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有钱就有新追求(求订阅!)

第二百二十六章 有钱就有新追求(求订阅!)


                事先打过电话,留守专案指挥部的老宁、坐镇良庄派出所的牛副政委,把接待朱主任的工作安排得面面俱到。

所里三楼最好的套间收拾出来了,安装一部电话,添置一台彩电,接上有线电视。床单被褥全新的,毛巾、牙膏、牙刷、香皂、洗发水、洗衣粉一应俱全,连晾衣架都准备了。

二楼西边八个办公室腾出来,今后作为打拐中队的“大本营”,门口钉上中队长、指导员、内勤、资料室、会议室的门牌。

为跟法制队、刑警队等小单位区别开来,通往办公区的走廊紧急加装一扇防盗门,门槛上挂着一块“思岗县公安局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侦查中队”的牌子。

考虑到朱主任今后会时不时过来,给她准备的办公室是固定的,办公家具全是下午从新庵采购的,大办公桌,大文件柜,大沙发,大茶几。电话、传真机、笔记本电脑、饮水机比张局办公室都上档次。

她没手机,出去时联系太不方便。

牛副政委按张局指示准备一部,不是罚没的,崭新的爱立信,小巧玲珑,正适合女士使用。

省厅给一辆警车,车辆不用准备,只需要安排一个专职司机。如果省厅没给一辆车,张局和袁政委真会把自己车让出来。

朱主任事情比较多,工作比较忙,出去之后没人在办公室接电话。

高亚丽调走了,王燕刚生孩子,局里专门把去年分配到看守所的一个女民警,抽调过来给朱主任打下手,相当于秘。

总之,思岗县公安局打击经济犯罪已打出名气,今后要再接再厉,再立新功,再创辉煌。

近水楼台先得月,省厅打拐办主任如此重视打拐中队,如果能把她“留住”,今后只干出什么成绩厅领导就能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机会当然不能错过。

“牛副政委,小韩,你们搞得太夸张了,没必要,真没必要。”朱主任平时极少下基层,被思岗县局搞得哭笑不得。

“不夸张,一点不夸张。”

牛副政委关掉办公室灯,一边送她上楼,一边振振有词:“朱主任,专案组办案条件您刚去看过,经济案件重要,打拐案件同样重要。论民愤、论影响,拐卖妇女儿童民愤更大,社会影响更恶劣。

我们张局在局党委会上明确表示,我们思岗县局将一如既往地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持高压态势,我们县局打拐中队将在您指导和领导下,严厉打击丧心病狂的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打大仗,打硬仗,后勤要有保障,办案条件首先要搞好。”

28案东华的几名主犯移交给兄弟省厅,大头没了,有小头。

虚开增值税发票的九家北湖水泥生产企业,中间环节的另外几个名主犯,涉税金额超过百万的四十多家江南江北企业,包括即将开始收网的安乐南港两市受票企业,全是思岗公安局和新庵公安局的“菜”。

取保候审保证金、缴获的赃款和冻结的涉案人员财产已高达一千多万。在民兵训练基地,老宁同志私下估算过,一家搞两千万没问题。

局领导现在跟一夜暴富的爆发户别无二致,花起钱来大手大脚,前所未有的大方。

新办公楼正在招标,看守所扩建工程已上马,宿舍楼正在加班加点施工,去年严打一直没钱报销的发票全报。基层所队历年来拖欠的水电费、车旅费一次性解决,外加一个单位一辆昌河面包警车。

连事业编和地方编民警都跟着沾光,工资不能涨,涨上去就降不下来,发奖金,事业编一人五十,地方编一人三十,良庄派出所一样有。

手机局里掏钱,彩电局里添置的,笔记本电脑是从专案组“借的”。总之,这次很爽快,很阔气。

这些钱从哪儿来,答案不言而喻。

严禁基层所队“坐收坐支”,他们花起来却大手大脚,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之前穷怕了,或许是被厅领导搞怕了。

先花掉一部分,钱没了,你就不好再让我移交。

局领导肯定这么想,我们刚立下一大功,你不可能因为这个追究我责任,何况是你们不按规矩办事在先。

换作以前,韩博会非常反感这种做法,但现在一样是“受害者”,自然而然站在局领导这一边,该花就得花!

又是秘,又是手机,朱主任左右为难,韩博一脸诚恳说:“朱主任,这不是以权谋私,更不是什么贪污*,全是为工作。牛副政委说得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是大案要案,拐卖妇女多名的案件一样是大案要案。

您来了,我们就有底气、有士气。我们掌握那么多条线索,全县基层所队的打拐线索全汇总在这儿,接下来真要打大仗、打硬仗。您是我们的主心骨,您要指挥协调,没手机行么?没个人帮着接接电话、整理文件您忙得过来么?”

有办公场所,更重要的是有自己的兵!

朱主任热血沸腾,可是想了想还是苦笑道:“小韩,牛副政委,我相信你们在打拐上的决心,关键我们只有二十万经费,暂时只能协助兄弟公安部门同行解救遣返。”

成绩是干出来,同样是用钱砸出来的。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要是没有足够经费,28案能侦办成这样?

思岗县公安局是“有钱人”了,“有钱人”就会有新的追求。现在不缺钱,缺的是能再次让上级刮目相看的成绩。

张局下午在电话里有过交代,牛副政委大手一挥,意气风发:“朱主任,我们局党委不光有打拐的决心,一样要拿出实际行动。经费,局里想方设法解决50万;等人员编制下来之后局里进行内部调剂,从局机关到基层所队,从正股到地方编民警,打拐中队需要谁,我们就把谁调过来。”

为什么打击经济犯罪,不就是为解决所里财政危机,为侦办26案搞经费么。

局里能搞两千万,所里就是两百万。

留一百二十万用于“平安良庄”建设,比如在柳下河大桥、团结桥、柳南桥、胜利老供销社、丁湖老镇区、李庄集市、永阳集市等主要路口加装闭路电视监控,让指挥中心名副其实。

比如在丁湖李庄永阳的几个大村建立警务室,比如再招聘20名联防队员,增强机动力量,展开治安巡防;再比如加大特情发展力度,多布设一些耳目,让治安民警对各自负责的辖区达到真正的“耳聪目明”

同样请兄弟省份公安部门同行协助,她这位省厅打拐办主任出面协调与局里协调完全不一样,人家会更重视。

有钱了,韩博同样舍得花钱,斩钉截铁说:“局里支持50万,所里挤出30万,算上省厅下拨的,打拐经费就有100万。”

100万能干不少事!

基层县局和基层所队如此重视,朱主任很惭愧同时很感动,哽咽地说:“小韩,牛副政委,我确信这趟没白来。从现在开始,这里就是我的第二单位。你们解决这么多经费,我也要想想办法,看能不能管部里争取点,管省厅再争取一点。”

“谢谢朱主任。”

“不,应该是我谢谢你们,感谢你们对打拐工作的重视和支持。”

女领导一样是女同志,女同志多愁善感。

再说下去不太合适,并且太晚了,让刚借调过来的看守所女民警小王陪她进房间,二人到楼下办公室,聊起专案组侦办出的东华税案。

“总理对东华税案高度重视,作出重要批示。中央纪委主持整个案件的协调工作,国税总局副局长、国税总局纪检组长坐镇指挥彻查,最高检副检察长、我们公安部副部长去东华协助彻查。

浙省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明确指示,东华县发生的虚开增值税发票案件是严重违法犯罪事件,省税务部门要组织力量尽快查清。省纪委、监察、公安、检察等机关要密切配合。省、市、县三级分别成立查案领导小组,督办查案进度”

惊动党中央,牛副政委暗暗心惊。

东华离这儿太远,他现在更关心的是打拐中队,点上根烟,苦笑道:“小韩,长兴是你老部下,你们关系不错,我不把你当外人,跟你说几句心里话。他是我外甥,他的事我很想帮忙,也一直在帮,结果事与愿违,越帮越忙。

当年请区委领导帮忙,送他去委培,结果没毕业区委撤了;在局里干那么多年临时工,好不容易去丝织总厂解决事业编,又感觉当巡警队长解决行政编制的希望大一点。结果跟你来良庄的同志全出息了,连一个职工都被新庵县局挖去委以重任,他还是个事业编。”

“您的意思是调长兴过来?”

“省厅帮着协调,五个打拐民警编制应该没问题。他不知道,知道估计也不好意思开口,只能我这个没用的舅舅替他开口。张局和政委态度明确,打拐中队的事局里只支持不插手,行不行就你一句话。”

高长兴在局里干七年了,派出所、刑警队、治安大队、经警、巡警全干过,工作没问题,表现一直很优异,又是正规警校毕业的,帮这个忙不算任人唯亲。

韩博微微点点头,想了想忍不住提醒道:“牛副政委,他现在是中队长,调过来只能当普通民警,等于一切从头开始。”

中队长内定为陈猛,虽然同样是事业编直接提正股,但人家的资历不比高长兴浅,且一直参与打拐,现在更是兼任28案专案组证据组长,立这么大功,当然要提拔。

指导员内定为王燕,人家一样是警校毕业,已参加工作四年,一直参与打拐,生产之前更是负责打拐后续工作,最了解情况。更重要的是,朱主任是女同志,打拐中队指导员一样是女同志,这么安排工作比较好开展。

是不是跟对人,真的很重要。

牛副政委暗叹一口气,故作轻松地笑道:“普通民警就普通民警,至少能解决编制。何况跟你后面干,他将来有的是机会。”

“行,只要他愿意,只要张局和袁政委没意见,我这边没问题。”

“谢谢。”

“您刚才还说,我跟长兴是老同事老上下级,说谢太见外。”韩博笑了笑,好奇地问:“张局在电话里卖关子,光说有事,有好事,就是不告诉我,您能不能透露一点?”

他已经来,有些事不是什么秘密,不说别人一样会说,可以透露。有些事要等县委组织部安排人来宣布,还有事要给他一个惊喜。

牛副政委有选择地笑道:“设立良庄分局,加挂良庄派出所牌子,任命你为分局局长兼良庄派出所长。”

有没有搞错,居然想到设立乡镇公安分局。说起来是分局,其实依然是派出所,因为派出所根本不能撤,不然辖区居民户口簿上盖什么章?

手下仍是那些人,要干的仍是那些事,韩所长变成韩局长兼韩所长,只叫起来好听点,韩博被搞得啼笑皆非。

ps:这两天订阅反而少了,好不容易进入精品,不能被踢出来。

第三更奉上,求订阅,求支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