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最后的几名嫌犯(求订阅,求月票)

第二百一十九章 最后的几名嫌犯(求订阅,求月票)


                市国税局领导有所准备,警车一开进来便让停到最里面不起眼的角落。廖宇飞上前出示工作证介绍信,同几位领导打招呼。

在电话里早已说好,国税部门的协调工作他负责。韩博和刚抵达的同事一一握手,然后随一位女干部来到三楼大会议室休息。

抓捕组长耿思园带队,包括司机在内一共十二名干警,全是执行完抓捕及押解任务,前不久刚从北湖来的。

从一起出发到现在不过20多天,这20多天发生的事情却很多,大家像分别很久一样格外高兴,

“韩所,你说让我们接受吴科长指挥,紧接着电话就打不通。搞得我们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出什么事。没想到你在这里,吓死我们了。”

“是不是以为我出什么问题?”

“你怎么可能出问题,我们是担心查这个案子本身有问题。一到北湖,兄弟公安局领导看完介绍信,问清楚要抓什么人,那表情很惊讶。感觉这不归我们管,应该归国税管,要不是公安部刑侦局领导协调,他们真不敢协助我们抓捕。”

惯性思维,不知道或者无法确认对这种案件有没有管辖权的公安局很多。

东华县虚开增值税发票问题那么严重,全国各地多少税务部门来追查过,结果全去了东华县国税局,没人去找东华县公安局。

当然,找了也不一定管用。

县公安局要在县委县政府领导开展工作,县领导不让管他们不太好插手。

韩博笑了笑,饶有兴趣问:“北湖一共抓捕多少,人现在羁押在什么地方?”

提起这个耿思源就兴奋,不禁笑道:“二十九个,本来是三十六个的。没抓来的七个人中两个有很严重的经济问题,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吴科长让我们连同案件材料一起移交给当地纪委。

另外五个不是厂长就是总经理,据说非常能干,要是被我们抓来企业极可能会垮。当地党政领导跟省厅协调,省厅指示我们给他们办取保候审。虚开金额巨大,保证金不能少,一个人六十万,三百万全部到账。”

保证金一般二十万封顶,不过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他们及他们所属的企业虚开金额巨大,如果收好了实在说不过去。

韩博想了想,又问道:“吴科长现在到了哪里?”

“江阳。”

耿思源喝了一小口水,兴高采烈汇报道:“专案组现在快变成工作组了,查大企业查出二十几个虚开数额超过百万的犯罪分子,全立案侦查。我们以前的侦查组化整为零,编成十几个小专案组。一个人带几后来加入的,四处出击,最远的去东广去闽省。

柳下指挥部只负责28案,其它案件管辖权归企业所在地公安局。工作主要是侦查组在干,所有手续要涉案企业所在地公安局出具。他们安排民警参与侦办,办案经费也由他们出。”

省厅既想办好案又打算利用这个机会进行培训,或许省政法委都在利用这个契机对检察系统和法院系统进行培训。毕竟之前接触少,办理一两起,下次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们刚开始投入那么多警力,抓捕和取证工作一次性完成,不用来跑。虚开源头和中间环节的工作基本上差不多了,就等上级统一部署统一收网,等受票企业所在地国税部门和兄弟公安部门把证据材料汇总过来。

留守民兵训练基地的证据组和法制组同志全在整材料,你们思岗县纪委、检察院、法院去了好多人,也在看材料,在研究案情。走一大拨又来一大拨,宁所忙得焦头烂额。看样子28案要在思岗起诉,要在思岗审理,没我们新庵检察院和法院什么事。”

能起诉能审理这样的大案要案,对思岗县检察院和法院是一个荣誉,同时也是一个挑战。能够想象到刘检和胡院长这段时间压力有多大,估计可以用如履薄冰来形容。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吴忧正在大杀四方,看样子他那个工作组没必要去了,完成最后的抓捕任务,把材料交给周处长,就可以押解三个嫌犯打道府。

出来近一个月,真有点想家。

韩博赫然发现自己把良庄当家了,人在外面,心在所里。虽然知道有牛副政委坐镇不会有什么事,可总是有那么点不放心。

“韩所,麻烦你出来一下。”

正胡思乱想,廖宇飞突然出现在门边。

刚来的同志只知道要执行抓捕任务和押解任务,不知道要抓谁,不知道要抓捕的嫌犯与28案有很大关系。

涉及到地方党委政府就比较敏感,这里说话不太方便。韩博拍拍耿思源胳膊,起身跟廖宇飞走进一间没人的接待室。

“韩所,几位局领导态度明确,全力协助专案组抓捕,已抽调二十多名稽查人员在稽查局待命,随时可以行动。不管怎么说,东华县国税局终究归市国税局管,几位局领导希望专案组能提供与东华县虚开增值税发票的一切线索。”

各有各的权限,县局权限范围内的事,市局不太好插手。

东华县国税局的情况跟已去世的良庄前任公安特派员李顺承极为相似,听县委县政府的比听市国税局的多。换言之,东华县虚开增值税发票问题严重,到底有多么严重,市国税局心里不一定有底。

公安部督办、国税总局领导作出过批示的案件牵扯到东华县国税局,几位市国税局领导显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估计想做一些补救,与其等上级派工作组下来,不如立即向市委市政府汇报,在市委市政府领导和支持下积极主动查处。

关键东华县存在的问题,不只是几个或几十个违法犯罪分子疯狂虚开增值税发票那么简单,涉及到地方党委政府,不能乱说。

人家态度明确,这个明确既指协助也是指“交换”。

韩博权衡了一番,有条件的答应道:“我们可以提供已掌握的虚开增值税发票人员线索乃至违法犯罪证据,人数不少,相信几位局领导会感兴趣的。不过我一样需要市局提供增值税制施行以来,东华县一般纳税人申请及注销数据。”

“你要这些数据做什么?”廖宇飞只负责协调,同样不知道东华县问题到底有多么严重,一脸百思不得其解。

“分析研究,我对这方面比较感兴趣。”

感兴趣,骗鬼啊!

你又不是国税局的研究人员,更不是经济学家,怎么可能会对这些感兴趣,廖宇飞知道他不会说实话,若无其事说:“行,我去帮你问问。”

等十来分钟,廖宇飞来了,带来东华市国税局领导同意“交换”的消息。

东华县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人员的线索和证据好办,笔记本电脑里存着,连上打印机,打印一份儿,交给急不可耐的一位领导。

看到长长一串名单,看到一大叠发票复印件,领导脸色顿时阴沉下来,额头上渗出一层细细的冷汗。

他们不会泄密,不等于别人不会泄密。

诸葛亮一生唯谨慎,韩博不想在收官的时候出问题,收起最后打印出来的几份材料,叠起来往口袋一塞,一脸歉意说:“苏局长,不好意思,这几份要等抓捕行动结束之后才能交给您。”

“我们国税系统干部?”

“不止国税。”

他们要对江省公安厅负责,要给公安部作专题报告,公安部会向国税总局通报。纸包不住火,该知道的上级全会知道。

最担心的事终究发生了,苏副局长心里咯噔了一下,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咬咬嘴唇说:“没问题,你们抓紧时间行动,等你们行动结束我们再向市领导汇报。”

“谢谢苏局长。”

东华县税务局出大问题,上级是要追求市国税局领导责任的,苏副局长急着向局长汇报。留下稽查局的一位同志,连客气话都顾不上说便匆匆忙忙走出打字复印室。

早点抓完早点家,用不着等到天黑。

抓捕方案早制定好了,只需要国税稽查人员出个面,省得人家说江省招呼不打一声跑过来乱抓人。

韩博快步走进大会议室,朝陈所长微微点了下头。

陈所长掏出手机,拨通第一个主犯钱跃冬的手机号。

“钱老板,我江省老陈,对对对,前段时间合作过的。我又来了,刚到。没有没有,没跟小秦打电话,他不知道。”

第一次少开点,投石问路。

第二次直接联系,多开点,开真正想开的金额。

百分之零点五,看似不多,金额大了可不少。他秦永文凭什么一分钱不用投入,一点风险不用冒,打几个电话就能赚5个百分点。

需要发票的甩开中间人,钱跃冬这个开发票的同样甩过,早习以为常,忍不住笑问道:“陈老板,这次打算开什么,打算开多少?”

“老样子,钢材。分几个单位开,多开几份,凑三百八十万,你看着加个零头,太整不好”

陈所长装得很像,与嫌犯约定一小时后在“老地方”一手交钱一手交票。

联系完第一个联系第二个,再联系第三个。

交易时间全定在下午四点半,交易地点不一样。抓捕组分为三个小组,第一组陈所长带队,第二组田成带队,第三组高亚丽带队。国税稽查人员编入三个小组,不到最后一刻,不知道要抓的是谁。

韩博原计划亲自率领第三组,结果市国税局领导担心他言而无信,抓着人、搜到其它罪证就跑,以一起坐镇指挥为由软禁在国税局,哪儿都不能去。

等消息真是一种煎熬,尤其跟几位心情非常不好的领导一起等。

小会议室里一片沉寂,谁也不说话,几位领导一根接着一根抽闷烟,烟雾缭绕,气氛诡异。廖宇飞一样不自在,总是不断看手表。

等了五十多分钟,手机终于响了,摁下通话键,只听见高亚丽在电话那头说:“韩所,幸好我们提前到,嫌犯已落网,抓捕行动顺利,几乎没什么人注意,正押解嫌犯去他家搜查。”

“不管能不能搜到其它证据,一小时内必须撤。”

行动要保密,参与抓捕的国税稽查人员没手机,有也被要求提前交上来了,几位领导齐刷刷朝这边看来,韩博连忙道:“第三组,古银峰,28案最大的虚开源头,虚开出的金额超过4000万。”

给28案的另外几个主犯就开出4000万,要是把给其他人虚开的算上,光一个古银峰就可能虚开出上亿!

局领导如坐针毡,不知道接下来会面临什么。

几个嫌犯几乎没警惕性可言,诱捕他们要比抓偷容易多了,不一会儿,陈所长和田成相继打来电话。

三个主犯,其实应该是四个,其中钱跃冬是夫妇一起虚开,无一漏网。

紧接着,高亚丽又兴奋不已的打来电话:“韩所,我们从古银峰家的保险箱里搜出增值税发票16本、发票专用章14枚、税号和银行账户印章16枚、公司印章18枚及大量现金、存折、账本及受票企业的开票资料。”

“拍照,装箱,贴封条,全部带来。”

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全是人赃俱获。就算没起获到其它罪证,人家一样有将他们绳之以法的证据,不然不会拿着手续过来抓捕。

必须主动查处,不能等上级压下来再查。

一位局领导掐灭香烟,用商量的语气问:“韩博同志,查获的证据材料能不能让我们复印一份,抓获的几个名嫌犯能不能让我们先询问一下?”

“黄局长,对不起,公安部督办案件,限时限人办结,不能再拖了,我们必须尽快把嫌犯押解去。不过您放心,审讯结果一出来,我们会第一时间向各位领导通报。”

你们会第一时间通报,你们也会第一时间上报。

太被动了,可是又拿他们没办法,他们是拿着尚方宝剑来的。如果拦住不许走,他们能捅到公安部,能一直捅到国税总局。

ps:推荐一本好友新,我真是大赢家。据说剧毒,毒抗强的友不妨去看看到底有多毒。(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