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不为部下考虑的领导不是好领导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不为部下考虑的领导不是好领导


                跟两位人才谈完心,两位副局长一人带着一份材料走了。

“一份”不确切,其实是“一套”。

文字汇报材料18页、笔录复印件76页、查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复印件31份、查获的开票资料59页、涉嫌受票企业清单6页,与之对应的软盘两张(电子版),剪辑过的跟踪抓捕及审讯光盘两张。

很正式,很专业,考虑得很全面,并且是在短短几小时内完成的。

能够想象到上级看到这些材料和录像时,对基层公安局办理此类经济犯罪案件的能力会有多么惊讶。

乔局接过沉甸甸的档案袋准备打道府时,把小单和高亚丽拉到边上神神叨叨又谈四五分钟。似乎担心邻居有可能反悔,有可能从中作梗,宁所长很默契地帮着“打掩护”,死缠着问这问那不让往食堂门口靠近。

车消失在视线里,韩博没好气地问:“宁所,你们乔局已经走了,你还拉着我干什么?”

中国什么都缺,唯独不缺人,人才同样如此。

关键远水解不了近渴,两个嫌犯正在接受讯问,交代出来的同案犯已经有了15个,要查的“为他人虚开”和“要他人为自己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公司企业数百家,一时半会儿去哪儿找人才。

公安局工资不高,福利待遇不好,工作时间不规律,升迁那么难,懂财税的大学生要么进税务局、要么进银行、要么进大企业,有背景的直接去财政局,谁会傻乎乎跑来当警察。

就算有大学生愿意来,一是刚毕业没工作经验,二不懂法律,三不懂公安业务,最起码的办案程序都搞不清,眼高手低,根本没用,哪有直接挖两个明天就能上岗的“多面手”痛快。

有两个很“专业”的部下,就可以跟你一样挂牌开张。

摄像机算什么,笔记本电脑算什么,查它个四五十家企业,想要什么没有,老宁挖墙脚挖得很爽,头看看欲言又止的小单二人,嘿嘿笑道:“研究案情,研究接下来该怎么侦办。走,去你办公室,我们再研究研究。”

挖墙脚的事头跟他算账,先说正事。

韩博紧盯着他双眼,一脸严肃说:“宁所,两位局领导让我们等消息,让我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我们自己的保密工作没什么问题,两个嫌犯一定要稳住。他们有手机,同伙打电话怎么办,亲属打电话怎么办?”

局里要先上报市局,获得市局支持再上报省厅,申请省厅督办。

这需要时间,最快也要三四天。

涉案的受票企业不怕,他们家大业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虚开的源头企业一样跑不了,中间两个环节的十几个嫌犯不行,他们一旦察觉到危险就会潜逃。

申请省厅督办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个案件省厅会明确专人负责过问;有明确的办结时间要求,未按期办结要问责承办单位负责人;办结过程要随时向省厅报告,省厅会随时派工作组来检查、督促办结进度;

当然,好处一样不少。

在侦办过程中遇到什么困难,可以请省厅帮助,可以请省厅出面协调;办结完毕向省厅作专题报告,换言之,由省厅评功评奖。

作为负责一线工作的“中队长”,不能光想好事。

嫌犯必须在规定时间内抓捕归案,他们给国家造成的损失必须追,也就是说嫌犯的财产不能任由同案犯或其亲属转移。

现在掌握的15个嫌犯7个在北湖省,4个在江南活动,1个浙省老家,3个在东海。

他们之间联系频繁,他们打电话过来让不让刘宗海和叶兆亮接,不让接极可能打草惊蛇,让接他们说得方言又听不懂,万一刘叶二人不老实麻烦就大了。

宁益安意识到这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急忙掏出手机:“新庵汽车站附近有好多做五金电器生意的浙省人,我让小李连夜去找一个能听懂他们说话的。”

韩博提醒道:“别找个屁股一样不干净的。”

“放心,就算屁股一样不干净也不敢当着我们面搞鬼。”

公安是干什么的,谁敢当公安面协助犯罪分子通风报信。忙则生乱,确切地说是被气糊涂了,居然会担心他找的人不可靠。

韩博暗叹了一口气,若无其事说:“你联系,我跟小单亚丽谈谈。”

老宁急了,一把拉着他胳膊振振有词:“韩博,韩所,良庄派出所不是你家的,是思岗县公安局的派出机构。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民警调动很正常,说不准哪天你自己都要调走。”

“你以为我会谈什么?”

他有个大靠山,或许一个电话就能替“俩孩子”把编制解决了。

老宁不敢大意,不想夜长梦多,紧抓着他胳膊不松手:“韩博,你是副科级大所所长,是领导,不为部下考虑的领导不是好领导。我们局领导说了,特事特办,编制问题半个月内解决,你应该高兴。”

思岗公安局编制紧张,新庵公安局编制一样不宽裕,为了挖墙脚,他们真舍得下血本。

韩博彻底服了,苦笑道:“高兴,我非常高兴。”

手续明天才办,“俩孩子”现在依然是他部下,老宁意识到总这么“隔离”不太合适,松开手,一脸谄笑着说:“你应该往好处想,小单亚丽调到柳下,我们就是一家人,以后有什么行动配合起来更默契。”

“我的宁所长,我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你让我欢送一下行不行?”

“行,欢送吧,明天我请你吃饭。”

楼里人太多,说话不方便。

一起走进食堂,小单头看看身后,一脸不好意思说:“韩所,对不起,我,我们答应乔局了。”

做人不能太自私,一时半会无法接受不等于想不通。

韩博笑了笑,很理解地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换作我,我一样答应。我们不是生活在真空中的,不仅要考虑事业,一样要考虑家庭,考虑家人,你们父母知道这个消息一定很高兴。”

“韩所,我,我,我感觉特对不起你。”

要不是去年建议自己买户口,要不是他总是要求自己学习,绝不会有今晚这个机会。高亚丽越想越难过,情不自禁流下两行眼泪。

“瞎说。”

韩博坐到桌边,托着下巴笑道:“宁所说得对,不为部下考虑的领导不是好领导。你们能转正,能成为正式民警,我为你们高兴。能有今天,与你们坚持不懈学习有很大关系,不能因为转正就松懈,想在公安战线干出名堂,同医生一样要活到老学到老。”

“谢谢韩所,我们不会松懈的。”

“对了,你俩的关系乔局知道么,虽然没明文规定,但两口子在一个派出所我感觉不太好。”

“我汇报过。”

小单头看看恋人,咧嘴笑道:“乔局说两个人去最好,可以安心工作,没后顾之忧。他一样考虑到我们不能全在派出所,让我去柳下刑警队,亚丽去派出所,关系转过去,人临时抽调到经侦中队。”

“能转正,能当刑警,如愿以偿。”

“韩所,没你就没我的今天,就没有我和亚丽的今天,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

“又来了。”

韩博拍拍他胳膊,起身道:“说正事,这两天应该没什么大行动,你把手上的工作移交给王队,移交特情时注意保密,最好去外面一个一个当面移交。调到新庵之后好好干,别给乔局和宁所丢脸。”

ps:月票排名岌岌可危,快掉下榜了,求手中有票的大大支持一下,谢谢(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