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乡村夜宴(求月票,求订阅)

第一百四十七章 乡村夜宴(求月票,求订阅)


                “韩总”家有钱儿子又当干部,在所有亲戚中的地位是最高的,请客这种事只需要掏钱不需要干活。

菜是叔叔和婶婶一早去镇上帮着买的,婶婶、大姑二姑小姑,几个舅妈几个姨妈一起动手,别说十桌,二十桌都没问题。

中午简单点,晚上是正席。

老房子太小太寒酸,摆在叔叔家,左邻右舍的桌椅板凳和大碗盘子全集中到这儿了,客厅挤四桌,东西两个房间各三桌。

陈所长、颜老师、黄公安等关系不错的全来了,跟村干部及外公外婆二爷三爷坐客厅。

酒菜标准比中特等奖那晚高好几档次,八个凉菜,八个炒菜,八个炖菜,有牛肉,有羊肉,有黄鳝,有老鳖,有整只炖的老母鸡自己买菜自己做花不了多少,要是在丝绸宾馆,一桌没七八百下不来。

“王支,陈村长、马主任、王会计,我不能喝酒,只能以饮料代酒,感谢各位赏光,感谢各位一直以来对我家的照顾。说去东海太远,有机会去新庵,提前给我打电话,良庄离新庵很近,我一定会尽地主之谊。”

村干部,老家的“父母官”,必须以礼相待,不然人家会说你忘本。韩博端起杯子,一脸诚恳。

“韩乡长,好不容易来一趟,搞这么客气,搞这么夸张,我们都不好意思。”

“王支,韩乡长跟他爸一样,痛快,爽快。”

“有什么样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儿子。记得还是个孩子,现在都乡领导了。乡领导兼派出所长,陈所长,全县估计就韩乡长一个吧?”

爱人的学生出息了,让自己两口子坐主位。

陈所长很高兴很有面子,哈哈笑道:“全县所有派出所长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王支,局里昨天下文件,要求我们各基层派出所打完拐就着手清理各自辖区内练气功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什么?”村支一脸茫然。

“韩博打拐,我们跟着打。韩博打击以传授气功为名招摇撞骗的诈骗犯,我们一样要跟着打。这说明韩博是我们思岗各乡镇派出所的排头兵,是一面旗帜,冲着最前面,我们跟着上。”

“哎呀,这不是先锋模范么!”

“才知道?”

陈所长拍拍韩博肩膀,不无羡慕地说:“乡长助理是县委组织部的后备干部,明年铁定副科。局党委委员不太可能,毕竟太年轻,良庄乡党委委员估计跑不掉。良庄跟我们丝河不一样,前任公安特派员就是乡党委委员,有这个先例。”

副科级,别说在省里市里,在县里也一抓一大把。但是在乡镇,在农村,副科级干部绝对是领导,其地位仅次于记镇长或乡长。

丝河不是人才济济的良庄,联庄村更不是良庄的胜利村,这么多年没走出去几个干部。

即将诞生一个副科级领导,村干部兴高采烈。亲戚更不用说,跟着高兴,感觉脸上有光。

颜老师当翻译,李晓蕾听得津津有味。

今晚她是焦点,大学生,首都姑娘,长这么漂亮,村里谁见过?韩家再有钱,韩博再有本事,人家也是下嫁,个个朝这边看,看得她很不好意思。

跟小媳妇一样静静坐着,吃菜是一小口一小口的,滴酒不沾,小家碧玉,跟昨晚在丝绸宾馆判若两人。

虽然跟动物园的猴子一样被围观,心里却很高兴。

亲朋好友的目光带着几分赞赏、几分羡慕、几分钦佩和几分温情,把自己当成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物。

菜合不合口味,不合口味赶快重新做一份合口味的。

大城市的姑娘爱干净,别人的碗筷洗一次,自己的碗筷人洗三次,洗完用开水烫。八仙桌不知道擦过几遍,就差把桌面上的漆擦掉。

凳子坐着是不是不舒服,大城市的人喜欢坐沙发,这里没沙发,去帮找个垫子。上菜从对面,不能从这边上,不然把衣服搞上油渍怎么办。

小孩要保持五米距离,不许过来瞎闹。

总之,在这里跟大熊猫似的,属于国宝级的人物!

享受前所未有的礼遇,李晓蕾赫然发现被尊重,被所有人宠着惯着的感觉真好,发现自己已经是“木匠之家”的少奶奶了。

一顿农村的盛宴,宾主尽欢。

嘱咐几个堂兄弟表兄弟将几位老人和喝高的亲戚安全送家,送走陈所长等派出所民警和王支等村干部,二人连夜返县里。

洗完澡,舒舒服服躺在大床上。

盯着头顶的吊灯,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李晓蕾自言自语地说:“我家从来没这么热闹过,也不是完全没有,我姐出嫁时热闹过一次,但那是在我爸单位食堂,没这样的气氛。”

“我以为你如坐针毡,很别扭很不习惯呢。”

马上要参加自学考试,一次考四门,必须抓紧时间温习,韩博坐在台灯下捧着,跟在学校时一样一心二用。

“怎么可能!”

李晓蕾坐起身,抱着枕头吃吃笑道:“我又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那么多人,收那么多红包,挺有意思的。”

“收多少,有没有数?”

“两千多,好像是两千六,老人包两百,其他人包一百,那会我偷偷拆开看过,记得很清楚。”

正说着,手机响了。

王燕打来的,在电话里凝重地说:“韩所,一小时前,思路公路柳中三组段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个晚上走亲戚的村民被大车撞了,现场惨不忍睹。肇事车辆逃逸,从现场看应该是往新庵去了。”

现场惨不忍睹就是出人命了!

又是交通事故,韩博心里咯噔一下,急切地问:“小河有没有去追?”

“大晚上没什么人,我们是9点24才接到报警的,小河已经去柳下了,时间过去近一小时,估计不会有什么收获。刑警队和交警队全来人了,正在勘察现场。交通肇事出人命,不归我们管,不过他们要在我们所里办几天案,就近侦查。”

交警大队的案子,刑警队也只是去帮着勘察一下现场,现在去帮不上什么忙。

韩博想了想,命令道:“王燕,我就不去了,你们全力配合,提供协助。他们要走访询问,你可以多抽调几个人帮忙。毕竟事故发生在我们辖区,我们所里还有一个驻所交警。”

“韩所放心,我们会全力配合的。你不用来,我只是打电话汇报一下。”

ps:新月票排名你追我赶,竞争激烈,从第六掉到第七,再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