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迂回战术

第一百二十七章 迂回战术


                快出门时,想想还是给吉主任打了个电话。

尽管局里一直把李顺承当一个乡干部而不是公安民警,但人家担任良庄公安特派员维护十几年治安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住院时没去探望,现在快不行了,局领导再不过看看实在说不过去。

张局不能,万一被亲属缠着,当那么多人面,一些发票你是报还是不给他报。

为体现局里对这件事的重视,袁政委和吉主任一起过的,带一大袋中华鳖精、麦乳精、水果罐头之类的营养品。

良庄风俗,弥留的人不能睡床,要在客厅打地铺。

李顺承真不行了,躺在地铺上,骨瘦如柴,精神萎靡,气若游丝。不能吃饭,只能喝一点米汤,还要靠家里人灌。

当十几年公安特派员,得罪人无数。

弥留之际,只有乡领导、左邻右舍和亲戚朋友探望。

有气无力,说不出话,从眼神中能感觉出神智比较清醒,应该能认出谁是谁。看两眼,用眼神交流,累了,眼睛闭上。他爱人怕他再也睁不开眼,忍不住喊两声,再次睁开,再闭上。

他儿子、女婿和几个亲戚在外面准备后事。

党员干部,必须火葬,不能做棺材,不知从哪儿借一块棺材盖板。

如果如果不行了,就把人移到棺材盖板上,按本地风俗举行一套仪式,然后再叫灵车送火葬场。

成立治丧委员会,开隆重的追悼会,是领导和烈士才有的身后待遇。

乡党委委员兼公安特派员算不上领导,在工作岗位上患癌症顶多算积劳成疾,烈士一样评不上,所以后事只能这么准备,将只能这么办。

探望探望,安慰安慰家属,表示下关心,两位局领导能做的就这么多。

好不容易一次良庄,袁政委自然要警务室看看,车开进院子,归家豪、安小勇和两个联防队员已收拾好行装准备出发。

这一趟出去不知道要解救几个妇女,不知道要抓几个嫌犯,开一辆车不够,干脆不开车,从省道坐过路的长途车去反而更方便。

听完韩博介绍,袁政委挨个握完手,关切地问:“同志们,幸苦了,出市执行任务,手续准备好没有。”

“报告政委,报告吉主任,案件材料,介绍信,拘留证,全已准备妥当。经费预支八千,手铐带六副,食堂还煮了八斤茶叶蛋。”

好几年没出市执行任务,归家豪有些兴奋。在县里没少跟领导参加饭局,汇报到最后竟嬉皮笑脸举起秦师傅给他们准备的茶叶蛋。

以取证为主,两个中间人到底能不能抓到要看运气,毕竟时间已过去近两年。

他是老同志,在刑警队干那么多年,送好几个嫌犯上了刑场,再说他配了枪,又不是一个人去,袁政委实在没什么不放心的,热情洋溢说:“准备工作做得不错,特别是经费,能够有保证,祝你们一路顺风,马到功成。”

“是!”

“出发吧,现在动身,下午三点前应该能到。”

谁都没想到局领导会送行,同志们士气高昂,再次立正敬礼,钻进陈猛开的7号车,开出大院,拐上思良公路。

送走他们,袁政委和吉主任在韩博陪同下开始参观。

外面是公安宣传的大广告牌,围墙上是“立警为公,执法为民”的大标语,玻璃幕墙上挂着一大警徽,房顶上是“人民公安”四个大金字。

接警台、户籍服务台、调解室、讯问室、羁押室、档案室、证物室、学习室、联防队员的临时休息室、食堂、浴室等设施一应俱全。

墙上是各种规章制度和宣传海报,户籍服务台里有电脑、打印机和复印件,接警台里有电话、传真机和对讲机中继台

袁政委和吉主任走进装修更豪华的会议室,接过香烟打趣道:“小韩,知道你们条件好,没想到条件会这么好,程文明那小子没说错,你这儿不像警务室,你这儿是良庄公安分局。”

“让政委见笑了,我们这是沾乡里光。”

吉主任坐下,意味深长问:“小韩,干这么长时间公安特派员,做这么久基层工作,有什么感想。”

韩博感叹道:“本职工作没什么感想,在其位谋其政,做好份内事。在处理与乡党委政府的关系上有一点,遇到一些麻烦事不能片面认为是‘非警务活动’而无动于衷,应该积极主动帮助党委政府解决疑难问题。

尊敬乡领导,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为乡里做点事,遇到一些困难就可以向党委、政府汇报,党委政府自然而然会帮着解决。

比如将企事业单位门卫收编进治安联防队,解决人手和经费不足的问题,形成联防联动机制,就是乡领导主动提出的。又比如接下的各村警务室建设,乡里会协调各村解决用房用电等问题。”

上级要求公安不得参与非警务活动。

可公安是“条块管理”,并以“块”为主,财权和人事权不独立,地方党政领导的话能不听,敢不听?

更何况国情在这儿,司法并不独立,上级的各种通知文件,甚至人大常委会的一些决定,上面第一句话就是“各级公安部门要在各级党委政府领导下”开展什么什么工作,不得参与非警务活动的要求根本不现实。

敢打敢拼,有冲劲儿有闯劲儿的民警多了。

现在的刑警大队副大队王解放,在家里排行老三,人称“拼命三郎”。刚刚出市执行打拐任务的归家豪,在刑警队时一样很拼,受过好几次伤,荣立过二等功。

像这么敢打敢拼又会变通,能理解地方党委政府的难处,能处理好与地方党委政府关系的民警不多。说句不夸张的话,他这个公安特派员,干得是公安局长的事。

太年轻了,要是有点资历,明年提正科之后当个副局长没问题,局里现在最缺的不是会破案敢破案的干部,而是他这种有大局观,能够独当一面的干部。

袁政委满意的点点头,开始听取警务室工作汇报。

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

“26”案正在侦查阶段,涉嫌收买妇女的嫌疑人正关在看守所,其它乡镇的打拐工作刚刚开始,他这边已经着手整治交通,确保春运安全,同时开始打击练气功的和搞传销的。

具有主观能动性,工作永远做在别人前面。

特别是手中这份平安良庄建设总体规划,极具前瞻性。如果能得到落实,不是走在其它基层派出所前面,是走在全市乃至全省前面。

太震撼,需要慢慢消化。

袁政委放下汇报材料问:“传销确实存在很多问题,确实危害到社会稳定,但这些问题大多在工商行政部门的管辖范围之内。小韩,你懂法律,应该清楚搞不好会惹出麻烦,你打算怎么整治?”

韩博笑了笑,胸有成竹说:“卢记的意见是抓几个上线,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考虑到传销主要归工商部门管,那家美国公司头也确实比较大,我建议卢记采取迂战术,从村规民约着手,师出有名,让他们在法律上找不到我们麻烦。”

“村规民约?”

“嗯,乡里正在召开各村支和村主任会议,让他们去召集村民小组长和村民代表修改村规民约,将不许搞传销写进去,谁搞就把谁扭送到公安机关处理。人扭送了,我们不能不管,别说他们不一定敢告,就算敢告他怎么告,难道把二十几个村委会告上法庭。”

吉主任不是很懂法,一脸不可思议地问:“村规民约有法律效力?”

“我们不是没法律,只是没好好利用。”

韩博拿起暖壶,帮他们续上水,微笑着解释道:“传销是工商部门批准的,国务院办公厅又下发过清理传销中违法行为的文件。没相关法律,只有各种规定,令出多门,管理混乱。明知道社会危害性大,下面却不知道该不该查处,不知道该如何查处。

村规民约是什么,村规民约是依据党的方针政策和国家法律,结合本村实际,为维护本村社会秩序、社会公共道德、村风民俗、精神文明建设等方面制定的约束规范。

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有明文授权,其法律性质是‘依法自治’,是村民实施村民自治的基本依据,是村民自己的‘小宪法’。禁止传销符合党的方针政策和国家法律,某种意义上比工商行政部门的‘规定’、‘通知’和‘决定’更具法律效力,至少在我们良庄是这样。”

到底是学法律的,到底拥有律师资格,竟能想到利用谁都没当事的村规民约对付传销。

强龙不压地头蛇。

袁政委相信在良庄这一亩三分地上,那个传销公司肯定搞不过他,何况他身后还站着一个更难缠的老卢。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