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堡垒是从内部攻破的(求月票,求订阅)

第一百四十三章 堡垒是从内部攻破的(求月票,求订阅)


                ps:求月票,求订阅。

(本章4000字)

女朋友来了,要陪她好好玩玩,韩博决定给自己放一个假。

从调入公安局到现在一直休息过,确切地说应该是补休。元旦期间休息,春节值班,让同志们过个好年。

休息没问题,要把工作安排妥当。

小单开7号车去接兄弟派出所解救出来的妇女,接过来之后的安置、安抚和遣返等工作离不开乡里,工作组可以撤销,打拐志愿者队伍不能散。

不是良庄的人,不关良庄的事,换作以前老卢会毫不犹豫拒绝。

现在形势比较微妙,昨天搞出那么大一场闹剧,惊动市委、军分区和县委县政府,他快退居二线没什么好怕的,但要为乡里其他干部考虑,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干出点成绩。

市委杜秘长和军分区邹政委去老党校慰问过,县委谢记、政法委郭记和关副县长也去过,对良庄乡设立打拐办、组建打拐志愿者队伍评价很高,全县乃至全市头一个,这是亮点,必须开展下去。

具体工作仍由综治办主任兼打拐办主任周正发负责,妇联主席和团委记协助,包括下午送怀孕妇女去县人民医院打胎的工作都接手过去了。

退伍兵过来报到怎么安排,各村警务室建设如何推进,陈猛帮柳下派出所长取完证两家该如何联合行动,事无巨细一一交待。

打击传销原来是日程表上一项很靠前、很重要的工作,结果村规民约一修改公布,加之老卢早上又在广播里亲自讲半个多小时,在乡里搞传销的十几个人,这会儿全跑乡政府“自首”去了。

“怎么会这样,有种一拳打空的感觉。”

当李晓蕾面,全说普通话,王燕用思岗普通话笑道:“去乡政府找卢记能宽大,进派出所要从严。他们怕落到你手里,担心被罚款、被拘留乃至劳教。韩所,这说明你有威信,基本上达到卢记关于往那一站,好人坏人一个不敢动的要求。”

男友在单位受尊敬,李晓蕾骄傲自豪,可是王燕这番话听着怎么有些不对劲,禁不住问:“韩博,怎么好人也怕你?”

“误会。”

韩博从小任手中接过手机充电器和电池,悻悻地说:“误会,辖区群众对我有一点误会。时间能改变一切,他们会慢慢理解的。”

李晓蕾乐了,摇晃着王燕胳膊问:“别替他说好话,告诉我,他到底干过多少坏事。”

“坏事没干,正事干不少。”

王燕强忍着笑,一五一十解释道:“上任第一天,查文化站电子游戏厅,不给文化站长面子,把游戏厅取缔了,罚款5000;紧接着,联合工商局和丝绸公司打击非法经营的收茧贩子,包括司机在内抓100多人。全乡上千户蚕农一夜没睡好,生怕拿不到茧款,个个在背后骂。

打击完收茧的,去北河把逃犯抓来开声势浩大的公捕大会;然后开始打拐,抓30多个买媳妇的,重罚50多个帮着看外地媳妇的。不光抓我们辖区的,只要涉及我们侦办的案件,跨县跨市抓。

去新庵抓盗捕鱼塘的小偷,打击练气功的上任两个多月,平均每天抓三个,平均每天罚一个。看守所里现在羁押的两百多个嫌犯,四分之一是我们送过去的。辖区就这么大,一下子抓那么多人,谁不怕,谁敢不怕?”

难怪老百姓误会,李晓蕾彻底服了,扑闪着大眼睛问:“韩博,你怎么抓这么多人!”

韩博嘿嘿笑道:“我不是搞白色恐怖,没乱抓人,我是秉公执法。”

调侃所长的机会可不多,高亚丽一脸坏笑着说:“韩所,村里没人叫你韩所长,没人叫你韩特派,他们在背后给你取了个绰号。”

“什么绰号,韩阎王?”

“没那么难听,其实挺贴切的。他们在背后叫你‘韩打击’,打击你打击他,打击完这个打击那个。”

“韩打击!”李晓蕾再也忍不住了,笑得花枝乱颤。

人送绰号“韩打击”,韩博越想越好笑,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接受过老家派出所“黄公安”教导,结果在良庄比他在丝河“更公安”,在辖区的名声比他在丝河更响亮。

安排好工作,开一会儿玩笑,换上便服,开上越野车,“夫妻双双把家还”。

终于可以单独在一起,李晓蕾看着窗外一排排小洋楼,感叹道:“韩博,你们这儿不穷啊,怎么干部工资会没保证。从bj出来坐火车经过好几省,铁路两边的农村很多土房子。”

“我们这人吃苦耐劳,许多人出去打工。在家的搞副业,有一个乡几乎家家户户养鸡,一养几千只,大多乡镇养蚕。至于干部工资没保证,主要几个原因,一是历史遗留下来的债务多,刚改革开放那会儿,许多乡镇甚至村盲目搞乡镇企业和村办企业,全倒闭了,窟窿到现在没填上。

二是乡镇财政主要靠提留统筹,收多少是按去年人均收入的5%。这个收入只能算农业收入,不能算人家出去打工的收入。有些乡镇想算,可是没法统计,人出去打工赚多少谁知道。”

她第一次来农村,对什么都好奇。

韩博侧头看了看,继续说道:“三是干部教师和退休人员多,要发工资,要报销医药费;再就是上级经常下达一些考核任务,比如敬老院要达到什么标准,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标准,本来就没钱,又要搞建设,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造成许多乡镇亏空。”

“你们良庄呢?”

“良庄有一位好记,殚心竭虑,苦心经营,不欠外债。说起来我挺幸运的,能被安排到良庄工作。有办公楼、有车、有几十万经费,其它乡镇派出所要什么没什么,连水电费都交不起。”

李晓蕾靠在车窗上,嬉笑着问:“在乡里工作是不是勾心斗角,你这么年轻就当乡长助理兼派出所长,别人是不是特妒忌?”

“勾心斗角,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实习单位总共几个人,还搞办公室政治。”

许多人对政府部门有误解,这跟干群关系紧张有一定关系,以讹传讹,众口铄金。

韩博耐心解释:“基层干部人数多、职数少,包括‘七站八所’等事业单位在内,大的乡镇两三百人,小的乡镇一百多,正科级只有四五个,副科级十来个,大多人干到退休也熬不到副科。

升官对老百姓遥远,对基层干部其实一样遥远。现在提倡干部年轻化,要求干部有学历,正科副科大多空降,年龄偏大又没学历的本地干部根本没升迁机会,没机会自然用不着争。

工资没保证,升迁无望,调到一样难,一些人不是不争,是连工作都不好好干了。平平安安占位置,忙忙碌碌装样子,疲疲塌塌混日子,干不干活就记瞪不瞪眼,哪有什么勾心斗角。”

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李晓蕾想了想,又好奇地问:“公安局呢,局里有没有人妒忌你。”

“我情况比较特殊,孤身上任,之前没派出所,可以说这个派出所就是我建起来的。离县城远,又要承办吃力不讨好的打拐案件,一样没人妒忌,一样没人争。”

换上便服,离开单位,韩博不想再聊工作,话锋一转,笑问道:“晓蕾,感觉我爸我妈我姐他们怎么样?”

“怎么说呢,我感觉我被拐了。”

“被拐!”

李晓蕾伸手掐住他胳膊,咬牙切齿嗔怪道:“你说你爸是木匠,带几个徒弟走门串户给人家搞装修。结果是开公司的大老板,用大哥大,坐小轿车,副经理五六个,工人好几百。一直瞒着我,到底什么意思?”

“他,他就是木匠,就是搞装修的。开公司是下半年的事,手机是下半年买的,车不是买的,是买体育彩票中的特等奖。”

“半年能赚这么多钱?”李晓蕾将信将疑。

“以前一年十几二十万,幸苦钱,手艺人靠手艺赚得幸苦钱,我姐夫也木匠,我妈会点,我也会点,我们是木匠之家。”

“木匠之家,木你个头!韩博啊韩博,我被你害惨了。”

“怎么了,一会被拐,一会被害惨。我是公安,我坐这儿谁敢拐你害你。”

李晓蕾松开手,瘫靠在副驾驶上,唉声叹气说:“吃饭去大饭店,一买就是几千块钱衣服和近两万的金耳环、金项链、金戒指,红包8888,跟下聘礼一样。你知道你姐昨晚跟我说什么,给我洗大半夜脑,婚姻自由,只要喜欢就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就差让我家偷户口本过来跟你扯结婚证。”

“是不是被吓坏了?”韩总做事太夸张,韩博同样哭笑不得。

“你说呢?”

李晓蕾实在忍不住又掐了他一把,噘着小嘴嘀咕道:“这是道德绑架,想让我李晓蕾内疚。要是不嫁进你韩家,不仅对不起你,而且对不起他们,甚至对不起全世界!”

给人买衣服,怎么会干出这种事。

太伤人自尊,难道人家连衣服都买不起。

好心往往会帮倒忙,韩博被搞得焦头烂额,满是期待问:“你是怎么想的?”

李晓蕾沉默良久,突然坐起身,大而圆的杏核眼在光芒下反射着西瓜子一样黑亮的光泽,姣好的面容上浮出一个极其恶俗丑陋的鬼脸:“有钱当然比没钱好,傻子才会嫌钱多。我要小轿车,我要大房子,我要做少奶奶,要当阔太太。”

韩博岂能听不出她的言外之意,只是表达比较夸张,心中顿时一热,如星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温柔。

“开车呢,看前面。”

李晓蕾把头靠在他肩上,吃吃笑道:“我想好了,配合你爸的行动。我爸单位正在改制,职工有的提前退休,有的买断工龄。他在单位开大车,估计干不了多久。我把他骗到你爸分公司,就说是一东海同学家开的,刚到bj,人生地不熟,请他帮帮忙。

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他又喜欢喝酒。等熟悉了,关系好了,再搞点小酒,把他灌晕乎乎的,一高兴,说不准会反过来帮我们介绍,让我跟你相亲。要是不同意,或许会做我工作。”

“难怪人说堡垒往往是从内部被攻破的。”

“说什么风凉话,笑话我,欺骗含辛茹苦把我抚养大、供我上大学的父母,我容易么我。”

“不容易,太不容易了。晓蕾,我保证,我会把你爸妈当自己父母一样孝敬,让他们以有我这个优秀女婿为荣。”

李晓蕾被逗乐了,咯咯笑道:“优秀女婿,还优秀党员呢。”

“我就是,”韩博拍拍方向盘,不无得意说:“我不光是优秀党员,还是优秀民警,青干班优秀学员,严打先进个人,秋茧收购先进个人。县里正在开展打拐专项行动,完了要开表彰大会,我是打拐队长,肯定是打拐先进个人。”

参加工作半年,拿这么多“优秀”和“先进”!

李晓蕾轻叹一口气,喃喃地说:“难怪你喜欢在思岗工作,在这儿有在其它地方没有的成就感。”

“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想在一起总得有个人要作出点牺牲。其实这算不上什么牺牲,做少奶奶、当阔太太,多少女孩梦寐以求。韩博,我感觉我李晓蕾也中了特等奖,你就是我的奖品。”

她说得很轻松,韩博听得却很沉重,轻声道:“别自己哄自己,我想听实话,工作怎么办?”

“我没自己哄自己。”

李晓蕾是真想通了,一脸幸福的笑道:“都说了要做少奶奶,要当阔太太,你见过少奶奶阔太太去工作么。当然,也不能一点事不干,不然大学白上了。实现单位效益一般,专业又不对口,先混着,混到毕业,顺便把我爸忽悠去你爸公司。

等拿到毕业证,户口从学校迁bj,再辞职下海。到时候你随便帮我找个工作,我来给你当警嫂。户口在bj,房子在bj,时不时去看看,我爸我妈不会说什么的。对了,我们将来的宝宝也是bj人。”

ps:由于题材关系,敏感字比较多,下午屏蔽过几章,在编辑争取下全放出来了。“第一百三十九章”的情节承上启下,没看的友可以头看看。

第一章奉上,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