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你应该庆幸”(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一章 “你应该庆幸”(求订阅,求月票)


                “他们有两个没想到,一没想到我良庄派出所前几天印刷并在各村张贴了几千张‘民警提示’。关于春节安全的,上面有我们派出所值班电话。家属没拨打110,直接打所里电话,给我们围追堵截赢得宝贵时间;

二没想到我良庄派出所与柳下派出所、柳下刑警队和柳下交警队关系会如此之好。接到报警,我第一时间请柳下同行帮忙,在南北西三个方向布下天罗地网,除非他们弃车,否则从柳下根本跑不掉。”

该汇报成绩的时间就要汇报,韩博没谦虚,同样没夸大其词。

从接到群众报警到“绑匪”落网,前后总共16分钟。

在短短16分钟时间内,民警和联防队员全部出动,在丁良路口、丁永路口、柳下河大桥、团结桥、柳南桥、柳中桥和柳北桥设卡,构筑第一道防线。同时与柳下协调,向局里汇报,构筑外围防线。

这样的反应速度,全县估计就良庄派出所能做到。

“干得漂亮!”

袁政委跟石副局长对视了一眼,热情洋溢地说:“卢记,良庄派出所反应速度如此之快,可见‘平安良庄’建设不是一句口号。要是没您和焦乡长等领导支持,他们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成绩。”

“应该的应该的,我们良庄重视教育,对公安工作一样重视。”

老卢大言不惭的自卖自夸了一句,说起正事:“情况很明了,他们颠倒黑白,无法无天,跑我良庄来绑架勒索。要不是小韩反应速度够快,后果不堪设想。这是很严重的犯罪行为,影响恶劣,必须严厉惩处。”

马主席跟老厂长家沾亲带故,心情可想而知,冷冷地说:“莫善学同志虽已退休,但一直是我们良庄乡人大代表。绑架人大代表,这个问题很严重啊!”

不给思岗县公安局面子,偷偷跑辖区来抓人,袁政委同样不爽。可对方终究是公安民警,而且是身不由己的基层民警。

可以批评,可以找他们局领导要说法。但是当成绑架立案侦查,采取强制措施,把他们当犯罪嫌疑人对待肯定不行。

万一把事情闹大,把关系闹僵,把对方领导的领导的领导的领导惹火,以后思岗公安局要是碰什么案子,别指望东山公安系统会协助。

袁政委既想顾全大局,又非常清楚老卢已经表了态,绝不会善罢甘休,头笑问道:“小韩,你最熟悉情况,你有什么想法?”

老卢态度明确,其实不光老卢,楼下那哥们这次真惹了众怒,不拿出点诚意,不大出血,乡领导不会同意派出所放他们走。

韩博想了想,抬头道:“各位领导,俗话说只有千日抓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这句话用在我身上不合适,作为派出所长,我既要抓贼也要防贼,要‘打防管控,齐头并进’。具体到今晚发生的这件事,防很重要。

来的三个人虽然做法不对,真跟卢记说得一样跟土匪差不多,但某种意义上他们也是执行任务,相当于公司犯罪,单位犯罪,追究他们刑事责任比较难。”

“难道就这么放他们走?”老卢不高兴了,两眼瞪老大。

“当然不能。”

韩博笑了笑,神情笃定地说:“必须给他们尤其他们领导一个教训,让他们长长记性,死了再来我良庄抓老厂长的心。毕竟辖区这么大,要是他们不死心,又想搞什么小动作,我们防不胜防,除非让老厂长把家搬派出所。”

这就对了,良庄干部只占便宜不吃亏,怎么可能被人欺负到头上还放人走。

老卢很满意,从袁政委手上接过烟点上,美美的吸了一口。

“他们作案使用的交通工具,就是楼下那辆白色捷达,不是私人的,不是派出所的,是乡里的,平时归乡党委记用。为来我们江省抓老厂长方便,特别借给派出所使用,司机也是乡里的职工。”

韩博顿了顿,话锋一转:“既然是作案工具,我们就有权罚没。何况这件事,他们的乡党委记是主谋。太远,拿他没办法,我们就扣他车,让他没车坐,以后只用自行车或摩托车代步。”

南方人习惯买桑塔纳,北方人喜欢买捷达。

看桑塔纳习惯了,怎么看捷达怎么不顺眼,不过也值十几万。小伙子说得对,那家伙躲太远,拿他没办法,只能搞辆车。

老卢敲敲桌子,痛心疾首:“我们良庄不欠外债,经济在全县算比较好的,我都没配专车!一个贫困乡的党委记居然配专车,太腐败了,难怪搞不好,难怪净想着搞这些歪门邪道。”

你是没配专车,可是你整天“借用”建筑站的奥迪,跟配专车有什么区别。

袁政委不再捂嘴,干脆把胳膊肘撑在会议桌上,双手捂着整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生怕被老卢看见他实在控制不住想笑的神情。

石副局长同样忍不住想笑,急忙用双手托着头,两个大拇指不断揉太阳穴,装出一副被这件事搞得很头疼的样子。

老卢喜欢吹牛,他嘴巴永远是说别人的,他只有批评没有自我批评,良庄干部习以为常,没什么感觉。

韩博同样如此,若无其事问:“卢记,这么说您同意了?”

“原则上没什么意见,只是就这么放他们走,显得显得显得我们太软弱,关他们24小时!让他们知道良庄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

把车扣下来,他们去没法交代,赶他们走也不一定会走。所以说24小时不存在问题,关键对兄弟公安部门民警采取强制措施不太合适。

韩博摇摇头,一脸为难地说:“卢记,他们不是普通老百姓,关24小时容易,万一关出麻烦呢?”

“能有什么麻烦?”

“他们人没能抓去,把车都搞丢了,怎么跟上级交代?要是怀恨在心,对自己又下得去狠心,搞个自伤自残,到时候我们有理都说不清,反过来要赔钱给他们。”

快过年了,马上要举行隆重的“建镇大典”,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老卢权衡了一番,斩钉截铁说:“行,不关就不关,让他们滚蛋,有多远滚多远。让他们滚蛋之前要严肃警告,如果再敢来我良庄从事违法犯罪活动,就不是罚没一辆车这么简单了,该抓就抓,改判就判!”

这本来是公安局的事,老卢一插手局里根本没法过问。

袁政委不再捂脸,立马坐直身体,煞有介事说:“小韩,按照卢记的指示执行,警告一下,让他们走人。要是不服气,让他们领导过来。”

“是!”

达成共识,老卢宣布散会,领导们鱼贯下楼,各上各车,打道府。老厂长受惊了,需要安抚,老卢把他请上奥迪,亲自送他一家去。

秦师傅准备了夜宵,乔爱军哪吃得下,跟等待宣判似的一直守在大厅。

领导们没人正眼看他们,擦肩而过,只听见嘭嘭的汽车关门声,紧接着一辆接着一辆驶出派出所大院。

“韩所长,韩所长,领导们怎么说?”

“上楼吧,去我办公室谈。”

跟进所长办公室,听完处理结果,乔爱军懵了,傻坐四五分钟才缓过神,才苦着脸问:“韩所长,难道一点不能通融?”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韩博摇摇头,紧盯着他双眼,一脸严肃地说:“这是最好的结果,县领导和我们局领导说了,想要车可以,让你们领导来。”

人家今晚来的是副县级副调研员,身份肯定要求对等。

让领导来,让哪个领导来?

乡党委记绝对不会来,所长根本算不上领导,甚至不敢向局领导汇报。就算汇报局长政委也不可能帮乡里擦这个屁股,反而会大发雷霆。

看着他如丧考妣的样子,韩博劝慰道:“老乔,别这样,多大点事。车又不是你的,顶多挨批评两句。你应该反过来想,你应该感到庆幸,换作其它地方,你能全身而退?要是在东海,就凭你们干的这些事,你们造成的恶劣影响,这个年估计要在看守所里过。”

废话,要是人在东海那样的城市,别说所长不敢,乡党委记一样不敢。

这只能在心里想想,绝不能说出来,不然眼前这位年轻所长不光要扣车,估计连人一样要扣。

韩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接着劝道:“去吧,我让人开车送你们去柳下镇找个地方先住下,省道车多,明天一早就能走。早点去,陪老婆孩子过个好年。”

开什么玩笑,车没了,去怎么交代?

交代不过去,这个年怎么可能过好。乔爱军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意思很清楚,不给车不走。

装可伶,打算死缠烂打把车弄去。

韩博能猜出这个想法,敲敲桌子:“乔爱军同志,车你别想了,等会就要送局里。你可能不知道,差点被你们抓走的莫善学同志是人大代表,可是事态有多严重。你呆这儿不仅没用,反而会适得其反。总在眼前转悠,万一把我们领导惹火了,真要立案侦查。”

ps:给大家添麻烦了,再次致歉!(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