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树底下好乘凉(求月票,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树底下好乘凉(求月票,求订阅)


                老卢无法无天、不尊重领导、不顾全大局、大搞地方保护主义,甚至搞“独立王国”当“土皇帝”的名声在外,捅练气功的马蜂窝、软禁老干部这些事不是他干的都是他干的。

老卢身上的“光环”太耀眼。

在县领导心目中小韩同志只是一个在老卢的“淫威”下,想方设法坚持原则的小倒霉蛋。

正股级公安特派员,派出所长县编办根本不承认,打拐中队长一样是公安局私设的职务。

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草,给一个参加工作刚半年的同志压这么重担子,让他在如此复杂的环境下开展那么多项工作,整个一任劳任怨还要受老卢气的小黄牛!

县领导不但理解而且有些同情,甚至有些鄙视张局。

反正老卢债多不愁,韩博乐得装无辜。

愁眉苦脸、欲言又止地汇报刚审出的新情况。

抓贪官查腐败是纪委的工作,涉案人员是现役军官,要由部队纪委调查。一件破事引出一大堆烂事,谢书记被搞得啼笑皆非。

老卢铁了心管上级要说法,现在去乡政府,南港老干部肯定要县委书记做主放他们走,老卢肯定会鼓动良庄老干部拦着不许走。

放,良庄老干部不答应。

不放,要得罪一帮级别很高的老干部。

更何况这里是良庄,老卢一手遮天,理又在他那边,放不放县委书记说了不算。

谢书记上任以一直对良庄不管不问,一直在等老卢明年八月份退居二线再调整乡党委班子,再推行撤乡并镇。今天是没办法,那么多老干部被他软禁,必须一趟体现对这件事的重视,才不会傻乎乎跑过去把自己搞得很被动,进而影响到好不容易树立起的威信。

县委办华主任和老干部局杨局长过去和和稀泥,大部队去老党校,探望慰问打拐行动中解救出的九名妇女。

沈秋艳是第二个被解救出的女孩,最重情义,最感恩也最会说话。

得知自己是南港市思岗县公安局从安乐市新庵县柳下镇营救出的,对思岗公安非常感激,把韩博当“再生父母”,一见到恩人的上级慰问就禁不住哭诉道:“要不是韩警官,要不是思岗公安局,我这一辈子就完了,我再也见不到我爸妈,再也见不到我弟弟”

她哭,个个跟着哭。

一次她们哭一次,解救出之前也是整日以泪洗面,真不知道女人哪这么多眼泪的。

个个帮自己在领导前面说好话,似乎想以此表示她们的感激之情,韩博有些尴尬,急忙躲到张局身后。

谢书记拍拍一个女孩的肩膀,和声细语劝慰道:“孩子,别哭,你们很年轻,今后路长着呢。你们很不幸,同时也很幸运,要坚强,要振着,要好好珍惜之不易的生活”

“谢谢领导关心,谢谢韩警官,你们全是好人,我永远不会忘记思岗,永远不会忘记你们。”

小伙子的成绩就是公安局的成绩。

张局微笑着介绍道:“谢书记,郭书记,关县长,差点忘了汇报。昨天下午,西川省妇联主席和西川省打拐办主任,亲自给我们公安局打电话表示感谢。电话是袁政委接的,袁政委向两位领导简单介绍我们思岗县委组织的打拐专项行动,他们对我们在打拐工作上的决心评价很高,说下次有机会江省一定要我们思岗看看。”

西川省是主要拐出地,省里对打拐工作很重视,省市县三级全设有由公检法司、妇联、计生、团委抽调人员组成的打拐办。

能在外省领导面前露脸,能获得这么高评价,谢书记很高兴。

一边在众人陪同下准备去刚破土动工的良中良小看看,一边指示道:“远鹏同志(关副县长),你安排一下,几名妇女去人民医院做人流的费用全免,另外每人发放500元营养费。没怀孕的,不需要做手术的,每人发放200元慰问金。”

“行,我让计生和民政部门统筹安排。”

“小韩同志,让你担任这个打拐队长,你们局长是知人善用。干得不错,不愧为我们县的打拐英雄。今天的突发事件,有礼有节,处理得很好。公安工作很幸苦,同时也很锻炼人。

记得你好像是这一期的青干班学员,县委组织部的后备干部,要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在基层好好干几年,争取把打拐中队建设成先进中队,把良庄派出所建设成全县的模范所,给你们公安局其它基层所队作一个表率!”

光表扬,没提经费,不提打拐中队和派出所的单位及人员编制,实打实的东西一点没有。不过全县那么多基层干部,能被县委书记记得名字的又有几个?

韩博真有那么点激动,立马道:“是!”

汇报工作的时候侃侃而谈,这种场合话却很少,始终记得自己是一个民警,始终跟在他们局长身后。不像一些干部,被谢书记表扬几句就忘了自己是谁,这个表现让随行的领导和其他人员刮目相看。

乡领导要么不在家,要么抽不开身,陪同工作只能由他这个乡长助理兼公安特派员兼名不正言不顺的派出所长和打拐中队长做。

先去良中,再去良小。

直到杨县长打电话说市委秘书长和军分区政委的车已抵达思岗,正陪同市领导往这边赶,谢书记和政法委郭书记一行才结束参观,聚集在丁字路口,等候市委常委、市委杜秘书长一行的到。

大领导要,刚上任的驻所交警黄小河上路疏导交通,刚从新庵的小单带着几个联防队员上路维护秩序。

每隔几十米一个联防队员,两辆警车从集市南边开到北边,再从北边开到南边,沿路检查有没有三轮车、摩托车或自行车乱停乱放,有没有摊位占道经营,搞得很夸张,至少在良庄很夸张。

等大约十几分钟,开道的警车出现在视线里,警灯闪烁,急促的警笛声在农村显得格外刺耳。

县领导不知道,张局非常清楚,身后这位才是突发事件的“罪魁祸首”,忍不住头问:“小韩,紧不紧张?”

韩博一愣,不动声色说:“有点。”

“紧张什么?”

县领导迎上去了,张局都没资格往前凑,身边没人,韩博不担心被人听见,苦笑道:“紧张卢书记,他在市委挂过号,市领导记得他,对他印象本就不好。”

小伙子重情重义,难怪侯副市长那么器重。

张局暗赞了一个,意味深长地说:“别替他担心,市里的老干部没几个,主要是干休所的。你去过北河,见过良庄走出去的部队首长,知道他们对卢书记有多尊敬。军分区跟良庄关系不一般,他们不会为难卢书记的。”

干休所又不归军分区管,老卢连省军区的关系都动了,人家肯定不会为难良庄。

嘴上说紧张,其实心里一点不紧张。可要是嘴上说一点不紧张,局领导会以为你没心没肺,韩博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领导们简单寒暄了几句,各上各车,车队从丁字路口兵分两路。

一路在杨县长陪同下去乡政府,一辆地方牌照,两辆部队的轿车和一辆部队的大客车;一路同谢书记一起去派出所,他上车时朝这边打了个手势,韩博立即拉开车门,请张局上越野车。

50米,其实真不用开车。

这边全准备妥当,领导们一下车便直奔二楼会议室。

椭圆形会议桌上整整齐齐码着四百多份案件材料和一些极具代表性的物证,食堂的彩电搬过放在墙角的柜子上,电视机上面是昨天暂扣的录像机。

市委秘书长,军分区政委,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等大领导全在这边,一脸尴尬显得有些紧张的上校军官应该是干休所所长。

谢书记简单介绍情况,让站在角落里端茶倒水当服务员的韩博拉上窗帘放录像。

作为事件的参与者而且是主要参与者,韩博非常清楚什么时候该快进,什么时候该正常播放,管理员带着老干部涌进乡政府一楼会议室,管正在主持老干部工作会议的老卢要说法的片段很精彩,老干部之间的辩论更精彩。

“你们到底是信马克思还是信这个神仙。要是信马克思,你们就不应该,就不应该做这种违反组织原则的事;要是信这个神仙,你们就不是唯物主义,就不是共产党员!”

“我就不明白了,你们到底是打麒麟旗,还是打共产主义的旗帜。”

你们不把良庄乡党委政府当一级党委政府,不把乡党委书记当干部,人家干脆不把你当共产党员!

听着电视机里的对话,市委秘书长脸上没任何表情,心情却不知道把那些老干部骂多少遍。军分区政委则静静看着干休所长,似乎想问问他干休所的老干部工作是怎么做的。

“韩博同志,关掉。”

知道老卢赢得,没想到他会赢得这么漂亮。

谢书记根本不担心市委会不会对县里有什么看法,一脸沉痛地说:“杜秘书长,邹政委,今天这件事可以说是一个意气之争,本是一个很小的治安案件,两个涉案人员行政拘留十五天,取缔掉危害社会稳定的会道门,避免群众再上当受骗,再造成更大的经济损失。

两位领导刚才也注意到了,今天是前乡党委委员、前任公安特派员李顺承同志遗体去殡仪馆火化的日子。卢惠生同志作为班长,作为多少年的同事,本是准备9点50散会,10点准时参加送葬的。

结果因为老干部的介入,拦住他不许去,激起农村老干部老同志的义愤,让整件事不断升级。迫于乡党委和全乡老党员老干部和老革命的压力,派出所同志只能以刑事案件查处”(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或手机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