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第二百一十一章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三层办公大楼,玻璃幕墙,大院子,大广告牌,大警徽,“人民公安”四个大金字搞得比局机关还气派。

办公环境好无所谓,反正在犄角旮旯里没人来。只是一个派出所居然设刑警队,搞个刑警队居然一样正股级!

既然你们有刑警队,良庄镇就不要划入刑警四中队责任区。

现在不光职权重叠,好像还有权指挥四中队,局里竟然要求来良庄派出所接受任务,3点25打电话,4点半前必须到,火急火燎,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部下出去办案,中队就两个人,只能自己来。

面包车不在单位,站马路边没等到中巴车,只能请人开摩托车送,看见大厅门口的7号车,程文明就是一肚子火。

“程队,亲自来了。”

以前不愿意来,不愿意看见风头正劲的“韩打击”。现在几个所撤并,丁湖派出所的“死对头”全在这儿,程文明更不愿意来。

“我又不是局领导,有什么亲不亲自的。”

他瞄了一眼前丁湖派出所内勤老顾,没好气问:“到底什么任务,还要带换洗衣服,你们所长教导员呢?”

年轻气盛,目中无人,自以为多了不起,其实比王解放差远了,更没法跟我们所长相提并论。

你不待见我,我一样不待见你。

老顾坐在接警台里压根儿没起身的意思,托着下巴笑道:“什么事不知道,韩所不在所里,出差一个多星期了,好像去市局参加培训。教导员刚出去,马上来,你先去二楼等会儿。”

“等,让我等?”

“不光你,王大也在楼上等。”

前年一起竞聘刑警副大队长,结果失败了,王解放居然从副中队长直接成为副大队长。程文明不愿意见“韩打击”,同样不愿意见曾经的竞争对手、现在的大队领导王解放。夹着包探头看看交警队、法制队办公室,悻悻说:“算了,在楼下等会儿。”

“程队,怎么不上去坐?”

正准备去交警队办公室坐会儿,王燕挺着大肚子,扶着墙小心翼翼走下楼梯。

她是良庄派出所为数不多可以说话的人,程文明立马露出一脸笑容:“小心点,小心点,你说你,马上进产房的人,不家待产,天天这儿干嘛。”

“我家就在这儿。”

王燕指指外面曾作过一段时间“小黑屋”平房,嫣然笑道:“上下楼不方便,搬楼下来了。我妈也在,住我们隔壁,现在我们自己做饭。”

“在所里生?”

“卫生院生,怎么可能在所里。”

“不是,我是问你干嘛不家?”

程文明不讨领导喜欢,跟兄弟所队关系也搞不好,跟事业编和地方编民警倒是能说到一块去儿。竟很夸张的趴在户籍服务台上,够着从里面搬出一把椅子,很体贴,担心临产孕妇站着太累。

王燕也不客气,坐下解释道:“婚房在他老家,老家反而没在所里方便。离卫生院不远,所里又有车,二十四小时有人,多方便。”

“在所里不一定要上班,在院子里散散步,去集市转转。我媳妇生产前休息大半年,你现在不能工作,真不能。”程文明习惯性掏出香烟,想到孕妇不能闻烟味,干脆收进口袋。

“没事的,我现在负责打拐后续工作,跟休息差不多。”

王燕没开玩笑,从去年腊月到现在,她在所里一直享受“国宝级”待遇,几乎不给她安排工作。她实在闲得发慌,主动要求接过打拐行动后续工作的。

去年打拐,各派出所移交过来的线索一大堆,许多能追溯到五六年前。

没足够警力,没专项经费,一样没受害人或受害人亲属催公安局赶快破案。对于这样的陈年旧案,局里跟大多兄弟公安部门一样“不破不立”。

有钱有人有线索就查,没人没钱有线索也没用,干脆不立案,省得影响破案率。

26案情况特殊,属于拐卖妇女超过十人以上的特大案件,必须立案侦查,要成立专案组,案件不破,专案不撤。不撤不等于立即侦办,主犯郝力杳无音讯,所里又没足够经费,特大案件只能跟其它没条件侦办的案件一样要悬着。

总而言之,她现在负责的是一项“可有可无”的工作。

派出所有悬案,刑警队一样有,程文明点点头,又问道:“王燕,其他人呢,归家豪、陈猛、安小勇和你们韩所从丝织厂带来的小伙子去哪儿了。”

“有人参加培训,有人调走了。”

“培训,事业编地方编也去市局参加培训?”

局里编的瞎话实在站不住脚,王燕吃吃笑道:“反正不在,全不在。”

一个多月没来,这里处处透着蹊跷,程文明追问:“谁调走了?”

“小单,就是韩所从县里带来的老部下。还有高亚丽,就是我们以前的户籍。”

“调哪儿去?”

“新庵公安局,一个在柳下刑警队,一个在柳下派出所,解决编制的,马上跟你们一样是正式民警。”

“调新庵公安局,怎么可能!”

程文明越问越糊涂,这时候,一辆熟悉的桑塔纳轿车拐进大院,一直开到大厅前。刚上去准备立正敬礼,一辆丰田客车缓缓跟了进来。

教导员陈维光第一个下车,提着一鼓囊囊的皮包跟袁政委问好。

十来个人跟下车,身穿便服,个个提着行李,似乎刚从外地来或者要出远门。之前从未见过,一个不认识。

“老顾,人到齐没有?”

“报告政委,报告教导员,二十个同志已到齐,程中队长是最后一个到的,王大他们全在二楼会议室等。”

汇报就汇报,为什么非要说我是最后一个到的。

就知道丁湖派出所的“余孽”不怀好意,程文明气得牙痒痒,当领导面只能装着没事人一般嘿嘿笑道:“政委,这么急,什么任务?”

“等会儿就知道了。”

袁政委抬起胳膊看看手表,指着食堂道:“维光,人不少,会议室坐不下,通知同志们去食堂开会。”

“是!”

能坐丰田考斯特的人不会简单,可从车上下来的人却不太像领导,对袁政委很恭敬,对良庄派出所教导员很客气,王解放跟程文明同样被搞得一头雾水。

秦师傅把食堂收拾的恭恭敬敬,坐下就能开会。

袁政委示意众人坐下,严肃说:“同志们,上级给我们思岗县公安局布置了一个紧急抓捕任务。要抓捕的嫌犯一共十名,在六个省市的十个县市,也就是说大家接下来要两人一组,执行跨市乃至跨省抓捕任务。陈维光同志,你给大家介绍一下情况。”

上级异地用警,绝对是大案要案。

程文明立马来了精神,王解放跟当兵时一样坐更直了,其他同志一样激动不已,一个个喜形于色。

陈维光从皮包里取出一叠嫌犯的基本情况材料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侦办指南,示意所里参加任务的民警分发,一脸严肃介绍道:“同志们,你们接下来要抓捕的是公安部督办‘’特大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的十名嫌犯。

28专案组是省厅的专案组,省厅正处级侦查员周健康同志担任专案组长。兄弟公安部门省厅协调过,公安部刑侦局也协调过,你们只需要带上介绍信、警察证和拘留证,不需要带其它案件材料。”

公安部协调,省厅协调,就知道是大案要案!

有机会参与这样的大行动,程文明热血沸腾,刚才被老顾“公报私仇”的不愉快顿时飞到九霄云外。

“这份指南人手一本,请大家在路上抓紧时间学习。因为你们不仅要执行抓捕任务,抓到嫌犯之后要就地审讯,然后按照指南上规定的步骤,同随你们一起去抓捕的国税局同志,根据嫌犯交代的情况进行取证。”

让一帮大老粗去执行这么专业的任务,陈维光心里真没底。

关键现在无人可用,并且这么安排既能节省经费又能节约时间,省得左一趟右一趟跑。

众人愁眉苦脸,欲言又止,陈维光不得不解释道:“取证工作没你们想象中那么难,要抓捕的嫌犯主要是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国税局同志手里有受票企业名单,有虚开的日期和金额,专案组掌握主犯与他们的通话记录。

你们的任务是搞清楚他们是怎么介绍的,找的是受票企业的哪个人,当时怎么谈的。一一查证,给涉案人员做笔录。至于受票企业的涉案人员,兄弟公安部门和当地国税部门会接手,不需要你们操心。”

原来是税务局的,原来是公安税务联合行动。

我们不懂他们懂,有他们在就没问题了,包括王解放和程明文在内的二十名参战民警终于松下口气,不约而同看向身后的国税局同志。

行动即将开始,许多事必须交代清楚。

陈维光举起一份抓捕人员资料,指着下面的电话号码说:“上面是专案组抓捕组电话,下面是专案组证据组电话。领到经费出发之后,你们就接受专案组指挥。抓捕组会给你们提供第一手情报,证据组会指导你们收集材料。

政委带来十部手机,一组一部,有手机就可以与专案组同志保持联系。另外在取证时,请大家把证据材料先复印一份,找个可收发传真的地方第一时传给专案组证据组,证据组同志确认无误你们才能押解嫌犯返。”

分组,介绍接下来要一起执行任务的税务局同志,宣布出行方案

一套一套的,要是“韩打击”站在前面说这番话倒也正常。毕竟人有文化有学历,连用dn破案那种事都干得出来。

陈维光什么人,以前的城西派出所长。

说起来中专文凭,其实是函授的,单位承认算文凭,单位不承认就是一张废纸。

这么一个实在算不上有文化的人,居然懂这些,居然跟专案组领导似的布置任务,看上去居然有模有样。

袁政委勉励了几句,散会,去二楼内勤室领经费领手机,坐考斯特客车去省道边上或新庵汽车站坐车。

公安部督办的案件,省厅布置下来的任务,一分钟不能耽搁。

紧赶慢赶,终于赶上去徽省的长途客车。

春运早结束了,车上没几个旅客,程文明掏出手机,拨通专案组抓捕组电话。

“您好,请问哪位?”

“报告报告领导,我思岗县局民警程文明,我们小组执行6号任务,我们已出发。刚问过司机,大概凌晨四点左右到。”

“程队,别这么客气,我归家豪,祝你们一路顺风,有什么情报我会第一时间通报。”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程明文被搞得啼笑皆非,一脸不可思议问:“老归,怎么是你?调省厅了,升官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一点风声没听到。”

这是半个小时内接到的第三个电话,前面两位跟他一样惊讶。

被误认为“酒囊饭袋”那么多年,归家豪真有股扬眉吐气之感,很谦虚地说:“升什么官,临时抽调。专案组有保密纪律,其它事不能多说,你就别问了。”

什么培训,分明全去了省厅专案组。

程明文醍醐灌顶般明白过来,才不相信什么保密纪律,追问道:“你们所长呢?”

既然是保密的事能让你知道,归家豪对他不反感同样没什么好感,煞有介事说:“正在执行抓捕任务的不光你们,这部电话不能长时间占线。程文明同志,不该问的别问,请你抓紧时间学习侦办指南,等到了地方再给我打电话。”

陈维光这样,他也这样,真当自己是领导!

程文明挂断手机,想想不服气,忍不住拨通证据组电话。这次没“报告领导”,直接报自己名字。

事实证明没“报告领导”是对的,接电话的竟然是良庄派出所事业编民警陈猛。跟归家豪一样神神叨叨,一问就是“保密纪律”,电话那头好像有人喊他“陈组长”。

这哪是什么省厅专案组,分明是良庄派出所专案组。

程文明彻底服了,侧身苦笑道:“老桂,我们应该是在执行‘韩打击’布置的任务。省厅专案组、公安部督办,我的乖乖,‘韩打击’看样子真要成韩局了。”

新湖派出所民警老桂眯着双眼,随着客车颠簸摇摇晃晃:“人家副科,跟副局长本来就是一个级别。韩局,早晚的事。”

ps:衷心感谢各位兄弟姐妹的鼎力支持,感谢各位新朋友的“临门一脚”,没上传前均订三千,上传之后没有。

“半步精品”,离真正的精品只有一步之遥,恳请各位再帮一把,你们全是牧闲的亲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