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二十章 留在基层(求订阅,求月票)

第二百二十章 留在基层(求订阅,求月票)


                ps:昨晚4000字大章,这章4500字,两章8500,今天就不三更了。

()

去东华县抓捕使用的是市国税局的车,荷枪实弹的抓捕组民警将四名嫌犯架下来,让市国税局稽查局领导简单问问,相当于“验明正身”,再押他们去厕所。

按照押解计划,越野车在前面开道,押解嫌犯的依维柯警车紧随其后,然后是押运证物的依维柯警车,陈所长和两名持微冲的民警坐省国税局的车殿后。

为确保万无一失,出发之后押解嫌犯的警车一路不停,过收费站、检查站都不停。不光嫌犯要去厕所,执行押解押运任务的民警同样要赶快去。

物证、会计凭证、账款、存折等查获的罪证一共八箱。

证物和嫌犯一样重要,何况里面有几十万现金,同样由专人押运。

两个民警一箱一箱往另一辆依维柯警车上搬,纸箱是柳下印刷包装厂生产的,上面贴着加盖“思岗县公安局”大红印章的封条,同车民警只负责警卫不得经手。

在其他省份,在过去几年查处的案件中,虚开金额四五千万就是大案要案。

刚从厕所出来被押上警车的几名嫌犯,随便一个虚开金额都上亿,给国家造成的损失都上千万,这是杀头的大罪,他们前脚已经迈进鬼门关了。

他们贪得无厌,罪有应得,死有余辜。

关键他们这一落网东华要出大名,本来就是公安部督办、国税总局领导作出过批示的大案,涉案金额又查出如此之大,堪称“共和国第一税案”!估计最迟明天上午,中央领导和省领导全会知道,能够想象到东华会迎来什么样的暴风骤雨。

抓捕时公安简单审问过,搜查时简单整理过缴获的增值税发票和账册,参与行动的稽查人员知道大概,一个个神色复杂、心惊肉跳,

嫌犯上车,两个民警看押一个。

嫌犯不光要戴手铐,还要戴上重犯才戴的脚镣,铁链从脚上系到手上,耿思源挨个检查,警告他们老实点,不许说话,更不许乱动。

韩博在押运证物的车里换穿警服,检查枪弹。

陈所长同样如此,一切准备就绪,二人拿起抓捕组带来的对讲机,来到各种车边。

吴永亮正在给越野车换牌照,小警灯已经磕在车顶上,廖宇飞正在与几位国税局领导握手道别,等会儿他一样坐开道车。

最后一份材料拿到了,材料上的第一个名字非常熟悉,谁能想到本应该稽查虚开增值税发票行为的稽查大队长,不光给违法犯罪分子充当保护伞,甚至参与虚开。

苏副局长气得咬牙切齿,另外几位领导探头看看,神情越来越凝重,一个个欲言又止。

“感谢几位领导的支持和协助,我们出发了,审讯结果出来我们会第一时间向各位领导通报。”

现在拿到的线索和证据材料触目惊心,但直觉告诉黄局长这极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想到这件事有可能造成的影响,黄局长紧握着他手道:“韩博同志,你们能不能等半个小时,这么大事,这么重要的情况,我必须立即向市委和省局领导汇报。”

秦永文一个“二道贩子”肚子里都有那么多东西,刚抓获的这几个家伙知道的更多。

只要他们一开口,到这个份上他们也只能开口,只能老老实实交代,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总之,他们一开口,接下来的查处工作会事半功倍。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韩博能理解市国税局领导的心情,关键东华市委市政府一介入,嫌犯就别想押解去了。28案虽然一样能够办结,但几个主犯不到案,感觉总是缺点什么。

嫌犯必须押解去,哪怕过几天再移交给你们。

事实上省厅正在移交的准备,另一名东华嫌犯秦永文正在从思岗看守所往江城押解的路上。

押解去,再让他们派民警去押解来,看似多此一举,对专案组对省厅乃至对省委省政府而言却意义重大。

我们下定决心、组织力量严厉打击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想方设法帮国家追损失。你们不仅不重视,反而在拼命虚开,这算怎么事。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成绩就是这么比出来的。

知道侦查组骨干全被抽调到其它案件上去了,省厅从江城等几个市局紧急抽调十几位审讯专家,正在省看守所抓紧时间研究案情,商讨审讯方案。周处长亲自坐镇,就等几个嫌犯押去开审。

这不是抢功,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功劳。

韩博摇摇头,一脸歉意说:“黄局长,对不起,我们不能再等了,必须立即启程。再次,各位领导,再见。”

同样是执法人员,可人家有枪,荷枪实弹,怎么拦,拦不住!

何况协助他们抓捕是国税总局的要求,只能让他们走,只能眼睁睁看着四辆车缓缓开出大院,消失在视线里。

车队开出市区,韩博终于松下口气,举起对讲机:“各车注意,各车注意,打开警灯警笛,打开双闪,时速80,保持60米以上安全距离,跟紧了,以防其它车辆插入。”

“二号车收到,二号车收到!”

“三号车收到,完毕!”

“四号车收到,四号车收到,完毕!”

时值下午六点多,路上车流量较大,韩博放下对讲机,举起扬声器话筒:“公安执行紧急任务,前面车请让一让,前面车请让一让。”

走一路喊一路,沿路车辆纷纷避让。

廖宇飞只看到与东华市国税局“交换”的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人员名单,不知道后面车上押解的嫌犯虚开出多少,更不知道第三辆车上押运的是什么证物,不禁笑问道:“如临大敌,草木皆兵。韩所,至于搞这么夸张吗?”

东华市委市政府领导这会儿应该接到汇报了,很难说会不会派人来追,谁也不知道前面会不会有人在堵。

车队没直奔江城,而是径直往西,打算从徽省绕道。

小心谨慎也好,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罢,韩博不想功亏一篑,放下扬声器笑道:“难得风光一次,你就让我威风威风。”

“特权思想。”

“廖科长批评得对,我真有点特权思想,要检讨,不过你得让我威风完再检讨。”

可能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一路畅通无阻,前面没人堵截,后面一样没发现追兵,车队安全抵达徽省境内。

周处长早有准备,事先安排一辆警车在两省交界处迎接。人家路熟,跟着走就行,不用再研究地图。

凌晨3点47分,车队终于抵达戒备森严的省看守所。

周处长一声令下,管教民警一拥而上,将四名嫌犯带到审讯室。省厅大案要案处的几位民警,检查证物箱上的封条,确认没撕开过的痕迹,签字接收。看守所领导热情邀请参与行动的干警进去吃饭,晚上就在所里休息。

小伙子幸苦了,小伙子这次不是给他们县局市局露大脸,是给省厅立下汗马功劳。

尘埃落定,周处长兴奋不已,拉开车门笑道:“小韩,走,我们也去吃饭。”

“周处,我跟同志们一起去食堂吃吧。”

“去厅里吃,吃完我们一起抓紧时间研究案情,准备材料。明天下午,应该是今天下午两点,景副厅长要给部领导、国税总局领导和我们省领导作专题汇报。”

“部领导亲自来?”

“出这么大事,他们能不来么。”

周处长一边示意司机开车,一边似笑非笑问:“小韩,你的能力和成绩有目共睹,不光有能力有成绩,而且有一股闯劲,厅领导对你印象不错,对调省厅工作感不感兴趣?”

“调省厅?”韩博愣住了,一脸不可思议。

“你在江城上的大学,有老师有同学有朋友,对江城很熟悉,机会难得,好好考虑考虑。”

“周处,您,您别开玩笑了。我,我哪有资格调省厅。”

“我没跟你开玩笑,今天上午,景副厅长专门跟我提过,委托我问问你的想法,征求你的个人意见。”

基层派出所,省厅,相差几级?

在侦办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之前,别说省厅,市局都很遥远,简直无法想象。

这个消息太突然,也来的太晚。

现在一切已走上正轨,已习惯基层的工作生活。对于未来,跟未婚妻已经有了一个非常美好浪漫的规划,如果上调省厅,一切全要被打乱。

再说今年才24岁,来省厅能做什么,跟吴忧一样天天坐办公室,天天整材料?

想进步,在基层一样有机会,只要能干出成绩。与其来省厅坐办公室,不如在基层踏踏实实干几年。

融入一个新环境不容易,韩博不想这么快换地方,更不想去做那些文字性工作,再三权衡了一番,苦笑着说:“周处,实不相瞒,要是毕业时能有机会分配到省厅,能在江城工作生活,我会高兴得睡不着觉。可是现在,我,我真舍不得离开思岗。

我们局领导、镇领导乃至县领导对我很关心,给予我许多机会、帮助和支持。在省厅24岁的副科不算什么,在思岗县局我是第一个,并且是实职副科,担任全县第一大派出所所长。

我不能辜负他们期望,我要为正在大搞经济建设的良庄保驾护航,要把良庄派出所建成全县、全市乃至全省公安系统的模范所,要尽快把从我手上逃脱的另一起特大案件主犯抓捕归案。”

居然不想上调省厅,这样的同志可不多。

周处长倍感意外,忍不住提醒道:“小韩,机会难得,你再考虑考虑。”

“谢谢周处,我不是不识抬举,我是感觉自己在基层才能发挥更大作用,我想在基层再干几年。”

年龄是个宝,他这么年轻,又打出一定名气,在厅领导那儿挂过号。现在不调省厅,坚持留在基层,领导对他印象会更好,想进步将来有的是机会。

更重要的是,现在上调省厅,某种意义上是看重他的专业素养,是敢打敢拼那股劲儿。

在基层锻炼几年,干几年派出所长。

这样的人才县局乃至县委领导一样会重视,说不定过几年提拔他为副局长,到时候看重的就是领导能力。

周处长微微点了下头,沉吟道:“人各有志,留在基层也好。将来要是有什么专项行动,完全可以临时抽调。”

“谢谢周处。”

“不用谢,我们有缘,也算上下级,能考虑的当然会帮你考虑。”

周处长笑了笑,意味深长说:“小韩,打击经济犯罪打出成绩是好事,对个人发展而言不尽然全是好事。‘韩打击’这个响亮的外号是在基层打击各种违法犯罪打出来的,好不容易打出来的名声,不能让领导和同行一听到‘韩打击’就想到原来是打击虚开增值税发票的那个。”

我首先是派出所长,然后才是经侦中队长。领导说得太有道理了,这么下去别人会以为我是搞经侦的,其它不懂,其实不会。

韩博深以为然,连连点头。

小伙子不错,一点就通,周处长暗赞了一个,不禁笑道:“我前几天才知道你打拐也打出一定成绩,你们思岗县局成立全省公安系统第一支打拐专业队,你是全省公安系统第一个打拐队长。

解救和遣返那么多被拐妇女,西南兄弟省份打拐办、公安厅和妇联对你们评价很高。你一直没跟单位联系,可能不知道,这段时间好几个西南省份县市公安局的同志,慕名去你们打拐中队,也就是你们良庄派出所,请求协助解救被拐到思岗周边几个市县的妇女。

公安部打拐办都知道你们,下月底,部打拐办要在西川省召开一个打拐工作会议,主要研究各省打拐工作如何协作。名单上有你,通知发到省厅许多同志糊涂了,不知道怎么事,后来才知道你们在打拐战线很有名气。”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这个名气打拐只占四分之一,打电话发传真占四分之三。

有线索没经费查,承办一起拐卖妇女超过十人以上的特大案件,居然没经费出省调查主犯下落,实在没办法,只能挨个给人打电话发传真请求协助。

公安系统很大,公安民警很多。

打拐圈很小,专业打拐的民警很少,全国加起来不超过两百个。专业案件当然要找专业的人帮忙,结果几个电话一打,几份传真一发,国内打拐同行全知道了。

没打拐专项经费,自己没钱,人家一样没什么钱。

电话交友,交一帮打拐的穷朋友。

在电话、在传真上跟人吹牛,你帮我,我也帮你,结果人家真找上门。肯定这么事,没第二种可能。

韩博啼笑皆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省厅只有一名专业打拐人员,手下没人一样没经费,平时负责整整材料,收集线索,做一些协调工作,有专项行动时再从各单位抽调警力。

周处长对这些情况很清楚,想到小伙子给厅里立这么大功,不能就这么让他去,若有所思说:“我们是打拐案件的拐入地,你们打出名气,今后找你们帮忙的同行少不了。明天我帮你争取争取,看能不能争取到一笔经费,最好再争取一辆车,专门用于协助兄弟公安部门在江北地区解救被拐妇女。”

抓郝力要花钱,搞“平安良庄”建设要花钱,谁会嫌钱多?

韩博欣喜若狂,急忙道:“谢谢周处,谢谢周处,如果有专项经费,我们一定会协助好。当然,没有专项经费我们一样会协助,想方设法协助。”

ps:推荐一本老基友的老风水大相师,简介下有直通车,感兴趣的友可以去看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