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冰山一角

第二百二十二章 冰山一角


                省厅领导和省国税局领导正在路上,平江市局和国税局领导竟然先赶到酒店。

要给厅领导准备汇报材料,要关注审讯进展,尤其在强大政治攻势面前刚开口的秦永文;要研究分析刚从李国茂兄弟及张冬梅租住小区查获的增值税发票、会计凭证和开票资料等证据;要等北湖分队消息,他们一小时前下火车,已按预案以三人小组为单位分头行动

韩博忙得焦头烂额,实在没时间接待。

好在有乔副局长,他是“带队”领导,他的工作就是负责协调,负责跟兄弟公安部门搞好关系。

吴忧是省厅大案要案处主任科员,级别比乔副局长还高,上传下达、协助协调,本来就是他的工作,一样要参加接待。

汇报大概案情,介绍侦办进展。

虚开金额超过2亿,至少有四分之一流向平江,已掌握的平江受票企业高达400多家。犯罪分子之猖獗,涉案金额之大,偷逃国家税款之多,触目惊心、骇人听闻。

厅领导乃至省委领导今晚就到,平江市局万副局长不想再耽搁,用商量的语气说:“兴旺同志,吴忧同志,省政法委池记到平江之后极可能会来专案组慰问参战民警,实地了解情况,亲自听取汇报。我们市局不光要协助你们侦办,并且要做好省委领导在平江期间的安全保卫工作。

这里鱼龙混杂,我们安保工作不太好做,你们的保密工作一样不好做。新的办案地点我帮你们选好了,武警支队招待所,很清静,各方面条件不比这儿差。武警执勤,保密工作有保证,还可以协助看押嫌犯。”

武警支队归市局管,搬武警支队招待所岂不是要接受你们领导。

新庵公安局为什么砸锅卖铁支持侦办28案,不就是想在出成绩的同时搞点经费。明天一早要查十几家受票金额超过百万的平江企业和外贸公司,这个时候能搬到你们眼皮底下去?

你职务级别比我高,但你管不到我。

乔副局长本来就比较强势,怎可能答应这个要求,一脸为难地说:“报告万局,我们不是不想搬,是已经安顿下来了想搬也搬不走。包括北湖在内,现在有三十几个小组在七个省市的几十个区县执行抓捕或押解任务,公布的是401房间两部电话的号码。没法搬,真没法搬。”

小县城的公安局为什么这么积极,不就是为了搞点经费么。

平江经济发达,涉案企业又那么多,他们穷疯了绝对不会错过这个“发横财”的机会。

上级指示涉税金额百万以下的移交,专案组是负责具体侦办的临时单位,到底移不移交他们完全可以打马虎眼,比如我不查一下怎么知道涉税金额是不是上百万。

国税只是企业应交纳税收的一部分,这不光涉及国家税收,一样涉及到地方政府的税源,涉及到成百上千乃至上万人就业。

思岗县公安局张局长都知道涉案企业要查,但不能把企业查倒闭,平江市公安局岂能任由他们在自己辖区乱搞。

市领导已经知道了,态度非常明确。

平江的查处工作必须在平江市委市政府领导下进行,既要打击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追流失的税款,维护国家税收秩序,同样要顾全平江经济发展大局。

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先把案件管辖权拿到手,至少要把专案组纳入平江市局视线。

现在的问题是这帮“穷鬼”不是拿着鸡毛当令箭,是拿着尚方宝剑。

公安部督办、国税总局领导作出过批示、省厅正处级侦查员亲自担任专案组长,且要求各市局抽调高学历的侦查和财务人员加入专案组,在侦办的同时接受培训,很支持很重视。

想让他们不耍滑头,光放低姿态不行,看样子要出点血。经济案件,涉及那么多企业,罚金少不了,羊毛出在羊身上,反正不用市局花经费

万副局长权衡了一番,微笑着说:“兴旺同志,电话号码公布了可以再公布。可以先去武警支队招待所设个抓捕指挥部,一切安排妥当再重新公布,那边启用这边撤,只要衔接好就不会出问题。

费用方面不用担心,这边交给平中分局善后,那边由市局最后结算。我们不会干涉你们侦办,只会提供协助。省厅刚下达一份通知,我们市局有同志要加入你们专案组,在平江的协助协调工作由他们全权负责。”

换作以前,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但现在不是以前,现在是省厅专案组,我们有专案经费。

六十万花完,向领导汇报。

查出的涉税金额已高达2亿,办理这样的大案根本不用担心钱,用多少花多少全实报实销。

大领导打大算盘,小领导打小算盘。

乔兴旺干那么多年新庵公安局副局长,大场面没见识过,小场面见识不少,不会上这个当,依然摇摇头:“万局,这不是经费的事。案情复杂,侦办压力大,我们现在是争分夺秒,外面的同志已经十几天没睡过好觉,一刻不敢松懈,搬来搬去影响工作。”

老滑头,很难缠。

不过可以理解,他们那样的小县局,穷得连干警工资都发不出,怎么会轻易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继续跟他打官腔只会浪费时间,万副局长干脆使出杀手锏:“兴旺同志,侦办这么大的案件经费不能没保证,涉及到我们平江那么多企业,几名主犯是在我平江落网的,我们平江市局也要出一份力。二十万,支持二十万,就当我们市局同志加入专案组的培训费。”

到手的钱才是钱。

乔兴旺心动了,一脸尴尬说:“万局,您太客气了,不过正如您所说,专案经费确实挺紧张的。您稍等,我去隔壁跟我们专案组的几个骨干商量一下,搬家这么大事要征求他们意见。”

搞什么,居然要跟部下商量。

万副局长打心里瞧不起这个见钱眼开又没魄力的副局长,装作没事人一般同意道:“去吧,不过要快点,厅领导和省国税局领导马上到,不能让他们看到这边乱糟糟的。”

丢人丢到家了,吴忧真羞于跟乔兴旺为伍,正准备打个哈哈,乔兴旺被正主儿堵在门口。

“各位领导,不好意思,审出一条新线索,我先向乔局和吴科长汇报一下。”

韩博是真正的争分夺秒,不仅顾不上两位平江市局的领导,连正在路上即将抵达平江的省厅领导都顾不上,急切说:“乔局,发现一个重要情况,抓捕工作从现在开始由石峭同志指挥,归家豪同志负责调查涉税金额较大的十几家平江企业。田成、吴永亮和王世健同志跟我一起押解嫌犯秦永文立即去浙省。”

“这么急!”

“我给周处打电话请示汇报过,周处同意了。”

韩博拍拍吴忧胳膊,接着道:“汇报材料在小余电脑里,吴科长,麻烦你检查一下,等会代我向景副厅长汇报。”

吴忧刚张开嘴巴,两名干警已经将嫌犯押出房间,吴永亮正双手提着行李问:“韩所,我们开哪辆车?”

“警车,越野车挂的地方牌照,出省不太方便。嫌犯的车再搜搜,确认没什么遗漏晚上让来押解嫌犯的同志一起开去。”

“是!”

“各位领导,对不起。乔局,吴科长,这里麻烦二位了。”

韩博举手敬礼,从另一名干警手中接过电脑包,背到肩上带着嫌犯急匆匆走了。

发号施令,能给周健康打电话,听口气景副厅长原打算要听他汇报。怎么事,难道这里不是姓乔的说了算。

万副局长一头雾水,国税局庄局长同样百思不得其解。

两位领导紧盯着自己,吴忧不得不苦笑着解释道:“报告万局,报告庄局长,刚才是我们专案组的具体侦办负责人韩博同志。他来自思岗,是思岗县公安局的一位派出所长,同时兼任思岗县公安局经侦中队和打拐中队中队长。

本科学历,有律师资格,有能力,有工作经验。线索他发现的,具体工作一直是他在负责。二位领导或许不信,专案组参战民警侦办虚开增值税发票案件的业务技能都是韩博同志培训出来的。”

现在培训专案组干警,马上要培训全省搞经侦的干警。

你们江南人不是瞧不起我们江北人么,乔兴旺忍不住补充道:“良庄镇跟我们新庵的柳下镇交界,以前良庄一直归我们新庵管,两个镇相距三四里。小韩同志说是思岗人,其实就是我们新庵人,我们新庵的人才。”

大言不惭,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吴忧彻底服了,急忙找了个检查汇报材料的借口闪人。

一招鲜,吃遍天。

这次让你们出了个风头,有什么了不起的。

不是我平江市局没人才,是我们之前没重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不就会计么,组织几个培训培训,学学税务方面的法律法规,将来会比你们更专业。

万副局长懒得听这个从小地方来的县公安局副局长吹牛,直言不讳问:“兴旺同志,具体侦办负责人走了,搬家的事你能不能作主?”

平江要查,江南另外三个有钱的市一样要查。

你们开个“好头”,另外三家不能没点表示。一家二十万,四家就是八十万。那些小鱼小虾本来就要移交给你们,这八十万不要白不要。

有钱就可以添置办公设备,笔记本电脑、小摄像机、台式电脑、扫描仪、打印机、复印件、传真机挑最新款的买,案件办结,跟思岗两家一分,局机关和基层所队的办公设备能整体上一个新台阶。

这只是刚刚开始,几个主犯的违法所得已查获三百多万,其它的正在追查。

外地的小鱼小虾只能移交给外地公安部门,安乐和南港的小鱼小虾在家门口,绝对是专案组查处。把案件办好,涉案企业和涉案人员移送检察院,检察院起诉,法院宣判,罚金返还,一家搞一千万不是很难。

形势一片大好,乔兴旺心情从未如此舒畅过来,嘿嘿笑道:“能,本来就是我作主,小韩只是负责具体工作。”

“能作主就下命令,搞快点,争取一小时搬完。”

“是。”

与此同时,韩博正在车上继续给周处长打电话。

“在平江和东海缴获的所有发票中,有57份虽然来自16个公司,但基本上可以确定发票全购自同一个县的同一个税务所。换言之,该税务所辖区内至少存在16个专门从事虚开增值税发票犯罪的企业。周处,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问题极可能比我们想象中更严重。”

抓获刘叶二犯,确认涉税金额高达两千多万,厅领导非常重视,感觉这是一起大案要案。

查到平江,抓获李国茂兄弟和张冬梅三明主犯,确认涉税金额居然高达两亿,厅领导不是重视是震惊,第一时间向省委和公安部汇报。

意外落网的秦永文一开口,缴获到的发票一比对,之前那些竟然是冰山一角!

案件越办越大,顺藤摸瓜查出来的问题越来越严重。照这个趋势,不是公安部督办,估计要惊动党和国家领导人,要由中央纪委和国务院牵头查办。

周健康心惊肉跳,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景副厅长从他手上接过手机,斩钉截铁命令道:“韩博同志,不要担心,不要有顾忌,省厅是你们的坚强后盾。先根据现有线索及证据抓捕秦犯的上线,大鱼落网之后立即安排民警将其押解来。你留下展开侧面调查,一有结果及时向省厅汇报。”

厅领导的言外之意很清楚,先抓大鱼,先确保把大鱼抓来。

与大鱼有关的线索秘密查证,将当地普遍存在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行为整理成材料,交给有权管、能管得住的上上级去操心。

这是最好的结果,专案组总共这么多人,能打硬仗的更少,战线拖这么长,后继无力,查不下去了。且不说钻到虚开增值税发票犯罪的老窝里调查,会遇到什么样的阻力。

韩博点点头,保证道:“请景厅长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保证把嫌犯抓捕并安全押解来。”

ps:更新晚了,请各位兄弟姐妹见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