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专案指挥部(一)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专案指挥部(一)


                早上7点半,刚吃完早饭,接到局里下达的第一道命令。

所里工作暂时由教导员陈维光负责,除“指导员”之外的所有经济犯罪侦查中队民警上专案。

案件不破,专案不撤,同时需要严格保守机密。

案件办结之前,未经允许不得擅自与外界联系,更不许擅自离岗。参战人员抓紧时间跟家人联系,安排好家里的事。对外称参加局里组织的业务培训,接下来一段时间会全封闭管理。统一给家属留局里电话,有什么急事让家人找牛副政委。

中队长要以身作则,先跟老爸老妈联系,再跟老单位领导打招呼,最后给远在首都的未婚妻打寻呼。

李晓蕾刚到实习单位,刚上班,电话得很迅速。

参加什么封闭式培训,见不着人就算了,竟然连电话都不让打,她越想越难受,哽咽地问:“你手机不带身上?”

局领导这个要求有些夸张,不过也有必要。

往上查虽然苦点累点,不会有太大阻力。往下查就不一样了,涉及企业众多,尤其查到一些有背景的企业,绝对有领导出面说情。

公安说是“条块”管理,其实以“块”为主,领导不能得罪,只能躲。让他们找不着人,把生米煮成熟饭,他们也没办法。

更重要的是,警察只是一个职业,警察一样是人,一样会犯错。即将要传讯、拘留的涉案人员全有钱人,他们的单位同事和亲属一样有钱,为逃脱法律制裁他们舍得花钱。

第一次侦办这种经济案件,局领导担心极个别办案民警经不住诱惑,干脆封闭式管理,从根本上避免部下贪赃枉法以权谋私。

手机带身上,不过手机号要换。

韩博苦笑道:“不许带手机,不光我一个,参加培训的全是。局对这次培训很重视,谁违反纪律处分谁,我刚提副科,不能犯错误。”

难怪侯副市长说当警嫂不容易,需要理解、需要支持甚至需要奉献,李晓蕾追问道:“有没有说培训多长时间?”

“暂定两个月,到底培训多久要看考核成绩。其实当警察跟当兵差不多,新兵还要训练三个月呢,我没上过警校,这一课早晚要补上。结婚前补比结婚后补好,你说是不是?”

“这倒是,早补比晚补好。”谁希望自己的新郎一失踪几个月,李晓蕾深以为然。

“我姐和我姐夫在bj习惯么。”

“习惯。”

提起这事李晓蕾心情一下子好了,忍不住笑道:“分公司地方刚选好,一样在装饰材料市场,后天开始装修,没法儿住人。我爸见有车有办公室,别提多兴奋,极力邀请姐跟姐夫住我家,住我姐以前的房间。”

“引狼入室!”

“所以我现在说话特注意,生怕一不小心说漏。”

老丈人基本上被“拿下”了,韩博乐得心花怒放,又问道:“沙总和祁阿姨呢?”

“住一个胡同。”

进展比预料中更顺利,李晓蕾窃笑道:“王阿姨,就是我一邻居,她儿子出息了,在深正特区开一大公司,在bj有新房子,老两口平时就不怎么住胡同,过几天又要去带孙子。沙总和祁阿姨多体面,一看就是好人,把房子租给他们人放心,昨天下午搬的家,昨晚在我家吃的团圆饭。”

“太厉害了,地下工作做到敌人心脏里。”

“你才敌人呢!”

李晓蕾扑哧一笑,接着道:“车买了,捷达,白色的,停胡同口,我爸一天不知道要擦几遍。晚上更不放心,一夜不知道出去看几次。街坊笑话他不是当副经理,还是个开车的。”

“然后呢?”

“今天不开了,让姐夫开,他坐副驾驶指路。”

老李也挺逗的,韩博打趣道:“人说不定又笑话他不是当副经理,是给沙总当秘。”

老爸越活越年轻,越活越滋润,李晓蕾很高兴很感动,由衷地说:“韩博,别担心,我没事的。不就是两三个月么,相比那些跟丈夫长期两地分居的军嫂我已经很幸福了。”

“谢谢。”

依依不舍挂断电话,赵局来了。

刚跑下楼,新庵公安局乔副局长和宁所长紧随而至。

乔局很强势,打完招呼,竟跟领导似的问:“老赵,你们这边安排好没有?”

赵局脾气好,根本没在意,头笑道:“我也是刚到,小韩,上专案的事有没有跟同志们交代?”

“交代下去了,全跟家里联系过,全安排好了。”

“所里工作呢?”

“春节期间就安排好了,我跟教导员有分工的,我主外,他主内。”

“既然全准备好了,开始搬家。”

韩博好奇地问:“往哪儿搬?”

宁所长嘿嘿笑道:“去我们县人武部民兵训练基地,很近,就在省道边上,离团结桥不远,你应该有印象。”

柳下历史悠久,明清两个朝代设有县衙。

新庵县原来叫柳下县,建国之后才改称新庵,县政府所在地原来在柳下,因为紧邻柳下河,缺乏发展空间,后来迁到新庵镇。

直接现在,柳下仍有许多县里的单位。比如新庵职业学校、新庵良种场、新庵精神病院、新庵人民武装部民兵训练基地。

韩博有印象,而且印象深刻,不禁苦笑道:“去烈士陵园边上办案!”

“烈士陵园好,清静。”

宁所长头看看四周,眉飞色舞说:“训练基地生活设施齐全,有电话、有会议室、有办公室、有食堂、有停车场。宿舍跟宾馆差不多,套间,拧包入住,不用带被褥。出门就是省道,交通方便。北边是烈士陵园,南边是一大片菜地,没人打扰。”

“跟革命先烈做邻居也不错,二位领导稍候,我组织同志们搬家。”

人不少,二十多个,车一样不少,包括乔局带来的一共六辆。

一起动手,案件材料,电脑,扫描仪和其它办公用品,一件一件往车上搬。特殊案件特殊对待,两个嫌犯不能送看守所,要一起押解到新的办案地点。

昨夜专门为他们请来的老乡一起去,直到抓捕行动结束才能离开。

协助公安办案是每个公民的义务,何况不是让他白呆在这儿,每天给50块钱误工费。小伙子本来就是一打工的,不是什么老板,能接触到这样的机密很好奇很兴奋,甚至有些羡慕当警察,早上居然问怎么才能成为公安,赶他走都不一定愿意走。

跟陈维光握手道别,爬上越野车,跟大部队浩浩荡荡驶上思良公路。

乔局搞得很夸张,生怕被人跟踪似的没直奔民兵训练基地,先往南拐,从梁湾路口往西再往北兜一圈,绕过柳下镇区沿收费站西边的一条小路,经新庵人武部靶场,从侧门开进民兵训练基地大院。

一进大院,韩博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大厅门口整齐停放三辆崭新的桑塔纳警车,警车边上居然是一辆看上去很低调,事实上只有大领导才有资格坐的丰田客车,悬挂地方牌照。二十几个民警在车前整齐列队,很年轻,很精干,应该是连夜抽调的精兵强将。

乔局跳下车,不无炫耀的看看思岗民警,热情洋溢说:“同志们,热烈欢迎思岗的同行!”

一阵掌声响起,气氛非常之热烈,搞得几个没穿警服的思岗民警很尴尬。

思岗,南港最穷的一个县!

思岗公安局,更穷更破,到现在连栋像样的办公楼都没有。

新庵虽然一样是县,经济比起那些县级市一点不差。只是人口少,尤其城镇人口,不然早升格为县级市了。

昨夜被搞得很没面子,乔局显然打算今天把面子找来,热情招呼道:“赵局,小韩,等会儿再给你们介绍,走,我先带你们进去看看办案环境。”

柳下瞧不起良庄,新庵瞧不起思岗,作为两县交界乡镇的派出所长,韩博早习以为常,跟赵局对视了一眼,苦笑着跟了进去。

“摄像机暂时只有一台,不过这一台顶你们十台,十几万,跟电视台用的一样。电脑四台,两台小的,两台大的。打印机,复印件,扫描仪,文件柜保险柜我都让人搬来了。这是投影机,幻灯机淘汰了,现在全用这个,可以放录像”

大厅左边的餐厅变成了一个超大的开放式办公区,电脑等现代化办公设备、办公桌椅、文件柜、保险柜,一应俱全。

乔局很“嚣张”,介绍完这个介绍那个,时不时跟昨晚见到的做一下对比。

你是公安局,我是派出所,这能比么!

韩博腹诽了一句,正不知道该怎么说点什么,乔局头喊道:“小钱,通讯器材呢,通讯器材到位没有?”

“报告乔局,通讯器材全部到位。”

“到位拿出来!”

“是!”

民警跑到保险柜前,蹲下左扭扭右转转,钥匙一拧,打开柜门,一连取出几塑料袋手机、寻呼机和充电器。

“小韩,这些全交给你,不够跟小钱说,让小钱打申请。”

六部手机,二十多部寻呼机,品牌型号不一,无一例外全旧的,应该是罚没的。

马上要执行异地抓捕任务,要派好几支分队出去,没手机通讯不方便,旧的就旧的吧,总比没有好。

不等韩博开口,乔局接着道:“车辆就外面那些,不够给我打电话。赵局,小韩,既然是联合办案,我们就要有联合的样子。后勤财务这一块,我们各安排一个人。最好一家先出五万作为办案经费,行动结束统一结算,你们看怎么样?”

以为你多大方呢,搞到最后还是亲兄弟明算账。

把账算清楚也好,省得将来扯皮,赵局笑道:“行,一家安排一个民警共同负责财务,所有单据二人签字生效。至于经费,小韩,五万有没有问题?”

局里太抠门了,这五万都要所里出。

在思岗可以发牢骚,在这儿不能,绝不能丢思岗公安的脸,韩博连忙道:“没问题,我等会安排人去拿。”

ps:第一章,求订阅,求月票!(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