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防守反击”(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五十二章 “防守反击”(求订阅,求月票)


                汇报坏消息的时机如何选择,其实跟家长教育小孩差不多。

孩子犯错误或者考试没考好,沉不住气的家长逮着就问、揪住就打,比较理性的家长会若无其事让孩子把饭吃完再问再谈。

老卢就是一个好心极可能办成错事的“孩子”。

要是直接跟他说,要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材料扔他办公室上,别说柳下宾馆的晚宴,恐怕连午饭都吃不下。

到良庄上任以来第一次请客,给乡领导、派出所同事及柳下派出所宁所长、刑警队和交警队的朋友正式介绍“未婚妻”,并且她这一走要到明年五六月份才能来,韩博不想因为公事影响自己的喜事。

白天没提,酒桌上更不会提,直到晚宴结束,从柳下宾馆到良庄,才以上楼喝杯茶解解酒为借口,把老卢和焦乡长请到二楼会议室,汇报侯副市长对良庄未来的担忧。

一语惊醒梦中人。

刚说几句,老卢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酒意全无,紧皱着眉头,脸色难看之极,一根接着一根抽闷烟。

正准备放手大干一场,却面临极可能成为现实的撤镇并镇,一直在老卢刻意安排下负责全乡经济建设等主要工作,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顺理成章接任党委记的希望,全寄托在“西部大开发”上的焦乡长,跟被泼一大盆凉水似的,不加掩饰地流露出一丝失落和沮丧。

“小韩,侯市长还说过些什么。”

“他说这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遇,只要能够熬过一两年,良庄就能迎来飞速发展。他说乡村两级债务看上去很多很可怕,但主要能下定决心、组织力量理顺债务关系,该认账的认账,不该认的不认,制定一个还款计划,跟银行在内的债权人签订还款承诺,就能缓解一下燃眉之急。”

“他说几个乡镇固定资产不少,撤并之后完全可以把那些资产套现,一部分用来还债,一部分用来解决人员工资;他打了一个不恰当的比方,政府是做什么的,政府就是收税的,只要有老百姓在,政府永远不会破产”

韩博从包里掏出两份材料,故作轻松地说:“我把侯市长的话整理了一下,他的建议全在里面。他说良庄并入丁湖已成定居,唯一能破局的只有卢记您;他说抛开惯性思维,单纯从周边几个乡镇经济发展角度出发,良庄也应该逆势而上,迎难而上。”

老卢凑到灯光下仔仔细细看完材料,长叹道:“侯市长是做大事的人,站得比我们高,看得比我们远啊!”

逆势而上,迎难而上,“防守反击”,反过来吞并丁湖李庄和永阳三个乡镇。

领导就是领导,有大局观有大魄力。这在之前是不敢想象的,所以一直在“防守”,从未想过“反击”。

焦乡长指着材料感叹道:“侯市长说得对,人力资源一样是资源,而且是宝贵资源。建筑站正在申请资质,批下来之后就能接大工程。现在工人已经越来越难招,计划生育,一家只生一个,现在的孩子娇生惯养没吃过苦,再过几年谁会去工程队?

工业园区需要大量技术工人,工程队需要大量瓦工木工钢筋工电焊工水电安装工,全乡青壮年能有多少?有一门手艺、有一技之长的又有多少?如果县委县政府能同意,如果我们能熬过眼前这一两年,确实能够大发展。”

前景很好,道路太曲折。

老卢猛吸了一口烟,揉着太阳穴说:“光丁湖就欠外面3000多万,三个乡镇加起来不低于6000万,至少有一半烂账,搞‘学习班’都不管用。”

又是学习班,韩博暗暗发笑。

他即将退居二线,不想冒险也不敢冒险。

焦乡长年轻,今年三十八岁,很想干一番事业,不想错过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抬头道:“卢记,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不并他们,他们就要来并我们。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想不挨刀是不可能的。”

上次有良庄走出去的领导帮忙,将本没打算来思岗调研,原计划把南岗作为最后一站的省领导请到良庄,当市县两级领导面表扬几句,险险保住这顶乌纱帽。

赖在党委记位置上又干好几年,成了全县年龄最大的乡镇一把手,上上下下要求干部年轻化,不能再占着位置不让。

老卢沉思了片刻,紧盯着焦乡长提醒道:“撤并之后党委班子不可能不调整。”

县里会考虑到未来工作怎么才能顺利开展,会要顾及被撤乡镇干部群众的感受,未来的“西部大镇”党委班子会是一个大杂烩。现在能干乡长将来不一定能干记,或许镇长都不一定能当上。

有一点是肯定的,良庄不欠外债,良庄正在大干快上搞经济建设。如果是其它乡镇并入良庄,良庄干部一定能够在党委班子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

焦乡长权衡了一番,毅然道:“为了良庄,为了工业园区,顾不上那么多了。”

好心差点办成大错事,这件事对他打击很大,韩博能明显感受到他心力交瘁,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竟一反常态地用商量的语气问:“要不要开个党委会研究一下?”

“卢记,我认为最好不要开,这件事最好保密,不然会影响到同志们积极性。”

“是要保密,不然他们这个年都过不好。”

两位党政领导研究近两个小时,最后决定明天一早去县里找谢记和杨县长汇报工作。

送老卢粮站的路上,他突然冒出句:“小韩,姑娘不错,你有福气,有这样的儿媳妇你父亲也有福气。我儿媳妇也挺好的,南港人,没嫌我家老大来自农村,后天元旦放假,她会带诚诚,就是我孙子过来。”

“全家团聚,尽享天伦。”

“以后有的是时间,到后天就55了,是该带带孙子,省得亲家母总说我没尽到一点做爷爷的义务。”

语气不对劲,说得话更不对劲,有种英雄迟暮的意味。

能够想象到他明天去县委会跟谢记说什么,他极可能会以主动退居二线来为良庄及良庄干部争取利益。相处时间不算长,感觉却像很多年的老朋友,韩博真舍不得。

“卢记,退休年龄又不是55,您着什么急。”

“退居二线的年龄呢?”

老卢反问了一句,意味深长说:“乡镇撤并,派出所一样要撤并。小韩,你要有心理准备。你年轻,有学历,又有能力,是组织部的后备干部,完全可以调入政府。”

从升迁角度出发,调入政府无疑是最好选择。但政府麻烦事太多,千头万绪。

韩博摇摇头:“卢记,感谢您的关心,我喜欢当警察,喜欢公安工作。昨天晚上在南州,侯副市长问过这个问题,我也是这么答的。至于派出所会不会撤并,我不担心,当不成所长可以一心一意打拐。”

他要是想当官,完全可以跟侯副市长去南州。

他家庭条件那么好,却没去东海当大老板,而是留在条件艰苦的农村,可见确实喜欢当警察。

小伙子不错,农村工作不好做,焦乡长要是能够接任党委记,也需要一个能够积极配合党委工作的派出所长。

老卢打定主意,决定在最后能说几话的时候帮一把,若无其事笑道:“喜欢当警察好,踏踏实实,爱岗敬业,不像一些民警整天想着往党委政府调。”

“卢记,您别表扬了,我会脸红的。”

“脸红什么,你又没喝酒。”

一位备受群众尊敬的老记,极可能就这么退出政治舞台,韩博有些失落,心里空荡荡的,到派出所宿舍,搂着心爱的女友一夜没睡好。

第二天一早,按计划去新庵乘坐第一班快客去江城。

明天举行婚礼,马志功家正是最忙的时候,没必要去给人添乱。打个电话说到了,问好举行婚礼酒店的确切位置,在附近找间宾馆住下,静下心准备过几天的自学考试。

李晓蕾去学校,到宾馆已经是下午6点,正准备下去找个地方吃饭,老卢电话来了。

“小韩,真应该好好感谢下侯市长,你来之后我们一起去趟南州,一定要当面感谢,顺便给侯市长拜个早年。”

语气又变了,激动兴奋欢欣鼓舞,能够想象到他在电话那头是生龙活虎。

韩博忍不住笑问道:“卢记,县委同意了?”

“我们主动帮县里解决困难,主动帮县里解决丁湖李庄和永阳三个老大难问题,谢记和杨县长很高兴很支持,对我们的‘西部大开发’评价很高。考虑到撤并要做许多准备工作,谢记和杨县长指示分两步走。

我们先把乡升格为镇,先推行各村撤并,把现在的二十多个村并成六个,把六个大村的村委会选举出来,把大后方搞稳了再去并他们。就是将来的镇名没定,谢记说要考虑到丁湖群众的感情,建议叫丁良镇。

我们良庄历史悠久,能改成这个不伦不类的名字么,不能!我极力争取,他没办法,他说再议。还有,我这个党委记基本上当到头了,升格成镇之后县里要调整,焦乡长接替我的希望比较大,应该不会有什么变数。”

意料之中的事,韩博追问道:“您呢?”

就等着你小子问,老卢得意洋洋地笑道:“换作其他乡镇党委记,一般是免去现任职务,不再安排行政工作,不再进行考勤,就是让家养老。我卢惠生不是一般的乡党委记,乡镇撤并这么大事县里离不开我,非要我发挥余热,非要我再站一班岗。”

昨晚跟霜打过似的,现在居然嘚瑟起来了。

韩博越想越好笑,不禁问道:“镇人大主席?”

“小韩啊小韩,你还是不了解我,更不了解县领导,当人大主席还不如家带孙子呢。谢记说了,要给市委打申请,要帮我争取一个副调研员,专门负责丁湖李庄永阳几个乡镇的撤并工作。

副不副处其实无所谓,非领导职务,就是退休多一两百块钱。我女婿开飞机,女儿当军官,儿子在市港务局,儿媳妇在市三院,我卢惠生缺那一两百块钱么。主要是组织上对我的认可,当几十年干部,没功劳也有苦劳。”

副调研员,副处级!

主动“投降”原来有这待遇,韩博目瞪口呆,愣好一会儿都没能反应过来。

ps:衷心感谢“红泪摇曳”妹纸和“刨刨冰”、“好就追”、“老司机风雨无阻”、“先进性建设”等兄弟的打赏及再次打赏(人太多,不一一枚举),感谢所有订阅、投月票、推荐票的大大,你们的支持就是牧闲码字的动力。

第一章敬上,求月票,求订阅,求打赏。(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