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一团和气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一团和气


                送走镇领导,继续开会。

正股级以上民警到二楼会议室,召开派出所第一次工作会议。

人的名,树的影。

“韩打击”名声在外,每次打击行动抓起人都是以百位单位,甚至极具前瞻性的采用技术侦办疑难案件。何况人现在是副科级实职,既是派出所长,也是镇党委委员,跟副局长一个级别,没人敢小瞧比自己年轻十几甚至二十岁的所长。

“同志们,个个认识,我们就不用相互介绍了,直入正题。教导员,开始吧,”

“未婚妻”和大姨子晚上到,新一轮打击行动开始之前陪她们好好玩玩。跟搭档已经分好工,韩博决定当甩手掌柜,会议由搭档主持,顺便让他树立一下威信。

“好,正式开始。”

陈维光翻开小本子,跟大领导一般慢条斯理地说:“同志们,几个所撤并不光是人过来,工作一样要移交过来。局里对我们期望很高,希望我们能够成为全县、全市乃至全省的模范所,韩所和我一致认为,所撤人不能全撤。

三个派出所从今天开始正式成为三个大警务室,每个大警务室必须24小时有民警和两名联防队员留守。现在是过渡期间,等一切走上正轨,再跟良庄一样在主要路口和居民较多的地方设立小警务室”

这些工作尤其分工居然由教导员安排,刚来的新同志有些不可思议。刑警队长归家豪笑而不语,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所长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仲斌,你是治安队长,从今天开始,各警务室由你全权负责,由你兼任治安联防队长。先熟悉情况,了解良庄这边的治安防控网。等将来有条件,在三个即将撤销的乡镇推行,建设一个大平安良庄。”

“老常,你是指挥中心主任,你负责110和群众报警,7号车从现在开始主要归你指挥中心使用,去年底镇里安置过来的几个退伍兵也划归你指挥,作为所里唯一的机动力量。”

“派出所撤并,乡镇一样要撤并,镇里要求我们协助清欠、各村撤并重新选举等工作。老张,你幸苦一下,专门负责协助镇里工作,需要人手跟老常和仲斌开口。”

“刘旭,你负责所里接下来的两个大行动,具体什么行动头跟你说老殷,你的担子也不轻,负责四个乡镇的企事业单位内保。思良公路西段要整修,工业园区要破土动工,我们要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必须要有一个人盯着。”

各管一摊,明天把各种台账移交过来。

户籍有户籍民警管,高亚丽把良庄户籍资料移交给户籍警,同丁湖并过来的内勤一起接手三个派出所的账目。

归家豪是刑警队长,接手所有未破获的刑事案件,三个乡镇有两个嫌犯在逃,要去做其亲属工作,通过亲属敦促其投案自首。

交警队在治安队配合下摸底,建立交通安全台账,跟良庄一样将无证机动车辆的手续补办上,同时负责柳下河大桥治安检查站。

治安队人最多,刑警队其次,指挥中心再次,交警队两个人,需要查车管治安队借人。法制队最可怜,就小徐自己。

陈猛调入刑警队,安小勇协助负责户籍。

小单非常想调入刑警队,关键熟悉辖区情况的同志不多,他又一直负责情报,调入治安队,担任治安队副队长。所里设的官,局里不承认。

王燕依然内勤,干不了几天,马上家生孩子。老王同志过几天要调到良老米的联防队副队被撤,接替他负责后勤。

打拐中队和即将挂牌的经济犯罪侦查中队,相当于两个临时专案组,行动时从各队抽调人员,行动结束各队继续干本职工作。

安排好分工,调配完人员,陈维光侧身道:“韩所,你说几句吧。”

“基本上就这样,大事没什么要补充的。”

韩博合上会议记录,半开玩笑说:“春节期间我一直值班,当然,教导员也一直在值班。但我的情况跟他不一样,他成家十几年,女儿上三年级。我没结婚,我的个人问题要尽快解决。中午跟局里请过假,补休一个星期,所里工作由教导员主持。”

打过交道的全知道年轻的所长其实很好相处。

前丁湖派出所指导员、先良庄派出所副所长张晓翔笑问道:“韩所,听说你未婚妻要过来?”

“嗯,晚上到,带我大姨子过来玩几天。大家幸苦一下,头请大家吃饭。”

“听说很漂亮,能不能带过来让我们看看?”

“不用带,她们这次走西路,先来所里,然后去思岗,其实我打算先带她们去柳下转转。柳下历史悠久,人文景观比较多,比思岗有看头。”

跟教导员谈工作,跟所长谈这些,会议开得有些搞笑。

开完会一个个赖这不走,有的借口布置新办公室,有的说要熟悉新环境,其实全是想看“新娘子”。

没办法,只能管饭,正好聚个餐。

菜不用特意买,春节期间剩下很多,自己在食堂搞几桌,挺丰盛。

为了给大姨子留下一个好印象,韩博把胡子刮干干净净,请高亚丽把警服熨烫得笔挺,皮鞋擦得铮亮,引来新部下一阵阵哄笑。

氛围很轻松,这不是什么坏事。

有些单位撤并,有人不乐意,有人对新职务不满意,甚至有人对新上司不服气。搭档虽然年轻但有威信,又会做人,没年轻气盛,很稳重,加之局里把能考虑到的全考虑到了,没其它单位撤并那么多事,堪称一团和气。

陈维光深受感染,不禁打趣道:“各位,新娘子马上到,我们是不是搞个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的仪式?”

“拿洗脸盆出来敲敲?”

“洗脸盆太寒酸,忘了跟吴站长打招呼,应该把他的锣鼓队拉过来。”

“对了,他们正在搞文娱,拉过来能体现我们的热情,可惜太晚来不及。要不这样,杨队,你们是交警,你们去柳下河大桥等着,看见东海牌照的桑塔纳过来,就在前面给她们开道。”

“这个主意好,小河,我们去帮韩所接新娘子。”

“开什么道!”

韩博被搞得啼笑皆非,头笑问道:“各位,你们这是在捧杀我,是不是想我这个所长明天被免,想取而代之?”

“怎么可能,当所长要副科。年龄大了,又没文化,我们是没机会了,只是想表达下心意。再说大晚上的,去接一下,谁知道。”

“知道又怎么了,我们是去巡逻。”

“别闹了,没必要,我姐夫来过,知道怎么走。”

正说说笑笑,手机响了,掏出一看,原来是交警大队马大队长的手机号码。

韩博摆摆手,大家伙很有默契的禁声,摁下通话键,只听见对方热情洋溢地说:“韩所,我交警队马红新,老余他们搞七八天终于搞完了。在铁的事实面前,三名嫌疑人对肇事逃逸供认不讳,我安排人去协助他们押解,协助他们把肇事卡车开来。

要不是你们提供线索,这个案子真不好查。谢谢,非常感谢,头请你吃饭。今天先跟你说一声,你可以安排人通知死者家属,省得她们再去你们所里闹。”

“马大,说感谢的应该是我们,大年初一让余大他们出去办案,直到现在都没能家,一个春节没过好,我很内疚,不知道该怎么感谢。”

“案子本来就是我们的,你用不着内疚。再说吃这碗饭,就注定过不上安生日子。换作你们所里有案子,又赶上春节,你一样别想过好年。”

:有些友感觉总写这些琐事,感觉枯燥无味。

再次解释一下,我们这本偏写实,基层民警干的就是这些琐事,大案要案偶尔有机会参与,但不是很多,并且过程漫长,一个案件查一两年是常有的事。

还有友认为韩警官运气太好了,破案这么容易,其实很多案件并不复杂,只要有足够资源尤其是经费去查,就这么简单。福尔摩斯那是小说,一环套一环那是影视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