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按程序办(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六十九章 按程序办(求订阅,求月票)


                “乔志军同志,对不住了,你们三位分开来坐。”

韩博拉开皮卡车门,招呼东山同行上车,旋即头道:“小单,帮司机师傅把手铐打开。自己人,说清楚就行,用不着这么紧张。”

“老厂长呢?”

“一样,老厂长,受惊了,麻烦您也去一趟所里,我们要了解点情况。志勇,老厂长坐你车。”

没手续来抓人不是违规,是有可能涉嫌违法犯罪。

韩博决定当一起案件来办理,让乔志军上皮卡,让司机坐在越野车上不用下来,正琢磨是不是安排没证件的小伙子同老厂长一起上夏志勇的桑塔纳,柳下派出所的面包车到了。

良庄派出所对柳下派出所没有秘密,对讲机里喊什么宁所长全知道。

抓住几个没手续偷偷跑过来抓人的同行,交警队只负责交通安全管理对此不感兴趣,派出所不一样,派出所要对辖区治安负责。

知道的是来抓捕,不知道的真以为辖区发生绑架案,至少是失踪案。人家属跑所里报警,你立不立案,你查不查?

良庄砖瓦厂老厂长能犯什么事,绝对是经济纠纷。

良庄总共几个企业,柳下有多少,今晚有人跑过来抓良庄砖瓦厂老厂长,明天就可能有人跑过来抓柳下企业的法人。真要是发生这种事,要是人真被抓走,整天忙着招商引资,把客商当爷爷伺候的镇领导,非得要求局里撤换派出所长不可。

今晚帮良庄,明天说不定就需要良庄帮柳下。

宁所长跳下面包车,狠瞪了东山同行一眼,用本地话问:“小韩,打算怎么收拾他们。”

“卢记在所里等,我们局领导正在往良庄赶,具体怎么处理听领导的,我只负责把人带来做几份笔录,搞清楚情况。”

“我跟你一起去,学习下这种事该怎么处理。”

“行,让那个小伙子坐您车,把他们分开来,防止串供。”

“没问题。”

再次感谢柳下交警队,让黄小河开捷达,小单在前面开道,打开警灯,拐上省道,浩浩荡荡经柳下河大桥返派出所。

白天从门口经过两次,乔爱军对加挂思岗公安局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侦查中队牌子的良庄派出所印象深刻。

三层办公楼,大院子,门口一个公安宣传的大广告牌,很豪华很气派。

手续不全、底气不足,不敢过来打招呼,跟地下党似的对这儿敬而远之。白天路上到处设卡,好多交警和协警在查车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晚上行动并且是从小路走的,结果还是被截住了,还是要来这个夸张之极的派出所。

本来就很紧张,一进大院心里咯噔一下更紧张。

大厅门口停着一辆奥迪、一辆本田、一辆桑塔纳和一辆老伏尔加,领导,绝对是领导,一个派出所不可能有这么多车。

乔爱军正忐忑不安,外面又开进来一辆警灯闪烁的警车。

老卢、焦乡长、马主席、崔副记、建筑站汪经理、建成机械厂陈厂长、砖瓦厂吴厂长良庄有头有脸的人全来了。

一个老妇女和两个孩子确认老厂长安然无恙,紧抱着嚎啕大哭,王燕和高亚丽急忙上前劝。

老卢指着垂头丧气的乔志军,怒不可竭咆哮道:“小韩,怎么事,怎么不把他们拷上?小混蛋,无法无天。这是新中国,不是旧社会。就算旧社会,旧社会一样有王法!跑良庄来绑人,跟土匪似的,一抓就跑,公安怎么样,公安我卢惠生一样抓”

几个月前你让我去江城绑人来逼债,那会你怎么不想想这是新中国不是旧社会。

地方保护主义的反面典型信誓旦旦说别人搞地方保护主义,自己无法无天竟然指责别人无法无天。

老卢的双重标准,韩博彻底服了,给刚下车的陈猛使了个眼色,上前问:“卢记,我办事您放不放心?”

“放心,你办事我最放心。”

“既然对我办事放心,那您能不能别这么急。让我走完程序,了解下情况,再向您和各位领导汇报。”

这个官司有得打,涉及到另一个省的公安机关,只能抓他们小辫子,不能被他们抓小辫子。刚才是气糊涂了,老卢猛然反应过来,抱着胳膊道:“行,你该走什么程序就怎么走,我们不说话。”

“谢谢卢记。”

韩博深吸一口气,转身命令道:“王主任,去把外面灯全打开。陈猛,检查设备,准备摄像。小高,帮我采访机拿过来。小河,你负责做记录。”

“是!”

随着他一声令下,院子里几盏等全亮了。

发现光线不是很足,小单干脆去储物间把上次借来没顾上归还的碘钨灯支上。加上没关的汽车大灯,派出所大院里被照得宛如白昼。

“老厂长,不好意思,麻烦你跟我们内勤王燕同志进去做份笔录。”

“韩所长,谢谢,要不是你”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这边有点事,麻烦您老先进去。”

安排好老厂长,韩博走到乔爱军三人面前,当乡领导、企事业单位一把手、宁所长及十几个联防队员面,一脸严肃出示证件:

“乔爱军同志,我是思岗县公安局良庄派出所长韩博。配合公安机关办案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你首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然后才是公安民警,请你及你的同事积极配合,有没有问题?”

有那么多领导盯着,有人站在边上摄像,他口袋里放着小录音机,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将来都可能作为追究责任的依据。

虎落平阳,乔爱军不敢不配合,硬着头皮道:“没问题。”

“谢谢。”

韩博收起证件,问道:“第一个问题,请问你们有没有携带枪支?”

“没有。”

这个问题他应该不会也不敢撒谎,否则被搜出来会很被动很难堪,韩博点点头,接着道:“第二个问题,车上有没有现金之类的贵重物品?”

乔爱军头看看司机,司机摇摇头,据实相告道:“没有,现金要么在包里,要么放在身上。”

“乔爱军同志,在情况没搞清楚之前,我有权暂扣你们的交通工具,请你跟我一起看看里程表。我们只暂扣不会使用,这一点请你放心。”

“好的。”

果然是学法律的,把将来有可能扯皮的事全考虑到了。

宁所长暗赞一个,决定以后遇到这种事就这么干。有礼有节有证据,官司打到哪儿都不怕。只是摄像机不便宜,一台一万多,算了,将来有事来管他借,现在两家关系好得穿一条裤子,他不可能不借。

一起看里程表,把行驶里程抄下来让他签字。

外面的事告一段落,进去询问。

三个人分开来问,韩博亲自问乔爱军,高亚丽做笔录,宁所长旁听,摄像机支在三脚架上,全程拍摄。

陈猛问小伙子,老王做记录,用刚装备不久的小录音机全程录音;小单问司机,黄小河做记录,一样全程录音。

公安办案,领导们进去不好。

反正他们不会胳膊肘往外拐,老卢干脆招呼众人去二楼抽烟喝茶等消息。

一个派出所怎么会有这么多民警,一个如此年轻的派出所长怎么能让邻市公安部门那么配合,被人抓了个正着,全程摄像,搞这么正式,这下麻烦大了。

乔爱军抬头看看摄像机,用哀求般地语气说:“韩所长,天下公安是一家,帮帮忙,能不能把摄像机关掉?”

天下公安是一家。

关键你抓人时招呼不打一声,没把我良庄派出所当一家,现在拉关系扯近乎,晚了!

“不好意思,我们思岗公安局可能跟你们县局不太一样。我们比较正规,队伍管理比较严格。询问时必须摄像或录音,不能关,关掉局领导会追究我责任的。”

韩博起身看看液晶显示屏,确认正在拍摄,坐下补充道:“正如你所说,天下公安是一家,要不是一家,你不可能这样坐着,我们早对你采取强制措施了。”

你没采取强制措施,你现在做的跟采取强制措施有什么区别?

乔爱军郁闷之极,后悔之极。

姓名、性别、年龄、家庭住址、工作单位一问一答,有问有答,一切按程序来。公安审公安,派出所民警审派出所民警,场面很搞笑很讽刺,宁所长很庆幸跟来凑这个热闹,不然会错过一场好戏。

“乔爱军同志,你说你们是来执行抓捕任务,可是又没相应手续,请你给我一个解释,否则你们就是涉嫌绑架,就是知法犯法。”

“韩所长,我们有手续。”乔爱军急忙拉开皮包,从包里取出一张拘传证。

“这算手续?”

韩博接过一看,哭笑不得问:“拘传证,你给我一张,我上楼能给你拿来一叠空白的。乔爱军同志,你是老民警老同志,应该非常清楚异地抓捕需要哪些手续。就算拘传证能作为手续,是不是应该事先跟我们县局打招呼?拘传时是不是应该跟被拘传人家属说清楚?”

ps:有友认为现在2000多订阅成绩不错,昨天求订阅有装可怜之嫌。

2000多订阅,对一个一直在扑街的作者而言成绩确实不错,可是码字不易,站着码字更不易(颈椎有问题,有肩周炎,坐着码双手和脸发麻,这20来天全是站着码的)。

收藏超过5万,订阅只有2000多,求正版订阅自认为不过分。

牧闲要求并不高,没想过五千六千,只想凑三千混个精品,以后不要为网站推荐发愁(新推荐多,上架之后推荐很少)。

红泪妹纸每日一万币打赏是情分,好就追、我是5421647、巡山老仙等友慷慨打赏是情分。

情分求不来,求是过分。

订阅可以求,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因为正版订阅是本分。

牧闲很认真很有诚意地给大家讲述韩警官的故事,为满足自己的小小愿望,为对得起自己的付出,从明天零点起开防盗版章节。

零点上传两章,半小时后修改成正式章节,可能会影响正版订阅友的阅读体验,在此,恳请各位兄弟姐妹见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