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平安良庄”(一)

第一百二十一章 “平安良庄”(一)


                有一个老干警就是不一样,有归家豪在能轻松很多。

更难得的是他没倚老卖老,姿态放那么低,跟别人一样以韩乡长相称,以下属自居,比想象中好共事。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之前被传言搞得先入为主,现在想想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韩博跟他对视一眼,接着道:“我大概看了一下大家的工作日志,辖区治安存在不少问题,治安这一块接下的工作比较多比较重。”

周正发抱着双臂,嘴里不说心里想良庄治安一直不错,几年没发生过恶性案件。除了有人收买拐卖过的妇女,各村能有什么问题。

新官上任三把火,你已经烧好几把了,又想干什么。

“第一是外出务工人员时的安全,春节临近,春运即将开始,柳下河大桥西边的十字路口有许多非法营运的摩托车和面包车,白天稍微好一点,一到晚上,他们就肆无忌惮地截客、拦客、宰客,且专门针对我良庄及周边外出务工春节乡的人员。

我看过李特派留下的记录,过去三年,共发生四起春节乡人员快到家门口,却被犯罪分子敲诈勒索乃至抢劫的刑事案件。老百姓出去打工赚点钱不容易,汇款要交手续费,很多人舍不得,习惯带现金家。这个情况要重视,要把安全防范工作做起。”

离这么近,对这些情况老王太了解了,脱口而出道:“韩乡长,那帮家伙跟土匪似的,不光我们良庄人时死拉硬拽,非要人家坐他们车,出去时他们一样敲竹杠。我们良庄人在省道边等车,长途车一到,他们先爬上去,等我们的群众上车,司机说是他们被‘卖’上的,要多交十几块车费。”

“车匪路霸,他们就是车匪路霸!”小单拍拍桌子,一脸深恶痛绝。

周正发干咳一声,提醒道:“韩乡长,过了大桥就是柳下,那边归柳下派出所管。”

“那边确实不是我们辖区,但涉及到我辖区群众,我们不能不管。”

韩博放下笔,淡淡地说:“解决这个问题,搞好这方面的防范不是很难,柳下派出所、柳下刑警队和交警队我会去沟通,我们警务室一样要做工作。从今天晚上开始,7号车有事出去,没事停到柳下河大桥上,打开警灯,威慑住那些非法营运的黑车司机。

这几天我们民警幸苦一下,过几天老兵退伍,他们会加入联防队,其中有两个驾驶员,由他们轮流开7号车过去,同柳东和柳中村的联防队员一起执勤,切实做好治安防范工作,维护我辖区内外出务工人员的人身及财产安全。”

王燕笑道:“相当于流动警务室。”

“差不多,其实治安防范是一方面,树立我警务室形象,改善警民关系也是一方面。抓收茧的,抓买媳妇的,抓帮着看外地媳妇的,许多老百姓不理解,对我们有看法。光解释没用,要拿出行动,要让群众看到我们的好,看到我们是在全心全意为他们服务。”

考虑的事跟别人就是不一样,难怪人年纪轻轻能当领导。

归家豪对顶头上司的评价又高了几分,煞有介事抓起钢笔,在本子上记录下几行字。

“二是交通安全。”

韩博喝了一小口水,不缓不慢地说:“过去短短一个月内,我们辖区居然发生8起交通事故,全是摩托车肇事,要引起足够重视。要组织联防队员进行摸底,搞清全乡有多少辆摩托车,证照保险是否齐全,悬挂什么地方的牌照,要建立一个台账。

我会跟交警队联系,请他们派人宣传宣传交通安全常识,最好能够深入各村,上门服务,帮那些证照不全的补办上,督促那些没上保险的赶快上。同时联系交通部门,请他们派人一起把养路费征收下。新春佳节,合家欢乐,不能再出交通事故,这项工作必须在春节完成。”

交警队的事派出所从不管。

事实上交警队自己都以罚代管,只抓违章只抓证照不全,根本不会下村开展交通安全宣传方面的工作。

要出成绩,要证明自己。

警务室工作永远要走在别人前面,王燕、小单、陈猛习以为常,纷纷点头表示很有必要。

归家豪没当过领导,一直是领导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十几年一直这么过的,很意外,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不习惯警务室这种走在别人前面的工作方式。

这只是开始。

韩博将笔记本翻到下一页,继续说道:“再就是练气功的问题,一些村民乃至一些村干部,被江湖骗子所蛊惑,练什么‘中功’,生病不去医院看,最后小病拖成大病,造成因病返贫。那些骗子极其可恶,组织‘学习班’,通过传授功法,通过销售各种与气功有关的非法出版物及音像制品敛财,这个不能不管。

周主任,我办公室有一些针对这方面的法律法规。我们是不是一起向卢记、焦乡长及崔记汇报一下,然后联合工商所和文化站,对那些江湖骗子依法进行查处,对那些被蛊惑的群众进行规劝。若他们仍沉迷其中、执迷不悟,我们也搞一个学习班,安排专人做其思想工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直到他们恍然大悟为止。”

那些练气功的搞得太不像样,居然利用各村广播宣传,居然在村办公室开“学习班”,传授功法不收钱,买、买“大师”的画、买录音磁带要花钱,好多老百姓上当受骗。

这个可以管,也有必要管。

周正发点点头:“可以,等卢记从新庵,我们一起去汇报。”

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老周同志还是靠得住的。

韩博看了看他,头道:“老百姓思想工作不好做,尤其那些深受蛊惑的,我们要有打硬仗的思想准备。王主任,老米,你们做群众工作有经验,一个当过老师,一个当过村干部,有威信。等我和周主任给乡领导请示汇报完,你们把这项工作负责起。”

“没问题,韩乡长,说句心里话,那个什么‘中功’早该取缔了。”

有亲戚沉迷其中,深受其害,老王痛心疾首。

韩博点点头,一边示意他坐下,一边接着道:“最后是传销,一些无业青年甚至有一些企事业干部,被那个叫什么利安的美国公司所蛊惑,加入其传销组织,疯狂发展熟人为下线。其结局往往是好友反目、亲朋成仇。不仅让参与者蒙受巨大经济损失,而且从根本上瓦解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系。

我们良庄刚露出苗头,问题不是很严重。

其它地方,尤其一些大城市,传销问题已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危及到国家安全。他们使无数人血本无归,负债累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使多少亲朋好友反目成仇,形同路人。多少恋人劳燕分飞,天各一方。

他们冲击社会伦理底线,引发社会信任危机;他们严重扰乱市场经济秩序,诱骗大量社会人力资源,吸纳大量社会资金,破坏市场经济健康发展。

为此,国务院办公厅去年9月22号,下发过一份关于制止多层次传销活动中违法行为的通告,但没引起方方面面重视,包括我们思岗在内的许多地方没认真落实,没对传销企业进行清理检查,使多层次传销活动有发展蔓延趋势。”

ps:又是新的一周,正在强推上,成绩不能不如之前,求收藏求推荐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