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四十一章 风平浪静(求月票,求订阅)

第一百四十一章 风平浪静(求月票,求订阅)


                刑警四中队过来接手案件材料,接管羁押在小黑屋的嫌犯。

办正事要紧,老卢让先走,晚上不用一起参加接待省军区的客人。走到楼下又被他叫住,让明晚去他家吃饭,一定要把首都姑娘带上。

崔副记紧随其后,把饭局安排在后天中午。考虑到家里比较寒酸,会怠慢远道而来的首都客人,定在富嫂酒家。

照这个趋势,焦乡长、马主席、张副乡长和牛部长考察来后一样会请。

韩博很激动很高兴,这不是一般的吃吃喝喝,也不仅仅是人情往来,是他们真正接纳自己,真正把自己当班子成员的体现。

有饭就吃,等晓蕾走时去柳下宾馆摆几桌请,把酒菜搞好点。

打定注意,一口答应。

开越野车赶到所里,程文明正在跟打劫一样,招呼他带来的人把案件材料和物证往面包车上搬。

“韩局,你该好好说说你这帮手下,让他们好好学学办案程序和办案纪律,涉案物品能私自扣留么,要是查扣点什么东西就归自己用,跟坐收坐支有什么区别?”

光笔录材料就四百多份,该做的工作全做完了,只要稍微整理一下便能移交预审科。他几乎没什么事,过一下手,破获一起诈骗案,打击任务又完成三个,说不准还能搞点罚款。

“程队,你千万别告诉我,你打算把彩电和录像机上交局里。”遇到这种净喜欢占便宜的人,韩博实在高兴不起来。

程文明把录像机小心翼翼放在副驾驶上,振振有词说:“当然不上交,我们办案条件差,只有电视机没录像机。查到一些可能涉黄的录像带,都没法确认其内容是否涉黄。再说录像机又不是机动车辆,就这么一台,交到局里也没法拍卖。”

“我们一样没有。”

“韩局,你财大气粗,没有买一台不就是了。案件归我们办,这些东西自然归我们处理。不好意思,这是张局的指示,冤有头债有主,要怨只能怨张局。我们兄弟什么关系,犯不着为一台录像机红脸。”

刑警队不是派出所,治安案件偶尔插手没问题,要是天天查治安案件,责任区内的几个派出所长不一起收拾他才怪。

治安案件办不成就不能依法创收,不创收就没返还,靠刑警大队给的那点经费不够塞牙缝。没钱的刑警队就是一只四肢被捆住的老虎,动弹不了。

算了,一台彩电和一台录像机而已,给他就给他吧。

东西搬完,郭建平押上另一辆车,又被他鬼鬼祟祟拉到花坛边:“韩局,你们今天敲诈市领导了?”

今天的事下过封口令,不许瞎传。

可惜知情人太多,许多“参战”而且是“主力”的老复员军人又不是国家干部,连村干部都不是,这么好的谈资不跟人吹吹牛憋着难受。他们才不会管什么影响,也不可能有人因为这事去找他们,找了也没用。

不过他们是他们,作为派出所长只能辟谣,不能瞎说。

“敲诈市领导,你开什么玩笑!”韩博甩开他胳膊,一脸不耐烦。

“全世界都知道了,还瞒我。”

“哪来那么多小道消息,走吧走吧,天都黑了,难道要我管饭?”

程文明再次拉起他胳膊,嘿嘿笑道:“我没那么八卦,对今天的事不感兴趣。只想跟你说一声,以后遇到有搞头的案子,要是人手不够,直接打电话,我随叫随到,服从命令听指挥,全听韩局你的。”

这小时真穷疯了。

有搞头的案子,说得轻巧,良庄这小地方能有什么涉案金额巨大的案子。你缺钱,我要打拐,要建设“平安良庄”,我一样缺钱,就算有也轮不到你来分一杯羹。

敷衍了几句,打发走“穷凶极恶”的程文明,派出所再次恢复宁静。

到大厅,打寻呼台呼两次归家豪,可能他们在外面,一时半会找不着公用电话,等十几分钟没。

秦师傅喊吃饭,联防队员昨晚熬过夜,下午全家休息,所里就王燕、小单、陈猛、高亚丽、小任和刚上任的驻所交警黄小河。

练气功的问题解决了,经费却没少花。

幸好这样的行动不多,否则搞几次刚挂牌的派出所就要破产了。

王燕是个很称职的管家,放下筷子盘算道:“打拐经费一共十万,指导员拿走8000。下午接三个电话,永阳、张甸和长湖派出所解救出几个妇女,准备明天把人和线索移交过来。案子查不查放一边,人不能不遣返,整个一无底洞,有多少经费也不够花。”

交警队是干什么的,交警队就是搞罚款的。

黄小河笑道:“韩所,要不我们集中力量在主要路口查一次摩托车?”

韩博沉思了片刻,抬头道:“下半年搞好几次大行动,辖区群众对我们有看法,认为我们只知道搞罚款。交通安全这一块,不能以罚代管。先宣传,再联合交通部门下村服务,帮一些无证车辆把手续补办上。

春节前搞一次行动,专查逆向行驶、不戴头盔、超载和酒驾的。查获之后把人带到所里来学交规,然后组织考试,考过的拿驾驶证行驶证开车走,不及格的第二天来继续学,直到考过为止。”

“不罚?”

“不轻易罚,以学习考试和批评教育为主。屡教不改,被查获第二次再罚。”

黄小河挠挠头,似乎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当这么长时间“二把手”,配合默契,王燕能大概猜出所长的用意,微笑着解释道:“小河,摩托车大多是本地的,就算逮一罚一个,五十,一百,返还到所里也顶不上多大事。与其搞得天怒人怨,不如利用这个机会改善改善警民关系。”

新来的,良庄派出所跟你们交警队不一样。

小单忍不住笑道:“罚款是手段,不目的。春节前那几天,对大多人而言时间一样值钱。韩所这个主意好,跟他们耗,让他学交规,个个忙着过年,看他急不急,看他长不长记性。”

新建的所,比建十几年的老所都正规。

黄小河终于意识到自己所处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苦笑道:“宣传、学习考试、批评教育没问题,关键没宣传材料,所里没有,大队一样没有,总不能把大队的板报搬过来吧。”

韩博说道:“没有去印,柳下有印刷厂。考试的试卷去良中请老师帮忙,刻几张蜡纸,多滚几张。”

“行,我听您的。”

与此同时,“韩总”、韩妈、韩芳和李泰鹏正陪刚吃完晚饭的未来儿媳逛外滩。

标准的瓜子脸,漂亮的脸蛋上镶嵌一双杏眼。笑的时候,左边脸颊有一个浅浅一印的酒窝,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披在身后,一阵江风袭来,如柔软的柳枝随风飘动。

抬起右手捋了下秀发,动作充满着浑然天成的美感,远非大大咧咧的村里姑娘所能相比。明眸酷齿,莞尔一笑,宛如一株矗立在田野之中的向日葵,明媚而亮丽。

落落大方,嘴又甜。

未来儿媳如此出众,韩妈越看越喜欢。韩芳则一直挽着她左臂,跟多少年的闺蜜一样亲热。李泰鹏抱着小睿睿一个劲傻笑,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普通话说不好,就不要插口丢人了。

公公要跟儿媳妇保持距离。

“韩总”这方面的思想仍停留在老家当木匠时期,腰杆挺笔直,夹着包,走在最前面。时不时掏出刚买的大哥大看看,生怕周围游人不知道他有钱。

“晓蕾,我们合个影吧,前面风景好。”

这一家人太热情,太客气,太夸张,太奢侈了!

三点多下火车,一见面就拉着去吃饭,火车站附近最豪华的饭店,一顿吃了八百多。其实谁都不饿,几乎没怎么动筷子。

到装修公司说一会话,他姐姐找个借口出去了,来时带几大袋衣服,全大商场买的,光一件羊毛衫就500多。

说一会儿话又去吃饭,景江饭店,电视上见过的。

公司几位副经理作陪,他爸当那么多人面掏出一8888的大红包,不收下不高兴。吃完饭逛南京路,经过一大商场,又拉着买金耳环、金项链和金戒指。说黄金太土,买铂金,“三金”又花一万多。

知道他家条件不错,哪知道会好到如此程度。

开公司,有轿车,有那么多工人,饭桌上几个东海人说正在做的工程加起来几百万。李晓蕾跟做梦似的,感觉自己整个一丑小鸭。

韩芳摇摇她胳膊,调侃道:“晓蕾,是不是在想小博?”

李晓蕾过神,俏脸一红:“姐,不好意思,刚走神,您别取笑我们了,他是您弟弟。”

“他是我弟弟,你是我弟妹,我们是一家人。走,前面有照相的,去合个影,我们拍张全家福。”

“下次行不行,他又不在。”

弟弟不在,难道跟农村结婚新郎官在部队不来,让新娘子抱只公鸡拜堂一样拍张少一个人的全家福?

韩芳意识到这个提议不太合适,若无其事笑道:“下次就下次,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

ps:真正的第一百三十九章,由于下午后台抽风连续上传成两章被屏蔽。现在的第一百三十九章,其实是第一百四十章。内容覆盖上,就不存在重复订阅的问题。

明天编辑上班就能把屏蔽的那一章放出来,没看过的友可以看看,这样能保持情节的连惯性(那一章是主要情节)。

一乱全乱,自己搞得焦头烂额,又影响阅读体验,恳请各位友见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