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六十章 “分局模式”(求月票,求订阅)

第一百六十章 “分局模式”(求月票,求订阅)


                跟夏志勇聊一会天,叮嘱他注意交通安全,不要疲劳驾驶。问问周围几个群众什么地方人,要接的亲属从哪来的,大概什么时候到

柳下派出所走漏风声,打草惊蛇,“车匪路霸”如惊弓之鸟全吓跑了,夏志勇稀里糊涂成为这里唯一的黑车司机。他是“治安积极分子”,是所里最可信赖的特情之一,只会支持配合所里工作,不会跟那些跑掉的“同行”一样截客、拦客、宰客甚至强卖客。

加之所里警车时不时来桥头巡逻,十字路口治安不错,没什么不放心的。

“要是我们工作做在前面,跟现在这样注重防范,不可能没一点线索,不可能对交通肇事逃逸案束手无策,或许肇事车早找到,肇事司机早落网了。”

“韩所,对不起,我工作没做好。”

“案发时你刚上任,几个退伍兵没报到。你既不熟悉情况,手下又没人,不可能面面俱到。你没什么责任,我有责任。在良庄工作这么久,非常清楚交通安全是眼前最大的问题,却一直忙于其它事,没重视,没当成一件大事来抓。”

交通安全是交警队的事,其他派出所根本不会管,你不仅管并且很支持驻所交警工作。

罚单没开出几张,没为所里“创造效益”。所里反而挤出一笔经费,用于印刷交通安全宣传资料。联防队员夜里上路协助查车的加班费,一样由所里承担。

黄小河越想越尴尬,干脆岔开话题,低声提醒道:“韩所,办营运手续的事,您还是别替夏志勇问了。”

“为什么?”韩博一头雾水。

“全县个体营运手续一个标准,各种税费加起来一天15,一个月450,不管找谁一分不能少。如果乘客要发票,买发票的钱另算。一个月五六百块钱,大多司机交得起,关键一办营运手续就是营运车辆。

人十几万买辆轿车,投资那么大,到底能不能赚钱,能不能收本,心里根本没底。可报废年限却规定死死的,8年报废,8年之后就不能上路。当我面夏志勇点头同意,估计心里不太情愿。”

又是好心差点办成“错事”。

净想着他欠一屁股债,赚点钱不容易,不能被运管重罚,居然忘了营运车辆到期下线强制报废这事。非营运车辆一样要报废,但不像这样只能跑8年。

韩博猛拍了下额头,苦笑道:“忘了,真没想起来。”

“说不定他生意好,不在乎。”

“我所长,你交警,跟我们他不好说,明天让小单问问。想办就帮他办上,不想办就算了。反正满世界黑车,不在乎多他一个,而且非法营运又不归我们管。”

那帮凶神恶煞般地黑车司机很难缠。

风声紧,跑无影无踪。风头一过,卷土重来。

吃一堑长一智,卷土重来时会更小心更谨慎,再想抓他们把柄很难。何况存在即合理,有时候老百姓遇到什么急事,确实有找黑车送一下的需求。

现在是治标不治本,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有想方设法解决辖区群众的出行难。

解放思想,必须解放思想。

想到省道上南来北往的长途客车,一个计划浮现在脑海里,正推敲其可行性,外面传来汽车引擎声。

“小韩,小韩,我来了,你那会打电话有什么事”

老卢一如既往地满面红光、满身酒气,但没醉,走路很快很稳,风风火火,一边嚷嚷着一边“蹬蹬蹬”跑上楼。

“卢书记,您先坐,我去泡杯茶。”

“不用麻烦,我有,从饭店出来时泡的。”老卢阔步走进会议室,大马金刀坐在领导位置上,拧开外面带皮套的不锈钢茶杯,很有气势。

正准备开口,建筑站司机小跑着追上来:“卢书记,您的包。”

“放这儿吧,去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要出车。”

司机欲言又止,韩博拍拍他胳膊:“小孙,去吧,卢书记我送。”

“粮站离这几步路,我又没醉,自己走,当散步,不用你们送。”

老卢心情不错,看样子税务局的事很顺利。

大事办成了,派出所这点小事应该没多大问题,应该会帮忙。打发走司机,先恭维他的新茶杯,很羡慕的接过来研究了一下,先说他绝对感兴趣的事。

“省道上的长途客车络绎不绝,我们这边正在建公交车站,如果能跟那些长途车说好,经过十字路口时往东拐几百米,过柳下河大桥在公交车站停靠,就相当于我们良庄有自己的长途汽车站。”

韩博口若悬河、眉飞色舞地蛊惑道:“我们帮他们卖票,有客带,有钱赚,他们能不来?往西有去江城的,往南有去江南各市的,往东南有去东海的如果能协调好,我们良庄长途汽车站班次会比县汽车多。

别说周边几个乡镇,或许思岗的旅客都要乘102路过来赶车。一天几十乃至上百个班次,加上我们的101路和102路,车来车往,人来人往,那是什么景象,繁荣的景象,欣欣向荣!”

老卢目瞪口呆,愣了好一会儿,“啪”一声猛拍下桌子,哈哈大笑道:“小韩,没想到你搞经济建设也有一套。这个主意好,这个主意妙。车来车往,人来人往,先繁荣起来,先搞出繁荣气息,我们良庄想不发达也不行啊!”

“卢书记,其实我只是举一反三,看见公交车站猛然想起来的。”

“所以说想发展必须先解决交通问题,‘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话是有一定道理的。柳下鼠目寸光,其实不怪柳下,是新庵交通部门搞地方保护主义。为维护新庵汽车站和一些新庵车主的小利益,不许人家在柳下汽车站停靠,不许在镇区带客。

我们不搞地方保护主义,我们要有大局观,只要有利于老百姓出行,有利于经济发展就去做。再说这件事是互惠互利的,不能帮他们白卖票,多少收点手续费,说不定公交公司将来不用财政补贴”

一个大搞地方保护主义的反面典型,居然信誓旦旦说别人搞地方保护主义。趁他正在兴头上,韩博强忍着笑说起正事。

“张局下午来检查过工作,对我们的治安防控网建设评价很高,同时提出不少意见,非常有道理。”

在老卢心目中,良庄派出所是良庄的派出所,不是公安局的派出所。公安局应该是“指导”,不是“领导”。

他点上根香烟,吞云吐雾问:“你们在乡党委领导下搞得很不错,那么多警务室,联防联动,全县哪个派出所能做到,他有什么意见?”

“卢书记,您误会了,张局谈的是未来。乡镇撤并,派出所一样要撤并,小良庄会变成大良庄,经济发展来之后我们良庄派出所就不是农村派出所,不是普通乡镇派出所,我们所处的位置又在两市交界。

光以‘防范为主’是远远不够的,要形成‘打防管控、齐抓并进’的分局模式。县里给了我们良庄许多优惠政策,堪称‘强镇扩权’。局里打算贯彻落实县委精神,准备下放权力”

副科级派出所,配一个副科级的教导员,配几个正股级副所长副教导员,下设正股级的指挥中心、治安队、刑警队、交警队和法制队,真是“分局模式”。

“强镇扩权”这四个字说到老卢心坎里去了,这些年一直在被收权,现在终于有一点自主权,不是“强镇扩权”是什么。不过涉及到副科级和正股级职数,一些问题必须问清楚,不然谢书记问起来不好解释。

“设刑警队和交警队,刑警中队和交警三中队怎么办?”

“卢书记,这不矛盾。”

韩博耐心解释道:“我们的刑警队就两三个人,只负责一般刑事案件,办不了的大案移交给刑警四中队。他们人一样不多,好像只有六个,办案压力大,正求之不得;至于交警队,主要查处一般违章,开展交通安全宣传,同时负责柳下河大桥的治安检查站,大案子尤其事故处理全移交交警三中队。”

“这些事你们现在就在干。”

“是的,这些工作我们一直在做,只是将它正规化,并利用乡镇撤并这个机会,补充一直紧缺的警力。”

老卢想了想,又问道:“法制队呢,法制队做什么的。”

“法制队的责职跟局里的法制科大同小异,内部执法检查监督,考核评议、执法过错责任追究。法制培训,给刑警队、治安队和交警队执法民警提供法律咨询。参与制定所里的一些规章制度,负责办理拘传、拘留、取保候审等手续。”

按照跟县领导商定的乡镇撤并计划,未来的良庄镇党委政府将会有一个党委书记,一个镇长,六个党委副书记,十八个副镇长!

没办法,只能这么安排,让他们干几年,然后再让他们退居二线。

一下子撤掉三个派出所,所长指导员和副所长副指导员不能不安排,公安一样存在单位没了人没地方去的问题。

县领导考虑大事,派出所撤并这种小事让公安局自己想办法。

巡警队,打拐队,迄今为止仍没获得县编办承认的良庄派出所公安局的“黑户”够多了,他们怎么解决。

把人拉过来,搞一个大派出所,公安有威慑力,公安多了,有利于接下来的“清欠”。

老卢权衡一番,答应道:“行,我帮你们争取争取。四个派出所变成一个大派出所,单位级别提半格理所当然。管县里要一个副科级职数,正股级人家本来就是,问题应该不是很大。”

ps:第三章敬上,求订阅!(未完待续。)</dd>

『顶点小说,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