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虚惊一场(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二章 虚惊一场(求订阅,求月票)


                乔爱军垂头丧气、狼狈不堪走了,上车时神情有些可怜。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既然不坚持原则,敢违反相关规定插手经济纠纷,且采用极其下作的手段,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心理准备。

可怜归可怜,同情归同情,在是否退还“作案使用”的交通工具这一问题上,韩博绝不会有丝毫妥协。

刚让小单和几个联防队员把他们送走,归家豪和安小勇到了,骑摩托车单位的,裹严严实实像两个棉花包。

“指导员,小勇,对不起对不起,晚上净顾着忙,忘了告诉你们没事了。”辖区发生绑架案,怎么能不通知指导员,结果通知完就忘了。一看见他俩,王燕猛拍额头,追悔莫及。

接到紧急通知,归家豪本想问问局里有没有车。

结果打电话一问,局里车全上路围追堵截了,可见事态有多么严重。

急忙骑自行车去汽车站,临近春节个个忙,又是大晚上,汽车站都找不着黑车。心急如焚,家打电话联系同样在家休息的安小勇。

安小勇正好在一亲戚家吃饭,等他家人去叫,叫来先到县城,接上他再来良庄,时间全耽误了。

归家豪一直忙着找车单位,同样没顾上打电话问问进展,摘下头盔急切问:“韩所,绑匪抓到了?”

“一言难尽,看你冻成这样,走,先进去喝口热水。”

“不冷,真不冷,我快急死了,怎么事,那帮家伙什么地方人,他们是怎么落网的。”

走进办公室,管孕妇借来电暖器,一边取暖一边苦笑着介绍晚上发生的一切。刚刚说完,小单来了,汇报乔爱军三人晚上住在柳下宾馆。

让韩博倍感意外的是,归家豪竟摸着下巴道:“韩所,这事没完。要是换作我,我肯定要杀一个马枪,不然去没法交代。”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安小勇点点头,附和道:“老厂长的承包合同对我们来说是一张废纸,对穷凶极恶的他们而言就是追讨60万承包款的依据。老厂长在良庄他们没办法,老厂长落到他们手里,被他们抓住,主动权就在他不在我了。”

韩博微皱起眉头:“你们是说姓乔的有可能铤而走险,再抓老厂长,想以此扳一局?”

“完全有这个可能。”

“他们敢!”小单掏出车钥匙,起身道:“我带几个人去盯着他们,敢轻举妄动,就让他们这个年过不成。”

“急什么,坐下。”

韩博将他拉坐下来,分析道:“指导员说得对,他们完全有可能铤而走险。但他们现在没车,行动不便,今天夜里应该不会轻举妄动。乔爱军粗中有细,如果真打算以一错再错的方式扳一局,今晚会老老实实,明天一早会搭车离开柳下,然后租辆车秘密潜来,悄悄把老厂长劫走。”

归家豪摇摇头:“韩所,你高看他了,不是说他计划没这么周密,是他不可能有那么多经费。要动手就在今天夜里,不会拖到明天。”

“他们没交通工具。”陈猛脱口而出道。

“十字路口没黑车,不等于镇上没有,不等于新庵没有。出示证件,给钱,那些见钱眼开的黑车司机能错过这个生意?”

陈猛感觉有些匪夷所思,喃喃地说:“他们被我们抓住一次,应该不会有这么大胆吧!”

韩博真不希望再看见乔爱军,可是老归同志说得有道理,不禁苦笑道:“正常情况下不会,关键现在情况不正常,或者说他们别无选择。”

王燕轻声道:“人没抓着,车反而搞丢了,无颜见江东父老。遇到这种事,很容易丧失理智,或许他这会已经忘了自己是一个警察。”

一个疯狂的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韩博权衡了一番,起身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们分头行动。小勇,你刚来,他们没见过你,带一个见过他们的联防队员去柳下宾馆,开房间,盯着他们。管建筑站借辆车,小孙他们应该在站里。”

“行,正好想见识见识他们是何方神圣。”

“走,我给你拿钱去。”王燕掏出内勤室钥匙,嫣然一笑。

“小单,你开车去看看夏志勇,他们见过夏志勇的车,可能会误认为所里的。万一劫走跟我们来个以车换车麻烦就大了,别让人夏志勇帮了忙却被殃及池鱼。”

韩博正准备部署最后一个行动,归家豪主动请缨:“韩所,你在家坐镇,我带联防队员去老厂长家蹲守。防止他们避开小勇视线,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好吧,就这么安排,大家幸苦一下。”

韩博想了想,轻叹一口气,摇头苦笑道:“把宝贵警力浪费这上面,跟他们斗智斗勇,这算什么事啊!”

对犯罪分子可以下狠手,对他们不能,想想是挺郁闷是挺讽刺的。

归家豪笑道:“熬过今晚明天就好了,晚上找不到人,明天一早给他们局领导打电话,他们局领导不会让他们在这儿丢人现眼的。”

袁政委走前打114查询过,有他们公安局号码却没能联系上人。

他们那边的110估计没搞好,接警员说帮着转,让等消息,等到现在没音。难道因为这点破事捅到他们公安厅,就算捅到公安厅大半夜也不一定有人。

韩博有些后悔不拘他们24小时的决定,唉声叹气说:“只能这样了。”

事实证明乔爱军有底限,没丧失理智,没铤而走险。

老老实实在柳下宾馆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坐黑车来所里,索要轿车被罚没的手续。

认栽,这就对了么。

要手续没问题,立即去局里给他办。早点解决好过年,局里一路绿灯。上午10点多,终于把这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同行打发走了。

同志们熬了一夜,全在休息,韩博和王燕在大厅值班。

想起老卢曾经让所长去江城干同样的事,王燕心有余悸,托着下巴感叹道:“韩所,要是我们公安全归公安部管多好,就不用再担心被越权指挥,乔爱军这种事就不可能再发生。”

“我们现在不就归公安部管么。”韩博合上工作日志,装起糊涂。

“现在是指导,不是领导。”

“不是领导能指导?领导更是领导!我们这些基层小民警,把辖区的事管好就行了,领导的事让领导操心去。”

ps:三更奉上,让各位兄弟姐妹久等了,麻烦了,再次致歉!(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