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光杆女司令”

第二百二十三章 “光杆女司令”


                “被人当枪使”无疑不是什么好事,不过具体情况要具体对待,要看被谁当枪使,要看打得是谁。

全省公安系统能有资格被厅领导当枪使的人真不多,能有机会被当枪使打出“共和国第一税案”,打击一批贪污腐败分子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违法犯罪分子的更少!

心甘情愿,畅快淋漓。

可惜太累太困,实在没精神再味,跟大案要案处一位民警去食堂吃完饭,随他来到机关大院最里面一栋楼三层的一个房间,倒下就睡,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9点多。

行李不是在车上么,越野车不是停在省看守所么,怎么出现在房间里。

顾不上那么多了,先洗澡,换上高亚丽在东华帮着洗干净的便服。

美美睡过一个好觉,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刮刮胡子,梳梳头,精神抖擞,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28案尘埃落定,接下来只剩收尾。

专案组成立到主犯全部落网虽然不足一个月,最后的总结材料上侦办时间可不止一个月。要从去年发现线索算起,要以嫌犯全部移诉或移交结束。如果等法院审理完,这个时间更长。

不管有多长,工作量没之前那么大,也不再会有什么破案压力。

正准备打电话问问陈所长他们在哪儿,问问周处长打拐经费能不能争取到。实在争取不到就算了,去跟同志们汇合早点家,突然发现床头柜上有一张留言条。

多个朋友多条路,吴忧知道自己在省厅,专门给大案要案处的主任科员沈翔宇打电话,请人家代为接待。

吴忧不拜托同事管,周处长一样会安排有人管,但绝不会有这么热情。

人家昨天主动请缨负责安排,汇报时一直在楼下等着,汇报完一起去食堂吃饭,一直送到这间跟宾馆似的房间。

早上又来过,见自己没醒,不忍打扰,悄悄留下一张纸条。用房间电话按纸条上的号码拨过去,嘟一声人家就接了。

“沈科长,我韩博,不好意思,一觉睡过,一直睡到现在。”

“办案幸苦,应该多睡会儿。”

“睡够了,补来了。”

“行,你等会儿,我马上到。先去吃饭,吃完早饭带你去几个处室转转。周处早上交代过,让我给你当向导。”

在厅机关转转,多认识几个领导是好事。

关键一个基层派出所长,中间隔着县局市局,认识省厅的领导有什么用。

张局过来转转差不多,县里市里要“跑部钱进”,去首都跑各部委争取经费争取项目。县市两级公安局同样要跑公安厅,争取财政支付转移,争取各种专项经费。

韩博归心似箭,苦笑道:“沈科长,我行李不知道谁帮着送过来的,我同事还在看守所。十几个人,我不能扔下他们不管。”

“他们去了,昨天下午走的,行李我请看守所的同志送过来的。别急着走,不是带你瞎转,是真有事,好事。”

“什么好事,能不能透露一下?”

“朱主任想见你,她是打拐办主任,你是全省公安系统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打拐队长,你们是同行。下月底又要一起去西川开会,当然要见见,要好好谈谈。”

与许多省份尤其西南省份的打拐办联系过,唯独没跟省厅的打拐办联系。原因很简单,想破案只有找拐出地同行,找拐入地同行没什么用。

人家不光是同行,而且是领导。

一直没向人家汇报工作,反过来让人家找你,韩博尴尬不已,有些不好意思去。想到要是能获得打拐办主任支持,打拐经费应该容易争取一些,也就顾不上好不好意思了。

干这一行,脸皮不厚不行。

为解决良庄治安联防队跑柳下抓赌的事,登门赔钱道歉认错检讨,被新庵公安局领导和柳下镇领导骂成那样依然陪笑脸,这点小尴尬又算得上什么呢?

沈科长在电话里没说清楚,吃完早饭,一起来到打拐办,才知道主任原来是一位女领导。

“韩博同志,坐,别拘束,你虽然不在厅里工作却是机关的大名人,给******申副记、公安部王副部长、我们省委韦记、国税总局曲局长等十几位部委和省委领导汇报工作,多露脸。”

朱主任四十多岁,白白净净,一头短发,看上去很精神同时很和善。办公室就一张办公桌,就她一个人,不像其他处室好多人,显得有些冷清。

东张西望不礼貌,韩博坐下身,一脸疑惑地问:“朱主任,您是说昨天听汇报的有******领导?”

“你不知道?”

“我,我平时不怎么看中央台新闻,不是不想看,是没时间看。”

汇报一个多小时,居然不知道听汇报的是谁。

朱主任感觉很好笑,见他又忍不住头看办公室环境,直言不讳说:“小韩同志,别看了,打拐办就我一个光杆女司令。没钱没人,这个主任当得不如你这个打拐队长。”

韩博更尴尬了,急忙道:“朱主任,您别开玩笑了,您是领导,您的工作是领导我们,指导我们打拐。抓人贩子、解救遣返被拐妇女儿童这些具体工作,本来就应该由我们基层民警干。”

英雄见过不少,专业打拐民警几乎全是英雄。

荣立几次一等功、二等功排不上号,下月底去西川省参加打拐工作会议的打拐民警至少有五位公安部一级英模、十位公安部二级英模,全国劳动模范也有好几位。荣誉无数是共同点,没钱一样是共同点。

眼前这位打拐圈的“新人”与老前辈不同,不光会打拐还会打击经济犯罪。

换言之,能搞到钱!

江省是重要拐入地,可惜在打拐工作上一直没什么亮点,别说一级英模,二级英模都没有。

只要有钱就能打出成绩,朱主任不想错过这个机会,饶有兴趣问:“小韩同志,能不能说说,你们解救出来遣返去那么多名被拐妇女,经费是怎么解决的?”

28专案指挥部就设在柳下,与良庄几步之遥,她想打听这些情况很容易。何况这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韩博一五一十据实汇报。

通过打击非法经营的收茧贩子搞钱去打拐,现在打算通过打击经济犯罪搞钱去侦办特大拐卖案件,去抓26案主犯郝力。

打拐是主业,打击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是副业。

果然如此,果然没让人失望。

“你们能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想方设法解决打拐经费,这一点我很欣赏。相对经费,我更欣赏你们在打拐工作上创新。争取乡党委乡政府支持,设立打拐办。发动群众,组建打拐志愿者队伍。安抚、心理干预、安置遣返甚至想到利用dn技术侦办打拐案件,不是创新,是创举。”

谁说江省打拐没亮点,这些全是亮点。

朱主任越想越兴奋,不禁笑道:“小韩,我打算跟你走一趟,去你们打拐中队,去你们良庄派出所实地看看。跟打拐民警、镇打拐办同志和打拐志愿者们开个座谈会,畅所欲言,然后把这些先进经验总结一下,去西川开会时可以作一个专题报告。”

人家开了这个口,并且确实认为打拐中队打出成绩,不能拒绝,韩博起身笑道:“欢迎欢迎,朱主任,不光我们打拐中队欢迎,我们局领导、镇领导乃至县领导都会欢迎您去思岗检查指导打拐工作。”

“不要惊动你们县领导,我这趟相当于调研。”

机关干部下基层受欢迎,要是不能帮人家解决一点困难,或者没任何表示下次去就不会受欢迎了。

听完汇报,想起周健康早上说过的话,朱主任决定借这个机会做点实实在在的事,她沉吟道:“小韩,你们是全省第一支也是唯一一支打拐专业队,不能总这么有名无分。姚厅长和景副厅长对你印象不错,我再帮你争取争取。

我们一起发力,看能不能请厅领导帮助协调几个政法专项编制。人员有编制,你们县编办的工作就好做,就能解决单位编制。让打拐队有名有分,让我们打拐民警可以一心一意去打拐。”

编制问题比经费更难解决,局里那么多同志在眼巴巴排队,如果能搞几个政法专项编制去局领导肯定很高兴。

韩博欣喜若狂,激动不已说:“谢谢朱主任,感谢朱主任,只要人员编制能解决,单位编制我们局领导一定会想方设法去做工作。”

“别谢我,应该谢你自己。”

朱主任紧盯着他双眼,似笑非笑说:“小韩,你可能不知道,昨天夜里,浙省公安厅派人来把你们抓捕的几个嫌犯押解去了,证据材料和账款同时移交。”

“账款也移交了?”

“涉及到兄弟省份之间的关系,厅领导认为不能打小算盘,要大气。”

现金十几万,存折和银行卡里的钱加起来几百万。

28案是思岗县公安局的案件,这些赃款要先打入局里的专用账户。等法院的罚没判决下来再打入县财政局账户,然后返还给公安局,最后按事先约定分20%给良庄派出所。

一夜之间,几十万不翼而飞。

韩博急了:“厅领导怎么能这样,这是慷他人之慨,这会打击我们基层民警的工作积极性。经费本来就紧张,要是总这么干,谁会再去侦办吃力不讨好、花钱如流水的大案要案?”

谁破案谁受益,要是光破案不受益,光出不进,真会打击基层公安局的积极性。

全是因为经费不足,要是有经费能搞得跟做生意一样么。

朱主任轻叹一口气,低声劝慰道:“这是特殊情况,小韩,别急,要以大局为重。不过这个机会要利用上,跟厅领导诉诉苦,多少争取点补偿。人员编制,打拐经费,打拐车辆,能要一点是一点,能争取多少是多少。”

“可是,可是我,我”

“不是让你跑厅领导办公室去要说法,打报告,打申请,材料你准备,我帮你递上去,再请周处帮你做做工作。”

本应该属于自己的大钱被厅领导大大方方送人了,反过来要求厅领导批点小钱,这算什么事啊,省厅看来一样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韩博啼笑皆非,哭笑不得。

本应该打击别人的“韩打击”,居然被厅领导“打击”成这样,朱主任越想越好笑,接着道:“小韩,经费是跑来的,争取到的。你们现在有成绩有条件,完全可以四处出击,跑跑妇联和团委。你不要出面,请你们镇妇联主席和团委记出面,他们做过许多工作,上级应该支持。”

“我不认识人,他们更不认识。”

“你不认识,他们不认识,我认识啊,我们打拐办经常跟妇联和团委打交道。给老家打电话,请他们准备材料。镇妇联主要侧重于协助解救、安抚及安置被拐妇女,镇团委主要侧重于安置遣返,把打拐志愿者队伍挂到团委下面,全是成绩,全是亮点,应该有希望。”

这是一个思路,韩博想了想忍不住问:“可是妇联和团委有钱吗?”

基层同志不了解机关,更不了解省里的人民团体。

朱主任微笑着解释道:“小韩,你以为省妇联、省团委跟你们镇妇联镇团委一样?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人家重视,只要人家愿意支持,一家十万八万是没问题的。”

领导说得太对了,人家好歹是厅局单位,怎么可能没钱。

如果有十万八万经费,省里批下来的,镇里不敢动,只能打入打拐办专款专用,就能再次调动周正发和文化站老吴同志的工作热情。法制宣传是最好的防范,把法制宣传搞好“平安良庄”才能建设好。

没了一笔大钱,小钱能化缘到当然要化缘。

韩博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嘿嘿笑道:“感谢朱主任帮忙,感谢朱主任指点迷津,我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请他们赶快过来,到江城来准备材料。”(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