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零九章 越办越大(求订阅,求月票)

第二百零九章 越办越大(求订阅,求月票)


                大后方正在抽调警力,宁所长正在准备车辆。

第二梯队最迟下午两点启程,晚上七点半左右能抵达平江市。送对账查账的国税局业务骨干来,顺便把嫌犯押解去。

五个半小时之后汇合,转移来转移去太麻烦。

人生地不熟,一时半会儿也没地方可转。干脆把酒店四楼十几个房间包下来,就地审讯,就近侦办。

三名干警押着宋小飞去搜查李国茂兄弟租住的小区尚未来,又有三名干警把胡辰带下楼,去查扣其商铺内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相关物证、证、会计凭证、记账本等证据材料。

内行看门道,外行只能看热闹。

从江北带来的嫌犯关在最里面的416房间,两名司机看押。

年轻的派出所长在408房间审讯嫌犯,405、406和407三个房间一样在审讯。主审的民警一个都没出来,负责记录的民警进进出出,不断把最新情况汇总到401和402。

这两个标准间床铺全搬出来了,把另外几个空房间的桌搬进去。请酒店电工帮忙从隔壁几个房间临时拖来五六根电话线,布置成两间办公室。

401房间的几部电话此起彼伏响个不停,省厅刑侦总队大案要案处的小吴和两个民警一直在打电话接电话。

401对面的402极具现代化气息,几张桌拼在一起,桌上两台笔记本电脑,他们自己有拖线板、调制解调器和一台崭新的扫描仪。

两个民警熟练的把六名嫌犯身份证、驾驶证、银行卡,刚拍的照片,刚从下面轿车里搜出来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等证据,一份一份扫描进电脑,通过国际互联网实时传输专案组挥部。

这只是一支“先头小分队”。

后续部队晚上到,另外三个分队正在三个省市执行同样任务。

民警如此专业,装备如此先进,平江分局拉不出这样的阵容,办不了这种专业性极强的经济犯罪案件,估计市局也够呛。

他们居然来自江北地区两个县公安局,太夸张,太离奇,太不可思议。马副局长不明所以,彻底被震撼到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三名主犯落网,顺带抓获三名同案犯。

案件是“韩打击”办的,不过“带队”的不是他。领导只要抓重点,具体工作具体人去做,要是事事亲力亲为,领导还是领导么。

乔副局长心情无比舒畅,作为“带队”的副局长他确实有理由舒畅,推开403房门,不无得意笑道:“经济犯,一个比一个狡猾,第一批嫌犯落网时审大半夜,站门口等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马局,进来坐会儿,进来喝口茶。”

公安部督办的案件,分局要提供协助,同样要按惯例搞清楚情况。

刚才同他一起在楼下吃饭时,打电话从刑警大队叫来两个民警,正在407和408旁听。他们或许连增值税发票有什么用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能不能听出个一二三四。

马局头看了一眼,不动声色说:“行,先坐会儿。”

领导不参与侦办但拥有知情权。

他们二位刚坐下,一个民警敲门进来汇报:“报告乔局,浙省的一名嫌犯已落网,兄弟公安部门正在审讯。向天宇副组长打听过,今晚8点左右有一趟经过柳下的长途客车,他们打算押解嫌犯搭乘该过路车返。”

抓捕计划研究过四五天,一心立功赎罪的刘宗海和叶兆亮天天给同案犯打电话。几个同案犯在什么位置、这些天在做什么、“生意”怎么样,抓捕组了若指掌。

抓捕成功,意料之中的事。

乔副局长满意的点点头,微笑着问:“证据呢,有没有拿到其犯罪证据?”

“人赃俱获。”

“好,有证据就行。”

民警好奇的看了看马副局长,接着汇报道:“东海的几个嫌犯全为退休人员,在铁的证据面前对协助五名主犯购买、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供认不讳。鉴于他们年龄较大,其中一人患有心脏病,且畏罪潜逃可能性较小,高亚丽同志建议特事特办,允许他们办理取保候审。”

最怕的就是有病的和年龄大的嫌犯。

身体不好,经不起折腾,要是在押解路上或看守所里出问题,亲属极可能胡搅蛮缠。

从思岗挖过来的小姑娘不错,考虑得很全面,乔副局长同意道:“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可以特事特办。不过该走的程序一个不能少,你跟韩博同志汇报一下,请他尽快落实。”

什么尽快落实,韩所已经给宁所打过电话,手续正在办,明天一早就能通过长途车带到东海。

民警再次立正敬礼,强忍着退出房间。

大概情况搞清楚了,韩博将审讯工作交给归家豪,走进401房间,苦笑着说:“吴科长,计划不如变化,东海去不成了,北湖暂时也不用去。”

“有新情况?”

“你看看。”

韩博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吴忧接过一看,惊问道:“8、9、10、11和12月份,短短5个月内虚开出这么多,怎么可能!”

“这只是李国茂虚开出去的,张冬梅虽然小学毕业没什么文化,干起这个却比有点文化的嫌犯更在行更疯狂。幸好我们发现的早,如果发现的晚,光她一个人虚开出去的金额极可能会上亿。”

“什么计划。”

韩博简单介绍李国茂兄弟交代的情况,介绍其中一个嫌犯秦永文的来历,吴忧惊呆了,指着电话道:“汇报,赶快汇报,你亲自向周处汇报。”

“行。”

“顶头上司”显然一直在等消息,电话嘟一声就接通了,刚说完“报告周处”,周处长便在电话那头热情洋溢说:“小韩同志,幸苦了,首战告捷,干得漂亮。前期准备工作也做得非常好,充分利用高科技,效率很高。我刚安排人把你们用电子邮件发过来的嫌犯照片和一些证件材料打印出来了,等会儿向厅领导汇报”

现在可不是向厅领导汇报成绩的时候。

韩博深吸一口气,凝重地说:“周处,我们在审讯和取证中发现两个新情况,几个嫌犯比我们想象中更疯狂,案情比我们预料的更复杂。”

案情复杂就意味着侦办难度加大,周处长心中一凛,急切问:“什么新情况?”

“从去年8月至今年1月,嫌犯李国茂李国宇兄弟通过二十几个老乡、亲戚和中间人,共虚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279份,票面金额超过4000万。光给平江市的6家外贸公司就虚开出1700多万元!”

“进项不够,同时为谋取更多利润,李国茂兄弟和张冬梅联系上今天抓获的另一名嫌犯秦永文,他们采取伪造证件,虚假手续,骗取注册;无货交易,真票虚开,假票抵扣;寻找替身,幕后操纵,遥控指挥等作案手段,在不同地区注册或控制多个企业,操纵‘产业链’实施虚开。”

“这种‘产业链’式的虚开方式,对该团伙的好处在于可以采用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立即对该环节上下游企业实施注销或恶意走逃,断开链条,加大税务机关及我公安机关固定证据链、深挖幕后主要犯罪嫌疑人的难度”

刚落网的几名主犯,在短短六七个月内居然虚开出至少1亿6千万以上增值税专用发票。涉及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受票企业超过1500家!

并且越来越专业,一环套一环,其作案手段不知道比刘宗海狡猾多少倍。

另一名嫌犯秦永文因偷税漏税曾被处理过,在与李国茂等人合流前,在浙省老家一样疯狂虚开。李国茂等人在编织这个“产业链”之前和期间所开出的发票,有一大半是他提供的,能够想象到他的犯罪行为有多么严重。

案件越办越大,周处长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沉吟道:“韩博同志,你继续审,我现在就去向厅领导汇报,汇报完之后给你打电话。”

“是!”

ps:刚才电路有问题,总跳闸,更新晚了,敬请见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