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人命关天(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五十三章 人命关天(求订阅,求月票)


                参加完同学婚礼,送依依不舍的“未婚妻”登上京的火车,马不停蹄返思岗,躲在家里心无旁骛复习,然后坐车去南港参加考试,再次到单位已是香港归年的第八天。

其实李晓蕾原计划在江省呆半个月,之所以让她早点去是担心她父母不放心。

韩总过完年就要同沙经理去首都开分公司,建筑站在bj的人正帮着找地方。“里应外合”,明年十月前结婚问题不是很大。两情若在长久时,岂在朝朝暮暮。

“韩所长,韩所长,你要替我做主啊!那个杀千刀的到现在没抓到,问这个说不管他管,问那个也不归他管,去思岗交警队他们让我等,已经十一天,要让我等到什么时候,孩子她爸被撞死了,让我们孤儿寡母怎么活”

一进大厅,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妇女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伤痛欲绝。小女孩嚎啕大哭,紧搂着双腿不松手,不用问便知道是那起交通事故的死者家属。

“嫂子,你先起来。好孩子,别哭,让韩叔叔先了解下情况。”

“大嫂子,我们所长刚来,你看,行李还提在手上。”王燕鼎着大肚子,头招呼道:“亚丽,米支,快扶大嫂子起来。”

两侧走道一下子走出好几个人,黄小河一脸尴尬,几个陌生的年轻面孔应该是乡里安置过来的退伍兵,看自己的目光带着好奇,神态又带着几分拘谨。

韩博将行李交给老王,扶着妇女道:“嫂子,请你相信我们公安部门,我们不会让肇事逃逸的司机逍遥法外的。事情已经出了,再伤心再难过人也活不过来,你一定要坚强,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孩子想想。”

“韩所长,顾新贵跑那么远你都能抓来,我只能找你,只能求你”

“嫂子,你听我说,我们公安部门有规定,交通肇事归交警队管,买媳妇、练气功的骗子、小偷小摸和一些打架伤人之类的刑事案件归派出所管。我们真没案件管辖权,但我可以帮你问问,帮你催催。”

“他们不当事,他们不管!”

“人命关天,交警队不可能不管,你等会儿,先去调解室喝口水,我帮你问问。如果他们真不当事,真不管。我不但会管,还要向局领导反应,追究他们责任。”

连哄带骗,将死者亲属送进调解室。

跟几位联防队的新同事微微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同王燕一起走进黄小河的驻所交警办公室。

“说说吧,别愁眉苦脸的。”韩博带上门,坐到办公桌前。

案件归大队事故科管,老百姓可不管这些,你是交警就找你,要是总躲着就找所里的其他同志,黄小河这几天被搞得焦头烂额,沮丧地说:“没进展,一点线索没有,事故科的人撤了,这案子可能要暂时搁置。”

“搁置?”

“韩所,他们也没办法。”

黄小河用求助般地眼神看看王燕,忐忑不安地说:“思岗不大,机动车辆不算多,交警队的人一样不多。全大队平均每天要处理交通事故50起以上,其中大概有一两起肇事逃逸;这种出人命的重大交通肇事逃逸,每年在30起左右。

事故科不是刑警队,事故科民警不是刑警,没刑侦手段,没刑事技术。警力又那么紧张,没有足够精力去追逃侦缉。真没办法,实在没办法。”

韩博急了,拍着桌子道:“人命关天,孤儿寡母就在隔壁,你说没办法,你怎么跟人交代?”

“韩所,您听我解释。”

黄小河再次看看王燕,倍感无奈地说:“交通肇事逃逸的命案,跟其它命案侦查相比,有其的特点犯罪嫌疑人无动机、无预谋、与死者无关联,现场遗留物证少,嫌疑人逃离现场容易,侦查难度可想而知。”

“小河,我没责怪你的意思。只是这个案子,不能因为难查就不查。对事故科来说,只是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对死者家属而言就是天塌下来了!要换位思考,要将心比心,何况我们是警察,打击犯罪是我们的责职。”

所长嫉恶如仇,打拐,打击以传授气功为名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打击传销,“韩打击”这个绰号不是白来的。

辖区发生命案,死者亲属找到派出所,他能坐视不理?

王燕太了解所长了,坐下道:“韩所,小河这些天没闲着,几乎天天去柳下走访询问。人天天找他,你急,他更急。关键这个案子,侦办难度太大。发生在夜间,没目击证人,我们附近又没大城市那种闭路电视监控,简直是无迹可循。

该做的、能做的几乎全做了,组织联防队员沿着肇事车逃逸方向展开排查,一路对沿线的村庄、商店进行详细摸排。为扩大线索来源,广播站天天通知,各村全贴了协查通报,广泛征集线索”

警察是人不是神,“26”案主犯郝力不也没抓到么,刚才语气是有点重。

韩博拍拍黄小河胳膊,说道:“介绍下案情,作为所长,我不称职,辖区发生这么大事,居然对案情一无所知。”

“韩所,这本来就不归你管。”

“只要是辖区内发生的案件,我都有义务管,至少必须知道,开始吧,别浪费时间。”

“是!”

黄小河天天在查,对情况了若指掌,凝重地说:“死者杨长庆,三十三岁,胜利四组人颅骨、额骨、股骨、胫腓骨、跟骨及尺桡骨均发生骨折,当场死亡。被撞的自行车右把手上,提取到少量蓝色油漆,油漆质量较差,事故科判断肇事车很可能是一辆货车。

另外,自行车的把手,被齐整整削去一截,是什么车有这么大的力量?综合多方面因素,事故科判定应是一辆蓝色大货车。从现场勘察的情况看,基本可确定其逃逸方向。往新庵去了,进一步增加侦查难度。”

案情简单,想找到肇事车辆,想抓到肇事逃逸司机却不容易。

韩博沉思片刻,毅然道:“事故科抽不出警力查,我们查!走访询问,把工作做细一点。全乡那么多人,不可能一个走夜路的没有。柳下河那边的十字路口,有那么多黑车司机,不可能一个没注意到。”

ps:上传之前,均订接近2500,距3000相差不大。

订阅是一个一个积累起来的,再次恳请感觉韩警官还行却一直没顾上订阅的兄弟姐妹,助牧闲一臂之力,一鼓作气冲进精品,拜托了,你们全是牧闲的亲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