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又要发挥作用(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五十七章 又要发挥作用(求订阅,求月票)


                要接手三个负债累累的烂摊子,接管三个乡镇的干部教师医生护士和退休人员。接手烂摊子就要接手债务,接管干部教师医生护士和退休人员就要给人发工资。

想顺利完成撤并就不能赖账,撤并之后想保持稳定就要一碗水端平,大家在同一个镇工作,不能你良庄中学教师工资有保证,我丁湖中学只能拿一半。

清欠就是“发掘潜力”想办法搞钱。

协助清欠其实就是帮未来的镇党委搞“学习班”,谁欠政府、企事业单位或村委员会钱要赶紧归还,谁借钱给政府或村委会的要搞清利息是怎么事,高利贷一率不承认。

如假包换的“非警务活动”,换作以前会很反感很为难,现在却不存在什么抵触情绪。

一是未来的镇党委有镇党委的难处,不这么干,光凭良庄的财力解决不了三个老大难问题;二是清欠工作显然是由纪检和审计唱主角,公安配合纪检工作太正常不过,这是乡镇一级的,要是换作省市两级纪委,人家能调动武警。

协助就协助吧,帮着吓唬吓唬,跟着跑跑腿。

提副科,进入党委班子,由乡长助理变成镇党委委员,既是镇领导又是派出所长,这倒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派出所长进乡镇党委班子,公安局长进市县常委班子,在经济发达的东广省、浙海省以及一些少数民族同胞较多的西部省市自治区很正常,在江省比较少见,在南港在思岗更少见。

公安没地位,前任特派员李顺承只是特例,他本来就是乡干部,公安特派员只是“副业”。

公安局是个论资排辈的地方,不是年轻干部比比皆是的团委系统,24岁的派出所长已经很夸张,乡长助理兼派出所长更夸张,无法想象24岁的镇党委委员兼派出所长会在全县公安系统造成多大轰动。

为哄住老卢站好最后一班岗,为了让他这个既熟悉情况又有威信的老记主持几个乡镇撤并,县领导对他是有求必应,他说没问题基本上不会有问题。

要感谢丝绸集团的老领导!

真的很重要,如果不是老单位“扶上马送一程”,把自己硬塞进青干班参加培训,硬塞进县委组织部的后备干部队伍,短短半年内不管你干出多少成绩,也不可能获得这样的晋升。

同样要感谢老卢。

乡长助理是一个很重要的跳板,他以乡党委名义乱设官,迫使县委组织部下文件承认,坐实后备干部这一身份。按惯例乡长助理干满一年提副科,现在只是提前几个月,并且是乡镇撤并工作的需要,让一切变得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基本上不会有问题不等于不存在变数,县委组织部会来乡里考察,一样会去局里考察,局里态度很重要。

明明可以过去大城市过大少爷的生活却留在农村工作,辛辛苦苦,没日没夜,图什么,不就是想进步么。

送走老卢,韩博到二楼办公室,关上门,再次拨通吉主任电话。

“小韩,你不打过来我也要打过去,中午吃饭时,我跟张局汇报你们要去东海做什么鉴定的事。张局听说过,他比我懂,很高兴很感兴趣很支持,要求你们打拐中队把这个案子办成经典案例。

张局说这是一个机会,一生二熟,要跟东海刑侦总队的实验室搞好关系。王解放就不用去了,政委和你一起去,体现我们对这个案件的重视。鉴定费人家要多少给多少,土特产一样要带点,要让实验室领导感受到我们的心意和诚意。”

张局考虑得真远,打拐只是一个“小案子”,将来要是发生疑难命案,要是省厅市局和县委县政府要求限期破案,高技术手段就能帮上大忙。

平时多烧香,有事才能去找老张。

借这个机会建立联系,搞好关系,确实非常有必要。毕竟省厅没有,周围就东海刑侦总队有。

“是,明天抽取检材,后天一早去局里向政委报到。”领导重视刑事技术,没认为自己是标新立异瞎胡闹,韩博真有那么点小激动。

“第二件事。”

吉主任语气突然变了,似笑非笑说:“小韩,你下午不要出去,在所里待命。张局要去看看你们的‘平安良庄’建设成果,再过十来分钟出发,4点半左右到。”

“就几个警务室,没什么好看的。吉主任,您能不能给透露点内部消息,到时候该汇报些什么我好有个准备。”

“时间比较紧,他还要去丁湖李庄和永阳看看,心里有数了么?”

乡镇要撤并,“七站八所”一样要撤并。

相比其它站所,派出所撤并工作更重要,不光自己要撤并,而且协助党委政府维护撤并期间的社会稳定。

“有数了,谢谢吉主任。”

不给他吃颗定心丸,估计这几天他会睡不着觉。

吉主任头看看门外,确认没人,微笑着说:“小韩,你参加工作时间虽然不长,但你的能力和成绩有目共睹。卢记重视公安工作,提出派出所长进党委班子,局党委是支持,局里你不用担心。对你只有一个要求,确切地说需要你协助局里做一些工作。至于什么要求,需要做哪方面工作,张局会亲自跟你谈。”

领导留了个悬念把电话挂了,韩博能隐隐猜出局里的态度。

派出所长要为部下考虑,局领导更要为部下考虑。

乡镇干部多、职数少,公安局职数更少,乡镇撤并是一个机会,有一个派出所长进入乡镇党委班子,将来就能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相当于打开一扇管组织部门要副科级职数的门,至少可以算推开了一道缝。

局领导乐见其成,应该不会有什么变数,只是张局会有什么要求?

想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下楼让值班人员收拾收拾接警台和户籍服务台,去传达室等了一会儿,张局的车果然到了。

“小韩,上车,陪我去下面的警务室看看。”

“是!”

领导效率就是高,一分钟不耽误,没下车,更没进派出所。

集市上的六个警务室和各村的十二个警务室吃完饭刚转过,只能陪着再转一次。

刚粉刷过,灯箱全新的,看上去很光鲜。联防队员全在岗,没发现“铁将军”把门的。一个警务室一部对讲机,全能呼到总台,通讯指挥顺畅,基本上能做到联防联动,张局很满意。

最后一站是建设中的柳下河大桥治安检查站。

“检查站也是规划中的工业园区警务室,属于工业园区的配套工程,建设资金所里只需要承担一半,另一半由乡里解决。”

韩博陪着他走上柳下河大桥,指着检查站执勤室对面的一排建筑,强忍着笑介绍道:“张局,我手指的方向是乡里跟柳下镇合资开办的公交公司车站。两辆大公交车对开,东边开到丁良交界,西边开到新庵汽车站,沿线24个站牌,我们这边9个,新庵那边15个。”

“搞城乡公交!”张局啼笑皆非,感觉太匪夷所思。

“为解决工业园区的交通问题,卢记不光做通新庵县领导和柳下镇领导的工作,合资搞跨市的城乡公交,而且跟我们县的运管部门协调,将思岗开良庄的5辆中巴全变成102路,全要刷成公交车的样子,终点站不再是丁字路口,要一直开到大桥下面的公交车站。”

“大公交车是101路?”

“是的,数字大,听上去显得车多。”

韩博笑了笑,接着道:“张局,我发现思想真需要解放。刚开始让中巴多跑3公里,车主不太乐意,认为带不到客,浪费时间和油钱。结果卢记跑县汽车站去找经理协调,把路线变更成思岗开柳下,坐车的旅客反而比之前多了。

现在那些车主,不光带柳下的客,连新庵的客都带。把人带到这儿,卖给柳下周边几个乡镇开新庵的中巴。等101路公交正式运营,直接上101,连卖点不用卖。”

柳下河航道繁忙,在桥上站几分钟就有三艘机动船从脚下过。桥西边的省道车流量更大,南来北往的大客大货络绎不绝。

对面那么多厂房,这边的工业园区搞起来差不到哪儿去。

县里同意将丁湖等几个乡镇并入良庄,支持良庄往西发展搞工业园区的决策是正确的。张局长能够想象到未来的良庄,会成为继县政府所在地思岗镇之后的第二大乡镇,能够想象到未来周围会平地而起多少栋厂房。

“卢记有魄力啊!”

张局长感叹一声,突然头道:“小韩,乡镇撤并对县里是好事,能够精兵简政,能够切实减轻农民负担,对我们公安来说却是严峻挑战。撤并之后只留一个派出所,人员编制只会削减不会增加,辖区面积大了四倍,辖区人口超过12万,你有没有想过未来辖区治安怎么维护。”

“张局,实不相瞒,我这些天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感觉很难,治安压力很大。”

“有心理准备就好,这么大事不能没一点心理准备。我今天来一是看看治安防控网建设,二是想跟你谈谈未来的良庄派出所。工业园区搞起来之后,你们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乡镇派出所了,跟城区派出所的治安环境差不多。”

张局长接过香烟,凑到打火机前点上,循循善诱说:“由于距思岗太远,局里远水解不了近渴,大多时候全靠你们自己,所以要加强力量。这个力量怎么加强,首先是单位编制。再过十来天良庄会升格为镇,你就会进入镇党委班子。

所长副科级,单位一样要副科级。到时候就可以配一个副科级的教导员,可以跟一些试点地区一样建一个大所,下设几个正股级的队,比如治安队、刑警队、法制队,这样工作起来会更方便。”

县里要撤掉三个基层派出所,局里想管县里要一个副科级和几个正股级编制。

韩博反应过来,愁眉苦脸问:“张局,县编办到现在都不承认我们良庄派出所,他们会一下子给这么多职数么。”

“找卢记,卢记现在已经是县领导了。再过十来天,良庄丁湖李庄和永阳全归他管,在这个问题上他有发言权。当然,局里一样会做工作。但必须双管齐下,这样把握才能大一些。”

似乎生怕他不去求老卢,张局长脸色一正:“小韩,这件事直接影响到队伍士气。一下子撤三个派出所,三个所长去哪儿,三个指导员怎么安排,副所长副指导员又能去哪儿,又能怎么安排?

我们不是其他单位,我们是公安局,警力本来就非常紧张。要同志们坚守岗位,却没有相应职务,工作积极性怎么调动?所以局里要做工作,乡镇一样要做工作,你马上是镇党委成员,你要发挥作用。”

ps:第三章敬上,求月票,求订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