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零四章 出击(二)

第二百零四章 出击(二)


                第一阶段抓捕,第二阶段全面清查,第三阶段审核案件,该移交移交、该移交移送第一阶段最重要,第二阶段工作量最大,第三阶段文字性工作最多。

为提高效率、节省经费,第二阶段设立东海、江阳和北湖省相阳市三个办案点,租个地方或包下一家小旅馆地就近取证,新庵人武部民兵训练基地既是江北地区办案点也是专案指挥部。

四管齐下,齐头并进,省得把宝贵时间和经费浪费在路上。

思岗县公安局副局长赵东海去北湖,新庵县公安局副局长乔兴旺去江阳,负责抓捕及后续侦查的协调,具体工作由正副抓捕组长及侦查组长负责。

东海涉案企业不多,主要是去请东海国税部门协查五名主犯设立的28家空壳公司发票申领和使用情况。由刚加入专案组的南港市国税局稽查局综合选案科曹逸冰科长协调,侦查组副组长高亚丽带队取证。

新庵县公安局柳下派出所长兼经侦中队长宁益安熟悉新庵思岗及周边情况,留守指挥部负责江北地区涉案企业的侦查,同时为另外三个办案点提供后勤保障

今天才知道有个响亮外号的小伙子,接下来几个月大多时间估计要在旅途上过。别人不需要来跑,他作为具体侦办工作的负责人要一个办案点一个办案点跑。

事无巨细,该考虑的全考虑到了,甚至制定出一份时间表。

督办案件,限时限人办结,自然早一天结案早一天好。周处长很满意,调整后的新方案不出意外获得通过。

能打硬仗、能啃硬骨头的参战民警昨晚全见过。

今天去专案指挥部报到的要么是配合查账的“会计”在周处长眼中国税干部全是会计,要么是对经济案件不熟悉只能帮着抓抓人、跑跑腿的普通民警,见不见无所谓,更没必要去送行去搞什么誓师活动。

周处长勉励了一番,留下一句“有什么事让小吴给我打电话”,午饭都没在新庵吃就赶在第一批参战干警前面“出发了”。

专案组长打道府,协助专案组长彻查的徐处长自然没留下的道理。把这边的事一股脑全交给廖宇飞,一样早早返还江城。

到民兵训练基地,大厅门口摆着三张桌子,桌子前站满等着登记的人,有男有女,有穿警服的、有穿税务制服的、有穿便服的。行李要么提在手上,要么放在脚边,显然是刚从新庵县公安局接过来的新同志。

保密工作必须贯彻落实,原单位只能把他们送到新庵公安局,原单位领导甚至不知道抽调他们来做什么的。

“同志们,不要急,不要乱打听,排好队,登记好拿钥匙把行李送到三楼房间,9点45到一楼大会议室集合,学习保密纪律,然后分组安排工作”

刚从新庵买电脑来的老宁站在大厅门口扯着嗓子训话,眉飞色舞,意气风发,刚来的新同事真以为他是这里的最高领导。

韩博把车钥匙递给提着行李迎面而来的吴永亮,头道:“廖科长,这边麻烦你帮着协调一下。我现在就出发,手机准备了四块电池,24小时开机,有什么消息及时沟通。”

参与查处过几起税案,跟公安也合作过,这么合作是第一次。

说走就走,廖宇飞有些意外,不禁问:“现在出发?”

韩博抬头看看二楼,朝一直等命令的抓捕组民警打了个手势,从吴永亮手中接过行李笑道:“两个嫌犯已羁押五天,不能再拖了,必须尽快行动。”

人家当公安抓犯罪分子,自己当公安整天坐办公室写材料。

机会难得,吴忧不想错过,脱口而出道:“韩所,我跟你们一起去。从现在开始,我24小时跟着你,不然周处有什么指示我没法儿传达。”

“大钦差”走了,留下他这个“小钦差”,他想去哪儿谁还能拦着。

这边刚答应,归家豪、耿思园和小颜等几名干警已把刘宗海、叶兆亮押下楼,从排队等候登记的人身边经过。

嫌犯而已,来报到的公安见多了。

税务部门的同志极少见过这阵势,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大厅门口一阵骚动。

“韩所”

“先把他们带上车。”

刘宗海押上商务车客车,叶兆亮押上考斯特客车,侦查组几个民警上车帮着看押,耿思园确认嫌犯没事,从挎包里取出一份南港市局早上传来的花名册,请示道:“韩所,要不要等宁所他们登记完?”

“不用了,直接点名。”老宁主要登记税务人员,韩博不想浪费时间。

“是!”

要同时去四个地方执行抓捕任务,按照要抓捕嫌犯的数量及难度,确定四个抓捕小组的人员数量。

抓捕组长耿思园去北湖,要抓捕的嫌犯最多,需要的人也最多。抓完要把嫌犯押解来,人手不足不安全。

他捧着花名册走到大厅前,大声宣布道:“同志们,请静一静,我是19970228案专案组抓捕组长耿思园,根据上级命令,将率队出省执行抓捕任务,请点到名的同志带上行李到我左手边集合。”

0228案是什么案,税务局的同志糊涂了,一个个面面相窥。

紧急被抽调来的南港公安民警虽然不知道0228案是什么性质的案件,但看这架势就知道一定是大案要案,不然上级不会命令他们来安乐接受完全陌生的同行指挥。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参与侦办大案要案的,大家伙兴奋不已,生怕点不到自己名字。

“黄劲伟。”

“到!”

“聂宏静。”

“到!”

“高彦德。”

刚来报到的二十个民警,点到名字的有十二个。

一个个喜形于色跑到左边,很默契的按高矮个排好队,行李统一放在身后。

第一批同志要出发,老宁顾不上耍威风了,急忙让后勤组民警去拿装备。一个人一副手铐,三个人一部对讲机,一人一本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侦办指南,当着来报到的两市税务局同志面分发。

经费早上已经领了,不光有现金,一个组长还有一张银行卡。

现在搞“金卡工程”,拿一张卡就能在取款机上取到钱。柳下只有一个取款机,方不方便体现不出来。大城市多,到那儿就知道很方便,不像以前要汇来汇去那么麻烦。

北湖太远,要坐大客车去江城换乘火车。

同他们来报到时一样需要保密,租好的大客车不开到民兵训练基地,坐考斯特客车去新庵长途汽车站再换车。

“赵局,祝你们一路顺风。”

调到公安局,当这么多年副局长,一直负责后勤财务,一直窝在思岗,从来没出过这么远门,从来没执行过正儿八经的任务。

终于可以出去见见大世面,赵东海很兴奋,紧握着他手不无激动地说:“小韩,我们先走一步,也祝你们一路顺风。”

乔局同样兴奋,不等韩博开口,放下行李笑道:“老赵,你们是先走一步,但绝对在我们后面到。”

“这倒是,我们路途远。”

这边握手道别,那边归家豪在点名,剩下的八个民警又点出六个。只剩下两个没点到,二人急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小单感觉很好笑,忍不住说:“别急,有你们的任务,去东海,去大城市。”

去江南的人齐了,装备全搬上车。

为确保没拉下什么东西,老宁跟送去北湖的同志一样,捧着清单爬上商务车一件一件仔细核对。

“韩所,家里尽管放心,你们一得手,后续人员立马跟上。”

“有你在,没什么不放心的。”

他俩在车外握着道别,刚紧急抽调过来连坐都没机会坐下,一口水都没能喝上的几个干警糊涂了,好奇问:“同志,跟领导说话的是谁?”

孙晓杰一样被问糊涂了,探头看看问:“哪个领导?”

“年龄大的领导,年轻的当然不是。”

明天要抓捕的有一个女嫌犯,必须去一个女同志,杨玮妍扑哧一笑:“大哥,你搞错了,年龄大的是领导,年轻的一样是领导,而且是这里现在最大的领导。”

“怎么可能!”

“他是你们南港人,我们全要听他指挥。”

“我们南港人?”

杨玮妍绘声绘色介绍起“韩打击”,介绍正在侦办的是一起什么案件。正说着,商务车跟着换上地方牌照的越野车和嫌犯的桑塔纳缓缓开出民兵训练基地大院儿。

韩博没开车,也没坐副驾驶,同看押嫌犯的小颜一起坐后排。

在江南活动的三个主犯能不能顺利落网就靠身边这位,一向最讨厌别人在车上吸烟,今天却一反常态帮嫌犯点上一根,顺手打开烟灰盒。

“刘宗海,叶兆亮很配合,愿意立功赎罪,现在就看你的表现。”

公安部都知道了,昨晚来那么多大官,刚才院子里那么多警察和税务,要是不配合真可能要上刑场,真可能死路一条。

刘宗海不想死,怕的要死,急切地说:“韩警官,我配合,我立功赎罪。我保证帮你抓到李国茂、李国宇和张冬梅,只要他们人在江南,一接到我电话肯定会见面。”

“打电话知道该怎么说?”

“知道,归警官和耿警官让我练了好多遍。他们相信我,他们不会起疑心的。”

既要吓唬一样要哄。

韩博点点头,循循善诱说:“只要有立功表现,定罪量刑时自然会酌情从轻。进去之后好好表现,先争取减刑,然后假释。你跟李国茂李国宇兄弟不一样,有立功表现,坐不了几年牢。出来之后重新开始,其实你以前的印刷包装生意做得不错。”

“韩警官,我鬼迷心窍,我一时糊涂,正经生意不好好做,我,我,我现在真后悔。”

“现在后悔不算晚。”

韩博拍拍他肩膀,语重心长:“陈二头的案子你应该听说过,你们老乡,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被判死刑。94年夏天被捕,年底枪毙95年,东广湖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特大案,主犯跟陈二头一样枪毙。

他们虚开的金额比你多不了多少,所以说要珍惜政府给你的这个机会。要是不老实,要是跟我们公安机关耍滑头,其下场会跟他们一样,从严从重从快。你今年才37,家里有两个孩子,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和家庭开玩笑。”

陈二头的案子太有名,陈二头被枪毙全省都知道。

正因为知道搞不好会被枪毙,才没跟人家一样注册几个公司瞎开,才跟做生意一样“有进有出”。没想到性质是一样的,公安不管你赚到多少,只看虚开多少。

刘宗海这几天心惊肉跳,没睡过一个好觉,怎么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又信誓旦旦保证道:“韩警官,请你相信我,我珍惜政府给的机会,感谢政府,感谢韩警官你,感谢归警官,感谢耿警官”

:第一章,求订阅,求月票。

今晚依然一章,第二章明天中午11点左右更新,请各位友见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