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刹不住的战车(求订阅,求月票)

第二百一十三章 刹不住的战车(求订阅,求月票)


                大鱼是一对夫妇,也就是说此行至少要抓捕两名嫌犯。

包括自己在内总共四个民警,一个要开车,其实只能算三个。

现在押着一个,接下来要抓捕两个,其中一个嫌犯还是女的。一车坐不下,就算能坐下三个人押解三个嫌犯也不安全。

江阳分队警力紧张,一个人不能抽调。

东海大局已定,可以让高亚丽把协查工作交给国税局干部,带两个民警开一辆车过来汇合。她是女同志,有她在女嫌犯就不会那么麻烦。至于东海的几个嫌犯,让留下的民警等手续到了让他们办取保候审。

打定主意,立即掏出手机给高亚丽打电话。

“你们不用急,我研究过地图,现在4点56,按这个速度赶到东华大概凌晨3点左右。三更半夜,旅馆都不一定能找到,连夜赶路第二天也没精神。我们准备在附近找个旅馆先住下,休息到凌晨两三点出发,到东华正好上班时间。”

韩博头看看被田成和王世健夹在中间的秦永文,用老家话继续说道:“我们快到两省交界,尽量找个靠主要路口的旅馆,确定下来给你打电话。东海距这儿不算远,两三小时车程,六七点钟路上有人,实在不行问问路。”

东海的任务顺利得难以置信,几个嫌犯注册那么多家公司,其实就两间办公室,并且挨一块。

几个年龄较大的嫌犯天天“上班”,一逮一准。

省厅和省国税局领导协调过,嫌犯公司所在区的公安分局和国税局非常帮忙。尤其区国税局,人家帮着对账,帮着一份一份核对发票。嫌犯明天办取保候审,取证工作可以交给其他同志,这里实在没什么事。

参与侦办这么大案件,高亚丽不想就这么去,接到新任务激动不已,脱口而出道:“韩所,放心吧,我们地图是一样的,只要在主要路口,一定能找到。”

“行,路上注意安全。”

结束通话,手机显示又快没电了。

长途加漫游,要是话费由个人承担,过去24小时的通话费用估计半年工资都不够。

打仗就是打后勤,枪炮一响,黄金万两。

公安是准军事化管理的政府部门,办理案件跟打仗差不多,一出动同样花钱如流水。

六十万看上去挺多,添置现代化办案设备花十几万,那么多人的车旅费、伙食费、通话费、住宿费,再加上出差补助,一天费用估计要四五万。

28案不用担心经费,六十万花完上级会帮着想办法。大不了“坐收坐支”,先花缴获到的赃款,然后拿发票冲抵。

26案只破了一半,想结案必须将主犯郝力抓来。

韩博盘算着抓郝力大概要花多少经费,给手机换上一块电池,刚重新开机,电话又来了。

“小韩,我赵东海,叶兆亮很配合,兄弟公安局很帮忙,嫌犯刘子俊、严玉山、蒋永会、杨友连和董小云已相继落网。另外三个不在家也不在单位,好像出差了,耿思园同志正在安排民警蹲守。”

从来没执行过正儿八经的任务,从来没出过远门。一执行就是这么重要的任务,一出来就抓这么多嫌犯,赵东海激动不已,话音都带着几分颤抖。

刘子俊是刘宗海的亲戚,北湖嫌犯全是他牵线搭桥介绍认识的,在整个犯罪链条中属于很重要的一环。

他不是白介绍,这边“下单”,他“接单”,然后一个一个找,把东海28家空壳公司需要的增值税进项发票分配给北湖的几个嫌犯,拿票面金额百分之零点五的“幸苦费”,一年非法谋利几十万。

换言之,他一样是主犯。

刘子俊落网,韩博松下口气。

至于尚未抓获的三个嫌犯,先蹲守。实在抓不到展开政治攻势,发通缉令,请兄弟公安部门一起做其亲属工作,敦促其尽快投案自首。

不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他们还能逃到哪儿去。经济犯不是杀人犯,他们应该不会执迷不悟。

“赵局,太好了。”

韩博朝吴永亮等人竖了个大拇指,笑道:“今晚组织审讯,明天重点调查开票企业。虚开金额巨大,估计要抓十个八个。你们先审讯,结果出来给我打电话,我向周处长汇报,争取明天上班确定第二批抓捕名单。”

下车时打电话问过,江阳那边已经开始抓第二批了。人手不够,从两个县局紧急抽调。

照这个趋势,到案件办结,几个分队加起来估计要抓百十号嫌犯。

韩打击,名不虚传。

赵东海感慨万千,见小单拿着一叠发票走进房间,急忙道:“小韩,我主要负责协调。让单晓俊同志接电话,接下来该怎么做跟他说。”

“小单在,正好。”

捷报频频,同车三人深受鼓舞。

说老家话,全能听懂。不用刻意下命令,吴永亮就找到一家地标明显的宾馆,把车停在门口,进去问有没有房间,住宿费大概多少。

他们能听懂,秦永文听不懂。

快到两省交界却不继续往前走,电话一个接着一个,似乎有准备头的迹象。

交代归交代,交代的也是实话,但交代的初衷可不是为立功赎罪。只要能东华,他们认为很严重性恨不得要枪毙的事根本算不上什么。

只要县里知道,县里肯定会接手,交点罚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怎么能不往前走,怎么能不去东华!

秦永文急了,用紧铐着的双手抓着田成胳膊道:“田警官,我要立功,我要举报,我想起来了,古银峰也给我开过发票,开一千多万。他不是东华人,去年才去的。有十几个皮包公司,开出去的票比钱跃冬多。”

早不交代晚不交代,偏偏在半路上交代。幸好韩所包里有一大叠空白手续,不然没手续怎么抓人。

田成25岁,一直在政保大队担任政保干事。

职责不少,比如负责校园政治保卫和有关的调查研究;负责校园政情基础调查,严密掌握各类人员政治动向,发现和控制政治上的各种非法活动;发现并查证各类政治嫌疑线索及问题,同反革命分子、特务、间谍和其他坏分子作斗争

保护国家安全,维护政治稳定,这些工作是很重要。关键思岗是个小县城,哪有什么反革命分子,哪有那么多敌特。

整天人浮于事,一点激情没有,不如去派出所当管段民警。

抽调到经侦中队就没打算去,不管经侦中队是不是临时的。又冒出一大鱼,憋足劲想干出一番成绩的田成乐了,为确保万无一失,冷冷地问:“他给你开的票呢?”

“田警官,你知道的,我没注册公司,我只是介绍,拿点好处费,没有账本。你让我想想,好像,好像,好像帮东山几家公司开的。没错,想起来了,一共四个公司,分十三个户头”

他记性不错,受票公司名称,虚开的大概金额,票上的货物名称,跟受票公司哪个人联系的,记得清清楚楚。

不过话又说来,在与李国茂三人合流之前,他主要介绍他人虚开,从中拿好处费,好不容易找到几个“客户”怎么可能忘。

田成示意王世健把赶快记录下来,等会儿请韩所给指挥部打电话,让指挥部的同志给东山方面发协查函,接着问:“秦永文,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老实。这么重要的情况你不可能忘,为什么不早交代?”

“田警官,我错了,我害怕,那会儿不敢交代。现在想通了,只有坦白才能争取到宽大。”

“古银峰什么地方人,平时住在什么地方,有没有他电话?”

这一问一发不可收拾,秦永文竹筒倒豆子似的一连交代出四个疯狂虚开增值税发票的人。

全有“业务往来”,票的去向一清二楚。

国税局这会儿没下班,省国税局协调,请受票企业所在地税务局连夜协查,是真是假几个小时便能水落石出。田成欣喜若狂,急忙下车给站路边接电话的韩博汇报。

“韩所,他说得有鼻子有眼,我感觉不是信口胡诌。”

李国茂兄弟和张冬梅不是东华人,过去大半年的增值税进项发票却有一大半来自东华。上亿,全秦永文帮他们在东华搞到的真票,并且只需要支付票面金额的5%,比北湖虚开给他们的便宜一个百分点。

韩博早预料到东华县虚开增值税发票问题严重,不然不会给周处长打那个电话。现在的问题不是秦永文有没有信口胡诌,而是他为什么这个时候交代。

地方保护主义,绝对是地方保护主义。

他生怕不去东华,只要把他押解到东华,他就有把握逃脱法网。

韩博猛然反应过来,紧盯着车内仍在给王世健交代的秦永文,轻描淡写说:“继续问,继续审。就在车上问,就在车上审。等他全交代完,实在没什么可交代的,再把他押解去,直接送我们县局看守所。”

田成糊涂了,一脸不解问:“不利用他诱捕?”

如果东华真是一个虚开增值税发票的窝,把他押过去极可能遇到一系列麻烦。何况厅领导说得很清楚,要是那边查不下去就整材料上报。

韩博不想冒险,抬头道:“不需要,有名有姓有地址,有没有他无所谓。”

领导这么决定自然有领导的道理,田成不想知道原因,只想好好表现将来案件办结能调出政保大队,急切说:“可是,可是,韩所,我不想这么去。帮帮忙,让别人押解,让我留下,我跟你一起去东华。”

政保干事就是做秘密工作的,他去能帮上忙,而且他培训过一段时间。

韩博想了想,同意道:“可以,等高亚丽三人到了,让南港市局的同志押解嫌犯思岗,你跟我一起去东华。”

“太好了,太谢谢。韩所,你忙,我上车接着审。”

这是一个新情况,必须向领导汇报。

韩博掏出手机,再次拨通周处长电话。

他们已经到了江阳,对面嘈杂,许多领导在相互问候,说话不太方便,等一分多钟周处长才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问起什么事。

正如之前所预料的一样,周处长凝重地说:“对,押来保险。小韩,你考虑得很全面。既然能考虑到这些,更要注意自身安全。嫌犯能抓就抓,要是时机不成熟就来。纵向这一仗打得很漂亮,连战连捷,接下来要往横向打。

那些受票企业不光让这个团伙虚开,同样有可能让其它犯罪团伙或犯罪分子虚开。省委和厅领导非常重视,我们专案组已经不再是一个单案专案组,已成为打击虚开增值税发票犯罪专项行动的主力。来之后接着查,专查涉案金额大的。”

拔出萝卜带出泥,这么查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让不让我去结婚?

韩博赫然发现好像登上一辆没刹车的战车,上车之后就停不下来。

别人可以诉苦叫冤,自己不能,因为这辆车是自己找的。不光自己停不下来,还把许多人一起绑上来了。只能往前冲,不能停,更不能后退。

ps:第一章,求订阅,求月票。(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