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跟着感觉走(求收藏推荐)

第一百二十六章 跟着感觉走(求收藏推荐)


                吃饭时不好说,开会时不方便说,直到散会老卢才找了个借口,走进特派员办公室,单独谈起为什么傍晚又警务室。

从新庵的路上,李顺承家属给他打过电话,一样是为医药费报销的事。

李顺承是党委委员,他是“班长”,共事那么多年,关系一直不错,一万四也不算特别多,照理说这个忙应该帮。

关键全乡不光李顺承一个干部。

要是开这个先例,其他干部怎么办?那些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老革命怎么办?良庄不欠外债不等于良庄有多富,这个先例一开,光医药费就能把乡财政拖垮。

天大的事都难不倒他,这件事把他难住了,紧皱眉头,抽着闷烟,唉声叹气。

可能做事雷厉风行,也可能被外表迷惑住了,之前总感觉他身体健康、精力充沛,别说再干四五年,就是再干十年都没问题。

但是,现在给人的感觉却很苍老。

一万四,警务室一年总共才多少经费。乡里为难,局里为难,韩博一样为难,沉默不语,用无言的方式表示爱莫能助。

老卢有些失落,同时也能理解,起身叹道:“你当这个家也不容易,不为难你了。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迟早要去见马克思。如果我将得癌症,如果医生说没救,二话不说立马,用不着受了那个罪,用不着花那个冤枉钱。”

“卢记,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坚持原则是对的。再说又是去医院探望,又安排车去接,作为一个之前从没打过交道的新同志,你对老李仁至义尽了。”

他走了,没粮站,直接去榨油厂斜对过的李顺承家,打算在李家等老同事从医院。

一个人步行,不要送,不许送。

人情社会,不管干什么事总绕不过一个人情。

明明没做错却感觉对不起谁似的,老卢如此,韩博同样如此,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儿。

为改善民警工作生活条件,前几天安装了一个太阳能热水器。

上楼洗澡,洗个热水澡心情应该能好点。事实证明这个办法不错,洗完澡就想睡觉,到宿舍一觉睡到天亮。

手机响了,滑开一看居然好几个未接。

首都区号,全是李晓蕾打的,双向收费,这个同样不能接,手忙脚乱穿上衣服跑楼下办公室。

电话费是警务室一大支出,自打拐以长途全用200卡,在自己办公室不需要敲击挂断键,直接摁数字键,卡号、密码、区号、电话号码,刚嘟一声,电话就接通了。

“吓死我了,昨晚怎么不,打好几个!”

有人关心,被人埋怨的感觉真好,韩博心中一暖:“老婆,不好意思,昨晚睡太死。”

“睡了一个好觉?”

“嗯,睡得很香。”

确认他没事,李晓蕾终于松下口气,窃笑着问:“有没有梦见我?”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真话。”

“没有,”韩博透过窗户遥望着大门口骑自行车上班的老王,苦笑道:“日子天天过得跟打仗一样,睡觉是一件很奢侈的事,不做梦,没时间做梦。”

“很幸苦?”

“也很有成就感。”

有事业心的男人最有魅力,李晓蕾好奇地问:“一共解救出几个被拐卖的妇女?”

“解救出不少,想去的不多。有孩子,舍不得,有些跟买她们的人真有感情,我们既要主持正义,也要考虑方方面面因素,不能棒打鸳鸯,不能让人妻离子散。”

李晓蕾很同情那些妇女,沉默了片刻幽幽地问:“你光顾着解救别人,什么时候解救我。”

韩博乐了,故作夸张地说:“你被拐了,哎呀,这件事很麻烦!按相关规定只有拐出地和拐入地公安机关拥有案件管辖权,我这边既不是拐入地也不是拐出地,我只能算被拐卖人家属,报案吧,打110。”

李晓蕾扑哧一笑:“报你个头!”

“不开玩笑了,说正事,昨晚打电话给我做什么。”

“你不解救我,我打算去拯救你。元旦长假,实习又没人管,有半个月时间可挥霍。火车票订好了,后天下午到东海,然后去思岗,再陪你一起去江城喝老马的喜酒。”

韩博愣住了,李晓蕾追问道:“怎么不说话,不欢迎,不想我?”

“不是,怎么可能,我高兴不及呢,只是,只是你爸妈知道么。”

“韩博,我知道你是为我考虑,可是我们不应该就这么结束,我们应该为我们自己考虑,应该对我们的感情负责,当牛郎织女就当牛郎织女,我无怨无悔。”

韩博欣喜若狂,想了想之后欲言又止地说:“晓蕾,我,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感觉这样对你不公平。”

过去一个多月,平均每两天相一次亲。

每相一次亲,对男友的眷恋就多一分,李晓蕾再也控制不住了,哽咽地说:“韩博,让我任性一次,陪我疯狂一次,求你了,不然我会后悔一辈子的,永远不会幸福。”

感情这种事在电话里根本说不清,事实上面对面一样说不清。

跟着感觉走,为什么非要搞那么清楚,韩博深吸了一口气,笑道:“吧,路上小心点。手边有没有纸笔,记一下我爸的呼机和电话,我让他们去火车站接你。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别不好意思。”

要见他父母,李晓蕾有些紧张,噘着小嘴问:“能不能下次,我能找到长途汽车站。”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他们下了最后通牒,要我带个姑娘家过年。你正好,你要是不,这一关不知道该怎么过,别让我当陈世美,就这样了,听话。”

“他们会不会”

“放心,他们很好相处,看到你会很高兴。如果你能乖巧的叫声爸妈,叫声姐姐姐夫,我不敢想象他们会高兴成什么样。”

能被一个家庭认可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李晓蕾心里美滋滋的,鼓起勇气答应了这个不算请求的请求。

女友要,韩博心情从未这么好过。

挂断电话,赶紧上楼洗漱,去食堂吃完早饭,到办公室正好上班时间。

查处练气功的工作主要由小单、老王和老米负责,同往常一样,小单先过问问尺度如何把握。

从他们的工作日志上看,在辖区招摇撞骗的总共就三个人,其他全上当受骗的老百姓。

韩博收拾包准备去探望夜里从医院的前任公安特派员,抬头笑道:“按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二十四条第四款,利用会道门、封建迷信活动,扰乱社会秩序、危害公共利益、损害他人身体健康、骗取财物的,处十五日以下拘留、二百元以下罚款。

如果态度较好,能够积极退赃,愿意戴罪立功,愿意现身说法帮我们做那些上当受骗群众的工作,可以不拘留;要是执迷不悟、态度恶劣,先拘十五天。同时收集其犯罪证据,视涉案金额多少、造成的后果有多严重,追究其刑事责任。”

领导就是领导,法规条款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小单不知道他事先做过多少功课,很直接地认为他记忆力超好,对一些法律法规是倒背如流,一脸敬佩地问:“那些深受蛊惑的村干部和群众呢?”

“以规劝为主,你们先传讯三个嫌疑人,把他们带到警务室之后跟周主任汇报一下,乡里会组织党员干部做群众工作,崔记亲自挂帅,不会有问题的。”

ps:有友感觉节奏慢,感觉全是些琐事。

解释一下,其实基层民警就干这些,整天面对的就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