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搞定“亲家公”(求订阅,求月票)

第二百一十六章 搞定“亲家公”(求订阅,求月票)


                坐在宽敞明亮的豪华办公室里,半靠在软绵绵的真皮老板椅上,看看台历,老李赫然发现已上任近一个月。

东海大老板大方,二十五号开工资,半个月算一个月,一千二一分不少。

他女儿,也就是bj公司韩会计,发工资时不是发一千二,是发两千。另外八百算她们小两口的房租和水电费,不收她不高兴,不收她真会搬走。

东海大老板不光大方,不光有钱,家教也好。

女儿高中生,做过教师,待人和气,懂礼貌,没一点大小姐的架子;女婿一表人才,倒插门,跟儿子差不多,照理说他不用干活。可小伙子能吃苦,公司装修时跟工人一样干,从早干到晚。

儿子更了不起,晓蕾的同校同学,成绩比晓蕾好多了,在大学就入了党,年年拿奖学金。

明明可以去东海当小老板,可是人家有志气,不愿意沾老子光,硬是服从组织分配去农村当公安,参加工作没多长时间已经派出所长了。

农村派出所自然没法儿跟bj的派出所比,但所长是什么人都能干的么。

沙总退休前是领导干部,祁主任一样是,他们的孩子一样有本事,可一提到韩总家儿子就赞不绝口。

昨天见过照片,小伙子是挺英武的。

可惜人不在bj工作,可惜人家太有钱,门不当户不对,不然真可以请祁主任帮帮忙,把他介绍给晓蕾,把晓蕾介绍给他,同校同校,全大学生,多好。

正唏嘘不已,不省心的丫头居然又跑来了。

李晓蕾把包往茶几上一扔,趴在老板桌上嬉笑着问:“李总,您在发什么愣?”

人比人气死人。

韩总家闺女多懂事,字写那么漂亮,账做得一丝不苟。上班时间哪儿都不去,就呆在公司,一看见自给儿家疯丫头,老李就是一肚子气。

“上班时间,不好好在单位实习,跑这儿来干嘛?”

“实习又不给工资。”李晓蕾诡秘一笑,背着双手跟领导似的参观起自家公司。

“不给工资就不好好实习了?”

家丑不能外扬,想到沙总和韩会计正在隔壁,老李急忙压低声音:“你大学生,跟普通职工不一样。熬过实习期,拿毕业证派遣证单位就是干部。现在有没有工资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去去,赶快去,总是旷工,领导看见不好。”

“我请过假,再说我今天真有事。”

“什么事?”

“沙总没跟您说?”

“说什么?”

李晓蕾趴到他肩上,指着台历笑问道:“沙总难道没跟你说中午去哪?”

老李反应过来,抬头道:“说了,中午去参加良庄建工集团bj公司成立仪式,条幅和花篮昨天下午送去的,人今天请我们吃饭,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人一样请过我。”李晓蕾得意洋洋,就差把我也很受欢迎写在脸上。

“请你?”老李将信将疑。

“春节不是去考察过么,见过汪总。”

经典装饰工程公司与良庄建工集团关系密切,从东海调来的木工和油漆工全住建工集团工地,公司在bj买的气泵、电刨、切割机、电锤、打空调孔用的大电钻等装修工具也全放在建工集团仓库。

工商、税务等手续刚办下来,暂时没正式开业。

等过几天正式开业,等接到装修工程,还要管人家借瓦工和水电安装工。

这些天没少往建工集团跑,跟bj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工程师和几个项目经理全吃过饭,知道集团最大的领导是汪总却从来没见过,昨天送条幅和花篮去人说汪总今天坐飞机过来。

老李感觉很不可思议,惊诧地问:“你认识汪总?”

“认识,一起吃过饭。不光我,姐也认识。”

“人请你?”

今天不光汪总要来,韩总一样要来,两位老总一起从东海坐飞机过来,估计建工集团的人已经接到他们了。

中午吃饭,汪总绝对会帮着做媒。

李晓蕾兴奋得一夜没睡好,直到此时此刻仍激动不已,从小包里取出一张烫金请柬,在老李面前晃了晃,吃吃笑道:“看见没有,真请了。抬头是尊敬的李晓蕾小姐,人用的是尊敬!”

这丫头,长本事了。

老李不想被比下去,从抽屉里取出一张别无二致的请柬:“人是客气,只要请的客人,个个是尊敬的。看见没有,尊敬的李栋国先生,一样尊敬。”

沙总推开办公室门,走进来招呼道:“老李,时间差不多了,我们早点过去,别让人家久等。晓蕾在,正好,一起去。”

“行,早点过去。”

老李急忙拿起包,父女俩走到门边,韩芳和祁主任已经换上新衣服站在楼道等。

一辆车坐不下,再拦一辆出租车。

女士坐自己公司轿车,男士坐出租车,说说笑笑,良庄建工集团bj分公司一会儿就到了。

五层办公楼,不是租的,是整体买下来的!

以前是一单位招待所,装修不错,经营不善。单位改制,要还贷款,要给职工发工资,就把这栋楼卖了。建工集团买下来就能办公,挂上一块牌子,装修都不用。

楼前停满车,有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有建工集团以前的老客户,有区建委的领导,有设计院的领导,有在bj附近工作的良庄人

花篮摆好几排,竖拉的大条幅两边加起来有上百条,建工集团经理、副经理、总工程师、副总工程师、项目经理在门口招呼客人。个个西装革履,跟结婚似的一人胸前别一朵花。

老李看得入神,正琢磨着经典装饰工程bj公司开业会不会有这一半热闹,沙总突然凑到他耳边:“老李,忘了跟你说,我们韩总也来了。”

东海大老板,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

老李一愣,急切问:“韩总来了,韩总在哪儿?”

沙总朝前面呶呶嘴,抱着双臂笑道:“正在跟钱总说话,他旁边那位矮矮胖胖的领导就是建工集团汪总,他们一起坐飞机过来的。”

终于见到真人,看上去跟自己差不多大。老李很激动,不知道等会儿该怎么自我介绍。

韩总同样注意到“亲家公”到了,跟几位老总经理打了个招呼,笑容满面迎了上来。

沙总介绍,韩芳隆重介绍,祁主任跟着说一大堆好话,老李被搞得很不好意思,紧握着韩总语无伦次地说:“韩总,我,我,感谢公司,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公司开业之后,您看我表现”

在家吹起牛天花乱坠,中南海的事都知道,见着给他发工资的人居然成这样。李晓蕾尴尬不已,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差距不是基本上拉平了,是整整拉高一截儿!

韩总乐得心花怒放,紧握着“亲家公”手,用一口思岗普通话哈哈笑道:“李经理,今天参加人家的开业仪式,不谈工作,只谈交情,只谈缘分。我们有缘啊,真有缘。bj距东海那么远,你女儿跟我儿子上一个大学,你跟我又在一家公司,你说说,这是什么,这就是缘分!”

“对对对,有缘,韩总,我给您介绍一下,我家老二晓蕾。”

“见过见过,春节见过。老李,你女儿懂事,两个女儿全懂事。生怕你上当受骗,大过年专门跑东海去考察。”

“再懂事也没您女儿和儿子懂事,泰鹏也不错,小伙子多能干,多能吃苦。”

“女儿懂事,女婿还行,儿子不懂事,儿子不行。”老韩摇摇头,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老李糊涂了,一脸不解问:“韩总,您怎么这么说。您儿子24岁就派出所长,就是副科级,年轻有为,怎么不懂事?”

“你知道?”

“知道,沙总和祁主任经常提到您家韩博,照片我都见过。”

老韩长叹了一口气,拍拍他手道:“他喜欢当公安,你知道,我农民出身,木匠出身,家里就这么一个党员干部,我支持。关键这婚姻大事,他总是不当事。24了,在我们老家孩子已经能满地跑。他不急,我急啊!”

“这儿女婚事是个问题,韩总,实不相瞒,我家晓蕾跟您家韩博一样。介绍这个不行,介绍那个又不行,不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

“现在的年轻人,哎”

“韩总,怎么了,怎么唉声叹气。”建工集团摊子大,主要业务集中在东海、江城和东广,bj工程在所有业务中所占的比例不大。汪总极少过来,认识人不多,打完招呼就忍不住跑过来想帮韩家做媒。

来得正好,正说到紧要关头。

老韩连忙介绍,这是比东海大老板更大的老板,老李受宠若惊。

正式介绍完,老韩诉起儿子不懂事不听话的苦。老李感同身受,头看看正跟韩芳说说笑笑的女儿,跟着倒起苦水。

“你说你们两个,真是当局者迷,这个问题好解决。”

汪总笑看着斜对面偷偷做鬼脸的李晓蕾,大手一挥:“韩总,你家韩博我了解,以前我兼任副乡长,他乡长助理。现在我担任集团董事长,他是我集团股东。一表人才,又能干,为人又好。

李经理,你家晓蕾姑娘也不错,我们春节一起吃过饭,人漂亮,有文化,跟韩总家韩博又是同校同校。一个没女朋友,一个没男朋友,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家长做主,感情慢慢培养,没问题的,我们不全这么过来的么。”

老韩“眼前一亮”,哈哈笑道:“汪总,你这一说我发现俩人真合适!老李,你说呢?”

老李一样感觉合适,关于一样有不合适的地方,苦笑道:“汪总,韩总,我,我们小门小户的。我怕,我怕,我怕高攀不上。而且俩孩子不在一块儿工作,这个,这个”

就差一点点,趁热打铁,帮他们搞定。等会儿好给卢记打电话,让他下半年去喝小韩喜酒。

汪总拍拍老李胳膊,极力动员道:“什么小门小户,李经理,韩总是吃过苦的人,我对他非常了解,家庭条件不存在问题。至于工作,更不是问题。你想想,韩总有这份家业,俩孩子要什么工作,就算工作也是替自己家工作。”

是啊,嫁进大老板家工不工作重要么?

老邻居王阿姨,她儿子有本事,开公司赚大钱。现在去南方帮着带孙子,要是没去南方,她会跟以前一样整天在街坊邻居前面显摆。

要是晓蕾能跟韩总家儿子谈上,要是韩总家儿子成了我女婿,她凭什么在我前面显摆。

老李越想越合适,不禁笑道:“汪总,韩总,你们这一说我发现是挺合适的。要不我们做做工作,让俩孩子先见见面。”

很简单么,多大点事。

搞定亲家公,老韩欣喜若狂,紧握着老李手:“对,先安排俩孩子见个面。老李,这事比工作重要,从现在开始我就把你当亲家了。你也别再叫我韩总,别一口一口您,太生分,你也把我当亲家。”

(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