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尘埃落定

第一百七十六章 尘埃落定


                走进乡政府大院,黑压压一片全是人。

人情社会,讲究一个面子,遇到家乡升格为镇这样的盛事,不光良庄籍地方领导和部队首长,考上大学中专中师的,在外面生意做得不错的,只要稍有点出息的几乎全来了。

许多人拖家带口,相互问候,相互介绍各自的妻儿。单身的一样不少,主要是这几年考学提干的部队军官。

这么多青年才俊,平时难得一见。

富嫂生意不做了,带着女儿在人缝里钻来钻去,打算给她家千金物色一个如意郎君。抱着同样想法的不在少数,良中良小和良庄幼儿园的单身女教师,一个打扮得比一个漂亮,校长园长教导主任帮她们介绍完这个再介绍那个。

天气冷,气氛却很热烈。

算上跟来凑热闹的家属,院子里近千人,跟赶庙会一般热闹。

一楼会议室坐不下,所有办公室全开放一样坐不下。院子里人满为患,人兴冲冲跑过来参加挂牌仪式,不能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计划全被打算了,老卢急得团团转,一边给跟他打招呼的家乡人挥手致意,一边扯着嗓子喊道:“小周,小许,赶快找两辆卡车,去良中来几百张凳子过来。派出所,派出所,派出所的人在不在?”

“在!”韩博急忙举起手。

“小韩,你在正好,安排几个联防队员去帮着搬,就剩一个半小时,动作快点。”

这边刚举起对讲机,那边又嚷嚷道:“王厂长,安排人去把你们那个烧开水的电炉子搬过来,放在传达室,传达室有自来水龙头。这么冷的天,不能没开水。”

“马上到,马上到,一会儿就好。”

乡干部,企事业单位干部,村干部和良中良小教师全在。

人多好办事,老卢不断下命令,接到命令的人接二连三往外跑。半个小时不到,一个露天会场布置好了。

不光有凳子,而且有桌子,几百张,排整整齐齐。

一时半会找不到那么多抹布,出去买新毛巾,大家一起动手擦,摆上水果、瓜子和一次性纸杯,两个女教师负责一排,提着暖瓶给来宾倒开水。

建材机械厂搬来的不锈钢电热水器容量不关键人太多,根本供应不上,立即去买电水壶和热得快。司法所长老李同志摇身一变为“茶水长”,全权负责开水供应,要是供应不上,拿他是问。

派出所帮着布置完会场,继续维持集市和乡政府大院秩序。

快过年了,街上买年货的人多,黄记和颜政委马上到,谢记杨县长等县领导一样马上到,不能被占道经营的摊贩和乱停乱放的自行车摩托车堵住进不来,要疏导好交通。

从南到北转一圈,确认没问题,到乡政府,主席台已经布置好了。

大门两侧鞭炮堆得像座小山,抽烟的人这么多,万一发生爆炸事故怎么办,韩博环顾了下四周,指着对面的摊位命令道:“陈猛,王主任,去跟老板商量一下,请他们往北摆摆,划出50米的鞭炮燃放区,留足安全距离,然后把鞭炮全搬过去。”

“是!”

今天是全乡的喜事,摊主很理解很配合。几个联防队员一起动手,十几个摊位不是往南摆,就是往北移,乡政府大门口一会就顺利清空。

“卢记,等会儿放炮的工作交给我们派出所吧,人太多容易出事,由我们燃放稳妥点。”考虑到燃放鞭炮比较危险,韩博挤到被团团围住的老卢身边。

“稳妥点好,就交给你们,我跟送炮的客人打招呼。”正在办喜事,绝不能出事,老卢从善若流。

到门边,布置任务,归家豪巡逻来了,跳下车道:“韩所,外面你别管了,外面交给我,你进去帮卢记招呼客人。”

人太多,乡领导确实忙不过来。

韩博看看丁字路口方向,笑道:“行,我进去帮着招呼,你在外面盯着。”

今天是良庄人的盛会,刚才见好几个人拉着小单说话,鼎着大肚子跟来的王燕提议道:“韩所,让小单和亚丽跟你一起去吧,外面有我们,不会有事的。”

他大伯,他两个堂哥全在里面,混得不错的同学战友好几个,难得聚一次。

韩博同意道:“也行,小单,亚丽,我们一起进去。”

正说着,两辆轿车缓缓驶了过来。

黄记是省部级领导干部,离退休一样有专车有秘,他的车在前面。颜政委坐火车来的,他在军分区有好几位朋友,坐的是军分区的车。

昨天见过,派出所民警全立正相迎。

韩博上前敬礼问好,引导司机把车停到专门给他们预留的位置上。

最大的两位领导到了,“老记”变成“卢记”,“老卢”变成了“小卢”,小跑着上去开门迎接。

一位前省委副记,一位现役将军,哪个乡镇有良庄这样的大人物。来宾们充满自豪感,掌声如雷般响起。

“黄记好,给您老拜早年,祝您老过一百二!”

“好好好,大家好,同志们好,全来了,全来好,喜事,高兴。”老记年迈体衰,需要女儿和外孙搀扶,兴致很高,精神很好,一边打招呼一边跟迎接他的人握手。

一个在外地做生意的成功人士挤上前,衣着打扮跟老卢别无二致,紧握着老记手激动不已:“黄记,我姓刘,叫刘家和,胜利六组的。我父亲叫刘大宝,不知道您老记不记得。”

“记得记得,大宝二宝么。”

高亚丽很受鼓舞,禁不住笑道:“黄记,我爷爷叫高大海,您老有没有印象。”

老记记性非常好,拉着她手哈哈笑道:“大海家孙女,这么漂亮。你爷爷我印象最深,小时候很调皮,有一次玩火把我家草垛给烧了。”

他提起往年的趣事,众人顿时哄笑起来。

改革开放,现在家家户户有吃有喝,没以前那么困难,不需要老记提供什么帮助,何况他已离退休那么多年。之所以争先恐后跟他打招呼,主要出于浓浓的乡情。

颜政委是现役将军,部队的上下级观念又比地方强烈,他这边没人争先恐后,军官们按照职务和军衔非常有默契的挨个上前敬礼问好。小单堂哥军衔太低,连上去打招呼的资格都没有。

外面太冷,不能把老记冻着。

“小卢”把黄记和颜政委请进民政办公室休息,副厅级以上地方领导和副师职以上部队首长进去作陪。

不去不知道官大,不来良庄乡政府一样不知道自己官小。正处副处正团副团没资格进去,跟小单副连级的中尉堂哥一样只能老老实实呆外面。

“韩所长,感谢你对晓俊的关心照顾,有机会去辉山执行任务,给我打电话。”

“我跟晓俊本来就是一个单位的,单连长,别这么客气。”

“要感谢,要感谢。”

正聊着,对讲机里传来归家豪的声音,县领导的车队到了。

县官不如现管,人家才是真正的父母官,韩博急忙跑民政办去叫老卢。

谢记、杨县长、政法委郭记、县委组织部长、县委秘长县委常委来五位,张局和袁政委也来了。

黄记和颜政委等老领导大领导是良庄的家乡人,同样是思岗的家乡人。

县领导在老卢陪同下先去民政办问候,在办公室里聊半个多小时才出来。估计黄记和颜政委又批评“小卢”了,他脸色不太对劲儿,精神有些萎靡。

良庄人比想象中更团结,来这么多人,全乡干部大会没法开,改成全乡干部群众和情系家乡的成功人士大会。

县领导在主席台就坐,杨县长代表思岗县人民政府宣布,思岗县良庄乡正式升格为良庄镇。气氛达到,人们欢声雷动,掌声经久不息。

按原计划,宣布完先放五分钟炮,剩下的开完会慢慢燃放。老卢没动静,不能乱作主,韩博示意归家豪稍安勿躁。

县委组织部长站起身朝第三排看了看,韩博这才发现多了几个生面孔,应该是未来的同事。

“经研究决定,免去卢惠生同志良庄乡党委委员、记职务免去焦汉东同志良庄乡党委委员、副记、乡长职务免去韩博同志良庄乡乡长助理职务。”

“任命焦汉东同志为良庄镇党委委员、记任命陈文兵同志为良庄镇党委委员、副记、代镇长镇长要经过提名选举任命雷长春同志为良庄镇党委委员、副记。”

乡党委委员和副乡长全免是意料之中的事,乡都没了,自然不会再有乡党委委员和副乡长,更不会再有自己这个乡长助理。

只是怎么会直接任命焦乡长为镇党委记,不是说好的么,让老卢担任第一任镇党委记,哪怕只当一天。

难怪他不高兴,原来“第一”的殊荣被人抢了。

应该是老记认为刚任命就免职,显得太儿戏,建议县委“一步到位”,让老卢又空欢喜一场。

韩博正琢磨着头怎么安慰一连遭受两次打击的老卢,组织部长接着宣布道:“任命吴呈同志为良庄镇党委委员、副记任命韩博同志为良庄镇党委委员”

尘埃落定,终于听到自己的名字。

早就知道了,正式任命下来反而没之前那么激动,注意力更多的集中在新的党委政府班子上。

焦乡长成了全县最年轻的乡镇党委记,代镇长陈文兵来自丁湖,人家本来就是丁湖镇长,前几天刚免掉的。十二个新党委委员三个来自县里,五个来自丁湖李庄良庄。包括自己在内,良庄干部只有四个。

马主席、崔副记、牛部长等乡领导全免掉了,组织部长没宣布新任命,他们却跟没事人一样,甚至带着几分兴高采烈。

“焦汉东同志,你是班长,你组织一下,率领镇党委班子成员上前亮相,让大家认识认识!”

排队站好,给所有见证这一刻的来宾鞠躬。

不管怎么样,一把手还是良庄干部当,尽管焦记一样不是良庄人,掌声再次响起,照相馆老板急忙上前拍照。

今天是良庄大喜的日子,来这么多领导,谢记不想占用家乡领导太多时间。

他头看看老卢,接过话筒,热情洋溢地说:“同志们,受市委组织部委托,宣布一份南港市委组织部任命,任命卢惠生同志为思岗县人民政府副调研员。经县委县政府研究决定,安排卢惠生同志协助分管全县乡镇撤并工作!

对新上任的同志,县委有四点要求:一是要认真学习,努力提高自身素养,尽快适应新的工作岗位二是要转换角色,尽快融入新的环境中三是要搞好团结,团结是搞好一切工作的前提四是要树立良好工作形象,要珍惜现有的工作岗位,不能辜负上级及同志们的信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