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大场面(二)

第二百二十二章 大场面(二)


                “随着调查不断深入,暴露出该县虚开增值税发票犯罪活动之猖獗。我们发现该县的某些领导,不是把主要精力放在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上,而是错误地提出‘引进税源’,擅自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不但没有严格实行‘以票管税’,反而自上而下地鼓励‘以票引税’、‘低税竞争’,争夺周边市县税源,以填补‘以支定收’的财政税收缺口。置国家税法于不顾,随心所欲,疏于职守,给不法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机,致使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活动愈演愈烈。”

东华县关于税收政策的文件一份接着一份出现在银幕上。

韩博刻意停下来,头看着银幕,直到一幅幅特写全部呈现给在场的领导,直到一份与东华市国税局“交换”到的数据出现,才头汇报道:“1993年末,东华县增值税纳税人为6719户,其中符合新税制规定的一般纳税人条件的只有613户。但县财税部门负责人擅自违法改变认定条件,提出‘先上车,后买票’。

而在实际运作中却变成了‘上了车,不买票’。结果,不到三个月就认定一般纳税人1000多户,使一批‘皮包公司’混入其中,埋下了隐患。

税制改革之后,东华县的某些领导干部对税收法规政策不甚了解。为所谓的‘低税竞争’,县有关部门打出招商引资广告,声称:凡在县工业小区办企业者,增值税前三年全免,后三年减半。这项无视国家税法规定的‘优惠政策’,在遭到严厉批评后,不得不收。

但县财税局负责人依旧提出实行‘保底征收’,指示下属财税所对外地的企业‘政策上放宽”,借口‘新税制的实行起码要有三年的磨合期,有许多问题需要试验、需要探讨’,鼓励‘可以适当地打点擦边球’,作出违背国家政策法规的‘背景解释’,在全县财税系统造成严重思想混乱。”

这不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是公然跟中央唱反调。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红头文件一大堆,证据确凿,坐在中间的几位领导沉默不语,匆匆赶来的浙省领导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能够想象到他们此时此刻有多么欺负,估计恨不得立马去查办东华县的主要干部。

当人家面,说人家的“是非”不好。

姚厅长一连干咳好几声,景副厅长坐立不安,一副想起身又觉得不太合适的样子。

韩博装着没听见没看见,因为领导希望自己没听见没看见。

坐在省委记身边的一位领导显然听见也看见了,冷冷地说:“小同志,继续汇报,有什么说什么,不要有顾忌。”

“是!”

“告御状”的机会不是什么人都有的。

对不起,得罪了,反正你又不是我领导。级别再高,官再大你也管不到我。韩博越说越来劲儿,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1995年11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颁布后,该县人大常委会同志在专项调查中发现县内普遍存在虚开增值税发票问题,向县领导作过题为引税要谨防碰到‘高压线’的专题报告,要求进行全县大检查,严肃查处虚开现象。

但是,该县主要领导却把检查限于税务系统内部的‘自查自纠’,主张‘此事的面宜小不宜大’,仍鼓励‘引税’,并一再重申奖励政策。此后,县有关部门多次向县领导汇报本县虚开增值税发票问题的严重性,县领导不置可否,无动于衷,客观上容忍、支持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泛滥成灾。”

一个专案组的特别小组,居然在另一个省的一个县,在没有地方公安部门尤其纪委配合下收集到这么多证据,拿到这么多红头文件。

有战斗力!

今后遇到重大违纪案件,可以考虑让纪委抽调这个小组的同志参与调查。省委记面无表情,心里却很高兴。

强烈的对比出来,领导们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一个基层小民警有什么好怕的,何况厅领导在暗中支持。

韩博可不管领导们会怎么想,指着银幕上出现的照片:“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偷骗税的犯罪活动往往与*现象交织在一起。一些犯罪分子为打开税务征管的缺口,采取拉拢腐蚀的手段,在干部队伍中寻找代理人。而某些意志薄弱的干部不惜践踏法律,为犯罪分子开绿灯。

税务稽查大队是掌握执法大权的重要部门,而东华县税务稽查大队大队长的顾尚荣却贪赃枉法,为虎作伥,极力庇护虚开增值税发票的犯罪分子。不少像古银峰这样的外地‘虚开专业户’,就是经顾尚荣‘引进’到东华县的。

据古银峰交代,顾尚荣曾多次拍着胸脯对他说你在东华县做虚开生意,就像进了保险箱,根本不会出事的。于是,古银峰背靠大树疯狂虚开。在顾尚荣的纵容、支持下,一人就在东华县注册成立7家皮包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达6000多份,价税总额超过4亿元!”

这是省厅大案要案处民警从缴获到的证据上统计,以及十几位审讯专家在看守所连夜审出来的最新情况。

听到这个数字时韩博大吃一惊,周处长压根不敢相信,命令大案要案处民警再统计,要求审讯专家再审,结果仍然是4亿。

一个人嫌犯虚开出4亿,这是什么概念?

领导们被震撼到了,会见厅里一片沉寂,能听清他们的呼吸声。

“从1996年6月至案发,另一名嫌犯钱跃东,共骗购增值税专用发票52本,采用各种非法手段,在半年多时间里共虚开价税合计2亿元,给国家造成的税收超过1千5百万。此外,由他妻子单独虚开的价税合计近7000万,至少造成国家税收损失1千万元”

一一汇报完几名主犯的虚开金额,等领导们消化完这些骇人听闻的数字,韩博再次到一些东华县干部以权谋私、助纣为虐的话题。

“与东华县国税局稽查大队长顾尚荣狼狈为奸、一起徇私舞弊的还有东华县检察院税检室副主任陈利明。从1995年12月起,他伙同顾尚荣截留纳税保证金,私设小金库,侵吞私分。

早在1995年8月,稽查大队在查处一起虚开增值税发票案时,扣押某企业一笔保证金。后案件移送,却有25万元无法退还企业。顾尚荣就与该企业私下谈妥一笔肮脏交易。

那25万元钱算企业‘赞助’,作为补偿条件,由他给这家企业虚开增值税发票。于是,他与陈利明策划,让陈利明在过去查案时扣下的空白增值税发票上,虚开价税合计567万元,以国家税收损失80多万元的代价,换来仅仅25万元的‘赞助’。”

涉及到干部,当这么多领导面,在如此严肃的场合,没确凿证据他是不会乱说的。就算年轻气盛,口无遮拦,他的领导也不会允许他汇报捕风捉影的事。

正如领导们所预料的一样,这件事有确凿证据,因为涉案企业老板就是已落网的一个嫌犯。

原来是一个经营业绩尚可的企业老板,但在巨额暴利诱惑下,不惜放弃正常经营活动,踏上贪得无厌的犯罪之路。

韩博暗叹一口气,接着道:“陈利明和顾尚荣明面上也查过几桩案子,暗地里却在以案谋私。陈利明家开有一个饭店,当他查出虚开增值税发票嫌疑人时,往往把人带到自家的饭店里‘办案’。

摆上一桌,对方付账。酒足饭饱之后,至于如何追究虚开增值税发票的事,那就全凭陈利明的一句话。

虚开数额大的人员被发现,戴利明就将其关到自家饭店里‘审查’。十天半月下来,又能赚一笔住宿费、伙食费。知情人都说陈利明办案是‘办一件案子,做一笔生意,交一个朋友’。”

口供材料一大堆,东华县十几个财税所长几乎全脱不开干系。下面烂了,上面估计好不到哪儿去,问题比预料中严重一百倍。

怎么查处是领导的事,我干过自己的工作就行。

汇报结束,韩博立正敬礼,按照王副主任交代从另一个门走出会见厅。

出来不大会儿,正怀疑刚才是不是在做梦,王副主任和周处长等“闲杂人等”全跟了出来。

紧接着,江省领导退场,把地方让给部委领导与浙省领导慢慢谈。

“小韩,过来!”

省领导和姚厅长站在楼道尽头低声交谈,景副厅长头看看,咬牙切齿问:“让你汇报案情,汇报与案情无关的事做什么,你想干什么?无法无天,无组织无纪律!”

“报告景副厅长,我,我没控制住,我错了,我检讨。”

“检讨,晚了!”

“老景,事已至此,说这些有什么用?”姚厅长再次干咳了两声,一脸不耐烦地说:“小韩同志,去吧,这里没你事了。”

被厅长和常务副厅长批评的机会同样不多,韩博强忍着笑急忙道:“是!”

ps:第二章,求订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