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七十五章 领导,全是领导!(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五章 领导,全是领导!(求订阅,求月票)


                “未婚妻”春节要来,“未婚妻”的姐姐也要来!

本以为要等好几个月再次团聚,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惊喜,韩博心情已经不能用愉快来形容了,高兴得大半夜没睡好。

人逢喜事精神爽,工作起来更有劲。

送走两位来过年的领导,又迎来一位昨晚刚到老家的部队首长。与其他前来派出所参观的良庄籍部队首长不同,这位认识,去北河抓捕顾新贵时曾得到人家帮助。

“常参谋长,您怎么走过来的,打个电话我去接您。”

常援建跟户籍服务台和接警台里起身相迎的王燕、高亚丽及小单等人微微点了下头,接过香烟笑道:“别这么客气,我就是想走走。几年来一趟,走走看看,挺好。”

“怎么您一个人,嫂子孩子呢?”

“我妹妹带她们去柳下了,那边有几个亲戚,不去看看不好。”

常援建低头点上烟,示意王燕她们坐下,接着道:“小韩,派出所搞得不错,一个乡镇哪能没派出所,早该设一个。刚才在乡政府卢记跟我说了,把派出所搞起来你立了大功,好样的,要是在部队,你这样的干部一样要重用。”

“西部大开发”没开始,良庄为数不多的变化就是多了一个“良庄人自己的银行”和良庄派出所。

“良庄人自己的银行”没什么看头,良庄派出所成了唯一的“景点”。

这几天来的地方领导和部队首长,老卢全往这儿带。来一位领导表扬一次,来一位首长表扬一,已经不知道被表扬过多少次了。

可惜他们全在外为官,要是在南港,要是在思岗,所里根本不用为经费发愁。王燕小单陈猛和安小勇也用不着辛辛苦苦学习,领导笔头一动,编制不全解决了么。

韩博一边陪首长参观,一边开玩笑问:“常参谋长,您这一说我真想参军,其它部队不去,就去您部队,可是我已经二十四了,不知道部队要不要。”

“要,部队一样需要高素质人才。大学生特招入伍,本科授中尉军衔。不过你就算了,公安准军事化管理,跟部队没太大区别。”

想到师里去年转业的几个军官,常援建轻叹道:“对大多军官而言,真不如在地方干。一是工资待遇低,二是要面临二次就业。在部队干十几年,好不容易熬到副营,转业到地方副主任科员。不懂业务,不可能有职务。”

局里不少军转干部,大多是带括弧的,说起来享受副主任科员乃至主任科员待遇,其实就是一普通民警。

韩博点点头,推开会议室门笑道:“常参谋长,进来坐,我正好向您汇报下工作。”

打过一次交道,常援建感觉小伙子很有意思,毫不犹豫给他一拳:“跟我汇报什么工作,我就是随便看看。”

“我给您泡杯茶。”

“茶也不用泡,在乡政府喝过了。”

跟所有来参观的领导一样,东看看西看看,里里外外转一圈,看完转完大摇大摆走了,谁也不许送。

看着他的背影,王燕感叹道:“一点领导架子都没有,刚才去卫生院我见过,坐在水果摊跟人拉家常,没想到他就是常参谋长。”

“姜记更离谱,那么大领导,竟然在小店门口打升级,谁输了谁钻桌子。”

良庄现在的领导太多,局里要求做好安全保卫工作。想起级别最高的那位,韩博头问:“小单,黄记呢,黄记到哪儿了?”

“在老家请客,摆二十多桌。看见孩子,不管认不认识,只要叫一声爷爷,一人一红包。”

“黄记有钱,退休工资一个月好几千,自己又不用花,好不容易来一次,发几千块钱红包他不在乎。”一个村的,高亚丽虽然只见两次,说起来却眉飞色舞。

王燕吃吃笑道:“我要是能当上那么大领导,要是有那么高退休工资,我也娘家摆几十桌,看见孩子也一人发一红包。”

“光宗耀祖?”

“不然拿那么多钱干什么。”

“庸俗。”

“韩所,我庸俗,你不庸俗,可是你为什么丝河老家请客?”

“我是带女朋友去的,我跟你刚才的思想完全不一样。”韩博狡辩了一句,顺手拿起对讲机:“小单,走,该巡逻了。”

全副武装,上7号车,一直开到柳下河大桥,停在桥上留意过境车辆和行人。

大后天就是除夕,去柳下买年货的人很多。

摩托车一辆接着一辆,与之前不同的是个个戴头盔,能靠右的尽量靠右,极少有人敢再违反交通规则。

集市人同样不少,韩博举起对讲机问:“洞俩洞俩,我洞幺,集市怎么样,有没有情况?”

“洞幺洞幺,我洞俩,集市一切正常,集市一切正常。”

“乡政府进出车辆较多,注意疏导门前交通。”

“洞俩明白,洞俩明白。”

三辆车,全在外面巡逻。

7号车负责思良公路西段,皮卡负责集市,越野车在各村转悠,在震慑犯罪分子的同时,检查各警务室人员是否在岗。

“平安良庄”不是口号,今年春节绝不能出事,至少不能出大事。

十字路口停下一辆大客,下来三个旅客,大包小包,显然没人接,正往桥头走,韩博刚准备招呼他们上车,捎他们一程,手机突然响了。

“小韩,在什么地方?”

“在柳下河大桥执勤,卢记,您有什么指示?”

“计划不如变化,谢记明天要去市里开会,全乡干部大会只能提前到今天下午,两点整,一楼会议室,不能迟到。”

全乡干部大会要正式宣布良庄乡升格为良庄镇,宣布镇党委成员的任命。

副科级,终于来了!

韩博强按捺下激动问:“今天宣布,建镇仪式怎么办?”

“从简,黄记和颜政委说一切以‘西部大开发’为重,能省一分是一分,没必要搞那么隆重。开完会,挂上牌,合个影,放个炮,怎么简单怎么来,新镇要有新作风,给其他乡镇放个节俭的样。”

良庄低其他乡镇一等几十年,连个派出所都没有,好不容易扬眉吐气一,按原计划老卢是要大操大办的。

平时在良庄他资格最好,官最大,别人意见根本不会听。黄记颜政委两位老领导大领导一来,他就从“老卢”变成了“小卢”,老领导的话他不能不听,不敢不听。

终于有人能治住他了。

韩博越想越好笑,故作遗憾地说:“哎呀,我们准备那么久。”

“取消取消,简单也好,省得别人说我们铺张浪费。”老卢嘴里这么说,语气却带着几分失落。

可以理解,准备那么久,打算风光一次,结果搞不成,风光不起来。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估计跟新娘子听说婚宴取消直接进洞房一样失望。

挂断电话,把几个打工来的人顺路带到丁字路口。

几位在周围闲逛闲聊的领导和部队首长,正不约而同往乡政府走去,韩博急忙下车,跟他们一起步行,在他们面前不能摆派出所长的谱儿。

“小韩所长,马上镇领导了,马上就是我们的父母官。别的不求,只求一件事,再打击时手下留点情,省得七大姑八大姨总给我打电话。”

“韩打击,打击他打击你,打击完这个打击那个。长江后浪推前浪,比李特派生前厉害多了。”

他们平时极少来,有的几年不来一次,消息一个却比一个灵通。一看见未来的良庄镇最年轻的党委委员,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调侃起来。

“各位领导,你们别笑话我了,什么父母官,九品芝麻官都不是。”韩博尴尬不已,一个劲发烟打招呼。

“你年轻,前途无量,现在不是,将来是。”

高个子领导笑了笑,转身道:“小韩所长,别听他们的,该打击就要打击,不打击哪来这么好的治安环境,老百姓怎么能安居乐业。”

“是要打击打击,不打击对不起‘韩打击’这个响亮的绰号。”

矮个子领导话音刚落,其他领导又一次哄笑起来。

他们在各自单位肯定很严肃,到良庄却很随和,也非常受尊重。从他们身上,能感受到什么叫衣锦还乡。

跟在他们身后,只有被调侃的份儿,幸好他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良庄没被吞并,反过来吞并其它乡镇,他们最高兴。

看见有卖鞭炮的商店,一窝蜂涌进去,有多少要多少,不还价,抢着付钱,让老板等会送乡政府。付完钱去下一家“扫货”,大有把良庄鞭炮全包圆之势。

前面的人买走了,后面的人买不到。

一位领导追上来嚷嚷道:“你们几个太过分了,小韩所长你也不看着点,他们这是扰乱社会主义市场秩序!”

韩博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愁眉苦脸说:“对不起,陈团长,这归工商所管,不归我们派出所管。”

“归工商所管?”

部队首长不是很懂地方规矩,喜欢用最简单的方式解决问题,拍拍前面那位肩膀:“分点给我,你们不能这样,应该见者有份。”

“早干什么去了,这没你份,想表达诚意去柳下买,柳下多的是。”

“你个新兵蛋子,我参军时你还在家念呢,不知道尊重老同志,有你这样的?给你一个机会,四卷鞭四捆炮,多了我也不要。”

矮个子领导乐了,指着他道:“老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说杨处长不尊重老同志,杨处长还说你不尊重上级呢。求人应该客客气气,说点好听的,最好晚上摆几桌,这样才有诚意。”

“家没上下级,再说又不一个部队,他官儿再大能管到我头上?”

“你说家没上下级,好,等会儿你拍拍颜政委肩膀给我们看看,有本事再喊一声老颜,你来了。”

“开什么玩笑,人正军级,人少将。”

ps:求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