工作,钻进准备去柳下河大桥执勤的交警队皮卡,刚到大门口,朱主任坐张局的车来了。

“小韩局长,祝贺的话等会儿再说,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趟没白来,刚才这顿饭没白吃。你们县领导非常重视打拐,谢记杨县长说了,支持我们20万经费!”

局里要成绩,县里一样要成绩。将来要是能打出成绩,“投资”20万太值了。

再说你在省厅是坐冷板凳的“光杆女司令”,在思岗可不是,人家当然要给你面子。

不管怎么样,县里给钱终究是一件好事,韩博一脸欣喜地说:“县里给20万,这么一来我们就有120万经费,太好了。朱主任,我现在更有信心,有这么多经费,我们肯定能打出成绩。”(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