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有搞头!

第一百八十二章 有搞头!


                跑运输的大货车与长途客车不同,它没有固定路线。

只要有货拉,天南海北哪儿都去。到地方卸完货找托运站,看托运站的活儿有没有利可图,要是有钱赚再去下一站。

一辆大车两三个司机,轮流驾驶,人歇车不停。出去一趟两三个月,有时候一出去就是半年,吃喝拉撒睡几乎全在路上。

新春佳节,合家团聚。

有驾驶证复印件的司机应该在家,正是去调查的好时候。要是拖到他们开始做生意,再想找到车和人就难了。

正如袁政委所说,没线索没办法,有线索必须快侦快破。

交警队非常重视,副大队长亲自率领两名事故科民警去。老百姓可以过一个好年,对公安民警而言警情就是命令,一有警情别指望能过上安生年。

该做的和“不该做的”全做了,现在能做的只有等消息。

异地办案本来就很麻烦,又赶上一年一度的春节,人家需要跟地方公安部门协调,需要做很多工作,不能打电话问,更不能打电话催。

到所里,继续值班。

初一没事,初二没事,初三没事,初四依然平安无事。

大姨子的表现让人啼笑皆非,明明初二下午到了东海,初三中午便能同“未婚妻”一起来思岗,结果韩总说了几句客气话,人当真了,打算在东海好好玩几天。估计要到初七初八才能来,对自己这个未来的妹夫不是很关心。

“什么对我负责,对咱爸咱妈负责,什么怕我上当受骗,全借口!我算明白了,她就是想出来玩玩。”

摊上这么个姐姐,李晓蕾尴尬得没脸见人,又一次在电话里诉起苦。

韩博越想越好心,跟哄小孩似的劝道:“玩几天么,只要能让她高兴。我爸我妈跟我姐也挺高兴的,有一bj亲戚,多有面子。”

“你爸你妈本来打算初三去丝河老家给老人拜年的。”

“你姐第一次来,她又能来几次,当然要热情接待。给老人拜年拜那么多年,今年晚几天没关系。再说老家里不是有我么,年前抽空去过一趟,挨家把年礼送了。昨天下午又抽时间去一趟,外公外婆和堂爷爷堂奶奶通情达理,很理解,没不高兴。”

李晓蕾坐在韩总的老板椅上,探头看看正在隔壁跟韩芳聊眉飞色舞的姐姐,嘟囔道:“我想你,我舍不得你,你一个人在单位过年。”

“什么一个人,单位好多人,我们刚上任的教导员,小单、高亚丽、王主任全在。对了,小任你见过的,昨天下午来过,专门来给我拜年。”

“好吧,我催催她,要是她玩疯了,明天我一个人坐车先去。”

“别,不许一个人,好好陪你姐玩玩,让她玩个尽兴。”

跟“未婚妻”煲完电话粥,开始工作,确切地说开始学习。

丝绸集团财务部经理沈大姐初七才能来,在她来之前可以先学点法律法规,先组织同志们学习点财税常识。

老王在楼下值班,其他人来会议室。

高亚丽兴高采烈,她是所里财务方面唯一的“专业人士”。会计中专,虽然是委培的,文凭国家承认,而且有会计证,打起算盘啪啪啪,熟起钱一个顶三个。王燕当内勤是半路出家,做账时遇到一些问题经常向她请教。

艺多不压身,何况这能给所里搞到钱。

教导员陈维光很认真,初一下午从局里来就管高亚丽借自学,打开笔记本,跟小学生似的坐得笔直,全神贯注,随时准备做记录。

小单和今天刚上班的归家豪、安小勇同样如此,就王燕和陈猛家里有事暂时没来。

“教导员,同志们,今天我们先学法律法规,只有把涉税案件的法律条款学透,在查处涉税案件时才能得心应手。”

韩博拿出一叠刚复印好的法规,示意大家传一下,抑扬顿挫说:“我们能利用法律武器主要有两个,一是1995年10月30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的关于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决定。

跟我们去年打拐时运用最多的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一样,这份决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公布施行的。换言之,它就是法律!如果不出意外,决定中首次提到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将在下一次刑法修订时吸收进刑法。”

有法可依才能师出有名。

搭档不愧为全公安局政策水平最高、法律意识最强的民警。

别人干那么多年,治安管理处罚条例都没整明白,遇到一些刑事案件还要先翻翻刑法和刑事诉讼法,哪会研究这些生僻的法条。陈维光暗赞了一个,同时感觉跟水平这么高的年轻所长搭班子有干劲儿一样压力。

“二是去年10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的关于适用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决定的若干问题的解释的通知。该通知虽然是给各级法院在案件审理时定罪量刑的司法解释,对我们来说同样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法律依据和参考”

一条一条,认真学习。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虚开税款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

虚开税款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

有前款行为骗取国家税款,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给国家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该判多少年,无期徒刑还是死刑,那是检察院和法院的事。

良庄派出所对这些不感兴趣,只关心“并处”条款。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直至没收!

“起步价”两万,什么概念,想罚十几二十万要抓多少赌,要抓多少嫖。

同志们跟发现“新大陆”似的一个个喜形于色、激动不已,仿佛眼前有一坐金山却一直不知道去挖掘,现在知道了,并且没人跟自己抢。

“执法经济”,想建设好“平安良庄”全靠它了。

韩博同样高兴,举起最高法的司法解释笑道:“虚开税款数额10万元以上的,属于‘虚开的税款数额较大’;虚开税款数额50万元以上的,属于‘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如果那两个嫌疑人没吹牛,涉税金额绝对巨大,我们接下来又要办一起特大案件!”

“韩所,那些买发票的呢?”

归家豪同学显然没认真听讲,显然没认识看条款。

第一次接触,需要时间慢慢消化,韩博自然不会批评,耐心解释道:“决定第五条明确指出,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是指有为他人虚开、为自己虚开、让他人为自己虚开、介绍他人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行为。也就是说买增值税专用发票,同时达到一定金额,一样要追究其刑事责任。”

“会计要不要承担责任?”

高亚丽举起手,忍不住问:“韩所,在好多单位会计是‘外人’,比如从凭证上看出进项税大了些,进项税大就可以抵销项税可以少交增值税,可是他又不知道单位是否用了票上所列的材料,也不知道进料情况,这种情况很多的。”

未来查处时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情况,她能想到这些韩博很高兴,坐下道:“怎么说呢,我们首先要弄清楚一个会计的法律责任到底是什么。如果你是一个企业的会计人员,只是负责记账的。那从法律上说,你只要负记账的责任。

也就是说,会计的基本职能只是见票入账,并不是所有会计都是要管理库存什么的。因此,就算真的有事,这样的会计既没违反会计法,也没有违反其它经济法律法规,一般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如果协助偷税或主观性隐匿收入那就要另当别论了。”

只知道虚开增值税发票是违法犯罪行为,却不知道什么是虚开增值税发票,研究好几天财务籍愣是没能研究明白。

陈维光愁眉苦脸问:“韩所,我弄不明白什么是虚开增值税发票,开票就要交税,虚开增值税发票怎么就逃税了?这点不搞明白,将来查处时没法认定。”

“我也不懂。”小单苦笑道。

这个问题必须解释清楚,韩博微笑着说:“虚开增值税发票的单位按道理是不能逃税,但是接受增值税发票的单位因为有了进项税票,就能抵扣,就能少上税。而实际上虚开增值税发票的那个单位极可能是个影子公司,是个皮包公司,票开出去了,他根本没想报税上税,直接造成国家税收流失。

我再给大家打个比方,一家公司采购进一批货物,是有票进来的。在销售的时候,客户却不要发票,这样就有了余额。然后,另一家熟人单位要发票,就开给他们了,他们给了一些现金扣,这一样属于虚开增值税发票。

为什么属于虚开呢,因为在本次业务处理上,表面上看该公司不存在少缴纳税款,发票开出去了,应纳税额没有变化。但事实上开的是空票,货物没发生转移,取得发票的一方能以此多扣进项税,在下一个环节造成国家税收流失。”

众人若有所思,高亚丽禁不住补充道:“这种情况很多,比如一些卖水泥和钢材的,进货有票,销售人家不要票。老百姓盖房子,买不了多少,就算多买要票也没用。一些需要增值税发票抵扣税款的单位给扣,他们就给人家开,这就是虚开。”

“小高,按你这么说虚开增值税发票的情况很普遍?”

“不少,应该不少。”

“怎么一直没人管?”情况普遍,意味着国家税收大量流失,陈维光感觉很不可思议。

韩博不得不再次解释道:“教导员,这很正常,因为增值税是94年才开始全面实施的新税种,我们手上这两份法律法规是前年和去年才颁布施行的,对大多人来说这是一个新鲜事物。许多基层税务局想查却查不下去,许多基层公安部门都不知道该不该归自己管,所以出现这种很普遍的情况。”

ps:求订阅,求月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