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一十章 “全国第一税案”

第二百一十章 “全国第一税案”


                计划又一次不如变化。

本以为抓捕行动结束就可以顺利进入第二阶段,最迟后天下午就能对源头虚开企业和众多受票企业展开调查。没想到诱捕出一网大鱼,抓捕清单上的涉案人员数量增加二十多个,取证工作比之前更难压力更大。

兵贵神速,第二波抓捕行动必须尽快展开。

归家豪和石峭正在做李国茂兄弟工作,让他们老实点、好好配合,给二十几个同案犯挨个打电话,要将“诱捕”进行到底。

要抓人首先要有人,专案组看似人不少,真正能打硬仗的就平江、北湖两个分队。

去浙省抓捕的分队总共三个人,一个抓捕组副组长、一个侦查组民警和一个昨天中午编入抓捕组的南港市局“实习生”;东海分队九个人,侦查组三个、抓捕组四个、证据组一个、国税局干部一个。

去北湖执行任务的分队仍在路上,原定的抓捕任务都没完成,短时内根本指望不上。正在平江的同志忙得焦头烂额,要收集整理及固定证据,要对十几个受票金额超过200万的平江企业展开调查。

给他们虚开增值税发票的嫌犯落网了,一旦收到风声他们极可能串供、销毁证据、安排一两个无足轻重的人当替罪羊乃至潜逃。

战机稍纵即逝,必须争分夺秒。

韩博紧急联系张局和新庵范局,向大后方求援。

“名单已经传到专案指挥部,一共27个嫌犯,在省内外17个市县。姓名、性别、年龄、大概位置、工作单位、联系方式和体貌特征全有。归家豪同志和石峭同志已就地设立抓捕指挥部,两部电话24小时有人值守,随时提供情报支持。”

抽调几个有异地抓捕经验的民警而已,反正花得是专案经费。

这种既不需要局里掏钱又能出成绩的好事范局可不会错过,毫不犹豫答应道:“小韩,别急,我现在就安排人准备抓捕手续,帮你们从刑警队和各派出所抽调民警。一共27个,我新庵负责17个,剩下的10个交给你们张局。”

“谢谢范局。”

“不用谢,联合侦办,应该的。”

跟两位局长说好,给老宁打电话,请他赶快帮两个县局帮忙执行抓捕任务的民警准备经费。让归家豪负责思岗县局要抓捕的十个嫌犯,石峭负责新庵县局要抓捕的十七个嫌犯,好不容易安排妥当,周处长电话到了。

展开行动第二天,已查出涉税金额高达1亿6千万。算上他们之前虚开的和刘宗海叶兆亮二人虚开出去的,已超过2亿!

接着往下查,不知道会查出几亿。

周处长相信自己兼任组长的“28”专案组,正在侦办的极可能是“全国第一税案”!

压力不小,同时很激动很兴奋,说话一向慢条斯理,现在语速却很快,连称呼和自称都发生了巨大变化。

“小韩,我周健康,我正陪同景副厅长和省国税局庞局长在赶往平江的路上。有几件事交代一下,你准备纸笔,做一下记录。”

副厅长和省国税局长亲临,韩博吓一跳,急忙道:“报告周处,我手边有纸笔,随时可作记录。”

“好。”

周处长下意识头看了看景副厅长,简明扼要说:“第一件事,鉴于案情复杂、涉案金额巨大、涉及企业众多、涉及范围较广,部领导指示我专案组集中力量,重点打击疯狂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犯罪团伙,重点侦查受票金额上百万的涉案企业。

其他涉案企业整理出一份名单,准备好相关证据材料及线索,上报至省厅,省厅梳理一下再上报公安部。部里将联合国税总局统一部署,组织受票企业所在地区的公安及税务部门,在各级党委政府领导下统一收网。”

案件太大,涉外范围太广,涉案企业太多。

良庄派出所搞不定,思岗新庵两个县局搞不定,省厅一样搞不定,只能由公安部和国税总局统一部署,统一收网。

从李国茂开口的那一刻,韩博已经顾不上再打利用侦办经济犯罪案件,搞点经费去抓案主犯郝力的小算盘了。考虑的是怎么办结案,怎么收场。

移交线索,让出一大半案件管辖权,这是好事。何况领导说得很清楚,受票金额上百万的涉案企业不移交,属于专案组重点打击的对象。

“第二件事。”

周处长等了大约四十秒,显然让他记录才接着道:“鉴于今天落网的几名主犯,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主要流向江南,接下来要由江南几个市的公安和国税部门主要负责查处。

根据公安部、国税总局及省委领导指示,江南几市的政法委、公安局及国税局领导将于明天上午8点在平江召开工作会议,省政法委白记亲自参加。景副厅长要在会上作专题报告,你抓紧时间准备材料,要直观点,最好跟前天晚上一样图文并茂。”

来那么多大领导,当然要由厅领导汇报。

专案组长都没资格发言,一个小小的派出所长能帮厅领导准备材料已经很不错了,韩博不假思索道:“是!”

“第三件事,鉴于犯罪分子不断变换作案手段,利用税收征管中的漏洞,肆意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严重扰乱国家税收秩序,呈新的作案态势。我们公安机关要与时俱进,要拥有打击此类违法犯罪的能力。

厅领导决定,在全省公安系统内抽调精兵强将,加入我们28专案组。边学习边侦办,边侦办边学习。等案件办结,就能培训和锻炼出一批拥有经济案件侦办技能及经验的同志。”

既要办案又要培训,这无疑加大专案组的工作压力。毕竟能打硬仗的就那几个人,专案组大多成员一样在边干边学。

知道这么安排让年轻的派出所很为难。

周处长语气一变,循循善诱:“小韩,厅领导作出这样的决定非常有必要。国税部门‘以票管税’,国税稽查人员和我们刚开始侦办此类案件的公安民警一样以票作为调查的重要线索。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犯罪分子作案手段不断升级,从28案上就可以看出他们的手法在不断推陈出新。刘叶两犯跟做生意一样‘有进有出’,给他人虚开时跟‘跑业务’一样自己一家一家跑;到李国茂兄弟这儿就升级了,他们通过亲戚、老乡和其他中间人疯狂虚开。

张冬梅更猖獗,居然购置各省市电话黄页,按照黄页上的企业名单,明目张胆的一家一家打电话、发传真、寄邮件,从事给他人虚开增值税发票的犯罪行为,就差通过电视、电台和报纸杂志做广告。”

景副厅长坐在身边,周处长既是在部下传达命令,也是在汇报专案组的成绩。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光这样还有迹可循,关键他们虚开作案的‘业务水平’越来越高,对税务机关的增值税业务流程、发票管理办法、协查方法非常清楚。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每一环节、每一程序都经过精心策划、周密组织。

其内部组织严密,分工细致,单线联系,各司其职,甚至有详细的工作流程和分工,形成了一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网络。他们从工商注册登记开始就是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做准备的,除了领用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是真的,其它全是虚假的”

不断注册承包空壳公司,税票在这些空壳公司转来转去,然后不断注销或干脆走逃。

按照他们的计划,一个空壳公司只需要存在半年至一年,注销或干脆走逃就等于切断联系,让无从查起。

周处长不是危言耸听,要不是刘宗海叶兆亮想立功赎罪,要不是他们相信刘宗海叶兆亮二人,这个犯罪团伙真难破获。

韩博连连称是,保证完全上级交代的任务。

周处长很高兴,不禁笑道:“小韩同志,厅领导对我们期望很高,希望我们办好案件,同时要做好老师。你编制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侦办指南非常好,条理清晰、简明扼要。景副厅长指示将其作为省警校的培训教材,这么年轻就能著立说,好好干,有前途!”

临时编制的“傻瓜办案”指南,居然能成为警校教材,韩博倍感意外,同时多少有些飘飘然。

著立说,不能儿戏,搞不好会贻笑大方的。

韩博急忙道:“报告周处,那份指南有许多不足,从现在侦办的情况看,上面的许多侦查和取证手段太滞后。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补充整理,比如添加一些可供参考的案例。”

“可以,即将加入专案组的有省警校教研组的同志,你们有时间好好探讨探讨,争取在7月份前定稿,9月份开学前印出来,作为经济犯罪类教材使用。”

ps:第二章奉上,求订阅,求月票。

均订2960+,进精品只差一点点,再求各位在外站看韩警官的友来订阅支持,临门一脚,真正的临门一脚了,拜托,谢谢!(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