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寻求支持

第一百五十八章 寻求支持


                局长走了,韩博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丁湖李庄和永阳三个乡镇虽负债累累,但良庄在接手债务的同时也接手人家的固定资产,接手那么大一片税源。可以征收乡统筹,可以征收农牧业税附加、城镇公用事业附加、渔业建设附加、农林特产税附加等等。

只是刚开始日子难过点,只要熬过一两年就能扭转局面。

丁湖李庄和永阳三个派出所有什么,办公场所是乡镇的,没固定资产,只有拖欠好几年的水电费和电话费等债务。撤并之后,债务很可能要由良庄派出所承担。

三个乡镇的村委会几乎瘫痪,提留统筹都收不上来,指望他们帮着收治安联防费无异于痴人说梦。

治安联防队是群众性的自防、自治组织,治安联防费只有村里帮着收。民警不能挨家挨户管群众收钱,不然影响不好,会给人造成一种收保护费的印象,尽管性质跟收保护费没什么区别。

就算安排人下去收,老百姓也不一定给。你说是群众性的,我们这些群众不需要,不给你能把我怎么样。

麻烦大了,难道真要替他们还债。

光想着辖区大了治安怎么搞,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给搞忘了!

职务越高,责任越重。

在提副科和进入未来的镇党委班子这一问题上,局里一路绿灯,在论资排辈的大环境下非常不容易,不能因为这点事打电话给张局。

有什么不能有病,没什么不能没钱。

依法创收,只有依法创收,反正“韩打击”的名声在外,不在乎再打击打击。

良庄及周边几个乡镇市面上的假烟和来自安乐的市外烟比较多,销售假冒伪劣产品且涉嫌非法经营,可以跟工商局和烟草公司合作打击一下。

建材机械厂警务室执勤的联防队员汇报过一个情况,两个外地人跑过来问需不需要增值税发票。涉嫌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公安机关有案件管辖权。从事此类违法犯罪的大多是有钱的犯罪嫌疑人,如果涉税金额够高,破获一起案件甚至能挣出一年经费。

这是一条思路,关键没“竞争”!

刑警队那些人根本想不到,估计很多人对增值税这个名词闻所未闻,根本不知道怎么事,以为这是税务部门的职权范围,可以在这方面做做文章。

良庄的养路费征收情况要是不错,也可以跟交通局谈谈。只要给钱,将来就可以帮他们把另外三个乡镇没交养路费的摩托车养路费一起征收上来。

不会搞钱的领导不是好领导,到办公室净想着怎么依法创收,竟忘了给老卢打电话,问他大概什么时候来,要向他汇报点工作。

正准备打,电话响了。

这个时间段只有一个人会打,好消息要跟心爱的人分享,急不可耐抓起听筒,果然是远在首都的“未婚妻”。

“吃饭没有?”

“没有,你呢。”

“刚从驾校来,没家,在我姐这儿,这是她家电话。”

“木匠之家”的少奶奶,思岗丝绸集团或江省良庄建工集团未来的部门副经理不能不会开车。她不想办外地驾照,京之后就报名学驾驶,实习没工资,单位领导根本不管她,有的是时间。

韩博笑问道:“练怎么样,移库没问题吧?”

“别提了,撞好几次杆,最后一次才勉强成功。幸亏教练跟我爸关系不错,算起来也是一叔叔,换作别人不知道会被骂成什么样。”

得了便宜要卖乖,李晓蕾顿了顿,吃吃笑道:“对了,刚才我给韩总和你姐打过电话,问一声好,他们特高兴。问我过得好不好,缺什么东西,要是缺,他们从东海帮着买,搞得跟有钱买不到东西似的。”

“是吗?”

“骗你做什么,你说我这儿媳妇怎么样?”

“无可挑剔。”

韩博狠狠夸了一下,不无得意地说起提副科的事,李晓蕾乐了,扑哧笑道:“提了,这么说没必要急着结婚。我还年轻,我想玩几年,不想这么快给人当儿媳妇。”

“不行,说十月份就十月份,老马他们全知道,就等着来喝我们喜酒呢。”

“逗你呢,看看你急不急。不开玩笑了,说你的事。我不太明白,你们局长想把你们派出所变成副科级所,他怎么不自己去找县领导,非要让你去找卢记,再让卢记去找县领导。”

那天晚上在柳下宾馆吃饭,老卢给她留下的印象太深刻。感觉老卢特逗特好玩,尤其老卢一口蹩脚的思岗普通话眉飞色舞吹他女婿开飞机时那神情,自己坐他边上都跟着害臊。

“两个原因。”

韩博微笑着解释道:“一是卢记升官了,副调研员副处级,县领导,周边几个乡镇马上全归他管,在这个问题上有一定发言权二是我们局长在县领导眼里就是一讨债鬼,去县委县政府只有两件事,要编制要经费。

从年头要到年尾,连续要好几年。县领导刚开始给他点面子,给仨瓜俩枣,不让他空手而归。次数越来越多,县领导不厌其烦。他一开口人领导就说别急,我们再考虑考虑,再研究研究。”

公安局长原来这么“可怜”,李晓蕾差点笑岔气。

“这跟借钱似的,第一次开口没有多也有个少,次数多了谁会借。同样一件事,卢记出面比我们局长出面管用。”

“卢记会不会帮忙?”

“县里给编制就要由县财政按人头发工资,又不要良庄出钱,卢记应该会帮忙的。”

李晓蕾想了想,又问道:“你们的新任命为什么要等十天再宣布,十天就过年了。”

这是有原因的,或许谢记帮老卢争取这个副调研员与此也有一定关系,韩博解释道:“我好像跟你说过,良庄出人才,在外地有许多级别很高的地方领导和部队首长。他们对卢记很尊敬,对家乡建设很关心。

人家工作忙,离老家又远,平时没时间,只能过年来探亲。良庄升格为镇这么大喜事,自然要等他们来剪彩挂牌放炮。刻意安排的,到时候会很热闹。我们派出所有任务,过几天就要帮着接送领导,7号车和越野车全要被征用。”

李晓蕾好奇地问:“多大的领导?”

“现在可以确定一位离退休的省委副记、一位现役少将和一位副师职参谋长会来,正处副处正团副团没三十位也有二十位。盛况空前,几十年没聚这么全过,据说我们市军分区首长都会过来参加接待。”

“太厉害了,你们良庄怎么会走出这么多领导!”

“良庄历史悠久,有重视教育的传统,高考状元出过好几个,良庄人在外面又比较团结,一个帮一个,一个提携一个,几十年积累下来就多了。”

李晓蕾窃笑着问:“你能不能巴结上一个。”

怎么会问出这个问题,韩博啼笑皆非,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唉声叹气说:“我倒是想,可惜我不是良庄人。而且时代变了,领导们的家乡观念没以前那么浓,人家只认卢记。据说那位离退休的省委领导,可能是最后一次家乡。”

“不说了,我姐叫吃饭,明天再给你打。”

撂下电话,坐到饭桌,姐姐解开围裙,指着沙发上的几个包装袋,一脸不快地说:“怎么又乱花钱,你还没开始赚钱呢。咱爸咱妈赚点钱容易么,不能这么挥霍!”

韩芳不能说没审美观,只是这些衣服的样式真不适合自己,姐姐穿正合适,不送给她送给谁。

李晓蕾端起碗筷嬉笑道:“姐,我没花咱爸妈的钱,至少这些衣服不是花他们钱买的。人送的,退不去,我不喜欢穿这些太正式的,咱妈穿出去街坊会笑话,只有你穿。”

李晓慧一下子来了兴趣,坐到她身边急切地问:“谁送的,是不是男朋友,老实交代。”

“确切地说应该是男朋友的姐姐。”

今天就是来寻求支持的,李晓蕾干脆起身拿来一小包,从里面一连取出三个首饰盒,再拿出一存折,一脸不好意思地笑道:“姐,我跟人私定终身了。他不是人,不在工作,要是你不帮我,我只能跟人私奔了。”

“三金!礼金!你这丫头,你,你,你”

“大学同学,谈三年,就差去医院做人流。姐,我们真相爱,没他我活不下去,没我他一样没法活,您就可伶可伶我们这对苦命鸳鸯吧。”

摊上这一“不要脸”的妹妹,幸好丈夫上夜班不在家,不然会被笑话死。

李晓慧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哭笑不得地问:“有没有照片,他家庭条件怎么样,兄弟姐妹几个,负担重不重,能不能调来?”

“我求你帮忙哪能不带照片,看看你妹夫,怎么样,帅不帅,我俩站一起般不般配。家庭条件没得说,跟人家一比咱家就是讨饭的”

人长得不错,家庭条件好得令人发指,就是工作实在不尽人意。

不过话又说来,天底下哪有十全十美的事。何况人家为把自己妹妹娶进门,居然要来开分公司,会在买房。

她自谈的,感情深,见不得人的事不知道做多少,已经到这份上能说什么。

李晓慧放下照片苦笑道:“你个死丫头,你怎么不干脆生米煮成熟饭,抱一孩子跑过来跟我说。”

从小开玩笑开惯了,李晓蕾肆无忌惮地笑道:“你以为我没想过,关键孩子没法上户口,要是能上户口,哪用得着这么麻烦。”

:第一章奉上,求月票,求订阅,求打赏!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