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只是开始(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三十五章 只是开始(求订阅,求月票)


                太厉害了,自己只知道使用法律武器。老卢一声不吭,让几十位老党员干部使用**理论武器轮番出击。

占据制高点,直指要害,总记坐在这儿都要支持。韩博佩服得五体投地,深刻明白了什么叫高山仰止。

这么多老干部,准备如此充分,天底下没这么巧的事!

管理员意识到处境有些不妙,立马掏出香烟,嘿嘿笑道:“卢记,这点用不着上纲上线。练练气功,强身健体,国家是支持的。跟组织原则,跟**信仰没什么关系。误会,误会,全是误会。”

一个干休所管理员,跑过装什么领导。

老卢懒得他扯淡,抬头道:“韩博同志,你懂法,你说几句。”

“是!”

韩博抬起胳膊,先给众人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警察一样敬军令),铿锵有力地说:“改革开放以,自农村到城市相继发生了巨大变革。机遇和挑战纷至沓,情况瞬息万变。一些人信仰动摇,失去心理平衡,陷入惶惑之中。

将目光投向神秘力量,神秘主义风潮悄然兴起,冥想气功、风水术、易卦占卜、鬼文化给封建迷信大行其道以可乘之机,导致会道门乘机死灰复燃。

嫌疑人郭建平、郭建树、蒋杰,冒用气功名义,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发展、控制我辖区居民,疯狂敛财,危害社会,符合会道门的一切特征。”

听到自己的名字,郭建平心里咯噔了一下,脸色顿时吓得苍白,后背惊出一身冷汗。

“正如刚才几位老同志所说,该组织且具有明确的政治纲领和政治图谋,严重危害社会稳定,危害国家安全。对于此类违法犯罪行为,刑法第九十九条规定:组织、利用封建迷信、会道门进行反革命活动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反革命!

南港的老干部们傻眼了,面面相窥,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韩博顿了顿,接着道:“针对此类违法犯罪行为,明确指出需严惩的不只是刑法。1982年,党中央在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中明确规定,已被取缔的一切反动会道门和神汉、巫婆,一律不准恢复活动。凡妖言惑众、骗人钱财者,一律严加取缔,并且绳之以法。

1983年9月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在通过的关于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决定中作出补充规定:组织反动会道门,利用封建迷信进行反革命活动,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可以在刑法典第九十九条规定的最高刑以上处刑,直至判处死刑。加重了对该罪的处罚。”

这就对了嘛,中央有文件,说你们是反革命你们还不服气。

老卢满意的点点头,示意他接着往下说。

之前做过许多功课,这些法律法规韩博如数家珍,倒背如流,一边环视着众人,一边抑扬顿挫地说:“为正确处理组织、利用封建迷信、会道门进行反革命活动案件,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又于1985年9月5日,联合发出关于处理反动会道门工作中的有关问题的通知。

该通知对此类犯罪的不同情况作出了不同的处理决定:一对组织、利用会道门、封建迷信进行反革命活动的,要坚决取缔其反动组织,要对道首和骨干依刑法第九十九条规定惩处。

对以反动会道门为工具,进行骗取钱财、****妇女、残害人命等犯罪活动的,按刑法有关条款规定处罚,对兼犯两种以上罪行的,实行数罪并罚。对犯罪情节较轻,并确有悔改表现的,可免予刑事处分。为办理此类案件,正确处理此罪,提供了具体的标准。”

情况很明了。

去派出所时他们以礼相待,对郭建树和蒋杰只是按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行政拘留十五天。到乡政府要说法问题就严重了,直接上纲上线,不再是治安案件而是刑事案件。

大多老干部是被忽悠的,真正练气功的只有四个。

级别高又怎么样,涉及到如此严肃的问题,要是对方纠住不放,上级一样会批评,退休待遇说不定都会受影响。一个个悔之不及,恨透了忽悠他们的干休所管理员。

刚才传过小纸条,老卢已经点过头。

韩博才不管他们怎么想,突然脸色一正:“郭建平,我是思岗县公安局民警韩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之相关规定,现依法对你执行刑事拘留。单晓俊同志,出示拘留证,让他签字,然后送看守所羁押。”

“是!”

“你凭什么抓,我没犯法。韩所长,这件事不是你说得这么简单,你们要是抓我,你们要负责任的”

“我会负责的,我对法律负责。”

韩博摆摆手,小单和老米毫不犹豫将他架出会议室,让他去隔壁值班室签字画押。当一帮大干部的面,抓他们带的人,真是大快人心,良庄老干部不约而同的鼓起掌,气氛非常之热烈。

等掌声渐渐平息,韩博猛地转过身,紧盯着司机道:“这位同志,你身后的是我们思岗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民警黄小河,请你出去配合黄小河同志检查,出示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和交强险等相关手续。”

车是私人的,管干休所借一块车牌,每年给干休所一点钱,这样可免交过路费养路费,可以不用办营运手续。

做贼心虚,司机一下子慌了神。

干休所管理员终于反应过,急忙道:“韩所长,你们无权检查军车!”

“真军车当然无权,假军车就另当别论了。”

韩博示意黄小河同两个联防队员一起把司机带出去,继续说道:“鲁大年同志,鉴于你多次我派出所辖区从事违法犯罪活动,我公安机关有权通报部队保卫部门,并提供相应证据,由部队保卫部门对你的犯罪行为进行查处。”

练气功的事放一边,骗老干部良庄捞人的事不论,光出借军车牌照谋取私利这一过就过不去。管理员鲁大年额头上渗出黄豆般大的汗珠,如丧考妣的坐在椅子上,竟被吓得瑟瑟发抖。

“这位首长,还有这位首长,配合公安机关办案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请二位以身作则,去隔壁做一份笔录。”

确实传授过两次功法,义务劳动,一分钱没拿,反正已经退休了,有什么好怕的。

两个练功的老干部同其他老干部不一样,非常相信“大师”,脑子里已经没有组织原则这个概念了,倒也爽快,冷哼了一声,跟着韩博一起走出会议室。

先用理论武器轰炸一番,紧接着抓一个人,然后带司机出去调查,又请两个老干部出去做笔录,一套组合拳打下,把其他级别曾经是副师、正团和正处副处的老干部彻底唬住了。

不过这只是刚刚开始。

老卢不敢有任何松懈,不缓不慢说:“各位领导,我们良庄乡财政比较紧张,乡里只有自行车没其它交通工具。如果外面的大客真有问题,你们,你们今天估计是不去了。我给军分区和市委老干局打电话,请部队领导和市领导派车过接。”

已经够丢人了,如果让军分区和市委知道,不光会更丢人而且会很麻烦,一个个争前恐后拒绝。

“惠生同志,用不着这么麻烦,这里好像离柳下很近,到柳下就有车。”

“我给我儿子打电话,让他过接,不麻烦乡里。”

你们要是走了,找谁去要三十多万损失!

老卢摇摇头:“不行不行,各位全是领导,全是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到良庄,我就要对各位负责。”

说完之后,当着他们面掏出大哥大,照着早准备好的电话号码,联系军分区,联系市委老干部局,最后联系省军区政治部。

乡政府大门关上了,良庄的老干部寸步不离跟着前找事的南港老干部,两个盯一个,一个走不了。

看着干休所管理员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南港老干部们恨得咬牙切齿,为防止他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小任和两个联防队员站在他周围,确保万无一失。

做完笔录,韩博走出经管站办公室,拨通吉主任电话,汇报这里刚刚发生的一切。

软禁那么多老干部,吉主任真为他捏一把冷汗,提醒道:“小韩,卢记天不怕地不怕,你还年轻,不能跟他比,做事一定要有分寸,该明哲保身的时候就明哲保身。市领导到了之后别冲在前面,让卢记汇报。”

这是领导的关心,换作一般人才不会提这个醒。

韩博很是感动,低声道:“吉主任,我会注意的,其实卢记已经考虑这些问题。把乡里的年轻干部全支走了,焦乡长也不在家,他不会让我汇报的。”

ps:上架24时,订阅不尽人意,收订比10:1都没能达到。

本以为两万多收藏,有希望冲击精品(3000订阅),结果只有一半,有点失落。

第二更奉上,泣血求订阅。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