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二十八章 现在不难,将来难!

第二百二十八章 现在不难,将来难!


                最后一站“考察”进行的很顺利,章记、祝镇长亲自去宾馆迎接,一路陪同。

没吃过肉不等于没见过猪跑,石副局长扮演大集团老总有模有样,环顾着四周农田,煞有介事说:“章记,蚕桑生产对环境要求非常高。几里外打农药,一阵风把空气中的农药漂到桑田,漂进蚕室,蚕立马中毒,蚕农损失惨重,缫丝企业也会失去茧源。”

“石总,这一点你大可放心,只要我们镇里推广蚕桑生产,就会把蚕桑生产管理好。什么时候能打农药,什么时候不能农药,反复宣传,跟群众说清楚。”

东华还是有优势的,气候适合蚕桑生产。

为了把财神爷留下来,章记又强调道:“到时候我们会组织干部包村,签订责任状,谁负责的地方出问题,就追究谁的责任。一票否决,跟计划生育一样。”

镇上有几个企业,刚才参观过,不知道村里有没有。

石副局长点点头,追问道:“章记,祝镇长,你们镇有没有化工企业,有没有其它污染企业?”

“没有,我们黑龙桥环境这一块是可以的,没化工厂,没污染企业。”

没化工厂,货物名称为各种化学品的增值税发票是怎么开出去的,企业注册地在你们镇,发票来自你们镇财税所,并且不止一家化工厂,从发票上看应该有个化工园区。

如假包换的皮包公司,连租间厂房做做样子都不愿意。

材料是要上报的,为确保万无一失,姜副局长微笑着问:“章记,祝镇长,我们可不可以去各村转转?”

考察得越仔细越表示大集团有意投资。

大项目县里盯上了,搞个缫丝厂的小项目,推广推广蚕桑生产也不错,章记欣然笑道:“可以啊,只要二位老总有时间,我们一个村一个村看。”

“麻烦章记了。”

“不麻烦,不麻烦,石总请,姜总请。”

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焦记陈镇长接待有意在良庄投资建厂的客商也一样,甚至比他们更热情。

韩博不认为这有多么可笑,立马拉开“虎头奔”(奔驰600)的后门,手扶着车门顶,生怕石总和章记上车时碰着头。“高秘”笑盈盈地拉开奥迪8后门,招呼姜总和祝镇长上车。

思岗最好的两辆车全在这儿,“虎头奔”是电子仪表厂的,南方一家电视机厂欠几百万货款,没拿到钱,人给一辆车抵债。

方向盘虽然左舵,但手续不全,应该是走私车。

县领导招呼,局里想方设法帮车上牌照,借用一个月,对人家而言人情算还了。

奥迪8是县外贸公司买的,一样几百万,专门用来接待外宾。结果全县那么多企业就以前的丝织总厂、现在的丝绸集团偶尔有外宾去考察。外宾没接待过,县领导借用的次数倒是比较多。

张局把这两辆车借来,起大作用。

尤其“虎头奔”,一看就是大集团大老板的座驾,在路上头率99%,停在路边不知道多少人围观,很上档次,很霸气。

章记头一次坐这么好车,摸摸真皮座椅,又探头道:“顾主席,你坐韩秘车,在前面给丝绸集团师傅带路。”

“好的好的,我坐韩秘的吉普车。”

镇人大主席急忙跳下镇里租的面包车,小跑着来到越野车前,几十岁的人笑得跟花儿似的。

韩博伺候好老总和镇党委记,到前面拉开车门笑道:“顾主席,坐前面。”

“好的好的,谢谢韩秘。”

车队出发,越野车开道,在顾主席指引下一个村一个村转,走马观花,偶尔停车下来拍几张照片,帮两位老总和镇领导来几张合影。

有车,十几村很快转完。

石总不出意外的接到一个电话,几位外宾下午到东海,必须去机场迎接,然后请外宾去集团总部考察。接下来的行程取消,给县委王记打电话,一个劲儿给人赔礼道歉,承诺投资建厂的事尽快给东华方面复。

接外宾多重要,说走就走,一分钟不敢久留。

两位老总乘坐两辆霸气的豪华轿车先走,韩博、高亚丽和吴永亮宾馆帮两位老总收拾行李,顺便办理退房手续。这么安排看起来比较合理,要是一大早退房,行李全带上车,许多事解释不通,别人会起疑心的。

总之,一切按计划进行。

中午11点24分,两路人,三辆车,已经全部离开东华县境内。

接上丝河派出所陈所和田成,随便找家饭店吃完饭,把车开到市国税局对面,等候抓捕组一行的到来。

谁能想到去年在所里学习怎么当好一个管段民警的小伙子,在短短几个内就成长为思岗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副科级大派出所所长。谁又能想到一个基层派出所长能侦办公安部督办的大案要案,两位副局长都要听他指挥。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陈所长扶着驾驶座后背感叹道:“韩博,我终于相信不管干什么有文化跟没文化就是不一样。”

老乡兼长辈兼半个“师傅”,韩博对他一直很尊敬,微笑着问:“陈所,有什么不一样的?”

“就说破案吧,我们以前只知道抓撬门漏锁的,谁能想到办这样的经济案件。你有文化,你懂,你能想到。要是我有文化,我能想到,只要有经费,侦办这样的案件不难。顺藤摸瓜,抓到一个接着抓第二个,能创收又能出成绩。”

想整个侦办过程,高亚丽扑哧一笑:“韩所,细想起来只要有足够经费,侦办难度是不大,比抓小偷容易。去年抓俩偷鱼的,案子不大,可是我们费多大劲儿!”

只要有足够经费,说得倒轻巧。

打拐阻力大,这涉及实实在在的利益,阻力比打拐更大。

你们不知道当时决定打击虚开增值税发票犯罪,局领导下多大决心,张局甚至做好被县领导批评的心理准备。

韩博不想解释这些,而是凝重地说:“现在侦办难度是不大,主要在此之前我们公安极少介入,税务稽查力度也不大。犯罪分子警惕性不高,犯罪手法单一,我们一抓一个准,一查查一串,一打一大片。

随着我们公安逐步介入,将此类犯罪作为重点进行打击,犯罪分子的警惕性会越来越高,作案手法会不断推陈出新,李国茂等嫌犯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我能够想象到犯罪分子将来的犯罪手段会往哪方面发展,到时候想抓他们就没这么容易了。”

田成好奇问:“韩所,他们会往哪个方向发展?”

“他们会更谨慎,考虑得会比现在更周密,比如缩短作案时间,找一个人或几个人为替身用虚假材料注册公司,通过各种关系申请一般纳税人资格,疯狂虚开,在短短两三个月内虚开出几千乃至上亿。然后注销或干脆走逃,切断几个空壳公司之间联系。

这一环跟李国贸兄弟差不多,但在给他人虚开的时候,他们可以做得更逼真。

比如有银行有公对公往来,受票企业付款,虚开公司收款,然后从私人账户打去。再比如伪造货运单,提供货运发票。受票企业伪造收货单、进库单、提料使用单,从账面上很难查出其有没有问题。”

到底有文化,能想这么远,想这么多。

陈所长沉思了片刻,不解地问:“韩博,你说他们有可能伪造货运单,可是货运发票从哪儿来?”

“可以伪造,甚至可以找关系办真的。”

韩博轻叹了一口气,苦笑道:“这跟交警查车差不多,外地车在我们辖区违章,他跑出市我们就拿他没办法,跑出省拿他更没办法(当时没联网)。增值税发票归国税部门管,货运发票归地税管,国税局根本无法确认真伪。”

“那以后怎么查?”

“虚开的就是虚开的,没真实交易,只要认真查,下定决心查,肯定能查到。关键这个工作量太大,国税稽查都不一定查得过来,更不用说我们公安。查是治标,管理好才能治本。”

韩博顿了顿,接着道:“管理主要两方面,一是尽快研发税控系统,跟银行一样可以联网,淘汰手工发票。同时与地税、银行、海关及我们公安共享情报,既能一定程度上堵住漏洞,又能及时发现及时打击。

二是加强制度建设、队伍管理和人员管理,从工商注册开始就严格审核严格把关。比如验资报告,现在多简单,想注册一家1000万的公司,根本不需要有1000万。给点钱中介机构,从验资到注册一条龙服务”

难怪年纪轻轻能当领导,通过一个案件能总结出这么多经验教训。把这些想法整理成材料,上级一看认为小伙子不光敢打敢拼而且有水平。

不管他将来当多大官,他是我“培训”出来的,他是我爱人的学生。

陈所长发现自己有了一个吹牛的资本,正飘飘然,两辆悬挂江省牌照的依维柯警车,在一辆悬挂江省地方牌照的轿车带领下,缓缓开进东华市国税局机关大院。

手机响了,韩博看看来电显示,指着国税局大门笑道:“永亮,走,跟去跟同志们汇合。”(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