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后老卢时代”

第一百七十七章 “后老卢时代”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高。

想鲤鱼跳龙门,想离开农村只有认真读。

其实其它乡镇一样重视教育,整个南港都很重视。素有“全国高考看江省,江省高考看南港”之说,恢复高考以来有许多全省文理科状元出自南港。

几十年来相继走出十几位副局级以上领导和部队首长,二十几位正处副处及正团副团,按良庄近4万人口(把去世的算上可能超过8万)的比例算并不高,至少不算夸张。

之所以给人留下“良庄重视教育,良庄出人才”的印象,之所以会出现如此夸张的场面,很大程度上与良庄人比较团结,又有黄记和颜政委两位极具代表性的大人物,以及喜欢“拉关系”的前乡党委记老卢有关。

三个因素中,老卢发挥的作用最大。

他没什么文化,但会做人。

不捞钱,官声好,老百姓拥戴,在乡里有威信。

出去求人全不是为私事,全是为了乡里,全知道他是一心一意想良庄好。老领导喜欢他,大领导相信他,比他年轻的领导和部队首长敬重他。

正因为如此,今天人能聚这么全。

其它乡镇一样出人才,一样走出去过不少大干部,乡镇领导也想过去拉拉关系,但能做到他这样不太可能,所以聚不起来,形成不了“合力”。

县领导宣布任免前他是主人,宣布完任免他成了客人。

韩博能想象到如此热闹的场面以前没有过,随着他的“谢幕”,随着良庄进入“后老卢时代”,以后估计也不会有。

鞭炮声响起,震耳欲聋。

这里大领导太多,谢记等县领导全成了“同志”,自然不会在此久留。合完影,到车边,准备打道府。

“走吧走吧,跟县领导走。县人民政府副调研员,就应该去县里办公。”

派出所执行安全保卫任务,韩博带着几个联防队员守在民政办门口,防止激动的人们涌进去找老记,里面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此时此刻,韩博终于明白老卢为什么非要当一天镇党委记。

不是想争“第一任”的殊荣,是不放心,想主持第一次镇党委会和第一次党政工作会议,想把调子定下来,想安排好镇党委委员和副镇长分工。

地球离开谁一样转,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退就要有退的觉悟。

老记是过来人,知道他干那么多年一把手,猛然间放不下权力。别人不好说,只能由他和颜政委说。

县领导在等鞭炮燃放完,同样在等他。

老卢一声不吭,赖着不想走,颜政委语气很重:“惠生,县领导刚才不是说过么,要尽快适应新的工作岗位,要尽快转换角色。你往那儿一坐,到底谁是班长,你让小焦怎么主持党委会,怎么树立镇党委记的威信?你是老同志,应该带个好头,要是个个跟你一样,干部队伍怎么年轻化?”

老记修身养性,语气没这么重,循循善诱说:“县里考虑得很全面,让你协助分管撤乡并镇。有什么情况不了解,你可以听他们汇报。新同志哪些工作没做好,你可以批评,让他们改正。列席党委会不合适,别让人笑话。”

“我,我还不如干人大主席呢!”老卢憋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话。

“晚了,再说人大主席一样要年轻化。”

老卢走了,拉着脸,很不情愿,很不甘心的走到杨县长身边。

那么多乡镇党委记要么直接退居二线,要么去总工会之类的单位挂个闲职,有谁能当上县领导,老卢提副调研员再一次证明“良庄出人才”。

外面人不明所以,个个高兴,热烈欢送。

谢记杨县长等领导走了,张局却留了下来,先向焦记、陈镇长表示祝贺,随即指着一楼会议室笑道:“焦记,陈镇长,乡里这么多领导和来宾,要维护好秩序,我们的民警不能撤,只能管你们借个地方,宣布一下局里的任命,几分钟。”

“没问题,张局请。”

不等张局开口,袁政委便头笑道:“小韩,叫一下归家豪、黄小河、王燕和陈猛等同志,事业编地方编全过来。”

他们身后跟着一老熟人,激动之意溢于言表,韩博能想象到局领导要宣布什么,朝城西派出所长陈维光笑了笑,应道:“是!”

把民警召集进一楼会议室,外面暂时由联防队副队长米金龙负责。

张局示意众人坐下,政委从包里掏出三份文件,直接宣布:“同志们,经县编办同意,我公安局正式设立良庄派出所。与其他派出所不同,良庄派出所为副科级单位。下设指挥中心、治安队、刑警队、交警队及法制队五个正股级部门。

局党委研究决定,免去韩博同志良庄乡公安特派员职务,任命韩博同志为思岗县公安局良庄派出所长;任命陈维光同志为良庄派出所教导员,副科级;任命归家豪同志为良庄派出所刑警队长,正股级。”

刚才是县里的任命,现在是局里的任命。

良庄派出所再也不是名不正言不顺了,甚至后来居上,一下子成为副科级所,成为跟分局没什么区别的大所!

虽然跟自己没多大关系,王燕、陈猛、小单和安小勇等人仍喜形于色,激动不已。

“同志们。”

张局接过话茬,微笑着说:“该讲的谢记刚才全讲过,我只有一个要求,好好干,争先创优,把良庄派出所建成全县、全市乃至全省的模范所。韩博同志,教导员到位了,副所长副教导员等其余人员节后配齐,散会。”

外面全领导,他们一样不愿在此久留,这么大事三言两语说完。

韩博彻底服了,同穿上警服之后的第三位搭档一起将两位局领导送上车。

来宾太多,镇党委会开不成,新一届镇领导全在接待。“建镇大典”变成了“家乡发展恳谈会”,有钱的老板比地方领导和部队首长更受欢迎,一个个跟镇领导聊得眉飞色舞。

同样是镇党委委员,人家要么是人大主席,要么是副记或副镇长。在许多人看来自己算不上镇领导,或者只能算半个镇领导。

太年轻,没资历,又是公安,靠边站很正常。

韩博倒没什么失望,再次到大门边维持秩序,顺便同新搭档闲聊。

陈维光头看看焦记,嘿嘿笑道:“没想到是我吧?”

“没想到,一直以为是丁湖唐所。”

“我们什么关系,他跟你什么关系?搭班子,局领导首先考虑的是团结,是以后的工作。我们在思岗合作多默契,这就是缘分。”

副科级实职,多少所长熬到退休也干不上,能干上也就是享受个退休待遇。陈维光春风得意,高兴激动之情掩饰不住。

能跟老熟人搭班子韩博同样高兴,可是想到以后的工作,不禁苦笑道:“要是节后唐所他们并过来,心里一定不是滋味儿。”

“放心吧,局领导早考虑到了。”

近水楼台先得月,在城区当派出所长不仅沾光而且消息也比别人灵通,陈维光头看看身后,神神叨叨说:“城西派出所工作现在是指导员主持,过完年会把老唐调过去。李庄王建喜去内保大队,永阳卢志文去水上派出所,全往县里调,不会来良庄。”

“全往县里调,嗯,这样挺好。”

“三个指导员过来,两个副所长,一个副教导员。法制队长好像是法制科小徐,治安队、交警队和指挥中心不太清楚。”

程维光笑了笑,接着道:“来之前,专门去了一趟你老单位。听说我来跟你搭班子,丁总和钱总很高兴。让我给你捎句话,有时间明天晚上去一趟,集团成立第一个春节,好像有什么活动。”

韩博轻叹了一口气,摇头苦笑道:“明天所里放假,同志们干大半年,太幸苦,特别是我们的内勤王燕,人怀孕七个多月仍坚持工作,几乎天天加班。让他们去过个好年,我跟小单值班。”

“不是有我么!”

“你刚来,再说你有家有小,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在所里过年无所谓。”

刚提副科,刚调到一个新单位,并且是局里要求必须建成的模范所,作为教导员岂能不以身作则,陈维光若无其事笑道:“我全安排好了,让老婆孩子明天一早过来同我一起在所里过年。办公楼那么大,又不是没地方住。”

老单位领导发出邀请是看得起自己,不去不太好。

韩博权衡了一番,笑道:“行,明天下午去看看,没什么事早点来。”

镇里晚上打算管饭,邀请老领导大领导和部分来宾去柳下宾馆。

大过年的,家家户户要团聚,况且人难得一次老家,哪里会接受这样的邀请。天色一暗,各各家。

近的步行,远的镇里安排车送。

建筑站、建材机械厂等企业的车全被征用,再加上派出所的三辆车,两趟送完。

几位镇党委委员是两手空空上任的,被褥什么的全没带,晚上没地方住,一样要家。镇党委会一样开不成,暂定明天上午9点,轰轰烈烈的“建镇大典”就这么结束了。

ps:衷心感谢“好就追”兄弟一次次慷慨打赏,盟了,我们有第二位盟主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