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商业罪案调查科”

第一百八十六章 “商业罪案调查科”


                挑野菜,包春卷。,去海边,看涨潮

第一次来南方农村,大姨子看什么都新鲜,感觉什么都好玩。

听说思岗春节最有意思的不是除夕和大年初一而是元宵节,居然打电话跟单位请假,跟她老公和老爸老妈继续编瞎话,非要等过完元宵节再走。

在思岗,元宵节确实和过年一样隆重。

在人们心目中把它放在年节里面,只有过了正月十五,才开始新一年的工作、生活,大多数商店跟年三十一样早早关门,街上行人急匆匆地往农村老家赶,要在夜幕降临之际,再一次把春节的节日气氛推向。

不少古老的习俗,在历史发展的长河变异了,消亡了,思岗及周边几个区县却奇迹般保留着元宵节“炸麻串”的习俗。

每到元宵节晚上,人们就会点燃手中的麻串类似于火把,在自家田埂上边舞动边吟唱祖祖辈辈传下的歌谣。人们挥舞着燃烧着的麻串,在田间洒下一路噼啪炸燃的声响和孩子们的叫喊,脚下不知疲倦地奔跑着,红红的火苗照亮高低不平的田埂,也照亮了大家欢快的脸庞。

田间一束束舞动着的精灵,点燃着人们对丰收的期望。

类似宗教仪规的“炸麻串”十分庄重、严肃又非常好玩,李晓蕾和李晓慧从来没见过,同韩芳一起站在田埂上兴高采烈。

“木匠之家”虽然早不种地了,但骨子里依然是农民。

除夕不老家无所谓,元宵节必须来。不在自留地里“炸麻串”,老韩会感觉这个年没过。

“麻串靶子”昨天就扎好了,一共扎了两个。

用干稻草和干芦柴,把许多稻草裹在了芦柴里面,有大象腿那么粗,用稻草捻成的绳子将它扎紧,这样第一节就算扎好了。这麻串靶子一般要扎十二节,因为一年有十二个月要是遇到闰月,就得扎上十三节,有时还往靶子里塞小鞭炮。

韩总一个,韩所长一个。

儿媳妇正看着呢,韩总决定今晚一定要“炸出精神,炸出气势”。正准备点火,韩所长手机响了。

工作重要,“麻串”可以等会炸。

韩总放下未点燃的“麻串靶子”,示意儿子先接电话。

“老陈,在炸麻串,没开始呢,马上开始。”韩博朝三位观众摆摆手,打扰她们的雅兴,必须表示歉意。

要是不值班,这会儿也老家“炸麻串了”。

陈维光站着窗边,看着远处点点火光,笑道:“韩所,就三件事,跟你汇报一下。第一件事,赵局今天中午过来了,刚刚走。等你上班之后,他就过来坐镇指挥协调。”

张局真会点将,居然安排分管后勤和财务的赵副局长,去良庄坐镇指挥协调即将开始的新一轮打击行动。

他不怎么懂业务,他哪里是去指挥协调,分明是去收钱的。

韩博啼笑皆非,陈维光同样哭笑不得,扶着窗户苦笑道:“赵局让我给你捎句话,局党委对我们的打击行动全力支持。不过要求也很高,要我们帮局里打出一栋办公楼。”

“办公楼,真看得起我们。全力支持,有没有说怎么全力,别又是空口说白话。”

“没空口说白话,这次来真的。张局说打击经济犯罪的专业性极强,我们到底专不专业放一边,至少要让人家看上去感觉我们很专业。局里不知道从哪儿搞到一辆日本进口的商务车,同局里的依维柯一起暂借给我们使用。

笔记本电脑,就是那种小电脑,局里就一台,配给我们。年前刚买的扫描仪,一样配给我们。你去年支持政治处的摄像机物归原主,局领导说我们现在更需要。

考虑到查企业不是打击其它犯罪团伙,张局认为要注意影响,不能一查把人家查倒闭,建议参与行动的同志一人购置一套西服。香港电影里不是有个什么什么科,就是专门查经济犯罪的警察部门,要有点那个意思,要让人感觉我们很专业,很有文化。”

“商业罪案调查科!”

“对,就是商业罪案调查科,从商务车上下来,西装革履,一人拖一拉杆箱,出示警察证搜查证,该询问询问,该查账查账,摄像、录音、扫描复印账本,是不是有那么点意思?”

韩博再也控制不住了,笑得差点喘不过气。

不过话又说来,查这样的案件必须摆谱,不仅要唬住对方,而且要唬住对方的关系网。尤其异地办案,如果唬不住对方根本查不下去。

所长要“炸麻串”,陈维光不想占用他太多时间,接着道:“刚才是装备,第二件事是人员。赵局带来十二个人,全秀才,最低学历中专,有六个大专,其中一个学计算机的。水平可以,精兵强将全集中到我这儿了,关键搞财务的没几个,只能组织岗前培训。”

“我给沈大姐打电话,她没时间请她安排别人过去。”

“这样最好,现在最缺的就是老师。”

陈维光笑了笑,继续说道:“最后一件事,考虑到辖区群众对刚并过来的同志有看法,我打算依葫芦画瓢,组织民警下村服务,帮没办理身份证的人办上。他们以前总是忙这忙那,平时极少下村,顺便借这个机会下村了解了解辖区情况。”

“这个主意好,现在人口管理是以证管人,好多人不出远门,不需要身份证。他们办不办无所谓,我们要帮他们办,不然所里连张照片都没有。”

“我也是这么想的,照相馆联系好了,有钱赚,几个老板很积极。”

“老陈,既然是服务就要有服务的样子,该收多少工本费收多少,别把好事变成一件坏事,搞到最后老百姓个个在背后戳脊梁骨。”

“放心,不会乱收费的,我们接下来有大行动,没必要为点小钱搞天怒人怨。”

“行,挺好,你们按计划进行。”

“韩博,好了没有,人家都炸完了,等你呢!”

“好啦好啦。”

韩总同样等得有些心焦,忙不迭点上“麻串靶子”,一家之主,一马当先,挥舞着“噼噼啪啪”作响的大火把,冲进自留地里疾走高呼:“正月半,炸麻串,十八个穗头称斤半,爷爷称,奶奶看,奶奶称,爷爷看”

生怕儿媳妇和儿媳妇的姐姐听不懂,居然用思岗普通话吟唱起古老的歌谣。

李晓蕾、李晓慧和韩芳笑得花枝乱颤,一个个争先恐后嚷嚷道:“韩博,到你了,你怎么光舞不唱?”

“小博,别不好意思,小时候你不是最喜欢炸麻串么!”

唱就唱,今晚全思岗男人个个喊这个,没什么丢人的。韩博挥舞出一道火圈,喊道:“灯笼亮,火把红,正月十五炸麻虫!场边田边都炸到,炸得害虫影无踪!”

“正月半,炸麻串别人的菜,铜钱大。我家的菜,盘篮大别人的菜,烂掉了,我家的菜,卖掉了!”

儿子一开口,韩总更有劲,两父子在地里一唱一和。

放眼望去,周围全是火把,从来没见过如此有意思的场面,李晓蕾和李晓慧跟孩子般地鼓掌叫好,竟跟着一起嚷嚷起来。

韩总是当家人,按传统习俗举着火把,照遍田地,把田岸子上的荒草点着。

韩博到田埂上,气喘吁吁笑道:“爷爷活着时告诉我,每年炸麻串要看火势看火色,火势熊熊表示年景兴旺,五谷丰登火色泛白表示今年是水年辰,泛红表示为旱年辰,十分怪异,细想起来有点巫术的意味。”

李晓蕾好奇问:“思岗的火把节,这个习俗从什么时候传下来的?”

“你真问对了人,上大学之前我一直以为只有思岗有,跟几个同学一聊才知道周边几个区县全有。大家争论源头,最后去问一位学识渊博的教授,教授给出两个解释。”

“教授怎么说的?”作为思岗人,对此居然一无所知,韩芳比她俩更好奇。

韩博擦一把汗,耐心解释道:“炸麻串也叫放哨火或放烧火,据说放哨火源于明代抗倭。倭寇经常到我们这烧杀抢掠,为抗击倭寇,人们用柴草扎成火把,轮流放哨,称之为“哨火”,渐渐成为一个习俗。

不过教授认为这个说法站不住脚,他认为我们这儿的炸麻串风俗起源更早,应该是起源于远古人们对火和火神的崇拜。引经据典,翻出诗经:去其螟塍,及其蟊贼,无害我田雅。田祖有神,重畀炎火。说的就是乡野阡陌农夫手执火把驱虫赶兽,护卫田禾的情形。

另外清道光初诗人李琪的崇川竹枝词也可以佐证,山村好是晚风初,烧火连天锦不如,但祝麻虫能照尽,归来沽酒脍池鱼。诗后原注:元夕放烧火,谓之照麻虫”

妹夫太有学问了,虽然是教授给出的解释,但能记得这么多诗句就很了不起。

李晓慧很高兴能妹妹能找到这样的男友,很高兴能与“木匠之家”成为亲戚,老房子这一路上欢声笑语。

ps:正月半,炸麻串,童年的记忆,同各位没炸过、没见过甚至没听说过的友分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